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34 章

第 34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从医院到她的公司,再从公司到医院,面对手术室的那扇门,叶知秋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一瞬间天堂,一瞬间地狱,生生的把他的一颗心放在了油锅里滚过一般,又疼又木。

他好像又晚了一步。

一步错,步步错,虽然知道她的性子,可他真的没想到她会这样狠心,真的将过去的种种全然断绝,甚至连他们的宁宁也不愿意留下。

他这半生觉得最幸福的时刻大抵就是在山上的那个夜里,他可以把自己所有的脆弱和无助全然摊开给另一个人,可以因为被爱着而有恃无恐的想要去索要一个幸福的余生。

那时候她靠在他的怀里,眼睛亮亮的,还煞有介事的和他争生儿子生女儿的问题,一句话不满意就翘着小脚丫扑腾他一身的水,闹人却也可爱。

不是不知道她任性,可哪怕在心里预料到过如今的结果,真的站在这里面对这一切的时候,他还是心痛得无法呼吸。

宁宁,他们的宁宁,她真的就一点都不在意吗?那个属于他们的小生命,带着他们对未来全部的期盼,她真的就那么狠心的放弃了它吗?

曾经,他希望自己没有出生,因为他是罪恶的产物,可他们的宁宁不是,他们曾经那么那么相爱,宁宁是爱情的结晶,它是被期待的,它应该好好的来到这个世界,看看晴朗的天,看看他在努力守护这个美好的人间。

可……事到如今,怪谁呢?

怪月月狠心吗?不是,她没错,她为什么要吃苦受罪的给一个不爱的男人生孩子呢?

是他傻,是他蠢,她明明告诉过他她的底线,明明给过他一次又一次机会的,只是他都没有好好把握住,把他们幸福的生活折腾得支离破碎。

想到这些,叶知秋疲惫的坐在了手术室外的椅子上,十指交叉着颓然的闭着眼低下了头。

他来不及改变她的决定,那就让他守着他们吧,和她一起……送宁宁最后一程,希望他的小姑娘平平安安不要受罪,也希望宁宁……不要太疼。

“你真的可以走吗?要不要我带你去休息室再躺一会儿?”小护士扶着傅明月目光里是满满的担心。

傅明月一手扶在墙边,另一只手轻摆了摆,下意识动了动被她握住的手腕,“没事,麻药劲儿过得差不多了,你不用管我,去忙吧!”

听到熟悉的声音,叶知秋立刻抬头,见她那虚弱又苍白的模样忙迎了上去,“月月。”

“你来干什么?”傅明月躲开了他打算来扶自己的手,因为晕眩靠在了一旁的墙上,小手下意识的护在了小腹上。

见到她的动作,叶知秋的神色又深沉了些,脱下了厚厚的大衣将她紧紧的裹了起来,“对不起,我来晚了。”

傅明月不在意的伸了伸手将披在自己身上的大衣扯下来扔在了一旁的椅子上,“不需要了,叶知秋,我们结束了,离婚协议书我会寄给你,你也不要再打我的电话,更不要再来找我,这会让我很困扰。”

说完,傅明月毫不留情的从他面前走了过去,仿佛与他从不认识只是一个陌生人一般。

没错,她的爱是火,燃烧起来不顾一切,可熄灭了,那就结束了,死灰不会复燃。

“月月”叶知秋见她穿得单薄,忙拿了外套快步追了上去,拦在了她的面前,“你恨我怨我都好,别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你现在不能见风不能着凉,你穿好衣服,我先送你回家休息,好吗?”

“不需要,我下午的飞机,既然安安病了,你还是早点回去守着他吧。”

傅明月从他身侧走过时,那一声一声高跟鞋发出的闷响都敲打在他的心上,他有一种预感,如果就这样让她离开,他大概终其一生都再抓不住她了。

果断的把某个不听话的小姑娘用温暖的大衣从背后包好,一个弯腰直接打横抱起,一系列的动作一气呵成,还不等傅明月反应过来已经躺在了他的怀里。

“你放开我!”傅明月轻轻的挣扎了一下。

“不放。”叶知秋用力的收紧了手臂,“有些话就算来不及了,我也想和你说,分手信上的都不是真心话,我爱你是真的,我从来都没想把我们之间的事当成契约,只不过你爸爸告诉我你是认错了人才会和我在一起,而我不想做别人的替身。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但我就是还想把你追回来,我爱你,很爱很爱你,我舍不得你,那一天我就后悔了,可安安病了我脱不开身,你又把我拉进黑名单,用公用电话打你也不肯接,我想和你说的话都来不及说。

我后悔了,我根本就没办法放开你,我想要你,想要和你在一起,我以为你能等等我的,可我没想到……代价竟然这么大,我知道现在说这些都不合时宜,可我怕不说就再也没机会了。”

叶知秋小心翼翼的将怀里人抱得松了松,又默默将姿势调整好让她可以舒服些,在她看不到的角度眼眶微红。

听完了他这噼里啪啦的一大堆话,一切好像都在意料之中,可又好像有些什么戳中了她心里最柔软地方,虽然只是一瞬。仿佛一颗石子投进水面,泛起了丝丝缕缕的波纹又消失不见。

一路被他小心翼翼的抱回车上,傅明月安静的没有挣扎,她确实不是太舒服,也没必要逞这个强,若是真的摔了磕了碰了,那才真的是得不偿失。

将她轻轻的放在座椅上,又用车上的小毯子盖好她的腿,叶知秋启动了车子,可却怎么也转不动方向盘,“月月,我有点东西落在楼上了,我想去取一下。”

“什么东西?”

“没什么。”叶知秋支吾道。

他……想带宁宁回家,只是这话哪里敢说给她听呢,本来就是件伤心事,甚至或许他自己都没有勇气去看宁宁,只是他还是不想把宁宁就扔在这里,让它被当成医疗垃圾处理掉。

那是他们的孩子,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如果没有这些插曲,它会是他们最珍爱的小宝贝,可……来不及了,都来不及了,甚至他都来不及为它的到来高兴就永远失去了它。

“不用去了,孩子我没拿掉。”傅明月习惯性的去拿车门上的水,语气平静的开口说道。

叶知秋愣了一下,似是没有反应过来,敏锐的目光木了木,半晌才又惊又喜不可置信的看向她的肚子,激动的想要伸手又默默的收住,“月月,你再说一次。”

傅明月拧了一下瓶盖,出人意料的没有拧开,忍不住轻蹙了蹙眉头,“我说——暂时没动你的孩子,不过有一点先说清楚,我不动它是不想造那个孽,生下来之后交给你养,我会定期给你抚养费,你不要觉得能用它绑住我,如果让我发现你有这样的心思,这孩子我也不会留。”

“好。”听着她那嘴硬心软的说辞,叶知秋强压下心头的窃喜,伸手拿过她手里的水瓶利落的拧开又递了回去,“我明白。”

比起那最坏的结局,现在已然值得他庆幸,至少她还愿意留下宁宁,至少她对他们不是全然断了情,这样他就还有机会留住她。

他不会利用宁宁去绑住她,他只会一点一点的去弥补那些伤害,把她被他亲手打碎的信任和安全感找回来,让她心甘情愿的留在他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