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17. 第 17 章

17. 第 17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妈妈,这是就是你的办公室吗?”

“妈妈,这一栋楼都是你的吗?”

“妈妈,你是不是也是电视里演的那种可厉害可厉害的霸总啊?就是可以拿支票说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儿子那种?”

被傅明月带到了公司的安安三观再一次受到了冲击,妈妈不仅有大房子,有玩具店,竟然还有一栋大楼,这也太……太太魔幻了吧!

听着安安说起那狗血又无脑的剧情,傅明月轻不满的弹了一下他的小脑袋,“在你心里我就是那么不开明的人吗?”

不论如何,她绝对不可能用钱去砸安安喜欢的女孩子,且不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别人无权插手,就说她花在叶知秋身上的也才一千万,谁能值她老公一半的身价呢?

被敲了头,被偶像剧荼毒的安安仍旧不死心的问道,“妈妈,你真的没有支票吗?就是那种可以画很多个零的那种。”

傅明月平静开口,“以后少看点狗血剧。”

因为安安的幼儿园她还在挑选,两个人工作又忙,是以傅明月将安安带在了身边,一个上午,她处理各种文件,安安看网课为入学做准备,倒也是其乐融融。

傅明月午休带安安去吃饭时,整个餐厅都炸了,虽然知道傅总已经结婚,可没办婚礼没摆婚宴甚至都没带婚戒,唯一一个见过了她便宜儿子的Lucy还讳莫如深,可真的是将所有人的好奇心拉到了满点。

牵着安安的小手温柔的询问他想要吃什么,戴着小棒球帽的小团子奶声奶气的选着想吃的东西,亲密的母子俩简直不要太养眼。

傅明月美那是人尽皆知的事,刚入职的时候还有不少女员工学她穿衣打扮,只是后来都默默放弃了,美人穿麻袋都是一种时尚。

而安安,如果不是知道他不是傅明月亲生,他们真的会觉得那就是她的儿子,且不说小家伙也是一般的秀气好看,就说那没有半点生疏和拘谨的相处,实在与亲生没什么差别。

“傅明月,这是你儿子啊?”云腾摸了摸安安的头,看着他咬着手指纠结到底想要吃什么的为难小表情只觉好笑。

他这个妈妈太过杀伐果决,想要什么就绝不犹豫,选了就绝不回头,可这小家伙可真和她走了两个极端,纠结了好久都没能下决定,那皱着小眉头的小样子也真是可爱。

“我儿子,可爱吧!”傅明月自豪的介绍着安安,一低头见到安安解开的鞋带立刻将餐盘递到他手里,弯下的身子,“先帮我拿一下。”

云腾看着踩着恨天高蹲在安安身边给他系鞋带的傅明月眸光微闪,那个骄傲得不可一世的女人终究也还是为了爱情俯首。

午餐时间,云腾和傅明月安安坐在了一起,挡住了许许多多探究又好奇的视线,只是看着眼前这一大一小的目光越发的深邃。

他一直觉得傅明月是个疯子,可他真的佩服她爱人的勇气,拼命的燃烧自己早早的挣脱了家庭的枷锁,哪怕是飞蛾扑火也要一腔孤勇的奔赴。

而他,醒悟得太晚了,那个明媚又爽快的女孩终究是被他弄丢了,他们走散得太早,他甚至都来不及说一声喜欢。

下午,安安被总裁办的小姐姐们争相投喂,小家伙可爱又嘴甜,混在一群年轻人中间简直如鱼得水。

提前结束了工作,傅明月带了安安去接叶知秋下班。一手牵着傅明月,一手抱着安安,一家三口幸福得让人嫉妒。

“叶队真的是人生大赢家啊!小嫂子漂亮,安安乖巧,这日子过起来真的是有滋有味。”

“如果我能找到小嫂子这么可爱的女朋友,我愿意为她守身如玉再单身十年!”

“那你是别想了,叶队的三十岁是风华正茂,你……怕是就要中年危机了,趁着还有头发,赶紧把自己处理出去吧!”

“等等,叶队都走了,我们是不是也该下班了?”

习惯了加班的小李眨了眨眼惊喜的立刻拿出了手机打给母上大人,“妈,你上次说的相亲对象今天有时间吗?我最近一段时间应该不会太忙,有时间谈恋爱了!”

回到家里,安安自己在客厅里玩儿无人机,叶知秋洗干净手也跟着小姑娘进了厨房,拿起了菜刀开始切切剁剁。

他手艺不如傅明月,只是能吃的水平,不过打打下手总还是可以的。

“老公,这个肉切得太大块了,安安咬起来会有点费劲。”傅明月看着他那双漂亮的手拿着刀从容的切切剁剁,一边欣赏一边忍不住指出问题。

叶知秋的手是真的很漂亮,虽然他的手指上都是又厚又硬的茧子,可并不粗拙,手指修长,肤色白皙,灯下看着像极了唯美的艺术品,优雅矜贵。

被她指出了问题,叶知秋立刻改正,又主动拿了切好的肉给她看,用心的记下了她的每一个步骤和各种调料的用量,开火的时候又抢了掌勺的活,只让她在一边放佐料。

看着他鼻尖上被火熏出来的细汗,傅明月抽了一张纸轻轻的给他擦了擦,“你怎么突然要学做饭呀?我做得不好吃吗?”

“好吃”叶知秋肯定的点头,手上翻炒的动作并没有停,“可月月,我能给你的太少了,所以以后我能做的就都交给我吧!”

“我老公真好!”傅明月从背后紧紧的抱住他,将小脑袋贴了上去,跑过来捡小飞机的安安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虚虚的捂住了眼睛偷笑,又蹑手蹑脚的逃回了客厅。

大人亲热的时候小孩子不能看,他乖,一定不去打扰爸爸妈妈。

虽然有抽油烟机和空调,可夏天开火必然是一身的汗,小妻子黏在背后虽然幸福,可他满身是汗估计也不太好闻,“月月,你坐在一边指导我就行了。”

“不要”傅明月把人抱得更紧了,“近距离指导才有用。”

叶知秋实话实说,“我身上都是汗,等会儿沾你一身,脏。”

“不脏。”傅明月踮起脚亲了亲他的侧脸,偷笑着开口,“大不了我们等一会儿一起洗个澡?”

一瞬间,叶知秋又成了水煮的小螃蟹,喉结慌张的连动了几下,最后才是一声告饶一般的“你别闹!”

他这个年纪的男人真的受不了这种直白的撩拨,可说到底现在该有的三媒六聘和婚礼他还都没给她补上,没好好的给她一个名分前,他没办法心安理得的碰他的小姑娘。

可偏生她就是个小坏蛋,把以前保守的睡衣换成了性感的睡裙见天的往他怀里钻不说,还总要不时的说几句露骨的话来撩拨他,这天干物燥的,他都流了好几次鼻血了。

见他那窘迫又害羞的样子,傅明月得意的笑了笑,她的老公真的是纯情的像是一张白纸,肉送到了嘴边了都不会吃,可比一时欢愉更让人开心的是他的用心,真的把她放在了心上才会这样辛苦的珍惜她。

“月月,我哥哥的忌日快要到了,我想带安安回去老家一趟,你……愿意和我回去吗?”被她一闹,他倒是想起了这正事来,他也好几年没回去过了,也该带安安给哥哥看看,再让妈妈看看他心爱的女孩。

“好啊!”傅明月一口应下,“不过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我要给他们准备什么礼物比较好啊?”

“什么都不用准备,只不过月月,那里……可能和你想象的不一样。”叶知秋不知该如何告诉她一切,她看到的只是一半的他,而还有另一半黑暗的真实被藏在了那座大山中。

那些他不想要面对的一切和眼前这个他放在一起才是叶知秋,可那个完整的他,真的还配得到她的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