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11. 第11章

11. 第11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第十一章

金潭起身,椅子被他的动作带着在地板上滑动了一下,发出极度刺耳的“刺啦”声。

“我滚。”金潭扯起破裂的嘴角,咬了一下牙,分别看了一眼金郁礼和顾珏:“父亲,还有哥哥们吃好喝好。”

唐眠在心里叹气。

虽然他每一次遇到金潭,这个人总是说不出好话,也没做过好事,但他才十八岁,也没有干过天理不容的坏事。他性子里的恶劣,八成要归给金郁礼这个家暴狂徒。

被打了的金潭虽然极力掩盖自己的脆弱,但发红的眼尾还是能看出受伤的。

唐眠怜悯归怜悯,但他不愿意再掺和进金家父子的破事了。他和顾珏都自顾不暇,哪有精力管别人。

金潭负气出走,金郁礼黑沉的脸色缓了缓,没怎么缓过来。因为照以前,任何人触怒到他,他要么找情人发泄要么暴虐一场,极少出现过咽下气的情况。

但是清纯美人在身旁,他不能给美人留下心理阴影。

“抱歉,阿珏,我没吓到你吧?”金郁礼扯了下领带,深吸一口气坐下,对着顾珏又换上温润的皮囊。

顾珏只是平静地喝了一口茶,说:“二少受伤了。”

“算不得伤。”金郁礼不甚在意金潭的伤势,他还在解释自己出手的原因:“那家伙实在是太顽劣了,不那样教训他不长记性。”

见顾珏垂眸没什么反应,金郁礼担心他还是被自己吓到了,便使唤道:“唐眠,给顾珏哥哥端杯热茶。”

“哦。”

唐眠起身,端起炉子上的青釉茶壶,走到顾珏身边,倒向他空掉的杯子。

因弯腰给他倒茶,唐眠就挨在顾珏身旁,热茶氤氲出腾腾热气和清淡的茶香,夹杂着顾珏身上清幽的冷香钻进唐眠的鼻腔。唐眠缓缓吸了一口美人香,反应迟了半拍,茶水溢了出来。

滚烫的茶水即将滴溅到顾珏放在桌上的手,唐眠眼疾手快地覆盖上去。然而动作一牵扯,茶壶嘴一歪,滚烫的液体倒在了唐眠的手背上。

唐眠被烫得一秒落泪。

顾珏立刻夺过茶壶放在桌上,抓起唐眠的手看了一下,他快速扫视四周,然后带着唐眠去洗手台。打开水龙头,让凉水冲洗唐眠的手背。

“谢、谢谢老、”话到嘴边,他换了一个称呼,“顾珏哥哥。”

唐眠站在顾珏怀里,笑着眨巴了一下湿漉漉的小鹿眼,小声道谢,疼得声音都弱了不少。

金郁礼坐在餐桌主位上,审视地目光在两人身上逡巡。他认识的美人顾珏永远都是清冷淡泊的神色,然而茶水倾倒时,他为唐眠紧张了。视线再落在唐眠身上,金郁礼从上到下打量这个在金家几乎没有存在感的废物。

唐眠只是他多年前留在身边的一块纪念品,他只会在极偶尔的时刻会赏赐目光给他。一个在金家如同蝼蚁般苟活的人,不知何时竟然变得如此鲜活。

黑而软的头发,瓷白的肌肤,笑起来无辜清澈的眼眸,还有那红润微翘的唇瓣,他之前都未曾注意到他也很漂亮,是和清冷矜贵的顾珏截然不同的美。

两个人站在一起,倒也赏心悦目。

两个男人生不了孩子,但他在顾珏身上看到了母性的温柔。金潭已经废了,可是唐眠貌似还可以培养。金郁礼不求唐眠能接他的班,只要他当个好孩子,让顾珏有家的乐趣就好。

金郁礼偏头笑了一下,岁月不饶人啊,年纪大了现在竟也羡慕起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了。

午餐终于在鸡飞狗跳中度过,唐眠下午被管家喊去给新整理出来得的舞蹈房擦镜子。

对,这正是金郁礼给顾珏准备的舞蹈房。漫画里曾经提过,金郁礼就是因为看了一场顾珏的芭蕾舞演出对他动了心。舞台聚光灯下的少年身姿曼妙,脖颈修长白皙像姿态高傲矜贵的天鹅,最适合掐在手掌里欣赏。穿上芭蕾舞服的顾珏,牢牢吸引住金郁礼的目光,让他动了豢养的心思。

先把他原来的家毁掉,再给他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做巢,他一定会感动的。

他这么计划,也在两年之间做到了。

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唐眠用抹布擦着落地镜,出神地摇摇头,金郁礼掌控不了顾珏。他可以暂时困住顾珏的人,但顾珏从始至终都没有爱过他。金郁礼过于狂妄自大,他忘了将两个因素算进变量之中。其一么,自然是最后赢家唐眠,其二则是他的亲生儿子金潭。

主角攻团之一恶劣度排名第一的渣攻非金潭莫属。

《危险关系》中金郁礼只是折磨顾珏的身体,而金潭则对顾珏虐身又虐心。金潭恨情人不断的金郁礼,也厌恶很有可能成为自己小妈的顾珏。于是他先下手为强,在金郁礼眼皮子底下偷偷对顾珏展开了攻略。

少年人伪装出来的爱意热烈而凶猛,在金家备受煎熬的顾珏渐渐对他放开了心防……

唐眠清洗抹布,狠狠拧干。他在金家庄园不仅要防着金郁礼,更要防金潭这个渣男。

镜子被唐眠擦得十分干净,亮到发光。唐眠盘腿坐在舞蹈室里,想和老婆来一场偶遇。有其他人在的时候,他只能看着顾珏却没法和他说上话真的太难受了。老婆虽然面上不显,他待在这里肯定也非常不自在。今天饭桌上金郁礼和金潭矛盾闹得很大,老婆被吓到了,肯定需要他抱抱。

顾珏吃完午饭就被金郁礼叫去午睡了。哼,唐眠心道,渣攻还算疼惜人。

他闭上眼,翘起嘴角幻想拥抱老婆的美好画面,可惜冷漠无情的管家检查完舞蹈室的卫生后赶他走了。

唐眠不情不愿地离开舞蹈室,在主楼晃悠了一圈,最后去了外面的大草地。他搬了把椅子,坐在晾衣区中间,毛茸茸的脑袋搭在胳膊上。数块白色床单为他遮挡住部分烈阳,而且他缩在这里既能窥见舞蹈房里面的光景,又能不轻易被人发现。

下午两点钟过后,主楼一楼健身房旁边的舞蹈室来人了。

舞蹈室的门被管家推开,管家做了一个邀请的动作。顾珏往里面扫到了里面大片的落地镜和精心包装的芭蕾舞服和舞鞋,他长而密的眼睫敛下又扫起,在冷而薄的皮肤上投下一层浅色扇影,淡声道:“这就是金叔叔要给我的惊喜?”

“对。”金郁礼先一步踏进舞蹈房,摊开双手笑着介绍:“这是我为你精心打造的舞蹈教室。阿珏是天生的芭蕾舞演员,你那么好的芭蕾舞天赋不应该泯灭。以后你就在家里练习,我会为你找最优秀的老师辅导你。”

顾珏嘴唇微动,想要说的拒绝话出口却变成了弯腰道谢:“谢谢金叔叔,我很喜欢,您有心了。”

他顿时皱了皱眉,顺着金郁礼的搀扶起身,腰身笔挺。

他看着金郁礼,重压袭来又说了一句违心话:“那我之后还能进团演出么?”

金郁礼瞧见他眼底的殷切和期盼,只道:“有时间的话我会帮你安排。”

进团演出?金郁礼转了转尾戒,指尖在上面轻点两下。芭蕾舞跳给他一个人看就足够了,没必要去外面用那张脸招惹是非。

“你在这儿练着,我去处理其他事了。”

金郁礼说完这句话,带着管家走了,就像笃定顾珏会在舞蹈房痴迷地跳好几个小时似的。

顾珏确实在舞蹈房跳了好几个小时的芭蕾舞,当提线木偶跳的。

唐眠躲在白色床单中,美滋滋地欣赏。

换上白色舞蹈服的顾珏像偏偏起舞的仙子,动作行云流水,看得人心生荡漾。唐眠哼着歌儿,随顾珏的舞蹈风格变化曲调,玩得不亦乐乎。

一个小时过去了,顾珏还没有歇息过。喜欢跳舞也不能跳个不停呀,老婆真是个舞痴。

唐眠奔去泡了杯温水,抱着保温杯哒哒哒跑到舞蹈室落地窗外面,寻了一处不易让人看见的角落站定。他抬手轻轻敲了两下窗子,顾珏就停下了动作。

提线木偶忽然夺回自主控制权。

顾珏压下心里的疑问,转头看到窗边探出来的一颗毛绒绒的脑袋,他走过去,推开窗后蹲下来往下面看。

他问:“你来干什么?”

唐眠献宝似的把保温杯举起来,笑意盈盈道:“喝口水,要记得休息呀。”

顾珏迟疑两秒后接了,朝唐眠点了点头,“谢谢。”

“不用谢!”唐眠笑得更开心,他挥挥手,“我走啦,待久了会被人发现的,拜拜!”

顾珏注视着唐眠跑远,偷偷躲进五十米远出的晾衣场里,对他挤眉弄眼地笑。

顾珏不再看他,他失去体力的情况下跳了一个小时的舞蹈,确实很累了。他拧开保温杯,正要喝上一口,桎梏感又上身了。

水都没喝上,又要继续扮演芭蕾舞天才少年了。顾珏眼尾下撇,带着冷意直视镜子里的自己。逼他跳这么久的舞蹈,给谁看?总不至于是外面那个没心眼的小家伙。

他视线微转,瞥见了停留在门外的半个身影。

金郁礼来看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