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鹅假魔威

鹅假魔威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弱者没有生存权。

这不只是魔尊莫不闲知道的道理。

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真灵界生存法则,是哪怕刚到真灵界的转生大鹅司云绯也在心里清楚的道理。

只是原本世界的和平让司云绯最大程度的忽视了这个残酷的生存法则,而现在、在被那该死的喷火大公鸡追着打了一顿之后,司云绯清醒了。

生存危机正在迫近。

强大自己迫在眉睫。

今天这园子里的一只喷火大公鸡就能抢她的饭、烧她的床、追着她打,明天就会有更多的喷火大公鸡或者园子里的其他灵兽来欺负她。

在动物的世界里可没有爱护弱小一说,哪怕是能够修炼成精的动物也一样。

可怎么强大自己呢?

司云绯低头,痛心疾首地看着那映在水面上的大白鹅的模样。

就算她不懂真灵界动物修炼的方法,但就她现在一阶下品雪花白鹅的身体和资质,估计修炼到她死都没办法打过那只喷火大公鸡。

更别提着园子里的其他灵兽还有那个最欠揍的尖耳朵兽王了。

修炼大道走不通。

司鹅云绯狠狠用脑袋戳了一下水面。

那就用别的方法!不走寻常路!

无论如何她都要把自己的饭碗抢回来,还要痛扁那只大公鸡以及那该死的嘲笑她的蠢猫兽王。

雪花白鹅在湖面上从这头游到那头、又从那头游到这头,足足在湖面上思考了好几刻钟,思考到那只挺胸抬头的喷火大公鸡都觉得无聊叼着黄玉小碗走了,湖面上的鹅才忽然抬起脑袋。

自己的力量不行,那就只能先借别人的力量,然后借力打力了。

司云绯还记得昨天初到珍兽园时的画面——

原本在园子里自由漫步、欢快溜达的园中珍兽们在大魔头提着她过来的第一时间就鸡飞狗跳、惨叫连连、一哄而散了。

然后大魔头走到哪儿、距离那个地方稍近的灵兽就会飞快地掉头往相反的方向跑,逃命的样子万分狼狈。

“嘎。”

所以,这个珍兽园的食物链顶层不是兽啊。

是那个长得过分好看的大魔头。

垂头的雪花白鹅忽然抖了抖翅膀精神起来。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不就巧了吗?

她和食物链顶层的大魔头可是有着赠饭送碗之交啊!

凭着他们的交情,让她打一场翻身仗还是绰绰有余的!

精神起来的雪花白鹅想到就做,她飞快地在湖里上下游了几圈再用自己黄嫩嫩的鹅嘴梳理了一下杂乱的焦灰羽毛,把没办法恢复的几根白羽狠心地叨下来,勉强又让自己恢复成了漂亮的雪花美鹅,司云绯才扇动翅膀准备去借大魔王的力。

不过在她即将上岸的前一秒,司鹅云绯又停下了脚步。

求人办事可不能空手套白狼,不然一个不好就容易被吃。她可是一支精通世故的鹅。

于是监视雪花白鹅的隐卫就看到就看到这只刚刚精神起来、终于打算上岸的雪花白鹅又扑扇着翅膀一个猛子扎回了湖中去,在湖里上下翻飞游动、花了将近半个时辰的时间,从星月湖里捉到了一尾活蹦乱跳的金色鲤鱼,然后才上岸用嘴巴叨着金色鲤鱼往珍兽园的大门外走。

隐卫:“……”

那条金色鲤鱼是兽王大人特别从冰海灵泉里抓到的金龙鱼苗,据说是打算养个百年然后看看能不能真的化龙的。

金龙鱼每活十年就能上一个大品阶,活到百年就会变成九阶上品的顶级灵兽。

但因为有了这逆天特殊的血脉,也让金龙鱼在六阶成年之前几乎没有任何自保能力,活得艰难又容易被捕猎,也就造成了金龙鱼数量极为稀少的现状。

而现在被那只一阶的雪花白鹅叼在嘴里的金龙鱼……好巧不巧的,还差一个月才成年到六阶。

隐卫看着那雪花白鹅和那挣扎的金龙鱼,忽然就感到了一丝窒息。

而更让隐卫和珍兽园的守卫窒息的是,这只叼着金龙鱼的雪花白鹅已经来到了珍兽园的大门前,明显要出园一游。

从来都没见过被抓进珍兽园的灵兽主动靠近大门的守卫:“……”

那些灵兽就算是想要逃走也不会选择最容易被发现也最难被突破的大门。

守卫和雪花白鹅大眼瞪小眼。

雪花白鹅叼着鱼歪了歪脑袋。

然后雪花白鹅猛地张开翅膀,直飞守卫面门,在守卫猝不及防之下调转方向,飞跃出了这困着鹅的珍兽园。

“啊!!”

就算是最稳重的魔尊治下一流守卫都没能控制住的喊出了声。

不过只一声守卫就闭上了嘴,用最快的速度要抓捕追击这只胆敢越园的鹅!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只鹅出去扰乱九重山的清静秩序,不然等待着他们的会是最严厉的惩罚!

元婴期的守卫想要抓住一只一阶灵兽实在是易如反掌,不过在守卫的困兽攻击即将困住那只雪花白鹅的时候珍兽园的守卫却听到了来自于隐卫的传音。

“莫要妄动。魔尊已知此间事,令我跟随其后,不得阻拦此、咳,此鹅行动。”

祭出法术的守卫行动一顿,第一时间撤回了要抓鹅的灵力。

好吧,魔尊的想法不是他们这些低等守位可以猜到的。

然后珍兽园的守卫看着那大摇大摆扑扇着翅膀向前狂奔的大白鹅子,还是忍不住猜想,莫非魔尊十分爱鹅?

魔尊对鹅没有什么特殊偏爱。

但对自己园子里的这一只不同寻常的“鹅”很有兴趣。

他不过是随意往珍兽园的方向瞧了一眼,就看到了这只鹅在湖里上蹿下游、好像在做什么的样子。

之前那被赤阳鸡追着啄和烧的凄惨又狼狈的郁气已经不在这鹅的身上了,这只雪花白鹅仿佛已经做出了什么决定。

不过,莫不闲有些摸不准这只雪花白鹅在湖水里扑腾的原因。

难不成它是要自己在湖水里捕猎,然后就在湖中苟活?

但要是只捕猎的话也不至于上上下下了几十回也没有收获,看样子它更像是在寻找什么。

这一看,魔尊大人就不知不觉地看了小半个时辰的白鹅戏水。

在他惊觉自己好像因为看鹅而浪费了时间、扬着眉毛要收回目光的时候,他就看到那大白鹅子猛地从水中扬起了身子、而后那黄色的鹅嘴里,叼着一尾死命挣扎的金色鲤鱼。

莫不闲:“……噗。”

蹲在自己老大旁边晒着太阳打盹的兽百万猛地竖起耳朵抬头:

“怎么了怎么了?老大你刚刚是放屁了还是笑了?我听见你噗了一声!”

莫不闲一巴掌就把兽百万给拍下了房,并且不打算告诉这蠢猫他养了五年的金龙鱼正被他嘲笑过的雪花白鹅叼在嘴里,并且大摇大摆地往珍兽园的门口飞奔。

莫不闲想了一下,直接通知了隐卫不要干涉这只雪花白鹅的行动。

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会发生让人愉快的事情。

然后莫不闲就看着那只鹅叼着金龙鱼在九重山上乱走了半刻钟。

在他以为这只大白鹅子只是狩猎完成叼着猎物乱晃的时候,他看到这只白鹅很快停下了脚步,伸长了它的脖子、向着九重山的周围望去。

莫不闲微微扬眉。

在片刻之后,他和雪花白鹅那黑亮的豆豆眼睛对了个正着。

雪花白鹅显然吃了一惊,差点连嘴巴里的金色鲤鱼都没能叼住。

不过惊讶过后就是……喜悦?

莫不闲看着那只白鹅在和他对视之后欢快地拍了拍翅膀,然后直接向着他所在的琼楼阁飞来。

魔尊大人看着那越来越近的白鹅终于又低低笑了起来。

“还真是来找本尊的。”

兽百万在这时候莫名的感受到了几分危机,他警惕地向四周看去,“谁要来找你?是天剑门的棒槌们还是万法宗的老妖怪?”

“总不至于是浮屠寺的那群老秃驴吧?!”

莫不闲勾着嘴角看向前方:“都不是,只是一只鹅而已。”

兽百万点了点头:“哦,一只鹅而、”

“一只鹅?!哪一只鹅?!该不会是珍兽园里的那只雪花大白鹅吧?!”

兽百万差点原地跳起,转过头就用他那圆溜溜的眼睛搜寻着整个琼楼阁四四周。

然后他果然看到了那只已经快要飞到琼楼阁院外的雪花白鹅了。

“见兽王的鬼了!!这只大白鹅子怎么可能突破珍兽园的守卫跑到这里来的?!”

“等等!!这该死的大白鹅嘴巴里叼的是什么?!那不是我养了五年的金龙鱼吗——?!”

御兽王者在第一时间就浑身炸了毛,抡起爪子就要把这只敢抓他金龙鱼的大白鹅子一巴掌拍死。

结果他却忽然被一道力量束缚,整个人维持着炸毛飞扑的姿势一动也不能动了。

兽百万:“?????”

老大你在做什么?你是不是定错人了?!那只大白鹅子还没进院呢!

而莫不闲坐在屋脊之上,笑着看那只雪花白鹅冲进这九重山中最危险也最美丽的地方。

司云绯叼着嘴巴里准备给大魔头当做上共投名状的金色鲤鱼,冲进院落之后就直接昂着脖子看屋顶。

她完全忽略了在院子里被定住的张牙舞爪的兽百万,满心都是即将能够借到力量、鹅假魔威的兴奋与喜悦。

“嘎!嘎嘎嘎嘎嘎!”

司云绯终于把叼了一路的金色鲤鱼小心翼翼的放在地上,然后扇着翅膀伸着脖子对着莫不闲嘎嘎直叫。

魔头快来啊!快来接受鹅的礼物,然后咱们再互相交换点东西呀!

莫不闲看着那在屋下扇着翅膀对着他又叫又跳的白鹅,又看了一眼那被鹅围着转圈的金色鲤鱼,忽然扯起了嘴角。

他的身影瞬间从屋顶消失、出现在了雪花白鹅和金色鲤鱼的面前。

而后他随意向后一坐,便坐在了一把凭空出现的黑色石椅上。

“你要把这条鱼给我?”

虽然是疑问的话语,但言语中却是笃定的意味。

司鹅云绯飞快点头,觉得果然不愧是大魔头,脑子就是好使。

“哦,那你应该不是白送我这条鱼的吧。”

司鹅云绯再次飞快的上下晃动着她的鹅脑袋。

“嘎嘎!”

魔头你可太善解鹅意了,知道这世间没有白吃的鲤鱼的道理。

莫不闲看着这雪花白鹅点头的样子,好像又明白了鹅意。

他笑了起来,“那你是想要和我以物易物?”

“嘎嘎嘎!”

对对对!就是以物易物!至于易什么鹅也想好啦!

莫不闲这次是真的觉得有趣起来了。

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有活物敢跟他以物易物来着。

入魔之前他从来都是闭眼买,而入魔之后那就是直接抢了。

一只雪花白鹅,现在要跟他以物易物。

还是用他园子里的东西。

不过,挺新鲜的。

就看看这鹅到底想要做什么吧。

于是莫不闲挥手收了那还在地上挣扎、死活不愿意挂掉的金龙鱼,坐在石椅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雪花白鹅:“行,你想要换什么直接选吧。”

“想要换武器就叫一声,想要换灵丹就叫两声,如果你想要我再送你一只有五色灵米的碗,你得叫十声。”

莫不闲等待着雪花白鹅的选择,却看到了雪花白鹅歪着脑袋一脸纠结的模样。

好像这三个选择哪一个都不合它意。

莫不闲微微眯眼正要说话,却忽然看到这鹅向着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莫不闲眨眼,停下了动作。

然后,他就看到这只雪花白鹅一步、两步、三步地慢慢靠近他,最后近到了他垂手就能摸到那白色的羽毛的距离。

雪花白鹅先是对着他叫了三声,才用它黄色的嘴巴慢慢地轻轻地叼起了一缕他几乎垂地的长发、白色的翅膀对着那缕头发小心翼翼地挥动,特别认真地想要用风刃……薅他头发。

魔尊莫不闲:“……”

可惜那点儿风刃别说断他一缕发丝,就是一根,都不可能。

一人一鹅安静对视。

叼着魔尊头发的司云绯:“……嘎……”

这就有点尴尬了不是。

不过,大魔头的头发这么硬,估计这辈子都没法烫大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