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鹅还能苟

鹅还能苟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当那些黑色的仿佛拥有实质的魔气向着她张牙舞爪蜂拥而来的时候,被强迫性拉到湖面上的司云绯大脑有有相当一段时间的空白。

实在是不能怪她太震惊,任谁在生活从养老和谐模式瞬间切换为惊悚恐怖模式的时候,都不可能马上接受的。

司云绯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一个具有修仙特色的噩梦。

直到那仿佛鞭挞着骨肉、撕裂着神魂的疼痛传递到她的大脑,司云绯才猛地回神,看着面前那个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俊美模样、几乎面目全非的可怖的“人”,司云绯终于没忍住骂了一句。

“嘎!”

艹!!

她设想过无数魔尊爱好养宠物的原因、也设想过许多自己无法寿终正寝非正常死亡的可能,但这种发展,她是真是万万没想到。

从这个面目全非的大魔头身上扑过来的黑色气息越来越多、司云绯也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疼痛无力,在惊恐的感觉和心跳到达一定程度的时候,她终于开始疯狂大力的挣扎起来。

虽说司云绯很嫌弃现在的鹅身、并且在内心深处认为自己不可能寿终正寝,但真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司云绯还是想再苟一苟的。

她积攒九世功德不容易啊,上辈子就是横死了,这辈子还没到一个月就再死一回,换谁谁愿意呢?

更何况在疯狂挣扎的也不止她一个。

在这个仿佛一下子失去了声音与光明的漆黑冰冷的湖面上,除了落在水中的大魔头之外,那些被他挥挥手就全部抓过来的灵兽们,这个时候也在疯狂的挣扎着。

司云绯还看到了那只被她暴打过后就绕着她走的赤阳大公鸡。它被黑色的像是密密麻麻的线一样的气息缠绕着,整只鸡的羽毛都被湖水沾湿、从眼神到肢体都表达着极致惊恐的情绪,然而它还在试图昂着脖子喷出火焰。

可惜,那小火苗刚出鸡嘴就被黑色的魔气给吞噬了。

而赤阳鸡绝不是大魔头珍兽园里最厉害的灵兽,司云绯看到了一只浑身雪白的鹿。

这只鹿身形健硕、鹿角茂盛就像是最漂亮的枯树叉子,在这漆黑的夜中它的鹿角散发着莹莹的白色光芒,不断和那些包围着它的黑色的气息互相对抗着。

在最开始的时候,白色的荧光很盛,消磨了大片大片黑色的气。

但显然这头白鹿具有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和那个正在发狂的魔头相比,白色的荧光没持续多久就显得暗淡了。

被这大魔头抓过来的珍兽园的灵兽加上她总共九只。另外八只都在各显神通的反抗,然后,反抗失败。

司云绯挣扎的翅膀和黄色的脚丫子逐渐停下:“……”

算了还是摆烂吧。

苟不起,除非出现奇迹,大魔王突然原地暴毙,她们这被抓的九只没一个能活下来的。

然后司鹅云绯就开始躺平,然后她惊奇地发现,一旦选择躺平,就连那死活拽着她的黑色魔气好像都变得不那么疯狂、连疼痛都小了很多的样子。

司云绯:“……???”

躺平的雪花白鹅眨了眨她的黑豆眼睛,一边忍受着疼痛一边向着周围看去,还真的发现越挣扎的厉害的家伙好像那黑色的气息缠绕的越紧越多。

司云绯:“……”

“嘎。”

嘿。

这就有点意思了不是。

然后浮在水面上的雪花白鹅就试探着放松身体稍稍地往后蹬了一下脚丫子。

她的身体竟然真的向后移了几厘米!

不过小动作也到此为止了,在她向后移动的时候,那原本松了一些的黑色魔气瞬间又绷紧。甚至还向前把她拉扯了十几厘米。

司云绯:“……”呵呵。

行吧。

看起来是真逃不掉了。

但就算是死,她也要拉个垫背的!!

只见雪花白鹅又放松了身体等待魔气松一点,然后在感觉疼痛可以忍受、身体也能动的时候,她竟然猛地向前冲了。

因为这和其他灵兽想要逃离的截然相反的动作,那束缚着她的黑色的气息甚至都好像有点懵地顿了一下。

只是魔气并没有思想,顿了那么一下那数不清的黑色的“丝线”就再次把这只雪花白鹅缠绕了起来,然后本能的拖向了漆黑的原点——那个紧闭着双眼、脸上脖子上手臂上全都是血色咒文的“魔头”。

当司云绯被拉扯到大魔头对面的时候,哪怕周围漆黑无声,她也看到了大魔头紧闭的双眼、在血红色仿佛扭曲能够活动的咒文下浑身紧绷的身体和暴起的青筋。

他显然处于一种非常痛苦、挣扎的状态中,那样子甚至比被他的黑色魔气抓住的灵兽们还要痛苦万分。

司云绯甚至觉得她好像听见了大魔头牙齿咬得咯吱作响的声音。

她浮在湖水之上,看着这个痛苦狼狈又恐怖的男人。

“……嘎。”

你好像也挺惨的。

明明是个狩猎者。

不过,就算惨也没用,作为一只即将挂掉的、更惨的鹅,还是得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

这个时候那只六阶的大公鸡早已经垂下了脑袋奄奄一息就像一只死鸡,而那只最厉害的白鹿也再也无法释放出一丝莹白色的光芒。

如果有其他人在这里的话一定会惊奇司云绯这只雪花白鹅的生命力,在其他八只高阶灵兽都仿佛生机尽失的时候,这只鹅竟然还能动。

司云绯不光能动,她还能举起翅膀呢。

虽说本质上他们这些在珍兽园中的灵兽全都是魔尊“饲养的宠物”,饲主抓住了它们、喂养了它们,就有对它们生杀予夺的权利。

但是,在濒死之前的挣扎和反抗,也是所有生命的本能。

人杀鸡杀不好还会被鸡啄了眼珠子。

魔头杀鹅,还是她这只攒了九辈子功德的大好鹅,总也得付出点什么不是吗?

于是,当兽百万、金角和独眼钟良合力冲破了魔尊设置的珍兽园禁制、把目光投向湖中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在湖中心在努力和自己体内魔气对抗的莫不闲。

而第二眼,他们就看到了那只在魔尊面前高高举起白色翅膀的白色大鹅。

兽百万一声卧槽还没说出口,那只白色大鹅就已经猛地把翅膀挥了下去,狠狠地扇在了紧闭着双眼的魔尊脸上。

啪啦。

兽百万:“啊……啊啊阿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那只大白鹅在干什么!它在干什么?!它是不是在打我老大的脸!!”

没有人回答他,因为无论是见多识广的独眼管家还是有着特殊力量的金角天马,在这个时候内心的震惊绝不比正在疯狂尖叫和跳脚的蠢猫兽王少。

然而湖中打了魔尊脸的大白鹅还没有停下她愤怒地攻击。

一巴掌怎么能泄她横死之恨?

至少也要把这家伙打成个猪头!

于是湖中的大鹅举起了两只翅膀。

一左一右左右开扇。

啪!

兽百万:“啊!!”

啪啪!

兽百万:“啊啊啊!!!”

啪啪啪啪啪!

兽百万:“啊啊啊啊啊你们两个谁也别拦我让我过去杀了那只鹅!!”

“那是我老大的俊脸!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够那样打他的脸——”

“鹅更不行!!!”

司云绯在疯狂泄愤的时候好像听到了点气急败坏的吼声。

但谁在乎呢?

反正她也要死了,临死前她要扇个痛快!!

当雪花白鹅的大翅膀第十次狠狠地扇到那紧闭着双眼的“人魔”的脸上的时候。

有一道金色的光芒出现在大白鹅的羽翅之尖,在触碰到男人的面颊的瞬间,直接划破了男人的脸颊。

而那紧紧缠绕在这人魔身上的血红色咒文,也被金光划出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紧闭的双眼陡然睁开。

浸染了双眼的赤红不甘愿地消散,露出了血色下漆黑深邃的瞳。

四目相对。

高举着翅膀的雪花白鹅浑身僵硬。

“……嘎。”

又尴尬了不是。

为什么她现在还没挂?!

大魔头你的魔气还行不行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