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7 章

第 27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把最后一个喝高了在他的副驾上狼哭鬼号了一整首《青藏高原》的小李送回家后,叶知秋揉了揉耳朵,终于有了回家的勇气。

“你去喝酒了吗?”傅明月伸着小脑袋凑到他身边,像只小狗一样的闻了闻,不满的皱了皱鼻子,“你喝了多少啊?好大的酒味啊!”

“我没喝。”叶知秋把外套挂好,换了鞋子进屋倒了一杯水,“是那几个臭小子喝多了,我开车把他们都送回去,就染了一身,我先去洗澡。”

“好吧”傅明月踮起脚轻亲了一下他的侧颜,“不喝酒的乖宝宝,这是奖励你的,行了,你先去洗澡,我去给安安检查作业。”

叶知秋自然的揽住了她的腰身,轻轻的回吻了过去,“谢谢老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个男人也会用“老婆”这么肉麻的称谓,可傅明月还是觉得他这一声老婆喊得格外好听,好心情的哼着轻快的调子上了楼。

看着她的背影和那蹁跹飞舞的睡裙裙摆,叶知秋在客厅愣愣的伫立了许久才轻叹一声的提起了步子。

大概因为明天是周末,从安安房间回来的小姑娘锁上了门倒是格外的热情,直接跑过来挂在他身上用一个绵长又热烈的吻堵回了叶知秋原本想要问的一切,“老公,明天我们休息~”

“月月,我有话……唔……”叶知秋稳稳托着挂在自己身上的小姑娘刚想要开口,却又被她灵巧的小舌撬开了牙关一路攻城掠地,见他还要说话,傅明月轻蹙了蹙眉头,惩罚一般的轻咬了一下他的唇瓣,“和我亲热的时候不许想其他事!”

“月月,你爱我吗?”叶知秋目光灼灼,眼中的炽热几乎可以把人融化。

“你说呢?”傅明月扶着他的肩膀微微的拉了一段距离,潋滟的桃花眼微微上挑,眼波流转风流妩媚,“人家都把自己送给你了,我爱不爱你呀~”

叶知秋看着她这妖精一般的模样,喉头微动,英挺的眉目间痴迷又带了清明,近乎哀求一般的开口,“月月,说爱我,说爱我,好不好?”

“好,我爱你。”傅明月灵活的直接将人扑在了床上,撑着下巴伏在了他的身上,纤细的小腿顽皮的晃动着,伸出了细白的手指点了点他微白的唇,轻轻的啄了一下,“还需要我继续证明吗?”

见他怔然的看着自己,又勾唇一笑用食指勾着他的浴袍带子轻轻挑开,俯身吻上了他的额头,一路顺着眉眼落在他的唇边,近乎呢喃的开口,“你是上天给我的礼物,我怎么舍得不爱你。”

大概是叶知秋真的染了酒意,又大抵今天的傅明月也因为傅明旭的事受到了些刺激,今天的两个人比平日里都要更加疯狂,迫切的感受着彼此的存在,那紧紧的相拥仿佛是要证明些什么。

相爱的两个人像是缠在一起的藤和树紧紧的交织着,小姑娘的眼中波光粼粼,被他诱着哄着一遍遍的用曲折婉转的调子说着“我爱你”。

叶知秋红着眼要了她一次又一次,仿佛明天就是世界末日一般的紧紧把她圈在在怀中,半点都舍不得放开,反反复复的低低的喊着她的名字,“月月……月月。”

娇软沙哑的浅吟低唱结束,大汗淋漓的两个人疲惫的躺在松软的地毯上喘着粗气,傅明月翻了个身委屈的拉着他的手放在了小腹上,“你得给我揉揉,都把我弄疼了,你怎么那么凶啊!”

叶知秋爱怜的亲了一下她的后颈,温热的大手熨烫开了她的疼痛,见她眉目舒展开才起身去浴室放了水,又加了小姑娘喜欢的玫瑰精油和花瓣,回来抱了小姑娘一起泡了进去。

泡进水里,傅明月舒服的叹喟了一声,枕着叶知秋的肩膀放松的闭上了眼。

“月月,你当初为什么会喜欢我啊?”叶知秋把玩着她微湿的头发,满心缱绻又忐忑的开口问道。

傅明月慵懒的拨弄了一下沾在了锁骨上的红艳艳的花瓣,“因为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啊!”

救命之恩,以身相许。

听到这一句,叶知秋的心瞬间沉了下去,又努力平静的追问道,“那如果我没有救过你,你还会喜欢我吗?”

“不会。”傅明月毫不避讳的直言,张开那双妩媚动人的桃花眼看了过来,眸子里还有未散尽的春色,声音娇软,“可你就是救了我呀。”

“那如果救你的是别人呢?你也会爱上他吗?”叶知秋的笑意有些破碎,却仍旧不死心的追问道。

“会吧!”傅明月见他表情僵硬,撑起手臂侧过了身子,伸出小手戳了戳他的胸口,“不过,大醋坛子,你和你自己吃什么醋啊,你看看现在,我人都是你的了,你倒是开始纠结起这些没用的了。”

叶知秋抓住了她的小手安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半晌才轻叹了一声“水凉了”起身迈出了浴缸去给傅明月拿浴巾。

躺回床上,魇足的傅明月很快睡了过去,而叶知秋虽然疲惫可闭上眼却酝酿不出半点睡意,借着微弱的月光看着她的睡颜出神。

她爱的其实从来都不是他,只是那个救了她的人,他曾以为他所有的悲哀都能够结束在从前,往后的余生,他有着一个人炽热的偏爱也能活成他羡慕的样子,可直到这一刻他才发现,这一点的甜都是他偷来的。

难怪她对安安那么好,他曾经所感动的爱屋及乌真的是爱屋及乌,而他……其实也只是那附带的一只小乌鸦吧!

有些人生来就是天之骄子一生顺遂万事顺意,还有些人生来就注定了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求而不得,得而复失。

他不敢相信也不愿相信她真的只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替身,更不愿相信他这用尽了所有勇气的爱意到头来只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笑话。

可他更怕的是像傅远说的那样,她是被刺激到下意识的模糊了事情的真相,饮鸩止渴一般的放任着自己越陷越深。

他确实可以继续的扮演哥哥,将错就错的相安无事,可如果有一天她突然发现他不是她要找的那个人,她的世界会不会塌?

从六岁就在向往的人啊!为了那个只有一面的幻影,她不停的跳级,她一个人小小年纪远走他乡,她用十五年异于常人的努力只是为了靠近哥哥,那是她全部的精神寄托。

如果这一场梦可以一梦一生,他愿意忍着心痛做好哥哥的替身哄她一辈子,陪她活在一场美梦里,相互的骗着,若是骗上了一辈子,便也该成了真了。

可如果不能呢?

月月的心理问题很严重,这件事他其实一直都知道,儿时的地震创伤后遗症,青春期目睹白澄死亡的二次刺激,她虽然良好的扮演着所有的角色,叛逆的女儿,妖精一般的妻子,慈爱的母亲,冷静理智的管理者,乖巧的妹妹,可每一种巨大性格差异的背后都无形的证明着问题的存在。

人的心是一个很微妙的东西,而月月的心像是一个千疮百孔的花瓶,脆弱得不堪一击,她如果知道了她认错了人,背叛了那个她爱得痴狂的人,知道了她这么多年的等待都是一场空,那她又该怎么办呢?

这是一个死结,把他们紧紧的绑在了孤立无援的悬崖边,拥抱她还是放开她好像都是错,又好像都是他唯一的选择。

月月,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