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37 章

第 37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原本以为是会纠结得一夜无眠,然而思考思考人生傅明月竟然就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脑海中最后的想法是她果然还是不适合思考人生研究哲学。

然而她睡得香,被她赶走的叶知秋却是一夜无眠,既怕逼得太紧惹恼了她,又期待她能听进去他的话重新考虑一下他们的关系,连疲惫极了打个盹儿都是跟在她身后求而不得的噩梦,折腾得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

自从傅明月月份大了之后,叶知秋就不大让她过来医院了,这里人来人往的怕磕碰了她,还有大概就是不想让她看到安安那越发不好的模样。

虽然如此,但每周她还是会抽一整天来陪安安,安安也会努力的养好精神来继续黏她,没有人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他们能做的都只是把握好今天。

看到了生命本身的脆弱,傅明月隐隐约约的感受到了些什么,在早熟的安安支开了叶知秋偷偷的求她替他好好爱爸爸的时候好像突然就释然了。

她有点不想再为难自己了,也不想再刻意的去给自己设置什么底线,人生苦短,她应该活得再随性一点,跳出那个什么在不在一起的圈子,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不得不说,这样的傅明月拉住了那个快要被现实折磨到崩溃的男人,她偶尔的一点小亲近和恰到好处的小作,有效的缓解了叶知秋一心放在安安病情上的焦虑,让他紧绷的神经能够有一瞬间的放松。

医生给安安的诊断越发的不好,甚至已经不止一次的告诉叶知秋要做好心理准备,可要准备什么呢?准备失去安安吗?

那种要眼睁睁的看着身边人离开真的太过残忍,他一边祈祷着奇迹的发生,可另一边他又也不得不开始努力的替安安去实现心愿,生怕他留下任何遗憾。

安安想要去动物园,他就一手抱着被包成球的安安,一手扶在傅明月的腰后,带着他们慢慢的走走看看,比起其他人的欢声笑语,他们逛得很安静,安安没有兴奋的力气,而傅明月也没有过多的精力,明明是一家人的踏青春游,可莫名沉重得和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抱睡着的安安的回去后,叶知秋看着自己肩膀上的那一小片氤氲开的血迹,轻轻用手指揩去了他鼻子下已经干掉的血迹,那只骨节分明的大手都在微微的颤抖。

傅明月抬手轻轻的握了上去,“会好的,我已经让人联系了更多专家过来会诊,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么发达,一定会好的。”

叶知秋茫然的看向她,“真的还有机会吗?”

“有。”傅明月笃定道。

她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拿不到的,她要的人也没有留不住的。

一波一波的医生看过了安安的病历,一套一套方案被提出来又被否决,每听到一个可能被掐灭,两个人的心都不由自主的沉重几分,一次一次的燃起希望,再一次一次的失望,她能见到他眼中一点点暗淡下去的光。

背着叶知秋,傅明月去做了脐带血的检查,按照她的身体情况,低血糖,低血压,还有贫血,为了她和宁宁的安全不论是医生还是叶知秋都一口咬定不同意她做这种高风险的检测。

手心手背都是肉,叶知秋疼安安,可也做不到为了一个可能拿傅明月和宁宁去赌,安安和宁宁本质上来说是堂兄妹,点位完全吻合的概率并没有特别大,为了那样的可能去让她去冒这样的风险,他真的做不到。

拿到结果的那一天,傅明月不知该哭该笑,安安和宁宁的全部点位都是吻合的,好像是上天在绝望的尽头突然给了他们一束光,宁宁的脐带血可以救安安,好像是奇迹一般的结果,可拿着另一份产检结果,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宁宁的发育并不是太好,比起同月龄的孩子要小上一大圈,各种数据指标也都在合格线上浮动,按照安安的情况,他等不到宁宁正常出生,而宁宁不符合提前剖腹产的指标。

这就好像是把两个孩子放在了天平的两端,选择安安就要用宁宁的命去赌,选择宁宁,安安就没了活路。

按照后果的严重性来说,他们或许应该赌一把,毕竟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可就感情来说,她没办法不偏心宁宁,那是在她的身体里一点点长大的孩子,身上流淌着她的血,和她共享血脉和呼吸,她为宁宁那么辛苦,怎么可能没有情感的倾斜呢?

她心疼安安,她也愿意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倾尽全力的去救他,可她不是圣母,没办法大义凛然的去舍己为人。

傅明月犹豫了许久,默默将那份检测报告放进了抽屉,紧紧的锁了起来。

辗转反侧的一整夜,早晨起来,顶着淡青色的黑眼圈,傅明月忍不住打开了抽屉,将那一份报告拿出来放在了客厅的桌子上。

她做不出这个选择,安安喊她一声妈妈,那么信任依赖她,她没办法心安理得的断送了他的生路,那就把一切都交给他吧,他是安安和宁宁的爸爸,让他来端这碗水,做这个选择,比谁都合适。

看着那一纸报告单,叶知秋沉默了许久,可哪怕知道了这个结果,他的答案仍旧没有改变,这个险他不能让傅明月和宁宁去冒。

他承认刚刚看到结果的一瞬间,他感觉奇迹砸在了他们的头上,可冷静下来,他就发现这或许不是奇迹而是一场诛心的选择,安安和宁宁,还有她,他必须要有所取舍。

按照正常逻辑,他或许应该选安安,毕竟他等不起,可宁宁不是一个工具,她是个活生生的人,和安安一样的人,而傅明月更是没有理由为他承担这样的风险,他爱她是想她过的好,而不是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为自己牺牲。

还有就是……他舍不得,安安重要,她和宁宁也一样重要。

这个结果,傅明月很满意,无关其他,只是单纯的满意他选择了自己,在他最在意的安安和她之间他选择了她。

没错,她就是这样的幼稚又自私,就是要她身边的人能够不分红皂白毫不犹豫的选择她,这样的叶知秋打破了她最后的顾虑,让她总算可以下定决心的再给他一次机会。

安安的病情还在恶化,叶知秋甚至接来了叶菲和非要跟着一起来的叶父,而傅明月也自觉的避开了几人不再过去医院,她真的见不得安安那痛苦的样子,也实在是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安安。

有了叶菲,叶知秋总算能脱得开身好好的顾一顾傅明月,小姑娘自从怀孕之后也是没过过一天舒服日子,人家有了宝宝能健健康康的长点肉,可她却是瘦得越发厉害,只一个肚子高高的挺着,苍白的小脸却是越发的尖了。

照着食谱给她炖上了加了补气补血药材的鸡汤,又将买过了的小笼包重新的热过,叶知秋才轻手轻脚的推开了卧室的门,半跪在她的床头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月月,起床吧,吃点东西再睡。”

“我好困。”傅明月轻哼一声半眯着眼,动了动不大舒服的腰,睁眼看了看叶知秋又立刻抱着枕头歪头睡去,那疲惫显而易见。

她现在精力不济的厉害,整个人都恹恹的的不太愿动,每天都困倦得睁不开眼,上一次他陪她去产检的时候也问过了医生,只不过她这样的情况除了让她好好修养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

被他连哄又抱的叫起来喂饱,又带着出去楼下的花园里散了散步,傅明月一回家就躺在了沙发上不肯动弹,哼哼唧唧的喊腿疼,叶知秋看着她那快要肿成萝卜的小腿默默的坐在了沙发旁的地毯上一下一下的给她揉捏起来。

心疼她,真的好心疼她,想要多对她好一点,想要多分担一点,可他好像又真的为她做不了什么。

看着她喝了大半碗鸡汤,又靠在沙发上昏昏欲睡,叶知秋轻手轻脚的将人抱回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将头贴在了她的肚子上,“宁宁,替爸爸心疼一下妈妈吧,不要再让她难受了。”

小家伙轻轻的动了一下,仿佛是在回应他的话一般,宁宁的小脚丫轻轻的踢在了他的脸颊上,力气小小的,比起以往温柔了许多,好像真的听懂了他的期望。

叶知秋默默的躺在她的身边温柔的圈住了她的腰身,享受着这一家三口片刻的宁静,小姑娘也自然的钻进了他的怀里,枕着他的手臂背对着他紧紧的贴在了他的胸前,汲取着让自己安心的气息。

叶知秋轻轻的落了一个吻在她的发顶,温暖的大手护在她的腰间。这是他的小家,是他失而复得的珍宝,怀里的人是他的妻子和小女儿,是他想要用尽全力去保护小世界。

给爱踢被子的小姑娘把被子拉好,又去另一间房将和安安一起选给宁宁的小裙子整理好,叶知秋算着她睡醒的时间把食材放进锅里定好了时,这才拎着收拾好的垃圾袋下楼,准备去医院看安安。

自从被叶父偶然知道了宁宁的配型和安安完全吻合,施加给叶知秋的压力就没有小过,先是叶父摆出那副大家长的样子理直气壮的要求,后是叶菲带他回忆过去打感情牌,最后是余姚从首都赶来跪下哭求。

所有人都觉得他应该让宁宁提前出生来救安安,甚至叶父还理直气壮说安安是长孙,不论如何都要救,而宁宁一个丫头就算是不要也没什么,反正他们还年轻,以后再生个儿子也是一样。

可凭什么呢?安安的命是命,宁宁的难道就不是吗?他的宁宁才六个多月,才刚刚记住他的声音,会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翻身,还会和他玩儿捉迷藏,他的宁宁是个那么可爱又调皮的小姑娘,她凭什么被牺牲?

他或许是个不该存在的人,他背负着那些肮脏的原罪,可宁宁不是,宁宁是他们的小宝贝,是他和月月爱情的结晶,她是干干净净的值得这世上最好的一切的小天使。他都还没好好的弥补这个被他亏欠了那么多的小家伙,他怎么可能舍得拿她去赌呢?

他爱安安,那是他亲手拉扯大的孩子,如果能救他,他一命换一命都愿意,可他更不可能牺牲宁宁,那是他的亲生骨肉,是他和月月的宝宝,是他看着一点点长大的孩子,她的成长过程他都有参与,感情上终究是不一样的。

他对安安始于责任,而对宁宁那一腔父爱是本能,他对安安是相依为命的积累出的爱怜和在意,而宁宁是他从一开始就寄予了所有期待的圆满。

他的心偏了,可人的心本来就是偏的,他在二十八岁那年开始学着去做父亲,可后来他才明白对那个心爱的人为你孕育的孩子,所有的一切都是无师自通。

想给她买最漂亮的小裙子,想给她买她妈妈小时候也会喜欢的洋娃娃,会把她黑乎乎的小照片别在手机背后,会留心所有与她相关的信息,甚至一辆婴儿车,他都总怕会有任何一处不好让宁宁坐得不舒服,好像恨不得把所有的一切都给她,那种感觉……很奇妙。

把月月和宁宁一起抱在怀里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他会为了他娇弱的妻子和女儿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勇敢的男人,为他们撑起一片天空来。

那些来自于家人的压力,被他努力的挡在了她的世界之外,哪怕愧疚一生,他都不想再一次去伤害自己最爱的人。

月月狠不下心,如果他也狠不下,那就是两个人一起痛苦,索性他一个人来背负这所有的为难。

这一次他认命,也听天由命,上天想要把安安留给他们,就一定会让他等到宁宁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