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2 章

第 22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小舅妈,我妈让我来给你们送饭。”

“好,谢谢。”傅明月打开门接过了两个大大的盘子,又将李顺那让她不适的目光关在了门外。

前一晚的混乱之后,叶菲怕父子俩再针锋相对的对上,是以饭菜都会分成两半,一半拿到正屋去给老爷子,一半送过来给他们一家三口。

采用了这种办法,傅明月也松了一口气,听到了故事真相后,她还真的没有办法和他们坦然的同桌吃饭,一个买卖妇女又家暴的**,如果不是他是叶知秋的爸爸,她大概会想要打爆他的狗头。

不对,现在她也想,她的宝贝老公到底是怎么熬过来这些年的,虽然他只是轻描淡写的几句带过,可她还是好心疼啊!

是她来晚了,如果她早一点出现,他和安安或许都可以好过很多,不过算一算,时间好像也过得挺快的,她拿着户口本去找他的事仿佛留在昨天,可其实竟然已经过去了那么久。

“妈妈,我饿了。”安安闻到饭菜的香气立刻放下了手里的**板,跳下床来。

“那安安快来吃吧!”傅明月把他抱到椅子上,拿了小勺子给他。

安安重了也高了,原本苍白脆弱的小可怜儿也有了几分同龄孩子的活泼和健康,欣慰的摸了摸他的头,傅明月盯着戒指轻轻的笑了出来。

她还真的是提前完成了目标呢!

让叶知秋敞开心扉承认爱上她,她也只用了半年嘛,不对,中间还要刨除她出差的那些时间,还要去掉他加班不回家的时间,这样算……他肯定很早就喜欢她了!

“妈妈,你吃饭,不要总是发呆。”安安用小勺子吃力的舀了一块肉放进了傅明月的碗里,忧愁的叹了一口气,他太难了,妈妈不爱吃饭怎么办?爸爸不在,都得他来管。

傅明月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安安,你说你爸爸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的呢?”

“不知道。”安安摇头,见傅明月纠结的表情又立刻抬起小脑袋表忠心,“妈妈,安安可早就喜欢你了,安安对你是一见钟情!”

傅明月被他逗笑了,“一见钟情不是这么用的。”

“不管,反正安安很喜欢妈妈。”安安跳下高高的凳子蹭到了傅明月怀里,“妈妈,等安安长大了一定好好孝顺你。”

虽然爸爸不说,可他也知道妈妈不是他的亲生妈妈,可妈妈真的对他很好,爸爸忙,就算尽可能不加班,他也还是一样的忙,只不过他的世界里有了妈妈。

他其实也听过其他的阿姨说他们一家的闲话,说什么亲妈和后妈如何如何,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妈妈到底有多好,妈妈一定是仙女下凡来拯救他和爸爸的。

不过,有一个问题也是挺愁人的,他都努力的不去打扰爸爸和妈妈的二人世界了,可为什么他还是没有妹妹呢?以后有妹妹和他做伴,就算爸爸妈妈忙,他也不是一个人了。

电视剧里不是都演两个人躺在一起睡一觉就会有小宝宝吗?就算没有妹妹,有个弟弟也凑合啊!

傅明月摸了摸他已经长出了细软头发的小脑袋,“妈妈也喜欢你。”

她花费了那么多心血和时间从病魔手里抢回来的孩子,她怎么可能不喜欢。安安很多时候真的很像那个时候的她,特别特别像,永远都在等啊等啊,可永远等到的都是失望。

其实,如果安安不是他的孩子,她如果有机会遇到安安,她还是会对他好,就好像无形中弥补了那个时候的自己。

曾几何时,她不也是守着门在等父母,等那一个被许诺了无数次的布娃娃吗?

只不过,六岁那年她就死心了,这个世界上不会有人比她更爱她自己,所以她想要的要自己去拿,最重要的是她开心!

吃过了午饭,傅明月有些犯困,安安也有些昏昏欲睡,趁着叶知秋不在,安安又腻在了傅明月怀里睡眼惺忪,“妈妈,你会永远和安安还有爸爸在一起,对吗?”

“嗯”傅明月亲了亲安安的额头,“我们一家人永远都不分开。”

午后阳光温柔,睡在一起的母子俩呼吸都逐渐平稳了下来……

“李顺,你真要把你小舅妈送到黄爷那里去啊?你胆子真大,他可是大官,一只手就能摁死咱们!”

“你们自己算算都欠了多少吧!再说,我也没想做什么,就是让她替咱们还个钱,她只要乖乖还,黄爷应该也不会为难她。”

“你人要是清醒着送去你说这话我还信,可那黄爷是个色鬼你不知道?你小舅妈这样的送过去,你这就是做损!算了,我欠的钱我自己想办法,我劝你们也收手吧,这是犯罪了!”

见狐朋**们犹犹豫豫有了退意,李顺心一横,“你们怕叶知秋干啥!他就是个小警察,还是个上门女婿,再说这天高皇帝远的黄爷手眼通天,你们怕啥?这人是已经放倒了,药是你们给的,左右都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你们自己看着办!”

叶知秋不是厉害吗?他敢打他,那他就敢把他这心尖尖毁了!看昨天他那哈巴狗一样伺候傅明月的样子,他倒是要看看到时候出了事,他要怎么向傅明月家里交代。

在众人的背后,傅明月的睫毛轻颤了颤,而后毫无挣扎之力的被人抱了起来装进了麻袋。

有横了心和李顺一起作死的,自然也有良心尚存离开的,叶知秋他妈妈的事村里老一辈的人都知道,就算人前要帮着村里人留下买来的媳妇儿,可人后谁不说一声那姑娘可怜啊!

现在可不是当年那个走不出大山的年月了,村里人能娶上媳妇儿,几乎再没那种事情发生,虽然因为这里都是同宗同族有些事还是会帮忙遮掩,可到底也是个**清明的法制社会。

傅明月是北城首富的女儿,又是个警察的妻子,动她怎么想怎么都是自己找死,黄爷是厉害,可他们倒是不觉得强龙压不住这地头蛇。

刚刚想要收手的两个人默默的跟在了队尾,相互使了一个眼色,一个悄悄的落后了队伍溜了出去。

“秋叔,李顺他们**输了钱,把小婶子迷昏了想送去债主那里让她帮忙还钱。”

听到这话,原本还想拉着叶知秋拉拉关系的村长立刻放了手,“作孽啊!快快快,去喊人把他们带回来啊!”

在警察面前搞这种勾当,真的是不想活了是吧!那是他们惹得起的人吗?原本人家可以看着路不顺眼就想给修一修的,他们这一弄,可坏了大事了!

有人指路,叶知秋追上抗了傅明月的李顺他们也只是分分钟的事,人都没走出村子就被他追上。

两个出卖了狐朋**的小伙子默默退到了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叶知秋把在场的另外三个人按在地上往死里打,那发狠的样子看得人发怵。

他**和他们村里那小打小闹可真的不一样,黄爷手下的打手都没他那个狠劲,那眼睛都是泛着红的,带着仿佛狼要**一样的光。

“秋娃子,不能打了,可不能再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老村长急忙上来拦,这是真的急疯眼了,见村长上前,青壮年们也忙七手八脚的来拦叶知秋,抱着他的腰把人往后拖。

“放手。”叶知秋冷冷出声,周围的人被他气势震慑都不约而同的松了手退到了一边。

叶知秋冷厉的扫了一眼倒在地上疼得起不来的几人,从一旁大娘的手中抱过了被绑住了手脚塞住了嘴的小姑娘。

因为胃口小,傅明月吃得并不多,他们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意识,被扛出来时就彻底清醒了过来,挣扎了几下呜呜的喊着却发不出声,因为她挣扎得厉害怕被人发现,中间李顺还重重的在她肚子上擂了一拳。

重见天日,见到熟悉的人,想了一路如何自救的傅明月一下子就委屈了起来,眼泪噼里啪啦的不停的往下掉,“老公,我疼。”

听着她那委屈的哭腔,再看看那哭得梨花带雨的小脸,叶知秋强压下了那几乎压不住的火气,一边给她解着绳子检查着她身上一边努力放柔了声音,“伤到哪里了?”

委屈这件事,往往就是越安慰越委屈,在心疼自己的人面前更委屈,傅明月伸出了被粗砾的绳子磨得红肿破皮的手,趴在他怀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手疼,脚上也疼,他们还打我。”

听到这一句,叶知秋刚刚才努力找回的理智瞬间崩塌,冷厉如刀的目光向一旁投了过去,“谁打的?”

“李顺。”

“对,都是他的主意,我们什么都没干啊!”

一瞬间,李顺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叶知秋的目光比刀还要锋利,那尖锐的冷光仿佛是要把他千刀万剐,惊得他立刻求饶“小舅,我错了,我知道错了,你饶了我吧!”

“报警吧。”叶知秋深吸了一口气平静的开口,把哭得他心都快碎了的小姑娘横抱起来转身,再不想看那张与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是自首,还是我来扭送,你们自己选。”

这就是他看在那点血缘关系上最后的仁慈。

回到家里,果不其然的已经有人跟了上来开始当和稀泥的和事佬。

说几个孩子还小不懂事的,说傅明月没什么事让他息事宁人的,说都是沾亲带故让他不要追究的,闹闹吵吵的在院子里拉着老爷子说个不停。

叶知秋关紧了房门,拿了车后面的医药箱专心的给傅明月处理起了伤口,手腕上,脚腕上,还有手指上因为尝试解绳子而断了指甲还在渗血的指缝,每看到她伤一点,他的心就又沉下一分。

“你真的打算把你外甥送进去了吗?”傅明月伸着小手立着小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这么多人来劝,他真的还能狠下这个心吗?

叶知秋抬了抬头,“犯了错的人不该受到惩罚吗?”

“那你姐姐那边……?”傅明月有些担心的开口,“我怕她受不了……嘶……疼啊,你轻点!”

酒精浇在指缝里,真的快要疼**,她那花了好大力气保养的指甲啊,真的太可惜了!

“月月,我是他弟弟,可我也是你的丈夫,是警察,李顺****,于情于理我都不可能放过他。”叶知秋轻吹了一下她的指尖,拿了纱布熟练的给她包扎起来,“让他自首就是在帮他,他要是主动配合警方打击**和黑暗势力,能减轻量刑。”

傅明月轻笑一声,“你一直都是这么一本正吗?就没有过一点私心?”

“我有。”叶知秋放开她的小手,灼灼的目光看向她,“我要制服他们可以很轻松,但他们动了你,我很生气,所以……我先狠狠的打了他们一顿。”

“老公,你真可爱!”傅明月翘着手指揉了揉他的脸,情话好听,可一本正经的情话绝对没有他这样真情流露的实话来得动人。

叶知秋红着耳朵小心的避开了她的受伤的手腕,“虽然你说没事,但等一会儿我们就走,先带你和安安去医院看一看,余下的事,我会和这边的警方对接。”

有些毒瘤,也是时候连根拔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