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1. 第 1 章

1. 第 1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你知道今天叶队请假了吗?”

“啊?那工作狂还会请假?”

“嗯,可不是嘛!听说是去和女朋友领证了,小李他们看到了,说是个特漂亮的小姑娘,好像才二十岁,真没想到咱们局里这一朵高岭之花就这么被一个外人给摘了,你说那韩倩倩不得气死了?”

“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换我我也喜欢啊,韩倩倩是挺漂亮,可毕竟也快三十了,性子还那么凶,叶队不喜欢也正常啊!她明里暗里的追了叶队这么久,要是叶队能接受她肯定早就接受了。”

“不过说真的,叶队也三十二了吧,才二十的小姑娘,平时看着那么冷冷清清的一个人,没想到是闷骚啊,这吃起嫩草来,可真的是比谁都下得了手。”

“不过就咱们叶队那脸那身子,你不馋啊,再说三十二也不算老,男人大几岁知道疼人,叶队人品也好,虽然一进门就当妈,可……那小姑娘也算是有眼光了。”

“嗐,要不是有个病怏怏的孩子拖累着,你觉得叶队会单身到现在?”

“也不能这么说吧,那不还是有咱们警花愿意等他吗,唉,不过想想以后咱们养眼的大帅哥就是有妇之夫了,不能再多看了,还真的是有点不适应啊!”

……

卫生间的门发出一声刺耳的响声,见到从隔间里走出的人,站在洗手台前窃窃私语的两人都尴尬的站在了原地。

“说啊,怎么不说了?我确实喜欢叶队,他那么优秀我喜欢他不正常吗?我喜欢他,喜欢得坦坦荡荡,我追他,追得清清楚楚,我不觉得丢人。现在他遇到了喜欢的女人,他选择的不是我,我也祝福他。”韩倩倩迈下台阶,“从今往后,我们就是简简单单的同事关系,我不希望再听到有人用这个嚼舌根,不然我不介意去找局长帮忙把是非黑白分辨个清楚。”

两人讪讪开口,“知道了,我们……其实不是那个意思。”

“不重要。”韩倩倩打开水龙头洗了洗手,“我只是不希望莫名其妙成为有些人口中破坏别人家庭的第三者。”

走出卫生间,韩倩倩一眼就看到了跟在叶知秋身后开开心心的分发着喜糖的女孩,只那一眼,她就知道自己输得不冤。

那个女孩是真的很漂亮,只是简单的穿着一条干干净净的白裙子,柔美纯净仿佛一朵开在幽谷的百合花,眉目清澈,明眸善睐,一双妩媚的桃花眼里盛满星河,看向叶队的目光里是倾慕,爱意浓得几乎可以溢出来。

比样貌,比能力,她或许还自觉并不逊色多少,可二十岁的她可以义无反顾的嫁给叶队去做安安的后妈,而喜欢了叶队六年的她……终究还是没有她那样一往无前的勇气。

“恭喜!”韩倩倩微笑着上前真诚的祝福道。

傅明月甜甜一笑,浅浅的梨涡里仿佛盛满了蜜糖,双手捧了精致的小铁盒递了过去,“谢谢,姐姐,吃糖!”

比起傅明月那肉眼可见的幸福和甜蜜,叶知秋的喜色显得格外的单薄,只是大概是平日见惯了他冷清的神色,倒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一路喜糖发过去,对上小姑娘甜滋滋的笑容,任谁也都忍不住被感染着笑着道一声恭喜,说上几句吉祥话。

带着傅明月一路发完了喜糖,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新婚燕尔的叶知秋将小姑娘送到了门口而后直接回了办公室,而被放了鸽子的傅明月仍旧面不改色的笑着,神色如常的出门上车,甚至还开开心心的说着有时间要请大家吃宵夜。

“不是吧,新婚当天都不肯休假,叶队是铁人吗?”

“小嫂子也太可怜了吧,她越笑,我越觉得辛酸。”

“也没办法,局里有大案子,叶队不在,谁来办?”

“是啊,我们这一行不就是这样吗?小嫂子懂叶队的不容易能体谅他也好,不然安安那个情况,小嫂子要是再不懂事,叶队怕是就更难了。”

傅明月将那些议论纷纷落在身后,径直开门上车,那一直以来甜蜜的笑容瞬间凝固破碎,逃一般的启动了车子一路开回了公司车库。

停稳了车子,看着副驾驶上发剩下的喜糖,傅明月随手拿过一盒拆开,随便拿了一颗放进了嘴里。

一颗,两颗,三颗……

一颗又一颗的糖被送进嘴里,很甜,很好吃,因为那都是她精挑细选出的糖果,花了整整三天把市面上几乎所有的糖果吃了一遍,吃得不论喝多少水,嗓子都甜得发齁。

有关他的一切,她都想尽善尽美,想要身体力行,半点都不想假手于人,可好像她用尽全力得到的婚姻终究只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

去登记的时候,他不曾笑过一下,帮忙填表的工作人员都在问他们是不是走错了地方,离婚在隔壁,确认了他们真的是来结婚还在一次又一次暗暗的问他是不是被强迫的。

是啊,他可不就是被她强迫的吗?

她趁人之危的用了一千万来买一个留在他身边的机会。

不是不想按部就班的让他喜欢上自己,可是他太忙了,她等了三个月,根本就没有接近他的机会,直到她看到了他卖房的消息。

他需要钱,而她最不缺的就是钱,一千万,她只想要一个守在他身边的机会,和他做交易是她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可她真的害怕错过了这一次,她以后都再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她等了太久了,等得已经快要等不下去了,她回到这里,和他待在同一个城市,头顶着同一片天空,呼吸着相同都空气,在久违的安心里还有的是一阵又一阵的心焦。

她想要他,只想要他,她想他万事如意,更想他在自己的身边万事如意。

叶知秋不喜欢她,她知道,她记了十几年的事或许对他而言只是职责所在,她提起往事,提起那个承诺,他都只当她在胡诌,他……真的不记得她了。

虽然一次一次告诉自己没关系,她可以慢慢的让他爱上自己,可……人非草木,他那不在意的样子还是会冷得她心好疼。

伏在方向盘上含着糖微微的哽咽着,一滴一滴细碎的泪珠砸下,傅明月的心里一片空落落的茫然。

她分明已经得偿所愿,她嫁给了她的大英雄,可好像又和她想象中的不大一样。

那时候的大哥哥不是这样的,他的手是热的,心也是热的,他那么温柔的给她讲故事,告诉她不要怕不要睡,被他温声细语的安慰的时候,她才真的有了自己还活着的真实感。

可现在的他,冷得像是一阵寒风,冷得人难过,又飘忽得让人抓不住。

“嗡嗡嗡……”

听到手机铃声,傅明月抽了抽鼻子,用手背擦干了眼泪,看到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又拿起了一旁的矿泉水拧开喝了两口,稳了稳嗓音,这才深吸了一口气接起了电话。

“傅明月,你长本事了是吧!和家里说都不说一声就随便找了个男人结婚,你挺能耐啊你!要不是今天别人告诉了你哥哥,你是不是就一直不打算说了?”

听着电话里爸爸气急败坏的吼叫,傅明月将手机拿远了些,开了免提放在仪表盘旁边,拉下了遮光板打开镜子,单手拿了口红出来默默的补起了妆,“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我会为我的生活负责,所以请你们不要干涉,也不要来打扰我们。”

“行!不干涉!我不干涉行吗?傅明月你看看你自己找的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和你妈妈你哥哥给你精挑细选的青年才俊你不要,你喜欢一个一无所有的小警察,不对,他不小,他再大点都能做你爹了,还带着个有病的孩子,你告诉我,你要干什么?你到底要干什么?扶贫吗?”

在最开始的震怒过后,听着她冷淡的声音,傅远无奈的叹息一声,语气也平和了下来,“就算我们选的人你不喜欢,可以,我们不逼你,咱们家也不需要联姻,你可以慢慢选你喜欢的人,只要人品好,我们都没有二话。

可月月,别因为和爸爸妈妈置气就毁了自己的人生。你才二十岁,真的就要一进门就给人当后妈吗?你和他离婚,然后我们慢慢选,慢慢看,好不好?”

“不好,我就要他!”傅明月搂紧了口红盖子,将那小小的一支紧紧的握在了掌心,“既然十四年前你选择了不管我,那现在也不要管我了,我过得很好,特别好,别说是给他的孩子当后妈,就算是他死了,我都要上他的户口本,这辈子,我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

见女儿执迷不悟一副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模样,傅远也是瞬间气红了脸,“你再说一遍!你就这么自甘堕落吗!”

傅明月并不想再听他那没有营养的说教,将手机拿起来,直接挂断了电话,扔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黑黑的屏幕默默数了起来。

果然在数到第九十八个数的时候,电话再一次响起,傅明月无奈的拿起手机接听,语气显然温和了许多“喂,哥,你找我什么事?”

电话另一端的男声低沉温润,“月月,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都不先告诉哥哥一声呢?哥哥好给你把把关啊!”

“没什么可把关的,哥,就是他了,你和爸妈认不认同都改变不了什么。哥,也别再劝我了,我知道你们想说的,可哪怕是飞蛾扑火,我也想在他的怀里化为灰烬,所以,你祝福我一下,行吗?”傅明月说着,紧紧的抿住唇又用手背轻擦了一下湿润的眼睛,努力的扯出了一抹笑意来。

电话里是一阵空音,半晌,傅明旭才缓缓开口,“月月,哥哥祝福你得偿所愿,可如果累了,就回来吧,哥哥……和爸妈永远都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傅明月轻“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拿起小铁盒里的最后一颗糖送进了嘴里,疲惫的闭上了眼,脱力一般的靠在了椅背上。

许久,再睁开眼时,她眸子里的水光早已消失不见,利落的拔下钥匙下车,又从后备箱拿出了另外一大袋喜糖,笑意满满的按下了电梯。

她选了的路,就不会后悔,她认定的人,就不会放手,她的大哥哥就是她的!

今天才是三百六十六天中的第一天,她就已经成为了他的妻子,而余下的三百六十五天,不对,不会仅仅是三百六十五天,往后的余生,她一定也能成为他最爱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