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41 章

第 41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拿着她要吃的小笼包回到家里,看着那分明什么东西都没有少却格外空荡荡的房间,叶知秋苦笑着将东西放在了桌上,颓然的坐在了一边。

他就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只是昨天的一切真的太过温馨,让他不忍心去打破,更不忍心去旧事重提,非要一个结果,月月肯带了宁宁和他一起回家,就已经是他意料之外的惊喜了。

这幸福的假象,他不想去探究原因,他只想好好的握住那他期望的一切,他哄自己说是她想开了,说是他们之间的感情没有问题,她不会因为其他人离开他。

事实上,他比谁都清楚宁宁的事就是他们之间的一个疙瘩,哪怕他们默契的不提,可伤害就摆在那里,谁也不能视而不见。

和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幸福的冒泡,可每一分每一秒他也都提心吊胆着,怕这来之不易的幸福会支离破碎。

可他最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他的小姑娘仍旧是以前的性子,只不过现在的她学会把最锋利的那把刀隐藏在无尽的温柔外表之下,一击致命。

说分手总在下雨天,可其实不是的,傅明月带着宁宁离开的那一天,太阳很大,很温暖,也很刺眼,他拿着她留下的那一个薄薄的牛皮纸袋,站在整个城市的中央,却不知该转向何方。

傅明月什么都没有带走,只带走了宁宁,那个小家的一切的一切都还像是他们布置好的样子,宁宁漂亮的白色婴儿床,还躺在大床旁边,她的小婴儿车,也还在门廊的位置放着,甚至那些他们给宁宁准备好的小衣服也都整整齐齐的叠在她的小衣柜里,好像他们只是出去散个步,随时都会回来一样。

可他知道她们不会,他的小姑娘不是会这样耍脾气的人,如果真的只是不开心,她大概会同他闹一闹,来上几个无伤大雅的小惩罚,最多最多不过是用她那长长的指甲抓的他一身伤痕,绝对不会用这样极端的方式来惩罚他。

他们两个是两个只有彼此的人,她不可能会发脾气回娘家,所以离开一定是因为真的对他失望想要离开了。

他的小姑娘到底还是食言了,说好了许诺他一生一世,许诺他一家团圆,可是所有所有的情话终究都只是骗人的,她也放开了他的手,她……不要他了。

而他甚至不知道可以去哪里找她。

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变成了他最初担忧的那样,他真的用尽全力来爱上一个人,可之后,他又被抛弃了。

他曾说不想玩感情游戏,他更怕月月是要和他玩感情游戏,可他们两个分明认真得不能再认真,他们两个已经赌上了余生,可结局仍旧是一样的惨烈,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惨烈。

这个世界上最悲伤的不是你心爱的人不爱他,也不是对心爱的人求而不得,而是他们明明那么那么相爱,却还是会被残忍的现实推到两边。

可思,可念,不可说,不敢想。

他习惯了那个有她的温柔的灿烂的世界,习惯了那些小姑娘娇气又古灵精怪的奇言妙语,习惯了被她调戏又被她疼惜的生活,现在又该让他如何回到曾经的一片苍白。

他的心好像真的都被掏空了一样,把他这一生所有的热忱和温柔都给了他的小姑娘,他愿意为了她学会去爱这个世界,也愿意为她去学会自私,他在学着怎么变成一个正常的人,可那个带他看过皎洁月光的人却消失不见了。

家里的一切一切都还是她在时的样子,冰箱里还有她之前买回来的糖果,床头柜上还放着他选给宁宁的故事书,兔耳朵拖鞋仍旧是成双成对,他们却都变得形单影只。

那一天,他开着车,找遍了所有她可能会去的地方,重新开起来的公司,机场,车站,他哪一处都不敢放过,大海捞针一般的找了整整三天,可在这样一个偌大的城市,毫无目的的寻找一个人,果然还是徒劳无果的。

他打电话给她的秘书,给她的朋友,甚至是宁宁的主治医生,没有任何一个人能告诉他一星半点有关于小姑娘的信息,哪怕他鼓起勇气拨通了傅明旭的电话,最后也只得了一句不必再找的忠告。

她和宁宁就仿佛是人间蒸发了一般,他找不到,真的找不到,而在某个安静静看着窗外的瞬间,他突然又变得有些不敢去找她。

如果离开了他,她们是不是就可以免去很多的无妄之灾,如果远离了她,月月从一开始就不会受到这么多的伤害,宁宁也不会因为他而落下先天不足的缺陷,没有他,或许她们母女俩会过得更好。

在云腾找他谈过之后,叶知秋突然就冷静了下来,放弃了继续寻找小姑娘的想法,他知道了,她和宁宁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过的很好,他的小姑娘养好了身体继续在她的领域里叱咤风云,还有他们的宁宁也长的很好,变高了,变重了,照片上的她看起来健康极了。

她们过的真的很好,好到他感觉自己的出现只会是一种负担和打扰,一边是极致心痛,一边是极致的欣慰,他甚至有些分不清那一刻的自己到底是想哭还是想笑。

队里人的发现,曾经的叶队回来了,好像这一段时间那个为情所苦,为爱痴狂的男人从来都不存在过一把,仍旧冷静理智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无悲无喜的捧回了一张又一张的奖状。

是了,一切都像小姑娘希望的那样,回到了最初的样子,他带着安安过的很好,安安的病好了,他的工资养他们两个人绰绰有余,已经是他曾经最希望的那种生活了,可在每一个安静的夜里,看着空荡荡的身旁,他都知道自己的心已经空了。

安安终于康复上了小学,是离家很近的那所她提前给安安选好的小学,也幸亏如此,他才可以放心的让他一个人上下学。

没错,他没有办法坦然的去接送安安,因为每一次站在那个学校门前,他都会忍不住想起另一个孩子,他甚至害怕看到那些活泼可爱蹦蹦跳跳的扑进爸妈怀里的小女孩,他好像已经开始吝啬把爱全部给安安了。

他想月月,想宁宁,不住的去猜她的小女儿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已经会开口叫爸爸妈妈?是不是已经会坐会翻身会爬?想象着她那秀美的五官长开了,到底会有多漂亮可爱?

越想就越觉得心痛。

现在的他给了安更好的物质,可他再也给不起他曾经那份沉甸甸的毫无保留的爱,面对安安,他说不清到底是一种幸福还是一种煎熬,他开始爱上了工作,爱上了那一片不用去掺杂感情的世界,工作起来,他就可以有片刻不去想她,片刻能少些悔恨,多一些安宁。

安安夜从最开始的追问他妈妈和妹妹去了哪里,变成了每天回家后,两个人相顾无言的沉默,他不知道安安到底是从哪里听到了事情的真相,可他哭着来找他说是自己的错的时候,他没有办法坦然的告诉他,与他无关。

他带着安安搬回了老房子,努力的保留下来他们曾经那个幸福小窝所有的气息,在他真的感觉自己撑不住的时候就回去看看,然后哄一哄,骗一骗自己说他的小姑娘只是去出差,只是像很多人一样,带着小女儿回娘家,她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人活着得有个念想,每个星期一个人去打扫打扫他们曾经的家,给桌上的花瓶里插上一朵新鲜的花,算着时间给宁宁买上几件新衣服,又攒了几个月的工资,买了一颗大大的鸽子蛋。

想给他们的通通放在那个家里,也许有一天她回来时就能看到呢?

他买了婚纱照的套餐,选了好多市面上见过的喜糖,还看过了那些五花八门的喜帖,甚至研究起了婚宴的酒店和菜谱,那些她一个人做过的事,他也想一起做一遍,哪怕晚了好久好久,可他想把这一切都补上。

她的手机号一直都是关机的状态,可他还是会每天给她发早安晚安,和她说很多他想说的话,不能真真正正的陪在他身边,可是他想告诉他,他在,他一直都在!

会这样守着他们,就守在她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都有一天,他觉得不累了,或是觉得累了,他都会站在这里张开手臂,等她再一次扑进自己怀里。

叶知秋是傅明月的,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