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12. 第12章

12. 第12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第十二章

金郁礼没有进来和顾珏打招呼,只在舞蹈房门外站了五分钟左右。如果不是因为顾珏有敏锐的直觉,他根本不可能注意到金郁礼的存在。

三十分钟后,跳舞跳到近乎麻木的顾珏发现金潭也来看他了。这俩父子真是如出一辙。

金潭站在门外,盯着里面跳舞的男人看,神色癫狂。半分钟后,他转身离开。

金潭离开后,顾珏发现自己可以停下来了。他一秒钟也不想在舞蹈室多待,拿起保温杯走回卧室的淋浴间。

冷水从头顶浇下,顾珏闭眼仰头,白皙如玉的双手从脸上缓缓滑下。

他现在确定,他身上的桎梏和金郁礼、金潭两人有关。只要和他们近距离接触,他就会被抽去体力,而且还要当一个柔弱不堪的废物美人。

他不喜欢芭蕾舞,也不喜欢白玫瑰,更不喜欢当一个用美色来诱惑男人、依靠男人生活的废物。

他究竟是谁。

顾珏百思不得其解。

他关了花洒,擦干净身体,随意地拿毛巾擦了下头发就裹了浴巾走出浴室。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打开手机登录外网搜索双重人格的各种最新病例研究。

手机突然跳出信号提醒。

顾珏眼睑微动,不动声色地收了手机。捞来电视遥控器,打开电视,做出看电视屏幕的舒适姿态。

视线从屏幕上微微下滑,他看到电视柜下方存放影碟的小隔板上有一个闪动的小红点。

他被监视了。

——

外面阳光舒适,温度适宜,还有美人跳舞,唐眠不知不觉在椅子上睡着了。

一辆黑色豪车经庄园管家的授意从外面驶了进来,车开过枫林道,带动的风吹动晾得半干的床单。柔软干净的布料蹭过唐眠的脸蛋,向后面飘去。

殷兰抬手,向司机道:“慢些。”

车速放缓,殷兰透过后视镜看到了在白色床单中若隐若现的唐眠。少年侧着趴在椅子上睡觉,脸颊被太阳晒得微微有些发红,红润的嘴巴不安分地嘟了嘟。

这个小少年怎么会在这儿,他不是顾珏的朋友么,他因为顾珏混进来了?

殷兰与金郁礼还算相熟。他早年是月色最骚最红的头牌,和金郁礼的许多酒肉朋友都有过或长或短的情缘,自然在一些场合上和金郁礼有接触。金郁礼倒没有碰过他,金郁礼不喜欢风骚的这款。殷兰爬从底层爬混了几年,近两年争到了月色的掌控权。月色的大头业务——给这些权贵们输送情人的工作就是由他负责把关的。

殷兰给金郁礼送过几个合他口味的男生,金郁礼对他态度还算友好。

管家将殷兰带进金郁礼的书房,泡好茶水。

殷兰坐在会客的沙发上翘着兰花指,端起茶杯小抿了一口茶,书桌后面的金郁礼才放下手中的文件,问他:“我这茶味道如何?”

“殷兰是俗人,不懂品茶。”他视线随意扫过办公桌后面墙上挂着的芭蕾舞鞋,转而对金郁礼笑容灿烂:“但我喝得出钱的味儿。”

金郁礼自觉和庸俗的人没什么话好聊,他打开抽屉,拿出一张卡,推过去,“顾珏欠你的钱。”

“哟!金董对小美人真好!”殷兰连忙放下茶杯,快步走过去捧着卡,笑得心花怒放。他随后想到这原本就是自己借出去的钱,笑容一敛,艳丽的脸上闪过精明的神色,“可是金董,之前您设局猎美人,我也帮着费了好些功夫的,您是不是该对我聊表谢意啊?”

“那里面有两千万。”金郁礼隔空指了指卡,道:“六百万是顾珏欠你的,剩下一千四百万是顾珏的赎身费和给你的感谢费。”

“金董大方。”殷兰满意地将卡放进口袋里,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我来的路上在庄园里看到一个乖巧漂亮的小美人,那也是金董最近猎来的么?”

金郁礼偏头看向他,“美人?”

殷兰点点头:“对,十八九岁的男孩,黑发朱唇,明眸皓齿的美人。”

金郁礼想起了唐眠。整个庄园里符合殷兰描述的男生,只有他了。

金郁礼说:“我养的小玩意。”

殷兰不太懂金郁礼的意思。怪他在这个圈子里浸淫太久了,现在听到“养”都会自动联系到“包养”。但唐眠过于干净了,不像是被金郁礼凌虐过的人。

他想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对唐眠那么在意,但还是试探着问:“月色喜欢这种乖巧类型的客人挺多,金董您哪天不想要他了,和我说一声,我来捡走?”

金郁礼瞬间拧眉,面色笼着不悦,冷声道:“我当儿子养的。”

虽然以前养得不怎么上心,但是他以后会尽量对唐眠好一点,不至于让他被外人误解成少爷。

殷兰瞪大了眼睛,一秒后收起惊讶,低头道歉:“抱歉金董,是我眼拙了。”

殷兰回去的时候特意吩咐司机往原来走的那条道开,可惜唐眠已经不在了。

顾珏那边出了事,唐眠跟在管家后面了解情况呢。

将近傍晚时分,顾珏头疼,他找佣人拿了舒缓神经的香薰蜡烛,放房间里点好后便去床上休息了。许是睡觉的时候被子滑落,不小心被香薰蜡烛点着了。顾珏醒来的时候,房间里都着火了,呛鼻的烟味激活了天花板上的烟雾报警器。

人没受伤,因为火苗燃起的第一时间,天花板上就降水下来灭了火,只是房间遭了大殃:家电全都进水了,衣服被子等物品也全都湿了。

金郁礼指使佣人给顾珏披上外衣,另外让管家带人进去搬顾珏的物品。

顾珏坚持这场火灾因他不小心才发生,他要自己进去搬东西,金郁礼看他坚决的样子也就没阻拦。

唐眠在金家从来都是当佣人使的,所以他自告奋勇也进去的时候没有人觉得意外。唐眠和一个女佣一起把顾珏衣柜里的衣服拿出来,这些都是上午金郁礼派人送过来的各品牌最新款男装,都还带着吊牌呢。

顾珏和其他一位男佣则去搬电视柜下面的书和碟片。

顾珏整理出来一叠碟片,传给男佣,男佣再放到外面去。还剩下电视柜左边的碟片没有清出来,顾珏弯腰,伸手进去抱起来一大摞。碟片通通拿了出来,与此同时,将电视柜隔板上粘着的一个纽扣大小黑红的小东西带了出来。

那东西掉在了地上,旁边的女佣捡起来看了看,它还在一闪一闪发着红光。

唐眠听到女佣的吸气声,转头望过去。

“好像是微型监控摄像头。”女佣小声对大家说。

唐眠:!

有人监视他老婆!这是戒备森严的金家庄园,哪会让什么阿猫阿狗自由出入并且进到主楼来安装监控!在这里,金郁礼权力最大,唐眠第一个怀疑的对象就是他。

管家也下意识看了金郁礼一眼,走过去拿起女佣手里的摄像头,一脸严肃不解道:“金家怎么会出现这个东西?顾珏先生——”

他转头看顾珏,发现顾珏脸色十分苍白,睫毛和嘴唇都在发颤。

顾珏盯着那颗摄像头,神情恍惚,不断嗫嚅道:“是谁在监控我……谁在监控我……这里也不安全吗……”

唐眠听着心都碎了。他好想上去抱抱他,可是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他迈步的阻碍。顾珏睫毛每颤动一下,唐眠就抠自己手心一下,手掌心一片通红。

“阿珏,你放心,金家是最安全的。”金郁礼温声安慰他,但似乎没起什么作用。

他想了想,又说:“你在这儿放心住就好,我会叫最专业的团队过来排查你的房间,保证每个角落都不会放过。”

顾珏这才有了些反应,他回神过来,脆弱的眼眸看向金郁礼,“我之前在A国曾经被人监视过,不仅一次。金叔叔,您可不可以让排查人员定期来检查,我害怕。”

他原地转了一下,表情焦虑,接着道:“可以再留一套设备给我吗,我学过,自己也可以排查的。”

金郁礼能怎么办,安抚顾珏要紧,他当然只能应好。

因突发起火一事,金家的晚餐时间推迟到了晚上八点钟,比平时晚一个钟头。

金潭没来,晚饭照样吃。反正以前金潭就经常缺席家族宴席,唐眠不奇怪。

金郁礼让唐眠坐到金潭的位置倒是超乎他的意料。

金郁礼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看见他的存在了,让他在金家当一个透明人不好么。

唐眠挪到金郁礼身旁的座位,表现得受宠若惊,诚惶诚恐。

金郁礼用公筷给顾珏夹了一块糖醋排骨,叮嘱道:“吃多点。”

唐眠盯着他的筷子,心想要是自己把金潭这个渣攻攻略下来,没人刺激金郁礼,那他这层人皮会披到什么时候。

然而他的眼神落在金郁礼眼里成了羡慕和对父爱的渴望,金郁礼心念一动,筷子一转,给唐眠也夹了一块排骨,不甚熟练地说:“阿眠你也多吃点肉,现在是长身体的关键期。”

唐眠惊愕抬头,筷子掉了。

这突然袭来的爹味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