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5. 第 5 章

5. 第 5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有了和安安的第一次见面,接下来的每一天傅明月几乎都会来医院陪安安,有时候会带一束漂亮的满天星,有时候是一个小玩具或是一本插画故事书。

“姐姐,你明天还会来看安安吗?”安安吃着傅明月剥开放到手心的开心果期待的等待着她的承诺。

“会啊,只要你想,我每天都会来。”傅明月捏了捏安安的小脸蛋,心疼的摸了摸他光秃秃的小脑袋。

安安其实比小时候的她更可怜,至少六岁前,她都很幸福,六岁后,她还有哥哥,而安安到现在为止,他的生命里都是等待。

叶知秋忙,安安很多时候都是好心的护士们在你帮一把我帮一把的照顾,从他们那里,她真的能听到很多不为人知的辛酸。

安安以前不是这样孤独的,他的隔壁床有一个很温和的小哥哥,他会教安安认字,会给安安将田间地头的轶闻趣事,那时候的安安是有朋友的。

邻床男孩的父母都是在北市打工的外乡人,为了给儿子治病甚至卖掉了老家的房子和地,可因为一直找不到合适的配型,男孩还是走了,而安安也失去了唯一的朋友。

那之后,安安每天的全部期待就是叶知秋,他睡在最中间的床位,是因为这里可以一眼就看到门口,能够第一时间看到爸爸的身影。

护士说,每一次看安安等人的目光真的都会让人很想哭,像是乖巧的小奶狗可怜兮兮的趴在门前等着一个不知归期的主人,永远用尽全部的力量去期待,又一次一次在叶知秋转身后仍旧盯着他逐渐远去的背影。

护士的形容真的很贴切,因为她真的见过,见过他的眸子因为叶知秋的一个电话而亮起,也见过他在她走后盯着门半晌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

安安真的很懂事,懂事得让人心疼。

可她……好像更心疼她的大哥哥了,他的身上背了那么多东西,是不是也会被压得喘不过气。

“姐姐,还要。”安安吃完了傅明月剥好的开心果,拉着她的手腕摇了摇,傅明月这才回过神来,又拿了一袋核桃拿着小锤子慢慢的敲了起来。

她现在好像知道要怎么爱他了。

安安把傅明月砸好了核桃仁掰开,一半放进嘴里,一半递到了她的嘴边,“姐姐,我们一人一半。”

“好,一人一半!”傅明月配合的张嘴吃下了,突然好像想起了什么,“不过,你为什么叫我姐姐呀,都说了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你要叫阿姨啊!”

安安嘟嘴,“可是爸爸说你是漂亮姐姐啊!”

听到叶知秋夸自己漂亮,傅明月偷笑一下,也偏头凑过来和安安一起看起了动画片,“你喊我漂亮阿姨的话,明天我偷偷给你带糖。”

“漂亮阿姨~”安安果断改口,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年轻的小姐姐喜欢被喊阿姨,可只要她肯给自己偷渡糖果,叫奶奶其实也并不是不行。

傅明月陪了安安一上午,又专门打电话点了健康清淡的私房菜把小团子喂饱,看着安安睡着才脚步轻轻的离开,走之前又专门去护士台给大家订了甜品和下午茶,拜托了他们帮忙照看安安。

一觉醒来没有看到傅明月,安安失望的叹了一口气,一转头就看到了床头柜上漂亮的小蛋糕卷。

来给安安测体温的护士小姐姐看着他试探着伸出的小爪子,轻笑一声,“可以吃,是你爸爸的朋友给你买的,她说要你乖乖打针,好好吃药,她先去赚钱给你买糖了。”

安安开心的拿过了漂亮的蛋糕卷,抱着傅明月送给他的棕色小泰迪熊,满足的吃了起来,浓郁的奶油沾了满嘴,瞬间成了一只小花猫。

护士确认过体温后,帮安安倒了一杯温水后默默离开,继续忙里偷闲的回去享受他们的下午茶。

不得不说,安安爸爸的这位女朋友出手是真的阔绰,给他们买的下午茶是平时看着都肉疼的牌子,一小块蛋糕就是小一百块,可今天各种饮料甜品摆满了两张桌随便吃,也真的是大手笔啊!

坐下来,凑在一起的年轻医生和护士喝着果茶吃着甜品也忍不住八卦了起来。

“你们说那个漂亮小姐姐和安安爸爸是什么关系啊?是女朋友吧!”

“应该是,不然什么朋友能天天来看安安,还给咱们买这样的下午茶?”

“穿的都是香奶奶的当季款,包包六位数,富婆小姐姐啊,真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安安爸爸的压力应该能减轻不少。”

“女财郎貌?”

“行了,咱们也别瞎打听了,至少这几天我看他们相处得很好,安安今天还抱着小姐姐的手臂看动画片呢,能有个人陪陪安安比什么都好。”

“谁说不是呢,安安啊,真的是苦命的孩子。”

……

听到护士们的对话,张丽提着洗好的饭盒的手紧了紧,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起来,回到病房,看到握了一小半蛋糕卷吃得正欢的甜甜,她那脸色又沉了几分。

整个下午,安安抱着傅明月带来的小学习机看了许久,自己信守诺言的计算着时间,到了时间就关掉了动画片主动的看起傅明月提前下载好的幼儿课程来。

甜甜看着安安那常常能在广告上看到的学习机,也吵着要买,被心烦气躁的张丽斥责了几句哭闹了半天,见状,安安默默的抱着自己的小学习机缩进了被子里。

终于结束了手上的案子,叶知秋难得有一天是伴着落日余晖下班,想起和安安的约定,买上了全家桶,他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好好陪安安吃顿饭待上一晚。

“爸爸~”听到熟悉的脚步声,安安立刻跳下床哒哒哒的跑去开门,惊喜之情溢于言表。

叶知秋单手捞起赤着小脚的安安稳稳抱住,“怎么又不穿着就跑下来啊,地上凉,你着凉又该不舒服了。”

安安也顾不上他的碎碎念,伸手圈住了叶知秋的脖子,眷恋的把小脑袋靠在了他的肩膀上,“爸爸,安安好想你啊!”

听着他的小奶音,叶知秋的心瞬间化成了一滩水,将东西放下,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努力攀在自己身上的安安,温柔的摸了摸他的头,“安安乖,爸爸也想你。”

终于见到了叶知秋的安安是出乎意料的黏人,连吃最喜欢的肯德基都要坐在他的怀里吃,还拉了他一起看傅明月准备给他的动画片。

看着安安的新装备,叶知秋这才注意到他周围多出来的东西,精致可爱的泰迪小熊,床头上便携的榨汁杯和水果盘,床下成盒的零食,被用防撞条细心包好的床头和桌角。

一瞬间,好像有一点什么落到了心里,是温温热热的,他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感受。

“安安,你和漂亮姐姐相处得好吗?”

安安把叼着的小薯条从嘴里拿了出来,用力的点了点头,“爸爸,虽然不知道漂亮姐姐喜欢我叫她阿姨,有点怪怪的,可安安喜欢她。”

“是喜欢她,还是喜欢她给你买的玩具零食?”叶知秋也拿了一根薯条放进嘴里,等待坐在自己腿上的小团子给出答案。

“都喜欢。”安安犹豫了一下,又补充道,“爸爸,如果姐姐和玩具真的只能选一个,安安选姐姐,姐姐很喜欢你,我知道的,如果万一安安真的去天堂和小哥哥一起做天使了,我想姐姐替我陪着爸爸。”

叶知秋鼻子一酸,拿了一个鸡腿塞进了安安嘴里,“不许总胡说,安安不会离开爸爸的,不是说了等爸爸给安安讲完了故事书,安安就会好起来了吗?爸爸只有你了,所以安安要和爸爸一起努力,知道了吗?”

“我知道的。”安安乖巧点头,握着鸡腿抽了抽鼻子,偷偷的将小脑袋抵在了叶知秋的胸前。

叶知秋给吃饱了的安安擦了擦小手,又给他换了衣服抱他下楼散了一会儿步,回来给他擦洗的功夫,虚弱的安安已经睡着。

叶知秋小心的用温热的毛巾给他擦了擦小脸和光亮的小脑袋,温柔的俯身亲了亲他的额头。

安安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叶哥,我有点话想和你说。”

叶知秋准备离开的时候,张丽也快步跟了上去,正抱着妈妈手机玩的甜甜暂停了游戏,死死的盯着已经关好的门。

“有什么事吗?”叶知秋停住了步子在原地站定。

对张丽,他是极感激的,他忙起来实在顾不上安安的时候,许多事都是她帮忙的,虽然也许都只是一伸手的小忙,可她这一帮就是一年,他想给些钱酬谢,她也不肯要。

张丽回身看了一眼身后的病房,犹豫着开口,“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可能有些越界了,原本是你们一家人之间的事,可你爱人……到底还是年纪小,不太清楚怎么照顾孩子,虽然能给安安买玩具零食的哄他开心,但他们这样的孩子情况你也是知道的,健康比开心更重要。”

“她做了什么吗?”事关安安的健康问题,叶知秋的神色一下子严肃了起来。

张丽叹了一口气,“其实也都是好心吧,给安安买了平板电脑,可这孩子一看就是一天多熬心血啊,还有就是,她应该是觉得医院的营养餐不好吃,给安安点外卖,还蛋糕糖果的买给安安,我看着总觉得有些担心。”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我回去会和她说的。”果然,他就不该让一个孩子来照顾另一个孩子的。

傅明月对安安的用心他能看到,她给安安准备的零食都不是什么垃圾食品,饮料也是用水果现榨的果汁,还有床头的防撞条,连他都没想到的东西,如果真的像张丽暗示的那样说她为了讨好安安不择手段,这些细节她根本就不会注意到。

张丽的话里有多少水分他也能看到,虽然他没什么感情经历,但他不傻,张丽对他有意思他感受得到,因此他更不想欠她什么人情,只是安安这里有她帮忙他确实省心不少,有些事他也不愿意撕破脸的挑明。

傅明月倒也果然敏锐,不声不响的帮他掐灭了这朵不该有的桃花,只是她还不曾真正为人父母,对安安好的方式到底还是太幼稚了一点。

回到家里,傅明月刚好在摆放碗筷,桌上三菜一汤还在冒着热气,“你回来了,快过来吃饭吧,我算着时间做的,应该温度刚刚好。”

看着围着粉红色小围裙忙里忙外的小姑娘,叶知秋换鞋的动作顿了一顿,而后在她绵软的催促中听话的快步进门洗干净手,坐到了桌前。

“你尝尝这个,这个汤是我的拿手菜,可好喝了。”傅明月说着盛了一碗汤放在了叶知秋的手边,“嗯,对了,安安会对什么过敏吗?要是不会,我打算明天也熬一锅鸡汤给他,医院的营养餐不好吃,我感觉他好像都没什么胃口。”

“不用了,让他吃医院的营养餐就好。”叶知秋将刚刚端起的汤放回了桌子上,“要是忙的话,你也不用总去看他。”

傅明月筷子上的红烧肉掉进了碗里,抬头直直的看向叶知秋的眼睛,“什么意思?是谁和你说了什么吗?”

“没什么,就是突然感觉太麻烦你了。”叶知秋避开了她清亮的目光,夹了一筷子青菜给她岔开了话题,“你做得青菜挺好吃的,你多吃一点。”

骗人!他刚刚根本就没有吃青菜,他刚刚分明只吃了三块肉和两口凉菜,所以……敷衍她就说明一定是有人说了什么或者出了什么事。

“是不是那个张丽说了什么?”傅明月放下筷子,一针见血的抓住了问题的根源,“她对你有意思,所以我和她说了我们结婚的事情,但我没和安安说任何不该说的,如果你是因为这个生气,那我道歉。”

叶知秋也默默放下了筷子,“我没生气,我也很感激你对安安的关心,但安安的身体状况和正常小朋友不一样,所以我还是觉得把他交给更专业的人来照顾比较好。”

“借口!”傅明月讽刺的勾了勾唇,“说到底肯定是那个女人和你说了什么才让你这么不信任我。我是你的妻子,是安安的妈妈,我只会比任何人都更在意他,但你信她,不信我吗?”

叶知秋听着她那突然尖锐的语气忍不住皱了皱眉,“别这样在背后说人家,不管怎么样,她都帮了我和安安不少忙。”

“所以你是信她不信我,护着她,觉得我不懂事是吗?”傅明月眼睛一红瞬间委屈起来,“可明明我才是你的妻子!你怎么能为了别的女人凶我呢!”

“我没凶你。”叶知秋实话实说,语气平静,“我只是认同她说的有些话。”

“什么话?”傅明月追问道。

叶知秋心平气和的回答道,“你不适合照顾安安。”

“你凭什么这么说!”听到这里,傅明月瞬间气炸了,他凭什么这么否认她对安安的心意和付出,在有关安安的每一件事上,她都是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他凭什么断定她不会照顾安安?

见她非要一个所以然,叶知秋只好把一条条可能存在的隐患掰开揉碎的说给她听,她倔犟,不说清楚,她定是不肯善罢甘休的。

听完这一条条,傅明月气笑了,“她就是这么和你说的吗?她是不是还说我为了讨好你讨好安安根本不在意他的身体,然后,你就都信了?”

“给安安吃的所有东西,我都提前问过医生,安安的午餐是外卖,不过是一家私房药膳,都是补身体的东西,你觉得不健康的甜点也是专门给安安定做的,减了糖更是没有添加任何对身体有害的东西,还有那个平板,那是个学习机,连着我的手机,每天他只能看两个小时的动画片和一个半小时的课,每三十分钟自动暂停,让他休息眼睛。”

傅明月将那些不为人知的用心宣之于口,一边笑着一边湿了眼眶,“叶知秋,我就算再喜欢你,我也没有那么王八蛋,会拿一个孩子的健康来邀宠。如果你觉得我就是用心不良的洪水猛兽,那好,从今往后,我都不会再去打扰安安。”

说完,傅明月红着眼回了房间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背靠着门委屈的缩成一团。

叶知秋看着面前这一桌丰盛的饭菜,再看看那紧闭的房门,起身想要敲门,可又将伸出去的手默默收了回来。

这样……也好,与其等她和安安感情越来越深,让安安在合约到期的时候承受那种撕心裂肺的分离,倒不如在现在就让他们各归各位。

傅明月对他对安安是很好,可一场荒唐的契约游戏,再多的好又怎么能当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