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神魂俱颤

神魂俱颤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在痛扁赤阳鸡一战成名之后,雪花白鹅·兽园王者·司云绯终于可以开始享受她心心念念的养老生活——

每天太阳初升时在六阶的金丝芦苇软床中醒来、进入灵气充沛的星月湖洗漱加上游泳晨练、之后上岸想用她的专属五色灵米大餐,然后就可以在堪比森林公园的珍兽园中咸鱼着溜达一整天。

就这样溜达着溜达着,初来乍到的雪花白鹅终于在一周之后熟悉清楚了这座巫云九重山顶峰的珍兽园的情况。

珍兽园面积颇大,光是除了距离珍兽园大门比较近的星月湖之外,在珍兽园的最北边和东边还各有两个湖。

这两个湖的面积比星月湖略小一些,但最北边的那个湖泊竟然是个瀑布湖,澄澈的湖水在云雾缭绕之中顺着没有阻拦的边缘垂直向下,湖水下落的声音哗哗作响。

司云绯小心翼翼地踩着湖边临近落水的地方伸了伸她修长的鹅脑脖子,结果直接看了个眼晕。她只看到了无数被瀑布激起的腾腾水雾之气、还有在一片让人眼晕的仿佛直通深渊的灰黑。

司鹅云绯迅速伸回了脖子向后做到土地上,然后看不出颜色的鹅脸上全是震惊后怕之色。

她不知道自己所在的这座山到底有多高,但她觉得,这座山可能已经超过了她出生世界的世界屋脊的高度了。

真可怕啊。

不过,这么高的地方竟然她半点不觉得冷,这珍兽园的气候甚至还十分舒适宜人,司云绯想,这大概就是修仙世界的特色吧。

超乎她这凡人想象的存在大约还有许多。

入乡随俗,一定要更加沉稳不要露出土包子的大惊小怪。

除了这个瀑布湖之外,珍兽园东边的那个湖就显得普通了许多,这里的景色不是最好、也没有特别的地方,不过司云绯在这片湖上游过几圈,游到湖中心的时候总有点儿莫名的心里发怵的感觉。

她还小小的潜过一次水,但这个湖给她有点阴寒且深不见底的感觉。

所以对于东边的这个珍兽园最小的湖,司云绯只游了一次就决定不再来第二次了。实在是有点气场不合的感觉。

除了这三个湖之外,珍兽园偏北方向还有两座相邻的小山峰,司云绯花了一天的时间登上了这两座小山峰的山顶,以为可以看到一览众山小的美景,但好不容易爬到山顶之后,她只看到了一片广阔的云海。

哪怕是阳光灿烂云开雾散的时候,司云绯也没能站在山顶看到山下的景色。

就好像她目之所及之处,全都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给遮住了一样。

司云绯想,这大概又是她不知道的修仙界的手段吧。

不过,如果这种手段是一个人搞出来的,那……那个人好像有点可怕的样子啊。

除了这两山三湖之外,珍兽园中还有许多奇花异草、形状特别的树。

司云绯最喜欢一棵果子很像杨梅、树叶形状像星星的大树。除了这棵“星星杨梅树”的杨梅果子实在是很好吃之外,还有到了晚上这棵星星杨梅树的树叶就会在边缘散发出像星星一样黄色的光、而杨梅果实却是淡粉色的。

这绝对是一棵能够击中任何一个少女心的梦幻树!

要不是这棵树距离她的软垫有点远、距离湖也稍微有点远,她大概就会选择这棵树下当家啦。

不过,美景也不需要天天都看,距离才会产生更多的美嘛。

在她用七天的时间逛完了珍兽园后,司云绯也没有闲着。

她打算把自己的家再升级建造一下。

虽说她现在只是一只漂亮的雪花白鹅,不能种田,但基建还是可以小小的搞一下的!

毕竟不出意外的话未来十年她都要在这地方养老了,家里只有一个软垫可不行。

于是第二个七天,司云绯开始疯狂的在珍兽园里薅草摘果子搬石头,务必要给自己建造一个具有田园野趣的、完美的家!

而负责监视这只雪花白鹅的隐卫十六已经看麻了。

他觉得要不是这只鹅没有能力,大概一个湖边小屋都能被她给造出来。

就算是现在没有湖边小屋,但被大小差不多的石头垒起来的院子、铺上了小小漂亮的鹅卵石的小路、还有专门用来晒太阳的、梳毛的、抖水的石台子……

隐卫十六有的时候都在怀疑,他在监视的到底是一只鹅还是一个人。

而比隐卫十六更加麻的却是御兽王者兽百万。

因为无聊再加上心里对于这只敢冲他吐口水翻白眼的大白鹅的在意,从司云绯得到他老大头发的时候开始,兽百万就基本上和隐卫十六一样每天都在看着这只大雪花白鹅的动作了。

他心里知道这只雪花白鹅一定不可能活过三天,哪怕只是他家老大切断的那一缕头发,贴身佩戴就等于时时刻刻都沾染着噬灭魔气。

按照以往的那些例子和情况来看,这只雪花白鹅大概会在佩戴魔尊发辫的第一天精神惊恐暴躁、佩戴第二天气血翻腾神色痛苦、等到了第三天,大概就会因为忍受不了那种仿佛灵魂与骨肉都撕裂的痛苦而直接自杀或者选择无脑的攻击了。

兽百万绝不承认他觉得这鹅点可惜,只是、嗯,只是因为山上的日子太无聊了,少了这么一只可以看热闹的鹅,日子大概会变得更无聊吧。

结果他看到了什么?

他看到了白鹅逛园子七日游,把珍兽园的角角落落都看了个遍不说,还看到了之后的白鹅搞基建。

你说它要是自己给自己搭窝建房子也没什么特别,毕竟无论是没有跨越品阶打破修炼和智慧桎梏的灵兽、还是开智的妖修,天性里都是有给自己搭窝的本能的。

但偏偏这只白鹅邪了门似的,他用来自己搭房子或者搞装饰的材料,霍霍的都是珍兽园里相对品阶和品貌最好的东西。

就说它用来铺路的鹅卵石吧,竟然清一色的都是五阶水灵晶石。

虽然这水灵晶石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是中品的材料完全看不上眼,但放到外面也是很不错的材料了。

这种水灵晶石在星月湖浅滩边有很多,但是品阶和样子都是有区别的,结果这只鹅竟然能够从那么多石头里挑出品阶品相几乎是一样的水灵晶石,就……很有点不正常了。

但是!!

最不正常的却不是这个啊啊啊!

比起逛园子搞基建,让兽百万这位兽王到现在都难以接受甚至是想通的是为什么这只大白鹅子还活着啊?!

这只鹅已经把他老大的头发贴身带了十四日了!!

别说是一只一阶下品的雪花白鹅,就算是一个金丹修为的优秀修者都该发疯去死了啊!!!

可这只鹅竟然还活着!

它甚至每天都过的十分规律愉快、还在给自己搭小园子。

兽百万:这不玄学。

别说金角已经连续七天用她的天赋灵通探查这只白鹅的血脉了,就是他家老大也认真出过手。

可结果就是这只雪花白鹅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按照这健壮的程度成为雪花白鹅一族中最长寿的那只鹅也大有可能,但它就是一只完完全全的雪花白鹅没有任何血脉和体质上的特殊之处。

兽百万蹲在树上看着那只雪花白鹅刨土好像是要种花的样子,满脸问号。

“别看了。再看也看不出来什么的。”

清冷的偏中线的女声响起。金角出现在兽百万的身边。

兽百万还不服气地蹲着:“我再看看,这只鹅不一样。”

“你知道的,它到现在还没死。但它还挂着老大的头发呢!”

金角听到这话漂亮的眼睛里划过一丝黯然之色:“我已经用玄角检查过很多次了,它的血脉和体质没有什么特殊。公子也说它之所以能活是因为它身带功德,或许是它身上的功德抵消了噬灭魔气的侵蚀。毕竟……”

噬灭魔气是这世间至邪至凶的存在,这是他们选择这条路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的。

“……我们已经被天道厌弃了。”

兽百万听到金角这话眼睛立马红了,“本就是天道不公!!别人灭我们满门可以,我们杀回去就不行!哪有这样的道理?!”

金角垂眸不语,片刻之后她才道:“好了,回罢,今日是朔月……我们得回去守着。”

兽百万身子一僵,下意识抬头看天。

此时金乌西斜,只剩下最后一抹亮色的边,而这最后一抹亮色也在兽百万的注视之中沉入地低。

而后,天地骤然一暗。

在湖边刨土给自己搭小花园的司云绯身形一顿,她感觉天地好像忽然暗了下来。

雪花白鹅向着太阳落下的方向看去,那里竟然一点余光都没有了。

她踩了踩脚下的土地,莫名有些不安。

“……”

天黑了,还是回床上窝里躺着吧,好在她的床边现在已经有三个会自己发光的鹅卵石了,就是她的床头灯。

回到自己的金丝芦苇床垫上的司云绯把自己团成了一团,决定听着水声和虫鸣鸟语自然入睡。

但一刻钟过去了、半个时辰过去了、司云绯依然没有睡着,甚至她死死地瞪着漆黑的天空半点睡意都没有。

这实在是很不对劲。

司云绯猛地从床垫上坐起来,她到现在才忽然惊觉,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她竟然没有听到园子任何虫子和灵兽的声音!!

“……嘎?”

她小声的叫了一下。

在听到自己的声音之后重重松了口气。

但很快她浑身的羽毛都炸了开来——

一声仿佛癫狂又带着惊恐的咆哮响彻整个九重山。

司云绯在瞬间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那是大魔头所在的那个三层小楼的位置。

司云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

从未有过的恐慌感充斥了她的全身。

她的脑海中有一个声音在疯狂尖叫着逃跑,但她却发现自己一动也动不了,而这一次,她好像连声音都发不出了。

之后,司云绯就看到了她此生都不会忘掉的画面——

在漆黑的夜色之中,那仿佛彻底融入黑暗的“人”浑身萦绕着张牙舞爪的可怕黑气、脸上身上布满了血红色流转的咒文从天而降,他坠落在星月湖中,湖水翻腾激荡。

他伸手一招,珍兽园中的灵兽便全都被拉扯到了他的面前。

而后,那无数黑色的气和血色的咒便蜂拥向这些灵兽而来,自然也包括她。

司云绯神魂俱颤。

她想,她大约知道为什么,大魔头总养灵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