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22、第22章

22、第22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第二十二章

金潭冷一张俊脸,
盯唐眠,飞扬的眉毛流露出不良少年的痞气。此刻他手中拎和身份极为不符合的外卖粥,不好惹的气质都削弱几分。

唐眠感到很意外:“你怎么来?旅行这么快就结束么?”

他一边说,
一边极为缓慢地走进房间。额头上的伤触发脑震荡,所以行动都要受限。

金潭脚步一动,
下意识想过去搀扶他,
管家派来的另外一位男佣已经先他一步去扶唐眠。

金潭讪讪伸回生疏的手,盯唐眠咬牙切齿道:“怎么?你不希望我回来?”

唐眠古怪地瞄金潭一眼。弟弟这是呛□□啦?怎么今天格外暴躁,就不知道体贴一下他这个病人么。

“没有的事。”唐眠坐到床上,掀开被子小心地躺上去,
“弟弟能来看我,我很高兴。”

为彰显他的真诚,唐眠咧开嘴冲他灿烂地笑一下,“真的开心。”

金潭脸色别扭地变变,
然后面无表情地将一直抱在怀里保温的保温饭盒放在床上折叠式小桌,
依旧是高高在上的语气:“粥,
吃不吃?”

唐眠确实有些饿。他打开保温饭盒的盖子,闻到八宝粥的甜香,
肚子顿时咕咕叫起来响应。

唐眠舀一勺吃下,
甜糯的粥不仅熨帖肚子,
还驱散几分惊险之后的恐惧。

金潭吊儿郎当地抱臂站在他床边,
看他一口一口吃下自己亲自排好长队伍才买到的粥,吊起来的眉眼不知不觉柔和几分。

怪不得唐眠身上带甜香,
原来是喜欢吃甜食啊。

视线落到唐眠额头包好几圈的伤口,
金潭脸色又变臭,他没好气地问:“你跑祠堂去干什么,顾珏喊你帮忙你就这么听他的话?你看看你为他伤成什么样子,
小乞丐一样,他有来看你吗,有给你带吃的吗!”

“小心被色迷昏头,被人卖还乐呵呵地为他数钱。”金潭又酸又妒地骂他,自己却没有察觉出语气的异样。

唐眠:!

唐眠从八宝粥里抬起脸来,苍白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小鹿眼瞪得圆溜溜的。

数落就数落,骂他老婆就不行!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唐眠气鼓鼓地顶嘴道:“他至少没有像某人故意骑摩托车吓我,嫌我脏,还把我扔在荒郊野岭。”

“你!”金潭竖起食指想反驳,但迟来的愧疚让他憋红脸也说不出一句道歉的话来,而且唐眠百般维护顾珏的样子尤其让他不爽。

看来自己在唐眠眼里就是个不学无术、惹是生非、伤害过他的混子。

混子是什么样的?

金潭一把夺过唐眠手中的勺子,顺道抢走他面前的保温桶,一起扔进床边的垃圾桶里,恶狠狠道:“别吃!”

金潭黑沉脸转身,大步踏出病房。

唐眠:……臭弟弟有那个大病病!

肚子不争气地咕咕**,唐眠低头揉揉软趴趴的肉,心疼地看眼垃圾桶里翻倒的食物,拿出手机点外卖。

哼,才不稀罕金潭的粥,他自己也可以买。

——

金潭走到医院楼下停车场,看见自己的黑色摩托车座驾,他一脚踢上去,丝毫没有之前对它的爱惜。

摩托车轰然倒地,金潭像看一坨废铁似的嫌恶地又踹一下。拿出手机,拨出摩托车改装店的号码:“我的车不要,你们拖走处理。”

电话挂断,管家的电话又进来,金潭不耐烦地按下接听键。

管家看眼时间,恭敬问道:“阿潭少爷,您什么时候来看先生呢,是路上耽搁么,需要我派人过去接您吗?”

金郁礼的病房在这家医院的vip楼,是医院最显眼豪华的一栋大楼,从机场到这里不远,按理说金潭应该两个钟头前就能到这边。

眼前浮现少年苍白的脸庞,金潭冷声道:“老子不看他,别再来找我。”

冷漠的忙音响起,vip病床内,管家顶金郁礼的凝视,额头冒出冷汗,“先生,阿潭少爷他有事来不。”

“你不用替他解释。”金郁礼冷哼一声,喉结滚动低沉出声:“逆子,我还不需要他探望。”

才说没几句话,金郁礼眉头一皱。后脑勺和双臂的疼痛又加剧。

他的头和唐眠的一样被白色的纱布包好几圈,断掉的双臂也从头到尾紧紧缠上绷带挂在脖子上。堂堂一介豪门家主被折腾成这个样子,滑稽得很。

他对头上的伤还有些印象——那是唐眠砸下来的。

双臂的伤就很莫名其妙,他不信唐眠有能耐卸他胳膊。医生查不出个所以然,猜测是他摔倒的姿势造成的伤势。

老管家看金郁礼的样子,于心不忍,他打开粥盒,恭敬道:“先生,我喂你喝点粥吧。”

金郁礼没法扬手,暴躁地拧眉道:“不用,你们都出去。”

“等等,”金郁礼忽然又叫住管家,迟疑问道:“唐眠他……伤得重么?”

老管家舒心一笑:“我刚才下去看到他已经生龙活虎,先生您日后少喝些酒吧,这么乖巧可爱的孩子失生气的话您也会无趣得很啊。”

管家贴心合上门,吩咐佣人和保镖们时刻守在外面等候吩咐。

金郁礼半坐在床上,头低垂。眼睛闭上后,他眼前又控制不住地浮现昨晚唐眠哀求他的眼神,和当初的那人如出一辙的清澈的眼神。

“……我好痛……求求你……”

“求求你,金郁礼,放过我吧……我好痛……”

同样的话,那人说出来是绝望的,而唐眠则在求生。

当年他没来得及阻止那人跳海,几个小时后只能捞上来一具冰冷的尸体。他不甘心,为什么自己苦苦追求还是得不到他的正眼相看,为什么他拱手奉上的情意要被忽视?

他以为他死就能一百么,金郁礼不会让他死得心安。

金郁礼搜遍天涯海角,终于找到他费心藏起来的孩子。

那是他留在这世间唯一的活物,他掌控不他的人生,但可以掌控他孩子的。将幼小孩童的命运掐在手里,也算是给自己的慰藉。

只是唐眠越长大越不像他,没有他的天赋也就算,性格脾气也半分不像他。想到唐眠或许更像那个抢走他的女人,金郁礼越发对唐眠没有好脸色。

可是最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唐眠身上出现他的影子。

一样的乖巧爱笑,一样的天真善良,甚至比顾珏更像他。

尤其昨晚求饶的画面,金郁礼甚至在唐眠脸上看见他的轮廓。

再把唐眠栓身边养养,会不会能养出另一个和他像极的人?就像是他们共同孕育的孩子一般。

作者有话要说:  奉上二更,这是送给单身狗们5.21的礼物!(大声)


2("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