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鹅飞鸡跳

鹅飞鸡跳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三月四日,司云绯来到这个世界成为雪花白鹅的第二天,精神抖擞。

昨晚她睡在柔软的金色芦草上听着潺潺湖水的声音、看着漫天璀璨的星辰、很是感受了一把宁静的自然之美。

她原本以为自己头一次露天席地或许会辗转难眠,又或者睡在湖边会湿寒入体被湖边的小风吹感冒什么的。但她想象的问题都没有出现,她确实是在湖边的草垛上睡了个好觉。

可见人类的适应力是无限的,就算是变成了鹅也一样。

司鹅云绯看着洒满了金色晨光的湖面精神舒缓愉快地伸了伸翅膀,觉得美好的一天就此开启,她无忧无虑、吃饱就睡、睡醒就玩的鹅生也走上了正轨。

虽说鹅名义上的主人是个大魔头、看起来十分像活不到最后的大反派的样子,但司云绯是个乐观的人儿,她觉得就算大魔头没办法活到最后,但在这随便闭个关就能几十上百年的世界里,大魔头养她十年实在是绰绰有余。

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退休养老生活吗?!

就算她只是一只不能说话的雪花白鹅,能吃能睡能玩儿,也绝对走上了许多人都羡慕不来的人生巅峰了。

很好!接下来她就要开始愉快的退休鹅生了!

新的一天从干饭开始!她要去吃她香香甜甜的五色灵米了!

司云绯初来世界、作为一只低阶的雪花白鹅并不知道五色灵米到底有多么珍贵,但好东西不需要别人的介绍只要亲自尝一尝感受一下就能够明白它的优秀。

那五色灵米吃进嘴巴中会有极为温和舒缓的能量流过她的全身,仿佛整个身体都泡在了温泉之中。

而通过昨天晚上的干饭司云绯还发现不同颜色的灵米味道也并不相同,虽然都是甜甜的带着点果香和谷香的味道,但红色的灵米偏甜、黄色的灵米偏酸、绿色的就是清甜脆口、白色的则软糯一些。

最后就是不得不提的黑色灵米了,那味道似乎带着一丝丝焦苦但多嚼几次后却能感受到一点极致的回甘。

总之五色灵米作为新晋鹅宠的口粮,鹅很满意!

昨天晚上她干了两碗,今天早上她觉得她可以干上三碗!

这样想着司云绯就转头在草垛旁边寻找她那宝贝又漂亮的黄玉小碗。

因为怕自己睡觉的时候翻身不老实打翻小碗,司云绯在睡觉之前就把她的黄玉小碗小心又珍惜地放在了她芦草大床的角落边,她甚至还专门用芦草在小碗的旁边垫了一个小垫子,突出了她对自己饭碗的珍惜和重视。

然而,就在司云绯带着早起的喜悦转头、看到自己的专属干饭小碗的瞬间她整只鹅子就瞬间炸起了毛!

“嘎!!”

“嘎嘎嘎嘎嘎!!”

呔!!

这鸡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抢食者?!竟敢偷吃鹅姐的饭!!

雪花白鹅在发现偷吃入侵者的瞬间就浑身炸毛进入了战斗状态她脖颈低垂伸直、一双雪白的大翅膀瞬间展开,就像是一个俯冲的轰炸机一样飞扑向那不停啄米的家伙。

她嫩黄色的扁嘴巴已经微微张开做好了要狠狠叨叨那该死的抢食者的准备!

偷吃鹅饭的是一只毛色油光水亮通体火红、黑色尾羽还有红色鸡冠的大公鸡,那大公鸡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金丝芦苇的草垛旁边一眼就看见了那黄玉小碗里的五色灵谷。

灵兽之间哪有什么道义和谦让可讲,看见了好东西的第一反应就是冲上去抢占狂吃!

于是大公鸡就在雪花白鹅醒来犯迷糊的那片刻的时间里就把就把自己的脑袋上下啄出了残影,分分钟就炫掉了一碗五色灵米。

哪怕是现在被饭碗的主人发现了,大公鸡也完全没有胆怯退缩的意思,就在思就在雪花白鹅扑扇着翅膀怒向它冲来的这瞬息时间里,大公鸡就又炫掉了黄玉小碗里三分之一的五色灵米。

看它吃得鸡冠乱动、鸡爪子都忍不住刨来刨去的模样,就知道这一餐早饭多么得合鸡心意,但鸡越是愉快被抢了食的雪花白鹅就越愤怒!

此时的雪花白鹅已经飞扑到了红色大公鸡的面前、伸长了脖子就要直接啄掉这该死的大公鸡的红色鸡冠子!

大家都是禽类,你一只大公鸡敢抢我大白鹅的饭,是你这鸡飘了还是我大鹅提不动叨了?!

雪花白鹅要给这只不知好歹的大公鸡一个鸡生难忘的教训,然而就在她那扁平有力的鹅嘴即将要叨到大公鸡冠的前一瞬,雪花白鹅司云绯就感受到了一股巨力伴随着狂风扑面而来。

她整个鹅身直接倒飞了出去,好一会儿她才猛地砸到了水中,感受到了那延迟而来的透进骨子里的疼痛。

司云绯:“……嘎啊???”

司云绯:“嘎嘎!!!”

好疼啊啊啊!

雪花白鹅一身是水满脸震惊地浮在湖面上,无法相信她一只凶猛的大白鹅对战抢食的鸡竟然没有一战之力!

或许是雪花白鹅那震惊的神色太过明显、黑豆眼中的目光太过直接,还在疯狂炫饭的红羽黑尾大公鸡在这时候终于停止了炫饭、抬起了它高贵的鸡冠头、看了一眼漂在湖面上的雪花白鹅。

然后,这只抢食的红色大公鸡做出了所有鸡在战斗胜利后都会做的事情——它特别精神地抖了抖自己的羽毛,鸡爪子狠狠刨了两下土、伸长了脖子对着雪花白鹅就来了一次公鸡打鸣!

那一声嘹亮的鸡鸣饱含着胜者的高傲和蔑视,初升的日光打在雄鸡身上,倒真有那么一副“雄鸡一唱天下白”的高光模样了。只是,伴随着雄鸡鸣叫的还有从雄鸡嘴巴中汹涌喷出的赤红色火焰,那火焰温度一定极高,因为哪怕还隔着湖水司云绯就感受到了难以忍受的热度。

但鸡嘴喷火还不是最刺激鹅的地方,最刺激鹅的是这只该死的大公鸡只是这么一叫一喷火,她昨天晚上辛辛苦苦搭起来的金色芦苇床就被烧着了一个角!!

“嘎嘎噶嘎嘎嘎嘎——”

啊啊阿啊阿啊阿啊啊——

快给老娘住嘴你知不知道你喷出来的火烧到了老娘的床了啊啊啊!

你这该死的大公鸡老娘和你拼了!!

哪怕司云绯在刚刚已经意识到了眼前这只会喷火的大公鸡并不是她认知中的那种撑死了跳起来啄人的普通家禽,但自己的软床被烧着还是让她出离了愤怒。

她要和这只该死的抢、她的饭还烧她的床的大公鸡拼了!

不是鸡死就是鹅亡!!

没有第二个结果!!

一刻钟后。

刚刚还要和大公鸡拼死拼活的大白鹅被扇飞了十几次被追着啄了十几次,凄凄惨惨地躲在湖中心避难。

雪花白鹅看着那站在岸边的大公鸡又伸长了脖子雄赳赳气昂昂的打鸣喷火,还脚踩着她的黄玉小碗,时不时的啄几粒她的米来吃,差点儿没直接流下悲愤心酸的泪水。

凄惨的现实告诉雪花白鹅,她已经从曾经的农村三霸,沦落到了食物链底层的可怜战五渣。

啊啊啊啊!为什么她只是一只鹅!!一只最低阶的鹅鹅鹅!!!为什么她没有直接转生成超级猛兽啊呜呜呜!!

食物链底层的战五渣不光没能开启美好的一天吃上她心心念念的早饭,还痛饮了一杯生活的苦酒。

此时的她顶级绸缎白雪的羽毛被烧焦了好几处、还被啄的乱七八糟,哪还有早起之时那白雪美鹅的样子?现在的她甚至不配叫鹅!

她是一只差点儿秃掉的丑灰鸭!

落败的灰鸭云绯漂在湖面上,整只鹅从头到脚都笼罩了一层难以言说的灰色沉郁气场,和岸边雄赳赳的大公鸡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都这样了还有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幸灾乐祸地在旁边的大树上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呐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好笑的战斗场面!”

“一阶下品的雪花白鹅竟然敢跟六阶中品的赤阳鸡打架!”

“你们之间的力量等级差了五个大阶十几个小阶你知道吗?!我佩服你的勇气!但是……你是真的觉得自己能够和赤阳雄鸡打吗?!”

兽百万捂着肚子在树上打滚,笑话一句接一句毫不留情。

“一大早就看到了这么有意思的事儿,我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大哈哈哈哈!”

“一只一阶的鹅竟然跟六阶的鸡打起来啦!菜鹅和菜鸡互啄!你还没变成一只香喷喷的烤鹅真是你的福报哈哈哈哈!”

兽百万说着就一个纵跃,一闪身就从树上消失不见了。

显然他像他说的那样要去和老大分享今天的第一个乐子了。

而被他捂着肚子笑的雪花菜鹅司云绯则在这个时候阴沉沉地抬起了她的鹅脑袋,一双黑豆豆眼里充满了凶残的光。

这凶光不只是对着岸边招摇的大公鸡的,还盯了兽百万离开的方向看了许久。

大鹅报仇,时刻不晚。

你们都给鹅等着!

这时候的兽百万已经冲到了珍兽园旁边的琼楼高阁下。

魔尊莫不闻就在这琼楼高阁中修炼,这里是整个九重山最高的地方,四周总有云雾缭绕。

每当魔尊莫不闻开始修炼的时候,他本身那强大的“魔气”就会影响到琼楼周围的风、云、水、气,尤其是巫云云海,许多时候云海都会因为魔尊魔气的影响,从浅淡的白逐渐转变为浓重的黑。

因此,真灵界的修者们每每看到的巫云九重山上的黑色云层,又会在心里悄悄称那是“乌云九重山”。

此时的琼楼周围还是浅淡的白色云霞。

晨曦金光打在用最上等的极品灵石和灵矿堆砌而成的三层小楼上,就会从各个角度反射出璀璨耀目的光。

看起来便是仙人之居。

可惜在仙人居所中住着一位大魔王。

“老大老大!你还没开始修炼吧哈哈哈!我告诉你一件特别特别有趣的事情哈哈哈!”

兽百万抬头看琼楼,果然在三层小楼的屋顶看到了端坐于上的魔头。

只是他此时的样子实在不像是可怕的大魔头,他随意地坐在屋脊上、周身都是漂亮的金色,连黑色的长发都沾染了几分圣洁。只是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瞳毫不避讳地直视着日光,仿佛要和这世间永恒的光明对峙个结果。

“大清早的,你怎么又这么聒噪?”

当初他就不该把顶级的灵宝化形丹给这蠢猫吃了,让它能提早好多年开口说话。

兽百万完全不在意老大的训话,一跃到楼顶,蹲在玄袍的男人身边嘿嘿嘿地开口:“老大你不知道哇!今天早上那只大鹅子和六品的赤阳鸡打架啦哈哈哈!”

莫不闲直视阳光的双眼轻轻一眨。

“鹅死了吗?”

兽百万嘿嘿直笑:“没有没有!那鹅子虽然战斗力几乎等于零、被赤阳鸡追着打了一刻钟的时间,但最后还是狼狈地逃到了湖中心啦!哈哈哈我就是觉得那画面实在是太好笑了,实在是忍不住就来和老大你分享啦!”

兽百万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简:“老大你快看!幸好我录的及时,你快看那鹅被抢了饭的时候的表情!再看看它被烧了草垫子之后的样子!”

“要不是它最后被大公鸡啄得落花流水,我还差点儿就被它气势汹汹的样子给唬住啦!”

那块白色的玉简开始在空中回放早上雪花白鹅起来之后的一系列画面,其中以白鹅发现饭被抢了的时候的震惊不可置信、和看到自己的草垫被烧的时候的怒发冲冠最是可笑。

当然还有中间鹅被鸡压着打的画面,一路看下来,便会觉得这只雪花白鹅实在是八分凄惨,还有十分的不自量力。

兽百万在旁边笑得开心:“老大!你看这大白鹅子是不是特别好笑?它竟然敢去都赤阳鸡,实在是自不量力呀哈哈哈!”

兽百万说着就等他家老大笑着附和他,和他一起笑一下这只鹅。

但他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他家老大的回应。

御兽王者抬眼看去,却看到了一双漆黑无声的眼瞳。

瞬间一抖,笑不下去了。

“当初我要去斩圣之时,大约许多蠢货也是和你现在一般模样。”

“而你要挑战兽王之时,那些妖兽也笑得和你一样开心。”

“你可知最后他们都怎么样了吗?”

兽百万头上的耳朵瞬间竖起,神情也陡然变得凶狠,像是想起了什么让他无比愤怒的事。很快他就垂下了耳朵,自己辩解了一句。

“那只是最底阶的鹅,又和我们不一样。”

莫不闻看着那就算是被赤阳鸡压着打也死不认输,时不时还要挣扎着回头叨一口白鹅,嘴角轻轻扯起。

即便是实力云泥天壤,这鹅也不肯低头。果然是个倔脾气。

“饭碗被抢、居所被毁,于它来说便是不共戴天之仇。和曾经的我们有哪点不同?”

兽百万这时又看着空中那不断显现的录制的画面,突然就觉得那大公鸡很有点刺眼了。

“……好吧好吧,我不该嘲笑这鹅。它多少还是有点当年本兽王对战老东西的勇敢的。可惜弱肉强食,它死定了。”

兽百万还是多说了一句:“那要我去宰了那只鸡吗?”

莫不闲却偏偏摇了摇头。

“不必。”

兽百万歪起了脑袋:“老大你可真奇怪啊!你又说这鹅像咱们,又不让我去帮它,就它那点儿力量,搞不好今天晚上就要被那赤阳鸡烧死啦!”

莫不闲又笑了笑,伸手指着那被录制的画面:“你没发现吗?”

兽百万疑惑:“什么?”

“你口中的这只弱鹅,它可是在六品赤阳鸡的攻击下挣扎了一刻钟都没死呐。”

兽百万猛地顿住。

“若是普通的一阶灵兽遇到了六品的灵兽,结果如何?”

兽百万声音都变了调调:“一击必死。”

莫不闲这才笑了出来:“对啊,可这只鹅它活了一刻钟。还抽空叨了赤阳鸡三次。”

“你仔细看看这画面,每次一次赤阳鸡的必杀阳炎要喷到它身上的时候,最后……都会差那么一点点呢。”

莫不闲脸上的笑意越盛。

而就是这么一点点,让这只一阶的灵兽化险为夷。

但更重要的是,在这短短的一刻钟内,这种“一点点的化险为夷”,至少出现了十七次。

魔尊露出了微笑。

他想,他大约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只鹅能抗住他的嗜灭魔力了。

若不是蠢猫的玉简记录,他还真要再想许久。

“老大!这只鹅的运气有点儿好啊!那我抓它过来炖了给你吃?说不定你的运气也会好啦!”

莫不闲啧了一声,再次觉得这蠢猫化形太早,伤了脑子。

兽百万看出了老大的嫌弃,有点炸了:“你又不让我杀鸡又不让我杀鹅,那到底想干什么啊?!”

魔尊大人此时向着珍兽园的方向看了一眼,仿佛一眼就看到了那垂着脑袋浑身低气压的雪花白鹅。

“你不是说了吗?弱肉强食。”

“便是你我,也如此挣扎着过来的。在这真灵界中,弱者没有任何权利。”

他倒想看看这倔脾气的家伙之后会怎么做。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只靠运气可没办法取得最后的胜利。

兽百万皱起眉头:“那这鹅不是必死无疑吗?”

莫不闻却笑起来:“那可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