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19 章

第 19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抱着傅明月,叶知秋不知不觉的就睡了过去,直到日暮低垂,叶菲来喊他们吃饭一家三口才睡醒爬了起来。

简单梳洗了一下,傅明月照了照镜子看到自己的妆容算得上得体柔和才安心的牵住了安安的小手,“我们走吧!”

第一次正式见他的家里人,她还是想要留下个好印象的,他们没办法从她这边得到家长的祝福,但他这边的还是要努力争取的!

“月月,对他们说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叶知秋在临出门前忍不住叮嘱道,“在这里,如果有人问你的情况,你要强势一点,因为很多人都欺软怕硬。”

“嗯”傅明月扣紧了他的大手无声的分担着他的焦虑和不安。

从来到这里,他就像是上了弦的箭,把自己崩得紧紧的,露出了最锋利尖锐的棱角,好像随时准备去刺伤别人再刺伤自己。

他的故乡似乎也是他的伤心地,只是她在那段不堪的回忆里还有那个让一切都明亮起来的大哥哥,而他……面对的大抵比她能想到的还要可怕。

“妈妈,我饿了。”安安揉了揉在叫个不停的小肚皮抽着鼻子迫不及待的催促着无声对视着的两人。

爸爸和妈妈吃饭不积极,思想一定有问题!

到正屋的时候,饭已经摆好了,主位坐着的是叶知秋的父亲,一张平静的脸上无悲无喜,双手搭在一根老木拐杖上微微侧着头,他的身旁坐着白天他们见过的村长,正笑意盈盈的和老爷子说着什么。

另一只边空了三个位置,显然是留给他们三个人的,而出人意料的叶菲坐在了末位。

傅明月轻皱了皱眉,在叶知秋扶住她肩膀时顺从的坐在了他与安安之间,叶知秋的外甥李顺坐在傅明月对面,毫不避讳的直直的盯着她看,那浑浊又复杂的目光,看得她浑身都不舒服。

人来齐了,也就开了席,这一桌的菜其实在这里算是很硬,鸡鸭鱼肉样样俱全,显然是用了心的,只是比起傅明月的手艺到底差了点什么。

虽然没有什么胃口,可傅明月还是将每道菜都夹了一口,而后专心的照顾起了安安来,夹菜,挑鱼刺,动作熟练又流畅,安安好胃口的一手抓着鸡腿卖力的啃着一边抓着小勺子吃着被放在了碗里的饭菜,小嘴吃得油乎乎的。

“月月,我姐拌的小菜很不错,你尝尝。”叶知秋知道她挑剔,避开了鱼肉,只夹了些面前清爽的凉菜给她,又盛了一小碗的蘑菇汤给她,“你多吃点东西,晚上饿了的话这里可没有家里那么多零食。”

听到零食两个字安安立刻立起了小耳朵,“爸爸,你果然偷偷给妈妈买零食,你们吃零食都不带安安,太过分了!”

叶知秋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照顾着明显并不是很适应这里的傅明月。

看着他对待傅明月那疼爱的模样,叶父和村长的脸色都变了变,村长热情的笑道,“这就是秋娃子的媳妇儿吧,真是漂亮!”

傅明月微微低头露出了一抹羞涩的笑意,一个人说什么做什么想要自己给出什么反应,没有人会比她更清楚,在这里他有自己的一套原则,那她就扮演好一个漂亮的背景板就好。

她可以是他的铠甲,却不想做他的软肋。

“秋娃子,你是从哪里拐回来的这么个漂亮的女娃娃啊?”村长又继续问道。

这小姑娘绝对不是乖巧小媳妇这么简单,吃鱼夹鱼尾,这就不是寻常人家教出来的孩子,他上一次见到的吃鱼夹尾的人是新来的县长,可那夹菜的动作却也不如她来得优雅漂亮。

“我可拐不回月月来。”叶知秋笑着开口,“月月爸妈就她这么一个女儿,家里的哥哥也看她看得紧,可不舍得让她外嫁,我们结婚的时候就已经说好了,之后我陪着她留在那边。”

叶父拿着酒杯的手一紧,“你当了上门女婿?”

“也不算吧!我们自己住。”叶知秋看着叶父那恼怒的神色,莫名的生出了几分快慰来,又忍不住开口补上一刀,“哦,也就还有一件事,将来要是有了女儿要跟月月姓。”

正在埋头干饭的安安突然又抬起了小脑袋,附和着开口,“对对对,妈妈的大房子可大了,妈妈还有大玩具城,我和爸爸都搬到了妈妈那里。所以爸爸,你们到底什么时候给安安生妹妹啊,安安隔壁的房间还空着呢!”

听到这里,叶父被气得面红耳赤,狠狠的一拍桌子,吓得安安瞬间缩进了傅明月怀里,爷爷好凶,他怕!

傅明月摸了摸安安的小脑袋,不动声色的看向叶知秋,实在不懂他为何要这样当着外人的面贬低他自己,说自己是上门女婿,心里是一阵又一阵的惊涛骇浪。

见情况不是太对,村长忙找了个借口起身告辞,笑着送了村长出门,叶父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叶知秋,你给我跪下!”

“凭什么让他跪?”虽然知道按理来说他们父子之间的事她不该插手,可做什么突然就让人下跪,他以为他是皇帝呢?反正谁也别想在她面前让他受委屈!

“姐,你先帮我们带安安回去休息。”叶知秋支开了夹在他们父子间为难的叶菲,让他带了有些被吓到的安安离开,他还小,这些事不需要他看到听到,可有些事,月月有权利知道。

叶父看着眼前明显身价不菲等闲招惹不起的傅明月,将语气压平了些,“小秋媳妇儿,这事儿和你无关,你也先跟着安安回去。”

“怎么会和我无关呢,夫妻一体,您要是对我们两个的事有什么意见,也不用让他转达,大家一起说清楚就好了。”傅明月并不怵这严肃的老爷子,能让他这样好脾气的人故意刺激的,那也绝对不是好相与的。

看着挡在自己面前正面对上了叶父的傅明月,叶知秋的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她怎么就这么护着他,这么相信他呢?真的就不怕他就是个顶撞父母的不孝子吗?

看着他那紧握着拐杖的手,叶知秋握着小姑娘的手腕把人拉护了身后,挡住了叶父那冷厉又愤怒的视线,红着眼开口,“你少用那种眼神看她,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我就敢和你拼命。”

“我是你老子,你敢!”叶父也上来了火气,举着拐杖就挥了过来,被叶知秋一把夺过来一折两段远远的扔在一边,冷笑着开口,“你信不信,我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你。”

叶父愣在了原地,似是被他那又邪又冷的语气吓到,踉跄着退了半步,叶知秋又紧逼了过去,“别招惹她,也别招惹安安,不然我疯起来可不知道会干什么事,大不了我们一起去见我妈。”

傅明月有些懵,她有点不太明白为什么一顿团圆饭会吃得剑拔**张,最后搞得父子俩好像要拼个你死我活一样,还有叶知秋最后的那些话,真的太恐怖了,听得她心慌。

“老公,你这样我有点怕~”傅明月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腰,“你是不是喝多了,我们回去休息吧,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他不对劲,真的太不对劲了,是不是真的是那白酒度数太高,他喝上头喝迷糊了,说话不过大脑了?

“小秋,听姐的,你先去睡一觉。”听到这边吵闹,叶菲忙又赶了回来,给傅明月使了一个眼色,“月月啊,小秋酒量不行,喝多了,你带他出去醒醒酒吧!”

“老公,老公,我们出去走走吧,我屋里太闷,我有点头晕。”傅明月死命的拉着叶知秋往外走,他的那句话不是开玩笑,她听得出来。

他是好人,是好多人的保护神,他不会无缘无故的威胁一个人,尤其那还是他的亲人,所以叶父肯定有问题。

但不论他有什么问题,她都不能让他迈过那条线,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赔上自己的人生,不值得,真的不值得!

叶知秋被她半拉半抱的带出了正屋,出了房门那一口气陡然卸掉,紧绷的身体瞬间软了下来。

仰起头咽回了原本的眼泪,叶知秋温柔的把傅明月拥进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对不起,吓到你了是不是?月月,不怕,我不会让他伤害你的。”

傅明月真的有一瞬间感觉他好像快要被拉扯得碎掉了一般,她能感受到他的不理智和痛苦,那种撕心裂肺的挣扎,那种一次又一次被伤害的无助,这一刻的他好像脆弱得轻轻的一阵风就能把他压倒。

“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傅明月轻轻的拍着他的背,轻轻将头贴在了他的胸前,柔柔开口,“但是老公,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担心,那些事比起问别人,我更想听你亲口告诉我。”

瞬间仿佛被全然看透的叶知秋身子一僵,缓缓的无奈叹息一声,“月月,你可真的是聪明得让我拿你没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