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上头的皇帝陛下 八月薇妮 > 第 14 章

第 14 章

小说:

上头的皇帝陛下

作者:

八月薇妮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9-20

身旁一声惊呼即将响起,辛野裳忙转身捂住春桃的嘴。

方才那几个宫女语焉不详,但却提起了容均天,辛野裳不能放心,便带了春桃出来查看,没想正看到这么诡异可惧的一幕。

白天辛野裳已经阻过公主的旨意,如今更不该轻易插手这些事,但望着那宫女惨烈的模样,辛野裳暗中要紧下唇。

正在这时,那一队人停住,为首的一名太监躬身道:“世子殿下。”

辛野裳眼睛一亮,忙将春桃放开,却见那边灯影下,一道银白色身影皎然如月,确实正是容均天。

原来今夜国主留他饮宴,此刻才不期而遇。

容均天似乎有了几分醉意,扶着身边随从的手:“这是……怎么了?”

那太监含笑回道:“世子,这奴婢犯了大错,公主才令人惩戒过了。”

容均天并没问缘故,只道:“那现在是要带她去哪儿?”

太监道:“祥安殿容不得她,宫内自然也就容不得了,公主仁慈,只叫扔到浣衣局去,是生是死凭她造化。”

远远地辛野裳听到那声“仁慈”,觉着讽刺,虽一时看不清这宫女伤的究竟,但这样血淋淋的,显见伤势严重,扔到杂役居处,自是死定了。

她暗暗地期望容均天能够做点什么。

而被架着的那宫女仿佛也察觉什么,于昏昏沉沉中微微地想要睁眼。

容世子仅仅扶了扶额,语气淡淡地:“原来如此。”

他旁边的随从道:“世子,还是快去见郡主吧,时候不早了。”

容均天便没说什么,对着那内侍一摆手,带人往辛野裳跟春桃所藏身的方向而来。

剩下那内侍揣手打量他的背影,赞道:“真真是美郎君也,古来潘安宋玉不过如此,怪不得咱们殿下……”

话未说完,旁边一个小太监低声道:“公公慎言,岂不见……”

内侍转头看了一眼那宫女,笑道:“你倒是谨慎,只不过公主生她的气有理,我们说说又有何妨?走吧,早办完了早歇着。”

身后脚步声远去,容均天才松开了侍从的手,他重新站直了身子,脸上更无半点醉意。

往后瞥了眼,容均天又看向辛野裳的方向:“出来吧。”

辛野裳跟春桃自紫薇花丛后走了出来,低着头唤道:“世子。”

容均天走到她身旁,微微一笑:“这是你在宫内第一夜,怎好就随意走出来?我便是不放心,才过来看看。”

辛野裳所想的都是方才的那个宫女悲惨之态,欲言又止:“听见声响不知何事,才走远了些。”

容均天道:“岂不闻视之不见,听而不闻?”

辛野裳低头不语。

容均天道:“你是觉着我方才见死不救?”

辛野裳道:“我知道世子自有顾虑。”

他笑了声,同她拾级而上进了宫内,把春桃也打发了,才道:“你若真心这么想倒是好的。我问你,若我今夜不曾来,你会不会‘见死不救’。”

“我不知道。”

容均天垂眸看了她半晌:“我想你多半会忍住,因为你现在已经是时晴。”

辛野裳猛地抬头。

的确,若她是她自己,她会毫无顾忌。但现在,她确实要三思后行。

“白天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容均天却继续道:“你替那奉果之人说情。这已经够了。”

辛野裳转开头:“今晚的宫女为何被打,世子可知道?”

“你要改一改称呼,还是叫哥哥吧,”容均天说了这句,才道:“原因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惹怒了公主,而公主是宫内最不能被招惹的,你要牢记这点,知道么?”

辛野裳连简单的答应都不能开口。

容均天眯起双眼,肃然道:“你若连这点都做不到,我便后悔叫你来了。若你在这里枉送了性命,别说是你,我以后也将无面目去见你母亲跟哥哥。”

辛野裳才说:“我记住了。”

容均天默默地看了她半晌,他早就知道后宫这种地方是不适合辛野裳的,她的性子太直又烈,跟容时晴完全不一样,而在宫中生存,得把自己揉成一个面团,能屈能伸,能缩能展才能活下去。

他只能给她下一点猛药:“你来这里,不代表襄城危机已过,你我须尽力周旋,让国主不再对襄城起意,而你若是行差踏错给他捉到把柄,你可知后果?”

辛野裳咬住了下唇,隐隐作痛,她站起身来,垂头低低地:“我听世子的。”

容均天道:“叫我什么?”

不知为何,辛野裳心头一酸,之前在襄城的时候,她开口允和哥哥,闭口世子哥哥,如今到了西都,却反而只叫世子,这便是一种疏远。

她本不该如此的,此刻他们才得是一条心。

辛野裳深深呼吸:“哥哥。”

容均天笑了笑,向着她招了招手。

等辛野裳走到跟前,容均天摸了摸她的头:“你暂且隐忍,我会尽快地解决……”

他并没有说完,目光之中有什么涌动。

终于他靠近过来,几乎呼吸相接,酒气之外,辛野裳闻到他身上淡淡的兰花香,夹杂着一点昂贵的脂粉气。

白天,曾从容怡公主的身上闻到过。

她来不及再多想,就听容均天如耳语一般轻声道:“小裳,我答应你,一切都会好转,很快……”

他的语气极温柔而坚定,不由人不信。

那时辛野裳以为容均天说的“好转”,就是襄城危机彻底解决。

后来才知道,原来从开始,容均天就布好了一盘很大的棋局。

次日一早,辛野裳收拾妥当去给王后行礼。

有容怡公主在旁,一切都极为顺利,王后甚至夸奖了辛野裳几句,又赏赐物件儿,这般荣宠,令在场的妃嫔们甚是嫉妒。

自王后宫中退出,容怡公主对辛野裳道:“昨晚睡得可好?”

辛野裳道:“一切都好。”

容怡公主哼道:“本宫睡得倒是不好,你可知道昨晚上我教训了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贱婢?”

“隐隐听说有宫女触怒了殿下?”

容怡公主在栏杆前停下,望着池中的游鱼,不屑一顾地说道:“你以为是因什么事?那个贱婢,居然当着我的面儿对世子卖弄风情,世子何等身份,岂容她们这些下贱之人觊觎半分!”

辛野裳屏息。

容怡公主咯咯笑道:“所以本宫叫人划花了那贱婢的脸,打了她半死,看她变成个半死不活的丑八怪还怎么搔首弄姿。”

她像是在说一件有趣的事,心满意足。

辛野裳心头不适。

昨夜在容均天走后她已经弄清楚了,那被打的宫女,原本是公主身边的贴身之人。

先前容均天去见公主,无意中对着她笑了一笑,谁知就惹了公主不快。

容怡公主看她一眼:“妹妹怎么不笑?”

辛野裳无法强颜欢笑。

公主却走近了一步,歪着头道:“还是说妹妹不忍心我这么对付那贱婢,所以……昨晚上才半夜三更地跑去浣衣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