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公主切 春风榴火 > 3. 温柔

3. 温柔

小说:

公主切

作者:

春风榴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27

明潇嚼着口香糖回到了后台操控室。

操控室周围架子上挂着npc装鬼的各种服装和道具,两三个男人懒洋洋地趴在监控台电脑前,低头玩着手机游戏。

“干活了!”明潇走过去,踹了近旁的黄毛一脚:”还玩呢!看看人家擒哥的业务精神!”

黄毛转头,看到一个长毛贞子单手挂在狭窄的门框上,正在做引体向上。

“卧槽!擒哥你能不能别大白天吓唬工作人员!”

长毛贞子缓缓落下来,摘下头套,露出了那张帅得惊心动魄的脸。

明潇说道:“你们有时间在这里插科打诨玩游戏,不如好好跟周擒练练臂力,都是体校出来的,人家扮的鬼就能在天花板上爬,合该挣得多,你们还有脸抱怨工资少。”

“这可比不了。”黄毛笑着说:“我们教练都说了,擒哥是国家宝藏运动员,他这臂力,大灌篮直接扣翻篮板。”

周擒拧开矿泉水喝了一口,戏谑道:“和臂力没什么关系,干好头牌的活儿,主要靠腰力。”

“哈哈哈哈,我倒是很想见识一下。”

“今晚洗干净点。”

明潇翻了个白眼:“你俩一天gay里gay气的开什么黄腔,客人已经进去了,都给我打起精神来。”

“行行行,听老板的!”黄毛立刻坐直了身子,认真地看着监控屏幕,半晌,说道:“擒哥,那女生…是不是昨天超市遇到的那个啊?”

周擒冷劲的视线轻扫了眼屏幕,认出了夜视镜头中的女孩。

她依偎在英俊的高个儿男孩的身边,宛如小鹿般警惕地观察着周围,她的手……还紧紧攥着男孩的衣袖。

莫名的,周擒嗓子有点燥痒,不动声色地又仰头喝了半瓶水:“是她。”

见周擒望了她许久,这才回应,黄毛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擒哥,难得啊,还能记得昨天见过的一个小姑娘?之前那宋什么的小美女,死缠烂打追了你三个月,你没能把人家样子记住吧。”

周擒也不知道怎么就记着了,那张乖巧明艳的五官,就像无形的影子,笼住了他。

昨天吓唬了人家,刚刚在楼下没忍住脾气,又把她吓了一跳。

等会儿,他还要吓她。

这什么缘分。

明潇好奇地问:“怎么你们认识这一队客人?”

“昨天在全家便利店,那女孩看我们十三中校服,就跟看到鬼似的。”

明潇翻了个白眼:“让你们平时多行不义,名声这么臭。”

“十三中全让吴杰那帮人把名声搞臭了,我们可是社会主义好青年。”黄毛笑着说:“不过作为惊吓的补偿,擒哥还花钱请了人家两包卫生巾。”

明潇听到这话,口香糖都差点吞下去:“周擒你有毛病啊!别人请女孩喝奶茶,你请女孩用卫生巾?”

周擒拎着长毛头套,懒悠悠地靠墙站着,嘴角噙了笑:“老子乐意。”

黄毛观察着监控屏幕里的祁逍和夏桑,八卦地问:“这俩,是一对啊?看着还挺般配,好久没遇着这么养眼又虐狗的情侣了。”

明潇口香糖吹了个泡泡,说道:“你刚刚是没看到,分角色的时候,另一个女的,教科书级绿茶婊。人家齐刘海那小姑娘跟高个儿帅哥,明显是一对啊,她非要死皮白赖地跟人家男朋友一组。”

“然后呢?”

“然后,人家男朋友当然拒绝了她。”明潇痛快地说道:“那高个儿帅哥,人品是真不错,抵抗诱惑,还是和他女朋友组了cp。”

“这不是常规选择吗,还能看人品来?”

明潇鄙夷地说道:“什么常规选择,男人面对诱惑,通常经不起考验,随便想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就两边揩油了,尤其是在这种黑漆漆的环境下。”

“那你对我们男同胞是真的有偏见。”黄毛指了指周擒:“你见擒哥啥时候犯过错误,被隔壁一中的小美女狂追了三个月,眼皮都没翻一下!”

”他啊。”明潇睨他一眼,笑道:“你擒哥眼里只认钱,什么都不如实实在在的票子来得诱人,他眼里装得下什么女人。”

说话间,明潇望向了周擒。

他目光似乎粘在了监控屏幕上,看得出神。

她走过去,伸手晃了晃他的眼睛:“都看过几百遍的局了,有这么好看吗?”

周擒终于移开视线,戴上了头套,懒声道:“我去做准备了。”

……

暗沉沉的密室里,许茜明显收敛了很多,看起来心情不佳。

虽然不再胡乱撒娇了,但是尖叫声仍旧没停,一惊一乍地总是让队友吓一跳。

篮球队几个男生也都是惊悚氛围组的担当,所以解密环节全靠夏桑了。

她在废弃教室里逡巡了一圈,认真对比着黑板上空缺的名字,又拿着小烛灯照了照桌子各自作业本名字,分析道:“这一阶段的任务,应该是要我们把班委职务和每位同学的名字对应起来,写在黑板上。”

戴眼镜的胖子笑着说:“夏桑不愧是优等生啊,团队智商担当,解密全靠你了。”

祁逍欣赏地望着身边的女孩,骄傲地说:“桑桑在逻辑思维这方面很厉害。”

“是啊,夏桑真的太厉害了,进这种恐怖密室一点都不害怕,还能分出心思来解密。”许茜娇滴滴地说:“不像我,真的要吓死了,脑子里一团浆糊。”

“哈哈哈。”戴眼镜的胖子徐铭无伤大雅地开起了玩笑:“所以说,理科班的女生,无所畏惧嘛。”

夏桑没有理会许茜的暗讽,她拿起了粉笔,指挥着祁逍,说道:“你帮我看看,学习委员和副班长分别是谁?”

祁逍听话翻看着课桌上的工作任务表,说道:“副班长是林一天,学习委员是邹小红…”

夏桑在黑板上写下了林一天和邹小红的名字。

很快,剧情点便触发了,室内广播传来了场外主持深沉的嗓音——

“恭喜玩家们完成人物关系图,体育器具室的门现在已经打开了。接下来,请每一个人分别走出房门,穿过走廊,去刚刚的体育器具室拿线索卡。”

众人心里咯噔一下,知道单线任务要开启了。

“注意,一个人拿到线索卡回来之后,另一个人才能去。只有角色是cp的组合才允许两人一起去。”

按照大家平时玩恐怖密室的经验,这一段单线任务绝对会有npc出来吓人。

许茜没有拿到和祁逍的cp角色,这会儿便开始耍赖了:“反正我不去!说什么我都不去!”

祁逍看了看身边未发一言的夏桑,用对讲机询问主持人:“能不能两个女生都不做单线啊?”

对讲机嘈杂的电流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不可以。”

众人看了看夏桑,又看了看许茜。

祁逍对许茜道:“来之前就说了这个游戏会有单线,你也答应了,如果这会不去,我们只能提前结束游戏,大家钱就算白给了。”

许茜望了眼伸手不见五指的走廊,嘟哝道:“我怎么知道这么恐怖,反正我绝对不会一个人走出去的,除非夏桑跟我换角色。”

于是大家的目光,便又落在了夏桑身上。

夏桑也不是轻易妥协的性格,便说道:“之前cp组合都定好了,角色确定之后,各自的隐藏任务也不一样,如果现在换角色,隐藏任务就暴露给对方了,最后还怎么缉凶?”

许茜说道:“哇,优等生跟我们的脑回路还真不一样,这种游戏,大家玩得开心就行了,谁还真当家庭作业似的、一板一眼去完成啊。”

“如果大家都随便玩玩,那通不了关。”

“说这么冠冕堂皇,还不是因为你也不敢去做单线。”许茜撇着嘴,半开玩笑道:“再说,情侣才可以组cp,你们俩敢承认是情侣吗?”

夏桑咬了咬唇。

她知道,这要是承认了,下周一直接全校都知道他俩官宣,接着她妈就会火速将祁逍的父母请到教务处“聊天喝茶”。

她不能意气用事、因小失大。

许茜将自己的角色卡递到了夏桑面前,威胁道:“换不换,一句话咯,不换就坐实你俩在一起了。”

祁逍她这么骄纵,火气也冒了上来,说道:“既然玩不下去,那不玩了。”

夏桑却从祁逍包里摸出了角色卡,递给了胖子徐铭,说道:“徐铭,你和许茜组cp一起去拿线索吧。”

徐铭闻言,如临大赦,他刚刚一直在担心一个人做任务绷不住,现在拿到cp卡,重重地松了口气:“好好好!太好了,许茜,我们组队吧,我会保护你的!”

许茜翻了个白眼。

其实她更想和祁逍去做任务。

不过夏桑如此不好对付,她也只能作罢了。

徐铭带着许茜走出了房间,没一会儿,漆黑的楼道里便传来了两个人的连环尖叫声——

“啊!我草泥马啊啊啊!”

“这什么东西!”

“啊啊啊啊啊!走开!走开啊啊啊啊!”

众人听得心惊胆战。

便在这时,祁逍凑近了夏桑耳朵,低声问道:“怕吗?”

夏桑感觉到少年落在她耳廓的温热气息,心跳加速,如实地点点头:“有点。”

她真的怕死了,只是不想像许茜那样表现得太夸张。

“如果害怕的话,咱们可以马上叫停,不玩了。”

夏桑立刻道:“那不行。”

大家都是给了钱来玩密室的,如果因为她导致剧情不能推进,大家败兴而归,夏桑无论如何都做不到。

她对祁逍说道:“反正只要想着NPC都是工作人员,就不害怕了。”

祁逍温柔地摸了摸她的额头:“嗯。”

约莫五分钟之后,徐铭和许茜才狼狈地跑回来。

徐铭吓得面无人色,许茜直接要吓哭了。

祁逍问道:“这么久?路很远吗?”

“楼道太黑了,啥都看不见,只能摸索着往前走。”徐铭胖乎乎的身体倚靠着墙壁,捂着胸口喘粗气:“他们家的NPC,太特么绝了!我就没见过这种…跟自带特效似的!我的妈,吓得人肝胆俱裂!”

“鬼什么样子的?”

祁逍还要多问,许茜扫了眼夏桑,故意说道:“你们自己出去看呗,剧透了还有什么意思。”

接下来,便轮到夏桑出门了。

她看着门外黑漆漆的一片,身体本能反应就是僵住,疯狂抗拒出门。

外面也太黑了吧!

身后,祁逍鼓励道:“桑桑,别怕,NPC都是工作人员,不会伤害你的。”

夏桑点点头,走了出去。

门被许茜关上,最后一点房间的微光也消失了,她顷刻间便被走廊里无边无际的黑暗所吞噬了。

夏桑心跳砰砰砰地狂跳着,又往前走了四五步,周围静得只剩她的呼吸。

她想到了小时候因为不会写作文、被妈妈关在地下室的小黑屋的场景。

小黑屋真的好黑好黑啊,黑暗中,不知有什么怪兽正伺机蛰伏。

年幼的夏桑被吓得哇哇大哭。

鬼不是最恐怖的,最恐怖的是无边无际的黑暗与…孤独。

因为妈妈说,成功的人永远是孤独的,而她希望她出人头地,成为社会上最冒尖的精英阶层。

她必须穿上盔甲,披荆斩棘,像个孤独的勇士。

夏桑抱住了膝盖,蹲了下来,不敢再往黑暗的更深处走了,小黑屋的噩梦顷刻间笼罩了她。

她不想…不想成为这样的勇士。

便在这时,走廊的灯光开始明明暗暗地闪烁了起来。

夏桑抬眸,只见一个穿白袍子、头发凌乱遮住了脸的“贞子”,伴随着灯光的骤亮骤暗,一会儿吊在天花板上,一会儿趴在左墙边,一会儿又蹿到了右墙上。

随着忽明忽暗的灯光闪烁,TA离她越来越近。

夏桑目瞪口呆地望着TA,感觉呼吸都要窒息了。

然而,她转念一想,这只是个工作人员而已。

是的,工作人员!没什么好怕的!

她不断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相比于无边无际的漫长黑暗,她更情愿和NPC工作人员呆在一起。

于是,就在下一秒灯光亮起,“贞子”要和她来一波贴脸杀的时候,夏桑忽然牵起了TA的手。

手掌宽大而温暖,掌心有厚茧,并不柔软,反而有些粗砺。

但…好歹是有温度,绝对是人类的手!

她顿时松了口气,恳求道:“小姐姐,你能不能陪我去隔壁拿一下线索卡,里面太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

他尝试着挣了一下,于是小姑娘十指和他紧紧扣在了一起。

“……”

监控室里,黄毛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贞子这一段渐进式贴脸杀的场景,是他们七夜探案馆最有口碑、为人称道的名场面。

全南溪市没有一家恐怖密室、能请到身手如此之好,可以在墙上飞檐走壁的NPC来扮鬼了。

周擒绝对是他们的王牌。

然而现在,他们的王牌NPC,却被一个小姑娘牵着手,生拉硬拽地拖着往黑暗的房间里走。

“我去!这什么情况。”黄毛坐直了身子,诧异地看着监控画面上发生的一切,有些反应不过来。

他拿起对讲机,调到了周擒的耳麦频道:“擒哥,你是要吓唬她,怎么就…跟着她走啦?”

周擒感觉到女孩紧紧攥着的手,五根手指头宛如吸盘一般扒着他,扯都扯不开……

他也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作为专业NPC,他又不能开口说话,影响玩家的沉浸度。

只能任由女孩攥着他,来到体育器材室,拿了摆在桌上的线索卡。

回去的路上,夏桑用商量的语气对周擒道:“小姐姐,我现在还不能放你哦,不然你肯定要从后面吓我,说不定还要追我。”

“……”

“你陪我走到了门口,我再放你,好不好?”

说着,她用力握紧了他的手。

“……”

周擒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她“挟持”成了人质了。

他只能陪着她,穿过了黑暗狭长的走廊,来到了房间门边。

祁逍立刻打开了房门,下一秒,夏桑感觉掌心一松,回头,贞子重新隐没在了黑暗中,什么都看不见了。

祁逍担忧地询问:“怎么样!吓人吗,没有听到你尖叫,还以为你出什么事儿了呢!”

夏桑摇了摇头,感觉着掌心残留的余温,说道:“那个贞子小姐姐,其实不吓人,超温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