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万人迷鹅

万人迷鹅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司云绯活了这么久,也是第一次体验这种被争抢的万人迷的感觉。

只可惜大家迷恋的并不是她的美貌,那一双双眼睛放着贼光死死盯着她的样子,太像觊觎她美味的□□、仿佛要拎着她的翅膀放把她在秤上论斤称的屠夫了。

所以,谢谢,她选大魔头。

司鹅云绯早就踩着她的小白云冲回了莫不闲的怀里。为了清晰地表达她的不情愿,她还用力地把脑袋往大魔头的胳膊肘里塞。显然是非常用力了。

莫不闲感受着胳膊肘时不时就要被鹅嘴巴给叨一下的感觉,有些无语却到底还是把鹅往怀里塞了塞。

“放心。他们都打不过我。”

而这个时候那些人的争抢人也过了最开始争抢的疯劲儿,看到周围这条街上围观着看傻子一样的眼神,一个个迅速打理好了发型拍掉了衣服上的尘土,重新露出修真者仙风道骨的模样。

不过,他们看向雪花白鹅的眼神依然热切。

莫不闲想在他们竞相开价之前面带着一丝微笑询问,“诸位道友,可否告知在下发生了什么事?诸位为何要相继争抢在下的,宠鹅呢?”

大魔头在“宠鹅”两个字上加了重音,听得宠鹅本鹅莫名觉得有点小害羞。但是旁边一直跟着他看着他给宠鹅买买买的修者们却都十分赞同他的说法,可不就是宠鹅吗?他们对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不一定能这么放开了给买买买。

争抢的那十来个人看到把脑袋埋在大魔头怀里的雪花白鹅也知道这人就是他们相中的白鹅的主人了。

有几个人还面色犹豫或者转着眼珠不想告知实情,但冲在最前面的那个踩着剑飞过来的剑修却直接给出了答案。

“这也没什么好隐瞒的,看你的样子这鹅也不打算卖给我们,那就你自己去试试运气吧。”

“刚刚那第九重山上的珍兽园守卫下来了,他们贴了公告宣布九重山珍兽园要大量收购鹅系灵兽来着。据说只要是鹅系灵兽九重山都会高价收购。

越是品相好等级高的灵兽收购的价格越高,当然如果不愿意接受灵石买卖的话,还能够凭着手里的灵兽去九重山珍宝阁换购一件你想要的法宝或者天地灵材。”

那剑修说着就又多看了两眼脑袋塞在莫不闲怀里的雪花白鹅,颇有些羡慕这个白鹅主人的好运。

“而且珍兽园的守卫还专门说了,如果是一阶雪花白鹅这个品种,可以直接去珍宝阁换购两件宝物。一只雪花白鹅放到外面也就是一百个下品灵石的价钱,这会儿倒是身价瞬间涨了百倍还不止啊。”

这条街上其他的修者听到剑修的话都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有人羡慕有人贪婪,但更多人却是不解:

“开玩笑吧?!一只一阶下品的雪花白鹅能换珍宝阁两件宝物,珍兽园的那些守卫是脑子坏掉了吗?”

司鹅云绯在这个时候已经偷偷抬起头在偷听这些人的对话了。

在她听到是九重山珍兽园下来的人贴的通告的时候,心里就涌起了一股微妙的感觉。

她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大魔头,发现大魔头也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

果然很快他们就听到了来自修者们猜测的答案——

“这有什么不能理解的?就你少见多怪!你知不知道在天地灵龟坚强的在魔尊的园子里活了一个月之后所有龟系零售的价格都翻了一番?那可是能在那为手里活上一个月的灵兽啊!”

“现在距离三月三的灵兽大选已经过去半月了吧?半个月九重山上没被魔云笼罩、珍兽园的人还下来专门招收鹅系灵兽,你们还想不到什么吗?”

瞬间,所有修者眉来眼去、各自发出了恍然大悟的“啊!”“哦!!”“嘿嘿!”的惊叹声。

只有那个耿直的剑修翻了个白眼做了总结:“藏着掖着干什么,傻子都知道那只雪花白鹅还活着,甚至说不定颇得魔尊宠爱,要不然也不会拉高整个鹅系灵兽的价值了。”

所有修者都点点头,然后齐刷刷地扭头看向了莫不闲怀里的雪花白鹅。

大家的眼睛就像各种型号的探照灯,看得颇得魔尊宠爱的雪花白鹅本鹅差点炸毛。忍无可忍之下鹅绯刷地张开两只大翅膀,把自己连脑袋带身体都盖起来了。

看、看什么看?!

大魔头哪里宠她了?!前天晚上还差点杀了她呢!

结果鹅绯这么一动,围观的修者们又齐齐发出了感叹的声音。

“唉哟还会害羞呢?”

“这雪花白鹅好有灵性啊!”

司鹅云绯:“……”求求了,都闭上嘴有多远走多远吧。一只鹅值得你们这样看稀奇的看着吗?!

那耿直剑修脸上的遗憾之色更明显:“真是极品好鹅啊!珍兽园的守卫还说了,要是带来灵兽极通人性、聪明活泼还脾气暴躁的话,还能再多换一件宝贝呢!”

“我看这只雪花白鹅就能值三件珍宝阁的宝物了。”耿直剑修看向莫不闲:“所以道友,你可以去中心广场换鹅了。”

司鹅云绯带着自己的翅膀动了动,一边偷偷看大魔头的表情一边咬牙那个脾气暴躁还能加分的选项到底是谁说的?

她脾气暴躁吗?她温柔大方漂亮可爱,什么时候脾气暴躁了?!

这一定是那该死的猫耳兽百万在诋毁她。

而大魔头显然也是被最后那个加分的条件给逗笑了,他伸手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爱宠的脑袋和翅膀羽毛,脸上都是愉悦的表情:“虽说我这只鹅机灵活泼、极通人性、有时候脾气确实暴躁娇气、咳。”

莫不闲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愤怒的鹅绯张开翅膀拍打威胁了,他十分熟练地按住白鹅的翅膀,笑着说完了后面的话。

“但魔尊的爱宠是爱宠,我的爱宠也是爱宠,我凭什么要把我的爱宠送给魔尊?”

“大家都有鹅,就不要抢别人家的鹅了。”

耿直剑修倒抽一口冷气:“道友慎言!咳,那可是三件珍宝阁的宝物,道友舍得?”

莫不闲摸着自家白鹅的小黄帽,慢悠悠地往前走去。

“都说了这是本人爱宠。别说珍宝阁的三件宝物,便是拿整个珍宝阁来,本人也是不换的。”

嘶——

围观的修者们再次忍不住抽了口气。

今儿他们算是见到了奇景了,前有魔尊宠鹅独占鳌头,凭一鹅之力拉高了整个鹅系灵兽的价值。

后有一金丹散修扬言他的鹅连珍宝阁都不换。

所以这是走了什么奇怪的风水了?莫非今年是气运鹅年?!

在大家还在思考要不要回去以后也养一只鹅来提升一下逼格或者气运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声音在街道上响了起来。

“那若是贫僧想与道友换鹅呢?”

那声音飘飘渺渺仿佛暮鼓寒钟,像萦绕在耳边、又像在心底脑海。

一时间所有人都没法从这声音中回神,那声音的主人却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莫不闲的面前。

蹲在莫不闲怀里的雪花白鹅瞪大眼睛近乎惊叹地看着那离他们越来越近的人。

他一身雪白僧袍、不染世间尘埃,眉眼悲悯、无意人间情爱。

甚至他路过的土地、僧袍划过的草木花草,都会为他而盛开。

“……嘎!”

司云绯想,她算是见到了活的圣僧。

而这个圣僧好像看上了她耶?

司鹅云绯还没消化感受这被英俊到不该出家的圣僧看上的莫名的骄傲与激动,她的小眼睛甚至整个脑袋都被大魔头的手掌给挡住按了下来。

初见圣僧的司鹅云绯还想再挣扎两下看看活佛,遮住她眼睛的手却按的更狠,连带着手的主人说话的声音也变得极其冰冷。

“你算什么东西。”

“一个秃驴,也敢和我抢鹅?”

然而那温和淡漠的声音却没有被这恶言恶语气到,司鹅云绯甚至还听出了几分叹息和无奈的意思。

“贫僧浮屠塔,无尘。”

“道友,许久不见。”

“此鹅与我佛门有缘,却与道友气运相冲。”

眉眼出尘的圣僧悲悯地注视着被魔尊按在怀中的白鹅。

说出的话语却如寒刀。

“若道友强留,此鹅二十日内必死。”

言落瞬间。

整条街道狂风骤起,仿佛九重山顶的云层都沾染上了浅淡的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