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上头的皇帝陛下 八月薇妮 > 第 11 章

第 11 章

小说:

上头的皇帝陛下

作者:

八月薇妮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9-20

一瞬间过于震惊,楚直在朝堂上戛然止住。

虽然早就有所准备,料到辛野裳未必就在东都这边,但如今所料成真,她却竟是西川之人,这却实在又超出了楚直的预期。

在看遍了奉恩所送的备选秀女图画后,楚直失望之余,怀着一丝侥幸,想她兴许是在东都之外,可再远也不至于就飞出东平皇朝去。

不料她非但不在东平,而且在西川,且是在西都后宫。

这实在叫楚直叹为观止,他岂会想到,自己瞬间离魂,竟能关山千里?

群臣这边虽觉着皇叔停的突兀,但却不敢打扰,只当他是暂时地停顿而已。

辛野裳却道:“咦,你看出来了?”她也随之打量了一番周围,一笑:“这的确是在西都皇城内,我是今日才到的。”

西都的使者催的很急,他们不得不提早启程,奉国主之命,容均天亲自相送,今日他们才进宫觐见完毕,容均天被安置在馆驿之中,辛野裳自然进了后宫。

早在下定决心之时她已经做足了豁出一切的准备,但真正置身于此,仍是忍不住恍然无措。

随她同行的,是当天在温泉山庄的春桃,原来那日春桃被甩出去后,只是晕厥而并无性命之忧,她毕竟是服侍容时晴的身边人,知根知底,忠心且又谨慎,所以容均天还是叫她贴身伺候。

辛野裳不愿意让春桃看出自己的不安,她不想在这时候露出一点犹豫怯懦,这样的话,容均天势必会知道,且更加担心自己,她绝不会让自己成为容均天的累赘。

在这种矛盾的心情之下,她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楚直。

这些日子她刻意不去想楚直,而只是虔心学些贵族女子的规矩之类,她虽然也是出身名门,但武将之家的门风,跟王府还是大不相同的,需要恶补的自然也有许多。

为尽善尽美不露马脚,辛野裳丝毫不敢怠慢。

这简直比她习武还要令人疲惫,往往忙的身心俱疲,倒在床上便沉沉睡去。

如此倒也好,她没有时间再去想别的,比如容时晴,比如楚直,比如她自己的家人。

那日长兄辛重光去寻她,给容均天拦住,在密室之中告诉了重光他们的打算。

辛重光的脾气暴烈,又向来疼爱妹妹,哪里肯答应。

身为武将,他愿意立即提刀跟敌寇拼个你死我活,也不肯把自己的妹妹推出去。

但正因为是将门之子,辛重光却又清楚辛野裳替代容时晴这一举动的意义所在。

毕竟当初,在决定容时晴要去西都之时,他也是极力反对过,但容时晴亲自出面解释。

其实道理谁都懂,不管他们多能征善战,足智多谋都好,以现在襄城的兵力跟西都比,那也只是一个以卵击石。

而且,襄城毕竟也是西川京内,国主有令,岂能不尊?

难道真的要揭竿而起?那可是大逆不道。

容均天都能舍弃容时晴了,如今轮到辛野裳,难道他就舍不得了?

何况,现在容时晴已经遭遇不测!他又怎能在这时候背弃容均天?

自从老将军弃世,辛重光再也不曾流过泪,可是此刻他流了泪。

“我答应过父亲,会好生照料小裳,这样决定,比挖我的心都难受。”辛重光站在门口,含泪垂首。

?容均天眼角泛红:“长兄为父,我岂会不知道?”

这句“长兄为父”对他两人自然都适用,辛重光想起容时晴,又想想自家妹子,别过脸去,忍泪道:“就算我肯舍得,那你叫我如何跟母亲交代。”

容均天叹息:“我所担忧者只有你而已,至于夫人,回头你同她说明便知。”迎着辛重光不解的目光,他解释道:“辛夫人一向深明大义,纵然她心中千般不舍,也绝不会阻止。”

确实给容均天料中了,辛母得知消息后,久久不曾言语。

辛重光在跟前跪了一个时辰,辛夫人才起身将他扶起:“裳儿主动请缨前往,我心甚是安慰,她从小便不同于寻常闺阁中人,若不是女儿身,早跟你一起上阵杀敌出生入死去了。此番她替代郡主去西都,又何尝不是一次出征?她背后便是襄城跟整个西川。”

辛重光极为意外:“母亲!”

辛夫人道:“东平皇朝虎视眈眈,一直不忘侵吞西川,而国主一直忌惮襄城跟世子,此番若不献郡女而起刀兵战祸,东平必定会趁虚而入。到时候就不仅仅是襄城一处受灾了,此时纵然有千万不满,也应以大局为重。难得裳儿深明大义,你我自该成全她这番忠烈之心。”

“母亲……”辛重光这才明白容均天那番话的意思,泪涌如泉,顿时又跪了下去。

——“皇叔?”

大概是楚直这“静默”的时间有点长,在他对面的司徒大人忍不住唤了声。

楚直转头,淡淡地看了对方一眼,并未搭腔。

司徒顿时噤若寒蝉。

楚直暗中深深呼吸,方道:“各位若有主张,亦可上书。此事改日再议。皇上。”他转头看向皇帝。

皇帝心里还记挂着方才他们说的那个镇国公主,闻言忙道:“若无他事,今日退朝。”

楚直缓步向外走去,身后文武百官缓缓跟上,且走且商议时局,也有人看着皇叔那端直孤冷的背影,只当他是高傲依旧,目无下尘。

可谁也不知道,此刻的皇叔正神游于他们刚才提起的西川皇宫。

楚直打量自己身上衣着,一袭川锦精致非凡:“你好像不太高兴。”

辛野裳道:“你又如何知道?”

“无礼,”楚直一笑:“怎么不叫阿叔了?”

忽然此刻,殿前台阶上一名内侍匆匆而至,他越过众人向着楚直跪倒:“参见监国。”

楚直瞥了眼:“何事。”

内侍道:“方才翼城有消息来,说是南越派使者前来称臣求和。”

楚直扬眉,却又淡淡道:“进内禀报去吧。”

内侍起身向内跟皇帝报信,而在楚直身旁的朝臣们自然也都听见了,有几个素为心腹的靠前,道:“这可是大利之事,南越若是求和,西川便孤掌难鸣了。”

也有的阿谀道:“难道这便是监国方才所说南越跟西川必有变故?监国真有先见之明!”

楚直仍是一言不发,而在“必有变故”的西川,辛野裳在桌边坐下,少女以手捧腮,喃喃唤道:“阿叔……”

倘若有一面镜子,楚直会发现她的目光略显朦胧,这一声唤,像是自言自语。

他拂袖,冷傲地从群臣之中走开,一边却微笑对这少女道:“既然你叫我一声阿叔,有什么心烦的事情,只管跟我说知,或许我能替你开解一二。”

他的脸好像也被一双柔嫩的小手这么捧着,这种感觉太无法形容了。

辛野裳沉默了会儿,突然说:“阿叔,你生得……什么模样?”

楚直诧异:“嗯?为何问这个?”

辛野裳道:“因为我想知道。你不是知道我是什么样子么?我也想知道你的相貌。”

她还带着容时晴给她画的那半张人像,上次,她有一种冲动想要把这画像给楚直看看,话到嘴边又改变了主意。

她如今可不是单纯的辛野裳了,而且“阿叔”的身份又如此神秘。她不敢冒险。

虽然对于楚直,她有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可又不敢相信他真的是自己起先做梦时候的那个人……也许还有一份好奇,所以想知道他的相貌。

楚直呵地笑了声。

他的丹青是一流,要画自己的样貌,不在话下。

可当初不知她是西川人,又仗着世人不敢直呼他的字,所以才把“希正”二字告诉了她,真真后悔。

东平跟西川势若水火,她又在西川后宫,万一知道了他的相貌再叫别人看出来……岂不等于把他的命送给别人手心里攥着了么?

幸而如今这女孩子并不知道他在离魂之时,会跟她“生死与共”这件事。

楚直一想到这个,暗暗捏了把汗。

另一边,皇叔在上轿子之时,奉恩躬身过来低低道:“主公,听说南越女王此次派使者前来,随行的还有几名南越的美女。”

楚直没工夫在意这些,只淡淡地嗯了声。

这边辛野裳因只听见他干笑,自己便摇摇头道:“你不乐意倒也没什么,何况就算你愿意,我也看不着啊。”她当然不晓得楚直的丹青妙笔,而且她也不可能再找到第二个容时晴那样的闺中密友,来帮自己画图了。

楚直暗暗地松了口气,决定先发制人地“兴师问罪”:“你先前为何不告诉我,你要进西川宫中?”

辛野裳哼道:“我难道什么都要跟你说么?”

楚直道:“原来小丫头是不相信阿叔。”

辛野裳听他如此自称,才抿嘴一笑:“你也未必相信我呀。我只知道你的名字……是个商贾,谁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万一你是个坏人……”

“你所说的坏人是怎样的?”楚直突然问。

“什么怎样?”

“所谓坏人,不是一概而论,假如甲为了救乙的性命,抢了丙的东西,对于丙来说他自然是个坏人,但对于甲而言,却是他的救命恩人,不是么?”

辛野裳呆了会儿:“这是诡辩。纵然他救了乙的性命,也仍是犯了王法,他可以不是坏人,但却是个罪犯。”

楚直差点大笑出声:“你这不是诡辩?”

“当然不是。”辛野裳很自信地回答,又问:“阿叔打了这样的比方,难道你是会为了甲而去劫掠丙的乙?”

楚直坦然道:“不仅是我,世人无非如此,谁无身不由己的时候?”

这“身不由己”四个字,让辛野裳心头一动,她歪头想了会儿,轻轻一叹。

楚直趁机道:“小丫头,你如此愀然不乐,是因为进了宫中的原因么?你这般不谙世事的少女,哪里知道宫廷的诡谲之处,难怪会不高兴,既然如此不快,为什么非得留在这里?”

辛野裳道:“你方才不是说了么?身不由己。”

楚直扬眉:“你倒是很听阿叔的话,那阿叔索性再给你四个字。”

“什么?”

“事在人为。”

辛野裳一笑:“那要怎么‘为’呢?”

楚直道:“离开这樊笼就是,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

楚直自小就是在宫廷长大,很知道宫中的可怕之处,他担心这女孩子会遭遇不测,所以想先唆使她离开,只要辛野裳想走,他当然会鼎力相助,毕竟东平皇朝也自有许多细作混迹西川,要调动行事,不在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