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5 章

第 25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余姚的出现仿佛是在水里投下了一颗石子,一点波澜过后,又变得悄无声息。傅明月一度很是好奇他到底和余姚说了什么,可叶知秋不说,她便也没有再问。

忙过了那一阵,夫妻俩倒是都有了那么一阵不太忙的时光,能够腾出时间带安安出去玩儿,嗯……其实也是某个男人假公济私的在哄老婆。

因为答应了周末要带安安去游乐园,周六傅明月就拉着两个人一起去买起了亲子装,她挣了好多小钱钱,她要给他们买东西。

“除了这个,这个,还有这个,亲子装我都要,哦,这个款式的这个颜色有点丑给我换个同款不同色吧!”傅明月拈着手里低调的**,在父子俩目瞪口呆的惊讶中开始了疯狂大采购。

营业员小姐姐笑开了花,“好的,您稍等,稍后我们就给您送货上门。”

没错,被说产品丑,然而仍旧很开心,这就是钞能力的力量。

“爸爸,你又让妈妈付钱,你这样一点也不帅!”安**了拉叶知秋的衣角小声提醒道。

叶知秋忧伤的摸了摸他的头,“我知道。”

“你得像电视剧里的帅叔叔一样为妈妈挥金如土啊!”安安又急又无奈,“你听说过一句话吗?女人喜欢两种花,有钱花,随便花,妈妈那么漂亮,爸爸你得自觉点!”

“你从哪儿听到的?”叶知秋听到他那诡异的话,开始考虑要不要断了他的电视剧时间,好好的孩子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呀!

安安振振有词,“电视剧里就是这么说的。”

好的,他决定了,以后安安不能再陪月月一起看电视剧了,动画片就是他对安安最后的疼爱。

在见识过了傅明月的消费水平后,叶知秋已经有些放弃挣扎了,因为他的挣扎真的没有意义,他们的存款数量级都不一样,真的没有可比性。

所以他们约定好了,正常的家用交给他,而提升生活水平的奢侈品类和并不必要的东西他也不会阻止她买,找好这个平衡点,他的软饭也吃得很香。

走过三楼一家内衣店时,傅明月的目光突然顿了一顿,悄悄的凑到了叶知秋身边,“老公,我们把安安送去玩具城待一会儿,我们去买点有意思的东西吧!”

她想做的事,叶知秋一惯纵容,然而……当被她拉着走进内衣店的时候,他还是四肢僵硬,目光空虚,时时刻刻准备着落荒而逃。

“老公,你自然点,这不都是你天天见的东西吗?”傅明月挽着他的手臂,随手拿起了一件黑色蕾丝的细带内衣在他眼前晃了晃,“好不好看?”

叶知秋慌乱的避开眼,“月月,你……你自己选。”

傅明月坏笑,又拿了一脸半透明的乳白色内衣出来,“再看看这个吧,这个是在前面解扣的,好脱,你喜不喜欢?”

“都好看,都好看,你喜欢就好。”叶知秋的脸红得完全不能看,像是煮熟了的虾子,这些衣服他看上一眼都能想到穿在她身上会是什么销魂模样,他……会有反应的!

“不能我喜欢,要你喜欢呀,毕竟……”傅明月轻轻踮起脚,食指轻轻的在他胸口画着圈圈,语气魅惑,“都要你来解开是不是?”

叶知秋舔了舔干涩的唇,“月月,别闹了。”

傅明月把选好的两件内衣塞进他手里,“你好好选啊,弄坏了我那么多内衣,可都是要赔的,今天选不出来十件,晚上我就去陪安安睡。选得好,我……任你处置~”

握着手机烫手的山芋,叶知秋把心一横,招呼来了一旁偷笑的售货员小姐姐,“您好,能麻烦您帮我按这个尺码选几件穿起来会比较舒服的内衣吗?”说完又弱弱的补充了一句,“最好……别太复杂。”

不然弄坏了,他又要来赔衣服了!

让他替自己选内衣,傅明月也投桃报李的替他选了起来,拿过自己心仪的到他面前,“怎么样?你喜欢吗?”

“可以。”叶知秋胡乱点头,只想要和她一起尽快选完然后逃离这个让人尴尬的境地。

傅明月拿着短裤在他腰间比量了一下,摇了摇头,认真的开口,“老公,我觉得这个尺码好像不太行,太小了,你穿这个会难受吧?”说完又去找了营业员小姐姐,“麻烦给我再拿大一码……嗯……大两码的也拿吧,每个花色两条,谢谢。”

感受到旁边人投过来的视线,叶知秋微微侧了侧身,快速的捂住了小姑娘还要说些什么的嘴,将人往收银台前带,“月月,可以了,安安该等急了,我们回家吧!”

调戏了一通帅老公,傅明月心情大好,被他揽着肩膀走出店门时还在故意逗他,“老公,刚刚店里还有好东西呢,你就不想再看看吗?”

“你要是喜欢,我们……上网买吧,这种东西……还挺私密的。”叶知秋回了回头有些犹豫。

“哈哈哈哈……逗你的!瞧你那傻样儿,这种商场光天化日的怎么会卖那种东西。”傅明月正笑着,一抬头笑容立刻凝固在了脸上。

“月月。”

见到傅明月,正在扶梯口妆容精致的女人立刻轻喊出声小跑着过来,傅明月攥紧了叶知秋的衣角,一动不动的轻轻的应了一声,“妈。”

妈?妈!

叶知秋惊了一瞬,立刻将扶在她肩膀上的手放了下来,将手里的袋子往身后藏了藏,正了正神色,礼貌开口,“阿姨好。”

他不太会和长辈相处,也习惯了自己为自己做决定的想法,再加上又知道月月家里对他们的事情并不赞同,所以月月没有说要带他见家长,他也没有主动提起,可真的面对她的家长时,他实在有些手足无措。

“妈,这是我丈夫。”傅明月紧紧的挽住了叶知秋的手臂,用实际行动说明了他们的关系,摆出了一副他们无法被分离的架势。

“你好。”钱莹冲着叶知秋轻点了点头,对傅明月的说法不置可否,又换了话题问道,“过几天你爸爸过生日,你们会回来吧?”

“我过几天会去国外出差,应该回不去。”傅明月面不改色的扯起了谎。

钱莹听出了她的抗拒,迅速转变了态度,“月月,结了婚总要带姑爷回去给家里人看看的,让你爸爸见了人安了心,你们往后的日子也更好过不是?而且今年你哥哥也要带未婚妻回来,你这个妹妹不在,也不像样子啊!小叶,你说是不是?”

叶知秋听出了些她话中的言外之意,随意的轻应了声,并没有接话,只是将担忧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知道了,我会回去的。公司里还有点事,我们就先走了。”傅明月拉着叶知秋从她面前头也不回的离开,那毫不眷恋的生疏中叶知秋能感受到她掌心的微微颤抖。

钱莹还想要说什么,可看着傅明月冰冷又绝情的背影,只得摇了摇头叹息一声。

都说父母和子女间没有隔夜的仇,可他们之间的结,十五年了,都还没有解开。

有些事,傅明月从来都没有打算瞒他。

入夜,洗过澡从浴室出来,就看到小姑娘安安静静的靠在床头,拿着安安的相册在翻看,见他过来傅明月才合上了相册把它放在了一边,灼灼的目光看向叶知秋,“今天,是不是感觉我很过分?”

“你应该是有你的理由吧!”叶知秋扶着床边在她身侧坐了下来,拿过了那一本记录着他们一家三口甜蜜瞬间的相册翻了几页,温柔开口,“会爱一个陌生孩子的人,一定更爱她的家人。”

“我恨他们,真的。”傅明月平静的开口,可叶知秋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她平静外表之下的不平静,“那今天为什么还答应了回去?”

“因为我哥。”提起傅明旭,小姑娘的眼中有了丝丝缕缕温和的光,“我恨我爸我妈,但我不恨我哥,他是我在那个家里唯一爱的人,所以我不能对他的事不闻不问。”

“想把你的不快乐分我一半吗?”叶知秋向着她的方向又挪了挪,拉住了她的小手。

傅明月轻笑一声,靠进了他的怀里,“没什么不能说的,只不过我已经不难过了。

你别看我爸现在是北城首富,可其实以前我们家也很穷,他和我妈带着我哥在外面打工,把我扔在老家,那时候我也是像安安等你那样的一直等他们,每一次他们走的时候我都哭得特别惨。

我爸啊就和我说我乖乖的,他们再回来的时候就给我买漂亮的娃娃,我那个时候应该只有两三岁吧,他们没把哄我的话当成一回事,可其实我一直记得,我就等着他们兑现承诺,可后面三年他们开始做小生意过年都没回来,所以直到我们闹翻我都没得到那一个廉价的公主娃娃。

你记得玩具城的那一面娃娃墙吗?那是我哥哥长大后专门给我定制的,那个承诺他记得,记了很多年,可我长大了,再也不是那个想要娃娃的小女孩了,错过的,再多的东西都弥补不回来。

可你知道吗?我其实一直都知道他们偏爱我哥,从小我奶奶就和我说男孩是一个家的根,就是比女娃金贵,可我一点都不嫉妒,因为我哥值得,他特别好,这个家里他最疼我,给我带糖,用零用钱给我买文具,教我识字,告诉我女孩子也一样的宝贝,也是家里的小公主。

我对我爸我妈失望是因为我六岁那年经历的那一场地震,当时房子摇得特别厉害,一直有沙土往下掉,我其实当时就在我爸身边,可他推开了我去抱了我哥,只告诉我自己跑,可我……吓得腿软摔了一跤,看着倒下了的房子只来得及抱头蹲下。

在我最后的记忆里,是我哥在哭喊着要找我,可他们因为怕余震抱着我哥离开了那里,而我……一个人被埋了两天两夜。

我害怕到哭昏过去,再醒来的时候周围是一片漆黑,周围都是腥臭的血腥味,还有老鼠吱吱叫,贴着我的脚腕擦过去,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是他们放弃了我,所以我永不原谅,他们生养我一场,我用百分之十的公司分红去报答,恩怨两清,从此傅明月就是傅明月,再也不去祈求谁的垂怜。”

叶知秋心疼的亲了亲她的发顶,“月月,都过去了,不想了,不想了。”

“没什么啊,你知道人死过一次就看开了,我对他们没有期待就不会期待了,我就不难过了。他们觉得女孩子不值钱,那我就自己宝贝自己。你看我现在,我过得也很好不是吗?

叶知秋,我想明白了,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比我自己更爱自己,人生苦短,我可不能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所以你得对我好,要是有一天你也让我伤心了,我也不会再要你了,知道了吗?”傅明月揉了揉他的脸,凶巴巴的恐吓道。

叶知秋将怀中小小的一团紧紧的抱住,一声轻叹,“我怎么舍得啊!”

她是只被伤害过的小刺猬,被迫的竖起了尖锐的刺去保护自己,可却把柔软的小肚皮露出给他,他又怎么舍得借着她的偏爱去刺伤她呢?

只可惜,这一刻的叶知秋还不知道,他就是那一把将小姑娘残忍穿心的利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