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0 章

第 20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月明星稀,被叶知秋一路拉着爬上了村后的小山头,傅明月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老公,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呀?慢点,慢点,真的跟不上了!”

叶知秋放慢了些步子,手上一个用力把人直接拉到了山顶,目光遥遥的看向不远处那孤零零的一个坟冢,像是小刺猬褪去了所有的尖刺,语气平静又温和,“月月,我带你来见见我妈妈。”

天很黑,只有手电筒照亮的一小段路,傅明月听着山上鬼哭狼嚎一般的风小心翼翼的抓紧了他的大手,另一只手也不安的拽着他的袖子,这里……是真的好吓人。

“不怕,这座山上只有我妈妈。”叶知秋放慢了步子,伸手揽住了小姑娘的肩膀扶着她一路从陡峭又凹凸不平的山路上走过去,安静的跪在了那没有墓碑的坟冢前。

傅明月也默默在他身边跪了下来,地上的石子和沙土隔着轻薄的裙子硌得她膝盖生疼,小姑娘握着拳头一动不动的忍耐着,并没有打扰他缅怀母亲。

“月月,我恨他,我特别特别恨他,我也恨我自己。如果没有我们,我妈妈的人生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傅明月没有说话,安静的聆听着他要讲述的故事,叶知秋跪坐在她身旁,任记忆穿梭回那些绝望的岁月。

“我妈妈本来不属于这里,她和你一样是北城人,我们之前住的房子就是她的家,她是我外公外婆的独生女,后来考中了首都的大学,却在坐火车去哪里的路上被人**卖到了这里,那一年,她才十八岁。

是那个男人买下了她,不顾父母反对的花了家里所有积蓄买下了她,不仅仅是他,很多男人都想要买这样一个识文断字的漂亮的媳妇儿,只不过他出得价格更高一些罢了。

她哭着求那个男人放过他,承诺给他双倍的钱,求他放她走,可那个禽兽没有,他强占了她,哪怕明知道那是犯罪,他还是强迫了她,把她关在一个小小的房间里,绑住手脚的一次又一次强迫她。

她逃了,可刚刚逃到一半就被同村的人抓了回来,如果不是她当时怀了大姐,或许那个男人真的会打断她的腿继续关着她。

我姐出生后,因为是个女孩差点被拿去溺死,是我妈死死的守着甚至不惜绝食,这才磨得他心软,答应了留下我姐,但没过两个月她就又怀上了孩子。

她带着我姐逃,可还没出村子就因为孩子的哭声被抓了回去,被他活生生的打到了流产,大出血又高烧了好几天差点一命呜呼。

那之后那个男人怕了,对她好了一点,也对我姐有了点感情,后来她怀上了我哥,因为她身子不好,那个男人出去打了一段时间的工,她也终于找到了机会再逃走,结果报了警却被警察送回了这里。

结果你猜得到的,她被打断了双腿,我哥出生后,她虽然能走路,可都是一瘸一拐的,阴雨天腿都会疼得下不来床。

后来,她说她认命了,可其实她没有,生下我甚至也只是她为了让那个男人放松警惕的招数而已,她把他从山坡上推了下去,就是这个小山坡,可那个禽兽没死,只是断了腿,成了个要靠拐杖行走的跛子。

那之后人前他是人,可人后他是魔鬼,他把所有的不如意都发泄在我们身上,打姐姐,打哥哥,打我,还有我妈妈,她护着我们,护得自己遍体鳞伤。

我姐说那个时候的我应该还不到两岁,可我到现在都记得那个时候那个男人把她压在床上一次一次的强迫她,她就冲着我笑,含着眼泪的笑。

我妈从小就告诉我们这个地方的人都是魔鬼,这里是地狱,外面的世界和这里不一样一定要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可那个男人每听到她说一次就打她一次,折磨她一次,可即使遍体鳞伤她还是要这么和我们说。

她真的被他折磨了一辈子,浑身上下都是被他用拐杖打出来的青青紫紫,我姐说在我之后其实她还有过两个孩子,都是被那个禽兽活活折腾掉的。

她到死都在嘱咐我们要离开这里,让我们有一天送她回家。可那个男人在她弥留之际都不肯全了她的心愿,最后是我哥拿着菜刀逼退了那些要送她去下葬的人,带着我和大姐自己挖了坑把她葬在了这里。

这里能远远的看着北城,让她再等一等,等我们有能力了就送她回家。

可你知道吗?我和我哥走出去用的是我姐的**钱,她把自己嫁给了一个老光棍给我们换了离开这里的路费,而代价就是她……被绑在了这里一辈子。

你知道我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吗?

哈……因为她的故事整个村里都知道,在她之后被卖到这里的女孩都能看到这样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告诉她们要认命不能跑,甚至我小的时候那些婆姨还让我回去劝她,说那个男人是村里最俊俏的小伙子,她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说好不好笑?

我不想,因为她对,她没错,可为什么没错的人要过得那么苦,**该死,禽兽该死,拐卖人口的人贩子也该死,这些帮凶都该死!

可现在我有能力了,我怎么为她讨回公道啊?送那个男人进局子吗?连证据都没有,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了啊!”

叶知秋自嘲的笑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指着山坡下那一片片明灭的灯火,“你看看啊,这里多脏啊!而我身上也流着那个男人的脏血,月月,你看看我,看看我是不是心也是黑的,我想绑着你啊,这么久了,我什么都不敢和你说,我怕你不要我,想一直瞒着你,留住你,可和我们沾边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别说了,别说了!”傅明月泣不成声的跪直了身子把他抱进了怀里,“都过去了,现在不再是那个年代了,也再没有人能随便的买卖妇女了,叶知秋,你很棒,你做了很多你妈妈会为你骄傲的事,你和那个男人不一样!”

叶知秋哽咽着摇头,“不是的,不是的,没用的!我姐那么好的一个人,喜欢的人死于非命,嫁的男人也死于非命,还有我哥,他也是警察,他救了那么多人,可他也一样,还有安安,安安我都怕养不住。月月,我们其实就不该出生的,我们的存在就是罪孽。”

“不是,你不是,你是我爱的人。”傅明月把他的头按在自己的怀里,抱得紧紧的,仿佛他是天底下最稀奇的珍宝,“叶知秋,你是你,他是他,你不能选择自己的出生,你没错,我特别好,所以不许总是妄自菲薄。”

叶知秋崩溃的泣不成声,断续的语句完全不成逻辑,“月月,会死的,真的会死的,我舍不得,舍不得你啊!”

“没事。”小姑娘含着眼泪笑着,一颗一颗亮晶晶的泪珠不听话的掉落,她却是低首捧着他的头将温暖的唇轻轻的送了上去,轻轻的浅浅的充满爱怜的一个吻,“叶知秋,生死都是命,一刻的得偿所愿也比一生的求而不得要幸福,有生之年,你好好对我,至于黄泉路上谁先到,奈何桥上等一等就是了。”

如果没有他,她的生命就结束在了十四年前,因为他,她赚了十四年,往后和他好好过一天,算她赚两天,她这么会赚钱,还怕赚不满余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