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11. 第 11 章

11. 第 11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云腾被收购,傅明月的事业版图又扩大了不少,云腾这个人狂是狂,不然也不会用自己的名字注册商标还做了公司名,但能力也是没话说,一个富二代和家里闹翻自己创业一手打造这相当有潜力的公司,能力实在是没话说。

傅明月虽然放心的把公司交给了云腾,不过有些该走程序还是要走,和壮壮妈妈打了个招呼,傅明月在安安午睡的时候回了公司。

一觉醒来没看到傅明月,安安虽然有些失望,但还是懂事的按照她的嘱咐乖乖的跟着壮壮妈妈一起下楼运动晒太阳。

壮壮一边担忧着会被晒黑一边欢快的加入了游戏的行列,而安安兴致不高,玩了一会儿就坐回了壮壮妈妈的身边期待的看着小花园的入口,等待着傅明月回来。

看着他那坐立不安的模样,有好信儿的奶奶拉着他的小手问出了一直想问的问题,“安安,你月月姐姐是你亲姐姐吗?我看她这一天跑前跑后的还真疼你。”

“不是”安安摇了摇头,“月月姐姐是爸爸的朋友,不过爸爸喜欢她。”

围坐在一起的几个女人相互看了一眼彼此,神色有些古怪,却是默契的岔开了话题,有些话,还真的不适合孩子听。

那小姑娘看着干干净净的,不过这作风好像还真有点问题,二十岁就说结了婚,不带戒指还和一个鳏夫走得这么近,还能送上门来给人家照顾孩子当便宜后妈,怎么看怎么不对劲。

安安没等来傅明月却是等来了意料之外的人,见叶知秋在局里天天盯着那案子盯得快要魔怔,实在看不下去的局长放了他半天假让他回家陪陪媳妇儿孩子歇一歇。

见到叶知秋,安安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爸爸”,乳燕投怀一般飞奔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叶知秋稳稳的接住他,把人捞起来单手抱着颠了颠,满意的点了点头,“是长肉了啊,你月月姐姐又给你吃什么好吃的了?”

“排骨汤,大鸡腿,还有……还有……”兴奋的安安一时想不起来中午的菜谱,吮着手指皱起了小眉头。

“还有土豆泥,白灼菜心和西红柿炒鸡蛋,还吃了香蕉和橙子,对不对?”叶知秋补上了小家伙实在想不起来的食谱,把他放进了嘴里的手指拉了出来。

安安震惊的眨眼,“爸爸,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秘密。”叶知秋把安安放在了地上,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去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儿吧,晒晒太阳动一动,能长个儿。”

安安摇了摇头,紧张的拉住了他的大手,“爸爸,安安想多和你待一会儿。”

“我不走,今天下午都在这里陪你。”叶知秋在凉亭最角落的位置上坐了下来,轻拍了一下安安的小屁股,“去吧,让爸爸看看你玩游戏有多厉害。”

安安一步三回头的走远,见他仍然坐在那里才慢慢的把心思放回了游戏上,只是一边玩儿一边还不时的看过了反复确认着叶知秋的存在。

看着跑跑跳跳的安安,叶知秋不自觉的弯起了唇角,硬朗的眉目染上了慈爱的柔和,树影摇曳,星星点点的阳光温柔的撒在斧凿刀削一般的侧颜上,英俊温润,长身玉立,实在是让人移不开眼。

虽然知道叶知秋帅,傅明月美,这金童玉女该是天生一对,但自觉发现了什么的阿姨还是觉得要坚定的捍卫道德底线,不能让他们一错再错!

听完了阿姨委婉又直白的说教,叶知秋半天都没反应过来这群年龄不一的女人们到底给他们脑补了些什么故事。

一会儿说傅明月是有夫之妇,他应该敬而远之,一会儿又说如果他们真心相爱也该在她和现任分开后再在一起。

在捋顺了一切,明白了她们彻底误会了两人的关系后,叶知秋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对两人的关系正了名,“你们误会了,她是我太太,我们已经结婚了。”

“小伙子,要真是这样,那安安怎么管她叫姐姐啊,情况我们都大抵了解了,你们知错能改善么大焉啊!”对他的说辞,阿姨显然并不相信,那小姑娘要真的是安安后妈,当爹的怎么也不可能让儿子喊姐姐啊,怎么都该是喊姨!

有一瞬间,叶知秋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再有……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做社区调节的片警为什么最怕大妈,真的是有理都说不清啊。

不过,女孩子的名声那么重要,他也不能任他们随便传傅明月的闲话,“你们真的误会了,我们真的已经结婚了,她年纪小脾气也大,之前怕她和安安相处不来,所以没有一开始就和安安说,就让他一直喊姐姐了。”

站在小树后听完了自家男人为自己正名的全过程后,傅明月满意的踩着小高跟慢悠悠的晃了过来,自然的在他身边站定挽住了他的手臂,偏着小脑袋问道,“老公,你和姐姐们在聊什么呀?”

“没什么。”叶知秋身体一僵,却没有拉开她,任她亲昵的挽着,像条没骨头的藤蔓一样将半个身子都靠在了自己的身上。

见到两个人这旁若无人的亲密,吃瓜群众们立刻闭了嘴,安安看到了傅明月也退出了游戏哒哒哒的跑了过来,“月月姐姐!”

看到安安,傅明月下意识抽回了自己的手,叶知秋也心虚的将手插进了口袋,已经看清一切的安安偷偷笑了笑,一本正经的抓着两人的手放在了一起,“爸爸,你是男人,你要主动一点啊!”

不仅两个人惊呆了,阿姨们也惊呆了,自己给自己找后妈,还嫌弃自己的爸爸对后妈不够主动,这孩子也是厉害了!

有安安助攻,傅明月也不客气,趁机把手指插进了他的指缝间主动的扣紧,调皮的用光滑细嫩的指腹在他的手背上轻轻的抚摸了两下。

如羽毛一般的抚摸落在手背上,带起淡淡的痒意,战栗着从肌肤一路痒到了心里,叶知秋下意识的扣紧了她的小手不让她继续作怪,一声“别闹”无奈中又带了几分难言的纵容。

傅明月深谙见好就收的道理,心满意足的牵住他的大手不再撩拨他。

被她握紧,叶知秋的手被烫得松了松,分明掌心的小手柔若无骨还带了几分凉意,可好像有一股滚烫的热流顺着掌心不管不顾的往他心里钻,烫得他手足无措,却又被拉扯着不得逃离。

两个人的关系被骤然揭开,还有一个总想着撮合他们甚至吃饭都要给他们安排夹菜环节的安安,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氛围,若有若无的暧昧中带了几分手足无措的尴尬。

终于挨过了一顿饭,看着天色渐暗,傅明月收拾了东西准备回家,难得他有时间陪一陪安安,她不打扰他们父子俩的二人世界。

见她要走,安安忙推了叶知秋去送她,“爸爸,天黑了,月月姐姐一个人走不安全,你得送她。”

看了一眼落日仍在的天空,再看一看医院周围车水马龙的街道,虽然不知道不安全在哪里,可叶知秋还是被安安那微不可感的小力道推了出去。

从下楼到停车场,叶知秋都和她保持着一步的距离,不远不近,一路无话,把人送到车上,也只干巴巴的吐出了一句,“慢点开,注意安全。”

看他束手束脚了一下午,傅明月也不知该哭该笑,分明就是在意她了,干什么这么扭扭捏捏遮遮掩掩呢?

如果不在意她,何必笨拙的和那些不相干的人解释他们的关系。如果不在意她,怎么会在给她夹菜的时候刚刚好夹给她的都是她喜欢的。如果不在意她,又何必跟下来只为木讷的告诉她一声“注意安全。”

在意她是对不起谁了还是丢人了?干什么这么纠结呢,还假装若无其事的样子,真别扭!

“叶知秋~”

“嗯?”

还不等叶知秋反应,领口已经被一双小手紧紧抓住,柔软温热的唇瓣轻轻的贴在了他的薄唇上,女孩身上的甜香气一个劲儿的往他鼻子里钻。

一双手扶在降到底的车窗上,喉头微动,那深茶色的眸子骤然放大,心脏砰砰砰的仿佛要跳出来一般,一时竟也忘了反应。

傅明月听着他那似是能把小鹿撞死的心跳声好心的放过了他。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呢?”叶知秋的耳朵和脖颈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粉红色,看着狡黠的笑着的小姑娘,实在是没有想到可以用什么形容词。

傅明月一本正经的念念有词,“是晚安吻啊,你不要多想。”

虽然理不直气也壮的忽悠了人,可到底还是心虚,傅明月缩了缩小脑袋打算把从车窗探出的小半个身子收回去。

叶知秋看着她的动作抬手想要替她挡一下窗上的棱角,奈何比不得她动作迅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一头撞了上去,疼得眼泪汪汪。

“没事吧?”

“疼~”傅明月瘪了瘪嘴,妩媚的桃花眼里满是波光,似是下一秒就能哭出来一般,委屈巴巴的揉着脑袋又哼唧了两声,像是受了委屈的小奶猫,看得人心软。

叶知秋伸手扶着她的头仔细看了看,又小心翼翼的摸了摸她撞到的位置,小姑娘立刻娇声娇气的喊疼。

“要不要带你去急诊看一看?”虽然按照他的经验判断应该没事,可看着她那样子,叶知秋也有几分担心,毕竟头和别的地方不一样,磕磕碰碰的容易出问题,他那一次出任务的时候撞了一下还头晕恶心了好几天,她这么娇气,怕是更严重。

傅明月抓着他的手腕又把小脑袋凑了过来,“你也亲亲我吧,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

“别拿这种事开玩笑。”叶知秋正了神色,语气一下就严肃了起来,“有哪里不舒服,我们现在就去看。”

“没开玩笑啊!晚安吻,晚安吻,你亲了我,我自然就安全了。”傅明月继续着自己的歪理邪说。

见她还有心思耍宝,叶知秋也安下了心来,伸手护着她的头把人按回了车里,“快点回家吧,到家给我发信息,我今晚在这里陪安安,如果真的哪里不舒服立刻告诉我。”似是觉得这话太过暧昧,忙又补了一句,“打急救也行。”

打急救也行,这是人能说出的话吗?被打击到的傅明月揉了揉撞疼的位置,发动了车子,毫不留情的离开了,连句再见都没有和他说。

叶知秋目送着她拉风的红色大越野离开,回过身来不自然的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在温热的夏风中摇了摇头将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甩了出去。

哪里是晚安吻,分明就是失眠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