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9. 第9章

9. 第9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第九章

方果麦白色棉质家居服外面套了条米色底橙色碎花围裙,他端上来一碗热腾腾的番茄鸡蛋面,放在小茶几上。温柔若水的眼眸望着唐眠,轻声催促道:“阿眠快吃。”

唐眠低头看着那一碗色泽鲜亮的面,心里一片暖融融。眼睛又控制不住发酸了,他用手抹了下眼角,站起来低声说:“我去洗手。”

唐眠洗了手和脸,对着镜子拍了拍脸蛋,嘴角弯起,重新打起精神来。出来后,他帮方果麦解开围裙,才低头吃面。

方果麦的手艺真好,唐眠小口小口嗦面,还不忘竖起大拇指给方果麦点赞,“好吃!”

“因为是按照你的口味做的。”方果麦看着他吃心情很好,他单手撑脑袋,笑意盈盈地看着唐眠:“你一直都很喜欢吃我煮的面。”

方果麦看自己的眼神热烈而欢喜,唐眠有一瞬心慌。他快速眨了眨眼睛,不太自然地转头打量方果麦的家。这是套公寓,不是很大,但胜在温馨舒适。窗台上放着好几盆绿植,蕴含着勃勃的生机。

他发自内心赞美道:“这儿很好。”

“这片区的房产都是金董的。我挑了一套在医院附近的公寓,平时可以经常看妈妈。”方果麦说起这个,仿佛有些高兴,“金董有了新欢以后应该不太会来我这儿了,时间一长他就会慢慢忘了我的存在。等到那时候,妈妈的病也好了,我也自由了。”

方果麦的妈妈,在金家庄园做了几十年的女佣。原主八岁被金郁礼接到庄园养,负责照顾他生活起居的保姆就是方果麦的妈妈。方果麦从小在金家庄园的佣人房里长大,和原主同岁。同是寄人篱下,所以格外心心相惜。这些是唐眠醒来后第一时间从其他佣人那儿问来的。

唐眠:“下次你带我去看看方妈妈吧,我想她了。”

“哎,好!”方果麦笑起来,“我跟她说治病的钱是阿眠你给的,你不要露馅啊。”

已经很晚了,但唐眠忧心忡忡,一直没有去客房睡觉。方果麦两次从房间里出来,看到他还抱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也不睡了。他拿了条薄毯过来,给唐眠和自己披上,又打开电视,放了一档深夜搞笑综艺。

电视机里嘻嘻哈哈的笑声一直环绕在身边,唐眠挨着方果麦坐,好一会儿后他轻轻开口说:“果麦,其实我上次醒来后好多事情都记不得了。”

“啊,怎么会这样!”方果麦紧张得不得了,立刻站起来,“走,我们去医院!你怎么现在才和我说呢!”

唐眠拉住他的手,仰头道:“没事,我下午去看过了,医生说伤不重,只是记忆不一定能恢复好。”

唐眠晃着他的胳膊,小声说:“你能跟我说说我的事情吗?从小到大,你最了解我了。”

“我会将我知道的通通告诉你,阿眠你不用担心。”方果麦揉了揉唐眠的头发,难怪他今天性子软了很多。哇,原来失忆了性格变化会那么大啊。

“你刚来金家庄园的时候才八岁,个子比我还矮了小半个头。”方果麦笑着回忆道:“你那时候不怎么说话,晚上经常做噩梦大喊大叫的,都是我陪你睡的……”

唐眠脑海中慢慢有了原主的小时候的样子,一个性子胆小内向的小可怜。可是漫画告诉他,原主是很有城府的人,小心翼翼蛰伏多年,就为了一朝开口咬断金郁礼的脖颈。

这些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才对金郁礼恨之入骨呢?

唐眠将疑虑埋在心底,他问方果麦:“我父亲呢,他平时是怎么对我的?”

方果麦想到把唐眠踢成重伤失忆的人是金郁礼,气就不打一出来,他骂骂咧咧起来,完全没有把金郁礼当金主的意识:“那个糟老头子,坏死了!”

“他收养你,又没有把你当真正的儿子养。你衣食住行哪一项都跟我们这些佣人是一个规格的,也没有上过贵族学校,没有上过辅导班。还好你够争气,画画有天赋,学习也好,上了最好的大学。”

“他就没怎么关心过你!从小到大你的家长会都是我妈妈帮你去开的。金郁礼收养了你却一点责任都不负,人渣。”

他连自己亲儿子都不关心,怎么会浪费感情在自己身上,唐眠心想。

他既然不喜欢小孩子,为什么会收养他呢?

唐眠更加疑惑不解了。这个问题的答案,只能自己去找出来。

漫画毕竟只能将故事最激动人心的环节画出来,而唐眠是活生生的人,他的时间没有略过和快进一说。或许在被格格省略掉的部分中藏着其他精彩的故事。

两人在夜里聊了很久,到后来,方果麦沉沉睡了过去。唐眠给他盖好被子,去了方果麦的书房,拿出一本空白笔记本,用铅笔简要复刻出《危险关系》的整个故事。

未来还有好多的危险要发生,他必须清晰牢固地记住所有剧情。

耗时五个小时,唐眠停下笔,外面正好晨光微曦。唐眠伸了个懒腰,出门给方果麦买好早餐放桌上,然后离开。

他要回金家庄园。

每周六,他都必须要回金家待一日,这是金郁礼给他定下的规矩,大概是为了提醒他不要忘记自己寄人篱下的身份。

原主上了大学之后就在学校附近租了套公寓,除了周六,基本不怎么回金家了。

他照着方果麦给的地址找到自己的校外公寓,熟悉了一下环境才回去。很好,他在金家庄园以外的地方还有容身之所。

——

“阿眠你回来啦。”

庄园的草地上,一个四十来岁的女佣在晾衣服。今日阳光明媚,还有些许微风,白色床单随着风飘飘扬扬。唐眠不知道这位女佣叫什么名字,他微微笑着和她点点头,走过去帮她把床单摊开用大号夹子固定好。

“谢谢哦阿眠。”女佣又去篮子里拿出其他衣服来,边甩边笑眯眯和他说:“你不用管我啦,你去玫瑰花房吧,管家说今天你去那里帮忙。”

“哦、好的。”唐眠缓缓回答,他盯着女佣手里白到发光的衬衫微微出神。有点眼熟,总感觉在哪里见过。

女佣轻轻推了他一下,催促道:“快去吧快去吧,等下管家找不到你又要不给你好脸色看。”

唐眠被她打断了思绪,快步走去玻璃花房。

玻璃花房位于主楼别墅中间的大草地上,原本是几年前金郁礼的某个情人找人建的。那个情人走后,这边就一直被闲置了。

老管家依旧穿着旧式宫廷风制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他掐着手表站在花房门口,看到唐眠在规定的时间内来,他蹙了一下眉没有说教他,只是吩咐:“唐眠你把里面的花花草草都搬出来,全部清空。”

唐眠进去扫了一眼,惊讶发现有两盆紫色鸢尾开得非常灿烂,没有人照料它能肆意生长成这样好不容易的。唐眠有些被鸢尾花的顽强生命力感动了。

他走出来,带着希冀的眼神说:“鸢尾花开得正好,很漂亮。”

“枯萎的没枯萎的都不要了。”老管家冷漠道:“先生要让这座花房开满白玫瑰,你照我说的做。玻璃走廊外面是挑出来的白玫瑰,最优质的,你把这里打扫干净之后去把那些玫瑰迁过来,一株也不要损坏。”

白玫瑰?他老婆顾珏都跑了,要这些白玫瑰种起来给谁看?

金郁礼还对他老婆贼心未死么?

唐眠不高兴了,抬脚踢了下旁边的花盆。

“闹什么脾气?”管家在他背上重重拍了一巴掌,“你在这里生活了这么多年还没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么。再惹怒先生,就不只是肋骨疼了,快去干活!”

管家塞给他一张A4纸,上面详细记录着白玫瑰花房的温湿度调控。唐眠把纸条折叠好放进口袋,撩起袖子搬花盆。

杂七杂八的东西全部都清扫出来了,唐眠叉腰站在盛放的鸢尾花前,小嘴瘪了,非常纠结。

他不想让那么好看的花儿折损在自己手上。左想右想,他忽然拿出手机,给一直不回他消息的顾珏发了条新内容。

——这两盆鸢尾花好漂亮,我想以后将它们养得更好看之后送一盆给你。你去哪儿了呀,看到了请回复我哦,我不会把你的信息泄露出去的。

等了两分钟,依旧没有收到回复。唐眠肉眼可见的蔫巴巴起来,跟霜打的茄子似的。

他失望地收了手机,去拉了个小推车,去玻璃走廊那边搬白玫瑰了。

玻璃花房有十几平米那么大,正方形的,唐眠花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才将白玫瑰花填满花房。

“呼,好累啊。”

唐眠拿湿巾擦了擦出汗的额头和下巴,又灌下去小半瓶矿泉水。刚刚弯腰久了,后腰又酸又胀。唐眠站在花房正中间的空地上,双手向后张开,闭着眼伸了一个懒腰。

阳光照在眼皮子上,有些烫。

唐眠伸出右手挡在眼前,微微睁开眼睛,从手指缝隙看过去。

正上方的二楼窗户开着,微风吹动蓝色纱质窗帘,一张惊为天人的脸若隐若现。

唐眠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