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3 章

第 23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具体的处理结果是回到北城半个月后叶知秋才告诉傅明月的,结果大快人心,却有些让人唏嘘。

李顺和两个帮凶被送进了拘留所,聚众赌博的涉黑势力黄爷也被抓捕归案,因为傅明月差点出事,傅明旭直接派了两个律师开始全程跟进案情进展,摆出了一副一定要给妹妹讨回公道的态度。

拔出萝卜带出泥,许许多多的往事也被翻了出来,这些年陆陆续续被卖进山里的女孩不在少数,一条一条线的找下去,通过一些被拐卖的妇女的提供的线索,还真的抓到了两个猖獗的犯罪团伙,又顺藤摸瓜的找到了许多失踪人口。

很多年轻的女孩被解救了出来,只是都在心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而还有更多上了年纪的妇女选择了留下,自愿的模糊了残酷的真相。

闭塞的大山消磨掉了他们的青春,儿女牵绊住了他们的脚步,虽然知道那是犯罪,可他们已经不能逃离,或者说不愿逃离了。

因为叶知秋母亲的缘故,两个人都对这件事格外的关注,可看着许许多多的资料,而最让人心痛的是很多受害者也成了帮凶。

出人意料的,傅明月还是给那个小村庄修了路,又捐了一大笔钱给帮助被拐卖妇女的基金会,并请求警察光明正大的带回了叶知秋母亲的遗骨。

那里生他养他,却也误他,她用这一笔钱替他了了牵绊,往后他也不必再被过去的一切苦苦纠缠着不得解脱。

时隔二十多年,叶知秋才知道他母亲的名字——白露,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白露,虽然落在了污淖里却仍旧清澈的一滴露珠,她为自己努力到了最后一刻。

回到北城,一切都回到了正轨,叶知秋忙着打击犯罪,傅明月忙着赚钱养家,安安被送去了幼儿园,这一个温暖的小家又开始完美的运转起来,平静又幸福。

一大早,看着日历上终于到来的那个画着爱心的日子,傅明月起了个大早用心的准备了起来,是了,今天她就要把自己包装成最可爱的小礼物送给他!

没错,他们到现在真的还是盖着棉被纯聊天的关系,从夏凉被换成了蚕丝被又换成了棉被,所以她现在严重怀疑……他可能被憋坏了。

叶知秋不喜欢她吗?那必然不可能!这一点她相当有信心。

可他为什么一点都不急色呢?她不够美吗?

想到这里傅明月对着镜子又转了个圈,肤白貌美,胸大腰细,她腿还又长又直,他明明对她也不是没反应,可怎么就是在那种死去活来的亲亲之后就不再进一步了呢?

虽然她爱他爱到可以接受他各种不完美,但……如果可以,她还是希望他们的生活再完美一点的,所以……就不要怪她不矜持了,这种时候不能矜持!

“叶队,还不走吗?”

“这就走。”叶知秋将桌面的文件摆放好,看了一眼手表,看到指向十一的时针轻叹了一口气,拿了外套走出了办公室。

坐在车里,看着几乎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的街道和路边那昏黄的路灯,叶知秋久违的有些茫然。

他知道此刻的家里她大概会准备上一大桌他喜欢的饭菜,还会买上一个大蛋糕,大抵还会给他准备上一份珍贵的礼物,可……他好像和这一切格格不入。

庆祝生日,是因为那个人的出生倍受期待值得被纪念,而他显然不是,那样的一份厚爱他自然也没有资格接受。

掐着时间进门,果然房间里静悄悄的,客厅的风虽然还亮着,好像他们都已经睡下了。

这一刻,叶知秋也不知是该哭该笑。虽然他没想过生日,可说没有一点期待却也是假的,果然啊,得到了就不珍惜了,从前她还会等他,如今啊……不说也罢。

轻手轻脚的上了楼,因为怕打扰她睡觉,叶知秋去了大洗手间洗漱,草草的冲了一个澡换上了她选的睡衣,小心翼翼的推开了门。

“主人,你怎么才回来啊?”

看着坐在满床玫瑰花瓣上摇晃着酒杯的小姑娘,叶知秋瞬间看直了眼,而后有些慌乱的连眨了眨,实在是不知道眼睛该往哪里放,一双手紧握成拳放在身侧,掌心满是湿热的汗。

“主人,是兔兔不好看吗?”傅明月将酒杯放在床头,白嫩嫩的小脚踩在酒红色的地毯上,轻盈又顽皮的一步一步的逼近了过来,脖子上的小巧的铃铛叮当作响,那一点清脆震得叶知秋心里有些发慌,一股热流涌上四肢百骸,那一张俊脸红得仿佛是喝醉了一般,“月月,你别闹。”

黑色的性感睡裙,毛绒绒的白色兔耳朵,还有娇声娇气的那一声“主人”,简直就是男人都拒绝不了的诱惑,她再这样,他可真的不能保证自己的自制力能够让他再一次急刹车了。

看着他那害羞又紧张的模样,傅明月又逼近了些,一进一退的将人逼到了一旁的沙发上,跨坐在他的腿上,挑着他的下巴轻吻了一下他的唇,而后食指微微下移又轻轻戳了戳他的喉结,“老公,兔兔不可爱吗?你怎么都不看人家呢?”

“月月,我们再等等好不好?”叶知秋紧紧的圈着她的后腰,面对这样一个胡乱点火的小妖精实在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他还没研究过这种事,也还不知道怎么能让她舒服,都说女孩子第一次会疼,她又娇气,他真怕横冲直撞的会给她留下什么阴影。

记忆中,那个男人的狞笑和母亲的痛苦就是他对这件事全部的记忆,虽然知道相爱的他们不会那样,可他爱月月,他真的不想因为他的生理需求去让她难受,一丁点都不想。

等等,还等等,再等棉被又该换回夏凉被了。

傅明月难言的目光缓缓下移,同情的拍了拍叶知秋的背,“老公,你放心,就算你年纪大,不行了,我也不会嫌弃你的,但你不要讳疾忌医啊!我真的觉得你还可以挣扎一下的~”

“我行。”被质疑了能力又被嫌弃年纪大,还被她蹭出了一身火的叶知秋咬牙切齿道。

“真的吗?”傅明月坏笑着,又扭了扭纤细的腰肢,甜软的声音轻快明媚仿佛带着小勾子勾得人心肝儿直颤,“那你证明给我看啊!”

这一次,那克制了很久的男人也终于不再压抑自己的欲望,毫不犹豫的把那只总是拱火又不负责熄灭的小兔子直接扛了起来,这种无法无天的小坏蛋就要警察叔叔来收拾!

虽然他还没研究好如何给他的小妻子一场完美的□□,可其实因为彼此深爱着,那些无师自通的本能就是最恰到好处的温柔。

云销雨霁,风月常新。

疲惫的小姑娘斜靠在被子上,酒红色的睡裙黏在腿边,慵懒的垂着眼,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再看看仍旧生龙活虎的给她打水擦洗的叶知秋,气忍不住鼓鼓的抓过他的手臂来轻咬了一口,“大骗子!你分明什么都会!”

真的太过分了!说是怕她不舒服,说和她一起慢慢探索,可结果呢!

都是套路!

叶知秋看着手臂上秀气清浅的小牙印,忍不住得意的俯身又亲了亲她,“月月,对你,我都能无师自通。”

简单的收拾过后,两个人相拥而眠,在意识逐渐模糊的边缘,叶知秋听到了她小小声的一句话,“我爱你。”

他的生日不值得快乐,但被她爱着值得,轻轻收紧手臂,他在心中无声的念了一遍又一遍那最动听的三个字。

我爱你,我很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