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32 章

第 32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爸爸,你怎么了?”安安轻晃了晃他的手,有些不明白他那复杂的目光。

叶知秋眼圈微红,伸手摸了摸安安的头,“安安,我好像把你妈妈……弄丢了。”

错了,他们都错了,一群不明所以的人自以为清楚一切,而唯一清醒的她被他们全盘否定。

从来就没有什么替身,也从来就没有什么臆想症,只是阴差阳错天意弄人。

看完这一本日记,叶知秋想哭又想笑,他都不知道原来在他自己都不喜欢自己的那些岁月里原来有一个人那样喜欢过他,而他……竟然放弃了这个世上最爱他的人。

日记记录了从小姑娘的六岁到她的二十岁,日记不长,大多只是几行,也并不是天天都记,结束的日期到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最后一页只有寥寥四字:得偿所愿。

这一本少女心事,从懵懵懂懂的感激到偏执的渴望,从单纯向往的到可怕的占有欲,他看得到那十四年间她所有的心路历程,也看得到她所有的努力。

站在职业的角度,不得不说她的爱很可怕,因为他无意之间伸出的手,她就这样爱上了一个人,而且得不到绝不罢休,她甚至……找人调查过他。

如果没有爱上她,他一定会有多远就离她多远,可现在……他真的只希望她对他的占有欲能再强一点,抓得再紧一点,让他还能有机会去挽回。

傅明月就是傅明月,是那只受了很多伤却还是愿意把柔软的小肚皮露给他的小刺猬,是他温柔又可爱的小月亮,是他这晦暗半生中唯一的光。

可他怎么就把她弄丢了呢?

他这一生有一件事很遗憾,甚至不愿去回忆,每一次想起他都会被一种愧疚深深淹没,他曾经深入震区,可他并没有救出亲手那个被压在废墟下的小女孩,因为任务……他扔下了她离开。

他记得那个小女孩微弱又沙哑的奶音,记得她沾在他掌心的血,记得她在喊疼,说她怕,求他不要走,脆弱得像是快要破碎的泡沫。

他其实只在她的身边停留了短短的一会儿,只是无力又苍白的安慰了她几句,因为想着任务,在远远见到救援队的时候就松开了女孩的小手选择了离开。

往后许多年,偶尔想起往事,他的心里都有一份缺憾,他选择了责任,可他也注定愧疚。

他真的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意气的和他说“哥哥,你真好”的女孩竟然是他的月月,而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那支救援队里有他哥哥。

阴差阳错,阳错阴差,他总是不信最该信的话,反而对他自己脑补的一切深信不疑,他啊……活该痛苦!

这半生,为了赎罪,他不争不抢事事谦让,宁叫人负我,不教我负人,可唯独对不住她,从前对不住,如今更对不住。

那份厚爱,他实在受之有愧,可尝到了甜头,他又怎么舍得还回。

“爸爸,你把妈妈丢在哪里了?你去把她找回来呀!”安安推了推神情沮丧的男人,懵懂又急切。

叶知秋把滚烫的小团子抱进怀里,不让他看到自己的表情,哀恸的目光带着撕心裂肺的悔恨与痛苦,声音微微哽咽,“我把她丢在了……十五年前。”

这一夜,叶知秋站在走廊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给那个熟悉的号码,发了一条又一条的信息,却都如石沉大海一般毫无回应。

翌日一早,韩倩倩就堵住了形色匆匆的小李,“叶队和小嫂子是不是吵架了?”

“你怎么知道?”小李快人快语的反问,回过神来才懊恼的发现自己已经把叶知秋不让他说出去的事漏了个干净。

韩倩倩将他拉到一边,小声开口,“我昨天和小嫂子的朋友吃了个饭,听说小嫂子好像有了,你和叶队说一说,赶紧把人哄好吧,小嫂子好像已经开始变卖产业准备走了!”

“真的假的?”小李吓了一跳,这么大的事,看叶队的反应好像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呢!

“应该是真的,我昨天回去问了一下,小嫂子的公司确实已经卖了两块地了,让叶队赶紧吧,再抻着,媳妇儿孩子可都跑了!”韩倩倩叹息一声,把老婆气成这样,也不知道叶队跪搓衣板能不能把人哄回来。

从韩倩倩这里得到消息,小李立刻拿了电话出来,“叶队,你快去找嫂子吧,我去替你照顾安安,嫂子好像怀孕了,你快去把她找回来吧,去晚了人就要走了!”

一夜未眠的叶知秋接起电话,大脑还有些木木的,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半晌反应过来小李的话,那紧锁的眉瞬间舒展,满脸都是惊喜和不可置信,“你……再说一遍。”

“我说,让你快去追嫂子,嫂子怀孕了。”小李听话的又重复了一次。

叶知秋的心漏跳了一拍,张了张嘴却出不了一声,月月……怀孕了,他们……有宝宝了?

他真的要做爸爸了!他和月月孩子的爸爸!

一种巨大的狂喜涌上心头,莫名的感动冲得他鼻子发酸,一瞬间他疲惫的身体好像又充满了力量,过往的所有痛苦和怨恨都在这一刻一扫而空。

他们的宁宁来了,是他们的宁宁,是他期待已久的小宝贝。

从前他不在意什么血缘,更希望那肮脏的血脉可以从他这里断绝,可真的爱上一个人,他却也开始忍不住期待一个属于他们的爱情结晶。

它会小小的,乖乖的,会很像他心爱的小姑娘,会晃晃悠悠的像只小企鹅一样在他回家后扑进他的怀里奶声奶气的喊爸爸,那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东西。

虽然期待,可他还是会自觉的做安全措施,他的小姑娘还小,他不想就这样用孩子用家庭把她绑住,她应该像同龄人一样自由自在的做她想做的事,想着等到她玩够了,他们再生一个宝宝其实也不迟。

可今时今日,他真的无比庆幸宁宁这在所有人意料之外的到来,他们的小宝贝选择这个时候来,一定是想要替爸爸留住妈妈的,对吗?

他终于有了那个可以打破她的原则不顾一切的留下她的理由。

“安安,等爸爸带妈妈和妹妹回家。”叶知秋久违的露出了一抹笑意,摸着安安的头顶轻吻了一下他的眉心,而后立刻迫不及待的出门直奔她的公司而去。

他要他的小妻子,要他们的小宝贝,他任打任骂任罚,他愿意把余生都赔给她,只要她能回来,他一定死都不再放手。

赶到公司,傅明月已经离开了,Lucy正在她的办公室做着最后的整理,那些被她抛弃了的东西,曾经也是她心爱的宝贝。

他在她生日时送的钢笔,他们一起选的兔耳朵情侣杯,午睡时她喜欢盖的他宽大的外套,还有一家人去游乐园时他给她赢来的水晶球,她曾经真的全然将他融入了自己的生命,变成了如呼吸一般的一部分。

Lucy看着这些被留在原地的东西叹息一声,将所有的东西收进了箱子,准备拿去扔掉。

她其实为他破例过的,她等了他五天,等着他的解释和挽留,傅明月对那个人的偏爱,今时今日她才第一次看懂。

还是爱着的,不论表现得多么平静,不论将分开说得多么随意,可其实她还是爱着那个人,才不肯在一开始就将这一切舍弃。

傅明月的想法正常人不懂,她其实也不懂,她只知道傅明月之前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定期去看心理医生,按理说这样的老板不值得托付前程,可她还是愿意跟着傅明月,她是她见过最无情的老板,也是她见过最有情的老板。

秘书结婚,老板送车送房,见过吗?

一百平的高层住宅,一把价值三十万的车钥匙,就是傅明月当初送给她的倚仗,她知道这对她而言不算什么,可却影响了她的一生。

父母压榨她去补贴弟弟,把她的彩礼变成了弟弟新房的首付,所谓的陪嫁单薄得丢人,可因为那属于她的房和车,她在婆家可以把腰杆挺得直直的,在丈夫出轨时,她也能毫无后顾之忧的一脚踹掉渣男开始新的生活。

她把傅明月当成妹妹,虽然或许她不需要,可她真的感激她,她教会了她女人应该多爱一点自己,教会了她经济一定要独立。

“月月呢?”

“你来晚了,她已经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