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15. 第 15 章

15. 第 15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吃过了午饭,叶知秋按照约定的带了傅明月出门,目送着他们远去的小李留下了感动的泪水,小嫂子人真好,竟然主动替他去承受那种折磨。

不同于小李对警犬的抵触和恐惧,傅明月很喜欢那一只只精神抖擞的毛绒绒,远远的看着就忍不住兴奋了起来,“老公,这些大狗狗好帅气啊,我们可不可以也养一只?”

“这些不是狗,是犬。”叶知秋严肃的纠正道,“月月,警犬和军犬都只能称之为犬,从他们开始接受训练的那一天起,他们就不再是被豢养来讨人开心的狗狗,他们是我们的战友,是队里的一员。”

“我记住了。”傅明月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它们真的和普通的狗狗不一样,她到现在都记得在那片废墟里周围可以听到的那微弱的小爪子落地的声响和它们此起彼伏的叫声。

她这一生最想感谢的是他和那个守在她身边吠叫喊来了他的大狗狗,不对,是那只犬,是它把她叫醒,让她意识到自己还活着也还有希望活下去。

场地上有警犬在训练,矫健的警犬一次又一次的飞身扑咬,将训练员直接扑在地上,惊得傅明月下意识后退了半步,真的好凶残一只犬。

警犬的主要训练科目并不太一样,看着那一系列器材,再看看那窄窄的平衡木和在上面如履平地的犬,傅明月格外庆幸自己是个人,这年头做犬可太不容易了。

和负责的人员确认好缉毒演习的各项事宜,又提前见过了新一批的缉毒犬,叶知秋将对毛孩子们格外关注的小姑娘带到了另一片区域。

不同于刚刚看到的警犬的威武矫健,这一方小天地里的毛孩子们毛色显然要暗淡许多,有的慵懒的趴在草地上晒太阳,还有的独自在木架上自我训练。

“大龙。”叶知秋蹲下身子温柔的轻轻招呼了一声,一只安静趴在角落里的壮年犬立刻一瘸一拐的跑了过来,叶知秋拉了傅明月的手放在了它的鼻子前,“大龙,这是我的妻子,来带给你认一认。”

“大龙?”傅明月小心翼翼的去摸它,小警犬抽了抽鼻子乖巧的没有动,目光看向叶知秋发出了温和的咕噜声,似乎是对眼前的人很满意。

叶知秋从口袋里拿了两个剥好的鸡蛋,放在手心,“月月,这是大龙,我曾经的伙伴。”

“你以前还养过警犬吗?”傅明月疑惑的问道,所以现在刑警到底是做什么的呀?

叶知秋起身轻车熟路的拿了一把小刷子给眼前的德牧顺起了毛,“不是我养的,但和我一起执行过任务,你别看它现在这么温顺,以前那可是最厉害的警犬呢!只不过有一次出任务出了点意外,伤了腿,大龙就退了下来,”

“它真厉害!”傅明月惋惜的看着大龙明显不太经过的后腿伸手摸了摸它的头,“那不能治好吗?”

叶知秋没有说话,能退下来其实对于它们来说已经是一个不错的结局了,在熟悉的人身边带着荣誉终老,何尝不是最大的幸运呢?

他们还有很多很多的不会说话的战友,留在了一次又一次任务里,它们未必不知道前路是什么,可它们比很多人更勇敢更坚定,所以它们是战士,是犬。

傅明月看着依偎在叶知秋身边的大龙若有所思,“你是有话想和我说,对吗?”

“月月,我会努力陪你终老。”他能做到的只是努力,可能不能真的和她白头偕老,只能看老天成不成全。

傅明月盯着他看了许久,突然笑出了声,“叶知秋,这就够了,你活着,只要有一口气我都好好守着你,你要是真的万一哪一天因公殉职,我也替你养大安安,你倒不用怕我委屈,反正百年之后我还是要躺在你身边让你通通还回来的!”

她的答案是他从未想到过的,可从她嘴里说出来似乎又是那么理所当然,没错,这是她,总能给他勇气放下所有顾虑的女人,仿佛是为他量身打造,每一处都是他喜欢的样子。

带她看望过了老朋友,在大龙锐利明亮的目光中离开,叶知秋只觉得心上一块大石头被骤然放下,从每一个毛孔里都透露出轻松和舒畅。

人逢喜事精神爽,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买了安安想要吃的披萨,两个人直奔医院去看望前一天被他们不小心忘在了脑后的安安。

“妈妈~”见到傅明月,安安第一时间跑了过来,张开手臂亲热的抱在了她的腰间,傅明月一愣,随即惊喜的看向了叶知秋,“你都和安安说了?”

叶知秋轻点了点头,他是做好了要给安安做思想工作的准备,可是没想到这个臭小子倒是比他还要积极。

“安安早就知道。”安安拉着傅明月的手,拉着把人往自己的床边拉,“妈妈,你可笨了,手机备注上有写的!”

叶知秋坐在一边的凳子上拿着小刀给两个小朋友削着苹果,听到这里忍不住抬头附和了一声,“你妈妈……是挺笨的。”

好不容易等到能光明正大喊傅明月妈妈的这一天,护妈狂魔安安立刻站了出来,“爸爸,你更笨!安安都帮你和妈妈说了那么多好话了,你还用了这么长时间才把妈妈追到手,让我等了那么久,真的是太愁人了!”

看着安安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叶知秋实在不知该说什么,他要不要告诉安安他才是被追的那一个?

同样的一家三口一起吃饭,可显然氛围已经变了,叶知秋在摆着打包回的披萨和小食,傅明月和安安你一颗我一颗的偷吃着鸡米花,完完全全就是两个故意在家长面前捣蛋的小朋友。被他催着去洗手,回来还要坏心的把水往他身上弾。

叶知秋无奈又纵容的笑着,安安以前可没有这么大的胆子,现在有了她撑腰还真的是也变成了小皮猴。

吃饱喝足,天也还亮着,安安主动拉了两个人下楼散步,一手叶知秋,一手傅明月紧紧的牵着他们的手,开心得蹦蹦跳跳的。

他也有妈妈了,而且妈妈又漂亮又温柔,还很厉害,他可真的是太喜欢了!

“安安,和爸爸妈妈出来遛弯儿啊!”

“是啊,王奶奶,我妈妈漂亮吧!”

“漂亮漂亮,郎才女貌。”散步的老人家看着这一对儿气质卓绝的夫妻,真诚的肯定道。

叶知秋很帅气,高高大大长身玉立,五官端正深刻棱角分明,像是高山上的一棵竹,自带一种冷然而不可侵犯的气质。

而傅明月是一种介于少女和少妇间的婉转妩媚,像是含露的玫瑰将开不开,灵动的桃花眼清澈中还有一种成熟的了然。

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处,高大与娇小真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冷硬与柔媚,坚冰幻化秋水,当真是珠联璧合的一对儿。

和老人家道了别,安安和爸爸妈妈炫耀起了自己的新朋友,“妈妈,王奶奶可厉害了,会用毛笔写字还说英语,王奶奶还教我唱歌,她人可好!”

傅明月回头看向已经走远的老人,虽然年迈可脊背仍旧很直,步子不疾不徐,从容优雅。

回过头来,傅明月和叶知秋对视了一眼,摸了摸安安的头,“确实很厉害。”

安安在医院住了些时日,每天和壮壮一起出来晒太阳,还真的是认识了不少人,在小花园绕上两圈,他就拉着两个人主动和好多人打了招呼。

直到天彻底黑了下来,小花园里还有不少往人身上扑的蚊子,叶知秋才催促了他回病房,安安四下看了一圈再没有熟人,才一步三回头的被傅明月牵着往回走。

因为晚上的活动,安安回来后很快就困了,叶知秋打水,傅明月拿了毛巾给腻在她身边“妈妈,妈妈”喊个不停的安安擦着小身子。

打水回来看着窝在傅明月怀里的安安,叶知秋又窝心又觉得心酸,他想把能给的都给安安,可他取代不了妈妈这个角色,他努力的让安安衣食无忧,可他没有能力去填满他对爱的需求。

他和安安相依为命,勉力职称起一个空荡荡的家,按部就班的往前走着,可好像每一天都和前一天没有什么区别,回首起来都是一般疲惫苍白。

可现在,好像不一样了,都不一样了。

他的一天是满的,即便悲喜起伏跌宕,或许仍旧满身疲惫,可有一个人分走了他一半的生活,加倍了幸福,减半了烦恼。

难怪人是两笔,果然截然不同的一撇一捺才能把人生完美的支撑起来。

何其有幸,他遇到了傅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