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没想到吧

没想到吧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浑身无力的雪花白鹅被大魔头抱在怀里,看起来就像是魔头的宠鹅。

但只有白鹅自己知道,这该死的宠爱终将错付,别看这会儿抱得紧,该拿它祭旗的时候,这魔头可是半点都不会手软。

那为什么她现在不挣扎呢?

当然是因为事情有变,她又挣扎不动了。

大魔头浑身充满着血腥味和让人恐惧惊悚的讨厌的气息,显然之前受了大罪。

但难道鹅就很轻松吗?

鹅可是先被抓又被缠、最后还差点儿**,在魔气侵蚀她的时候,哪怕只是一只鹅,她所感受到的疼痛和难以控制的负面情绪,也是无比真实的。

不然最后她就不会发疯一样的**。

她不是主动想要**撞蝎子尾巴的。

生命宝贵,不到最后一刻,司云绯不会主动放弃。

所以还是大魔头的魔气影响了她,除了身体上的疼痛之外,魔气还会侵蚀人的神志、放大被缠绕着的生灵的负面情绪。

想到这里司鹅云绯抬头看了一眼大魔头,她一个被动沾染魔气的鹅就已经疼得不行、最后差点儿**。

这个大概浑身全都是那种可怕的魔气的家伙,除了面色苍白一点,竟然看不出来任何不适痛苦的表情。

司云绯:是个狼灭啊。

所以这个狼灭要带她去哪里、又想要用她做什么呢?

哪怕司云绯只是一只品阶低下、几乎不能使用任何灵力攻击的灵兽白鹅,也没迟钝到感受不到身体上的微妙的被探查的感觉、以及一直在她身边没有消失的“被注视感”。

她知道自己是被人监视和怀疑着的。

但她并不在意,毕竟她现在只是一只鹅。

别说从没做过亏心事就算是真的想要去做点亏心事,以她的白鹅之身也难以完成。所以看就看呗,又不会少一块肉。

她不过是平平无奇一只鹅罢了。

不过现在……她好像要成为不平凡的鹅了——

之前用看家禽的目光看她的独眼大叔现在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亲孙子。

之前昂着下巴和尖角无视她的高冷妖修御姐现在看她的眼神如水,甚至还露出了冰山美人极为罕见的微笑。

但这两位都不是反差最大的。

变化最大、差点就让鹅绯恶心的炸毛的还要数头顶一对尖耳朵的御兽王者。

这家伙每次见到她都得嘲讽笑话几声、不到半个小时之前还在对着她放狠话要把她大卸八块拔**烤熟,现在却像是个小跟班一样的眼巴巴地跟在大魔头的旁边、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可怜巴巴又讨好的盯着她。

鹅绯:“……”

鹅绯默默转头。

不要这样盯着她,会让她想起路边淋了雨的流浪狗。

然而雪花白鹅转了头,旁边跟着的兽百万也在第一时间跳到了另一边,还微微泛红的大猫眼还在渴望地盯着她。

鹅绯:“……嘎。”

你瞅啥?不是你再这样瞅我也没用,我兜里又没有小鱼干。而且咱俩之前是相看两厌、互相记仇的吧?你现在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是代表你错了怂了吗?

雪花白鹅不能说话,但那双黑豆豆眼里却清晰的传递出了她的想法。

这让企图“萌”混过关的兽百万尾巴僵了僵。

这只讨厌的记仇的大白鹅!

以前他犯了错的时候用这样的眼神盯着老大老大都不跟他计较了,他用这样的眼神看这只白鹅,这只鹅竟然还不心软!

呜!真是一只小心眼心狠的鹅啊!!

不过,谁让他现在有求于鹅呢?!

于是窝在大魔头怀里的司云绯还在东想西想,就听到了耳边传来的一声不甘不愿的少年音:

“行吧行吧,是我的错。我之前不该对你大吼大叫、不该看不起你是一只弱鸡的一阶土鹅、不该把你找到的鹅卵石重新扔回水里、不该偷偷躲在树上用果子砸你的脑袋……”

司鹅云绯:“……”

真是谢谢你啊!你不说我还不知道你背地里还做了那么多损事儿呢?!

不光是司云绯无语,沉默的在旁边走着的莫不闲三人都嘴角微抽。

这蠢猫是生怕他的仇恨拉的不够多吗?怪不得之前大战的时候,几乎每一个厉害点的对手第一攻击的目标都是这猫。

但灵魂主T此时的道歉还没有结束,“最重要的是我不该在最后威胁要把你大卸八块烤了吃。你放心我以后绝不会主动杀死任何一只白鹅!我也会传话给兽王山的那些高阶灵兽,不要捕杀雪花白鹅的。一定让你的族群成为日后的一阶霸主!”

司鹅云绯:“……”

谢谢,大可不必。

“所以你就不要和我计较了,好好帮我老大度过难关吧!”

兽百万边说边从自己的储物袋里掏东西,“这个九阶净魂果送给你!能让你的神魂更加强大纯净!”

“这个九阶云间雨露也送给你!这是我花费了两年时间才在九重山灵力最浓郁的云雾里收集起来的!喝一口就能够瞬间补充化神期以下修者的所有灵力,还可以瞬间疗伤!”

“还有这个八阶上品玉蚕丝,我打算用来做**球的、”

“这个八阶琉璃珠,握在手上就可以隐身玩捉迷藏的……”

随着兽百万的话语,窝在大魔头怀里的司云绯很快就被各种各样的灵器宝物包围。

要不是最后莫不闲伸手按住了他,大概鹅绯就要被宝物埋起来了。

司云绯有点无语。

但当她抬头看到一脸不舍却又非常坚定真诚要给自己宝贝弥补的蠢猫男,她又忍不住在心里触动。

这家伙显然是骄傲又无赖的。让这样的人低头显然极难。

可他却在努力的道歉用自己的心爱之物弥补之前的错误。

哪怕那些错误从某些方面来说,并不能算是错。

司云绯看了看兽百万又看了看莫不闲。

她忽然有些羡慕。

他们之间一定有着深重的情谊和牵绊。

哎呀哎呀。

算啦。

她就不和这只蠢猫妖计较了。

于是在目前他们四人带着雪花白鹅走进九重山最高的琼楼阁中后,被独眼大叔小心的举起放在充满了灵气的软垫上的司云绯,就在兽百万靠近的时候忽然用翅膀拍了拍他的脑袋。

兽百万身体一僵。

他原本都已经做好了被白鹅扇脸的打算了。

结果等到的却是轻轻的抚摸。

他的尾巴忍不住甩了甩,大耳朵动了动,忽然就露出了一个特别灿烂得意的笑:

“嘿嘿嘿嘿嘿嘿你是不是不计较啦?哈哈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没有人能够抵挡本兽王的魅力!!鹅也不例外!”

刚刚心软的鹅绯:……

她举起另外一只翅膀,一翅膀扇到了兽百万的脸上。

啪啦。

闭嘴吧!这只猫妖已经无可救药了!

闹过之后屋内变得安静。

司云绯发现她被以大魔头为首的屋内四人顶级围观了。

还有那种类似于全身检查的微妙感觉又反复出现,不用说这几个人又开始查她了。

“……少爷,我还是没有查出任何不同。”金角女率先开口:“不过……”

“你说话就说完别大喘气啊!不过什么?”兽百万着急。

金角微微叹气:“这只雪花白鹅已经被**的噬灭魔气侵蚀,几乎不可能活过今晚。”

兽百万瞪大了眼睛。

“而且你们看它到现在一路上都没怎么动过,就算是刚刚深翅膀的动作也显得弱小又无力。这就证明这只鹅体内的**魔气在肆虐,它在承受巨大的痛苦、因为疼痛而不能行动。”

独眼钟良也皱起了眉头。

只有莫不闲听到这话脸上的表情没变,他忽然伸手摸了一把雪花白鹅触感极佳的脑袋,并且向下延伸到了天鹅颈。

最后大魔头竖起一根指头戳了戳雪花白鹅的胸脯,引来雪花白鹅怒目而视。

魔头才笑起来道:

“金角说你活不过今晚,你觉得呢?”

鹅绯觉得这是无稽之谈。

虽然她现在确实是浑身无力、偶尔会感觉到骨头酸麻似的疼痛,但这只是因为她太过疲惫,怎么能空口无凭就咒她死呢?!

于是四人就看到了这只雪花白鹅毫不掩饰的甩着脖子向天翻的大白眼。

鹅绯用实际行动表示,你错了。

本鹅还能再活五百年!!

金角:“……”

当第二天的第一缕日光照在琼楼阁上的时候,还活蹦乱跳的雪花白鹅骄傲地伸出了翅膀。

“嘎——!”

看吧!就说本绯还能再活五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