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2. 第 2 章

2. 第 2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给你五百万,离开我女儿!”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也不看看自己到底配不配!”

“两个人在一起要讲究门当户对,你看看你自己,你再看看月月,你觉得她真的会喜欢一个身价还不及她零头的男人吗?”

“叶先生,我妹妹还小,她的戏言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也不要陪着她小孩子家家的胡闹,毕竟她闹得起,而您……”

……

坐在办公室里,叶知秋双手握着白瓷茶杯,脑海中此起彼伏的回荡着一段又一段刺耳的话语,一张又一张陌生的面容接连浮现,明明是不一样的脸,却都齐齐的用着同样居高临下的态度指责着他,或是气急败坏,或是笑里藏刀,总归都是在嘲笑讽刺着他的自不量力。

可傅明月不爱他,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清楚,或者说他们的婚姻从头到尾只是一场交易,是一场大小姐自我感动的游戏。

傅明月给他钱,他给她叶太太的身份,仅此而已。

说也好笑,他曾经最不相信的就是那些狗血电视剧里公主爱上穷小子的桥段,更是对什么先婚后爱契约婚姻嗤之以鼻,只是没有想到,这种故事竟然也会发生在他自己的身上。

一千万,换一年他妻子的身份,他不知是该谢她看得起自己给了这么高的身价,还是该悲哀自己已经沦落到了卖身的地步。

或许,她早一天和自己说那样的话,他都会用冷言冷语把她骂走,可偏偏她出现在那时。

那是他这么多年最手足无措的一天,先是突然接到医院的电话说安安病情恶化在急救,后是一笔仿佛是天价的医药费,再接着是姐姐不成腔调的哭诉,说外甥借债利滚利到了几十万。

所有的一切一切都围绕着一个让人又爱又恨的字眼——钱。

那一天,他真的仿佛整个人都被抽干了,银行卡里那六位数不够挽救安安的生命,也不够填补外甥高利贷的空缺,这个家仿佛就是一个无底洞,他用了十五年的血汗都填不满的无底洞,可他却没有办法也没有资格逃离。

安安只有他了,他还那么小,他才五岁,他才没真正的看到了这个五彩缤纷的世界,所以不论付出任何代价,他都要留住安安的生命,他要尽全力让安安好起来。

而姐姐,为了让他和哥哥走出大山,牺牲自己嫁给了一个可以做她父亲的老男人,年纪轻轻的就做了寡妇,那么一个不务正业的独苗儿子就是她后半生的全部指望。

这就是他的原生家庭,妈妈念了一生想要让他们逃离的原生家庭,可即使他和哥哥拼尽全力的逃了出来,可从出生起身上就背负着罪孽的他们还是不配拥有妈妈说的那种安宁幸福的生活。

那一天,他一个人在办公室待到很晚,明亮的灯光刺得人睁不开眼,闭着眼都觉得眼睛酸涩得厉害,他一口气抽完了一包十块钱的烟,然后抖着手把妈妈唯一留给他的老房子挂在了二手房网站上。

虽然舍不得,可活人总归是比遗物更重要。

房子在网上挂了三天,傅明月是唯一一个联系了他的人,只是她想买的却不是房,而是人。

她说他以前救过她,所以救命之恩以身相许,明艳的大美人摇曳生姿,白齿红唇明眸善睐,甜软着声音说喜欢他的时候,他承认他也有过一瞬间的心动,只是……他更清楚,那终究只是借口。

他到警队八年,救过很多人,可其中并没有这样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女人,仿佛是带刺的玫瑰,美丽又危险,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却又心甘情愿的被她刺得鲜血淋漓。

白色套装裙,黑色小高跟,拿着一个小小的昂贵的手包,他们的第一面,她给人一切一切的印象都是标准的名媛画风,温柔甜美,只是会钟爱红色的路虎揽胜的女人,注定绝不会只是一朵无害的娇花。

他查了她的资料,北市首富傅远的的女儿,年仅二十岁的海归高材生,现在经营着一家自己的公司,虽然也借了父亲的势,可也是个有手腕的女人,一年之内吞并收购了好几家公司,也是个狠角色。

傅明月接近他,无非是两种可能,或者是像从前那些不了解他的女人一样被他这张脸迷惑了一时,或者……她另有所图。

不过,她图什么其实也都没有那么重要,越过他底线的事情,他从前不会做,之后也不会,而他图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图钱。

他们你情我愿,那就成交,仅此而已。

“叶队,那个……嫂子来了。”敲门声突然响起,局里值班的小警员尴尬的探头进来,实在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开口。

听说傅明月来了,叶知秋微皱了皱眉,“她是来找我的吗?那就直接让她进来吧。”虽然不知道,她这又是起了什么幺蛾子,不过人前,他还是会拿钱办事好好做好丈夫这个角色的。

“不是。”小警员为难的笑笑,“嫂子……在酒吧把人给开了,她让您去保释她。”

“把人开了?”叶知秋不可置信的问道,“怎么回事?她先动的手吗?”

他倒是知道傅明月任性妄为,可在酒吧给人家开瓢这种事,是她一个正常的小姑娘能干出来的吗?她大小是个公司总裁,真的就这么半点都不注意影响吗?

见叶知秋脸色不虞,小警员忙义愤填膺的开口替傅明月解释,“叶队,这件事你不能怪嫂子,是有人骚扰嫂子,还下药在酒吧卫生间口堵了一个小姑娘想要带走,嫂子才动手的,就是……下手……狠了点。”

耍流氓的人主动报警,这事儿也是少见,不过,刚到现场的时候,他们其实也被吓了一跳。

差点被下药带走的小姑娘抓着衣服窝在角落里哭,傅明月侧身坐在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轻轻的晃着精致的酒杯似笑非笑的看着躺在地上的人,而那两个耍流氓未遂的男人……也是真的惨。

一个直接被她开了瓢,脑袋几乎成了个血葫芦,他们到的时候正在哭爹喊娘的等救护车,而另一个躺在地上捂裆直打滚,看得他们这些执法人员都忍不住有些物伤其类。

听到了事情的原委,叶知秋冷峻的神色温和了许多,套好警服外套,戴正了帽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轻点了点头,“走吧!”

走出了办公室,便听到傅明月冷清的声音,“你哭得不累吗?还是说你遇到事情就知道哭?他们想欺负你,会因为你哭就放过你?如果是这样那人渣还是人渣吗?”

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在女警的安抚下越发委屈的女孩哭声一顿惊异的看向傅明月,似是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说出这样无情的话语。

“弱者值得同情,但人渣的手不敢伸到强者头上,他们想动你,那你就先废了他们,锁喉挖眼睛踢裆,就算弄死他们都是你正当防卫,而眼泪……是最没用的东西。”傅明月说完闭眼不再看她,半晌听着又一次响起的抽噎声又冷冷开口,“还有,我好歹救了你,请你不要恩将仇报,你吵到我了。”

用一张最无辜的脸说着最狠的话,听到了傅明月的话,给她拿水的小警员都将递水的动作换成了双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嫂子,请您喝水。”果然是叶队的女人啊,这股子狠劲儿,可真的是一模一样。

“谢谢”傅明月将水接过来,正要拧开,一抬头正看见了站在走廊边盯着她看的叶知秋,立刻起身,一张艳丽的小脸上瞬间盈起了温柔笑意,声音甜软,“老公,你来了~”

见识到了傅明月从霸王花到小白花的瞬间变脸,叶知秋整个人都愣了一下,随后立刻快步过来,看也不看她一眼的直接坐在了桌前,摆出了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我来保释傅明月。”

叶知秋跟着走程序办手续,傅明月就全程坐在一边眼睛亮晶晶的托腮看着他,满眼都是小星星,来来往往的工作人员走过路过都忍不住露出姨母笑。

果然是新婚的小夫妻,就是叶队这个大冰块太冷了些,也不知道回到家里能不能火热得起来。

“走吧!”办好了手续,叶知秋冲着傅明月招了招手,小姑娘立刻屁颠屁颠的跟了上来,强行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老公,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家了吗?”

“嗯”叶知秋轻点了点头,和同事们打了招呼带着她出了门,半晌才缓缓开口,“你有没有受伤?”

“就手……不小心蹭了一下。”傅明月把一直紧握的左手缓缓松开,掌心一张餐巾纸已经变成了红色,将黏在了伤口上的纸巾扯下来扔进垃圾桶,轻甩了甩已经握麻了的手。

叶知秋抓着她的手腕看了一眼还在渗血的伤口,眉头一皱,“那刚刚为什么不说,怎么不先去包扎一下?”

“我忘了。”傅明月敛眸,将受伤的手抽回来往背后藏了藏,又甜甜的笑了笑,“真的没事,我回去自己涂点药就好了。”

叶知秋不置可否一路无话,只是到底在路过药店的时候停了一下车,“家里酒精没了,我去买一点。”

夜风微冷,老城区路边的灯光更是昏黄,看着他逐渐融入夜色的背影,傅明月垫着下巴趴在摇下来的车窗上甜甜的笑了,温柔的目光中满是痴迷。

那个背影,她十四年前就见过,虽然看不太清,似乎也不去如今的这般宽阔,可她知道那就是他,就是那个彼时还有些单薄的背影给她撑起了一片天。

他不认得她了,没关系,她的诺言,她自己记得就好。

等我长大,就嫁给你。

她一直一直都记得的,她用了十四年才一步一步的走回了他身边,从那个小小的村镇走到北城,从北城走到海外,又带着自己的成就走回北城,从六岁到二十岁,她心心念念的都是这一天。

她能够名正言顺的守在她的大英雄身边的这一天,能够实现承诺拥有他的这一天。

坐在车里看着叶知秋给自己处理伤口,傅明月斜靠着车门是止不住的笑意,伸着小手,弯着眉眼,娇声娇气嗔道,“疼~”

“下一次握瓶子的时候别握那么靠下,有别的选择就不要用玻璃,还有锁喉踢裆这一套女子防狼术确实经典,但一击不中就会很危险,等有时间我教你两招。”叶知秋一边拿着棉签一点一点耐心的清理着她手心的伤口,一边点评着她的技术漏洞。

她用玻璃砸人,真的是下下策,这如果有细小的玻璃碎屑留在了伤口上,发炎感染,后患无穷。

“你……不生气吗?我打了人,还闹到了局里,我给你丢人了,你就不想骂我吗?”傅明月捏着衣角惊讶的问道。

叶知秋的动作顿了一下,语重心长的开口,“说实话,我不生气也不觉得你丢人,甚至……我挺庆幸的,你能保护好自己,也能保护其他人,对那样的人渣,我和你说什么爱与和平好好讲道理那是扯淡,只是三思而后行,如果有别的解决办法,就不要和他们硬碰硬。”

男人和女人身体上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而且那些已经没有了良知的人会做出多么丧心病狂没有底线的事,谁也无法预料,所以他虽然欣赏她自我保护的意识,却实在不能说她的行为就是对的。

“老公,你是在关心我,对不对?”傅明月听出了他的关心之意,兴奋又惊喜的看向叶知秋,“你还有表扬我,所以你今天有没有多喜欢我一点?”

叶知秋淡淡开口,“没有。”

“就一点点!就这么一点点就好!”傅明月伸出手指来比出了小小的一点,可怜兮兮的在他眼前晃了晃。

“我们说好了只谈钱,不谈感情的。人前我会扮演好丈夫的角色,人后如果你有什么事,在不违反原则的情况下,我也会尽力帮忙。”叶知秋对她的撒娇视若无睹,继续低头清理着她手上的伤口,“傅明月,我真的不明白你到底图什么,但在我这里,你真的什么也得不到,爱情游戏,我不想玩,也玩不起。”

不管怎么样,是傅明月解了他的燃眉之急,所以他会力所能及的对她好一点,反正她也才20岁,还是个不懂事的钻牛角尖的小孩子,等到合约期满,他攒够了钱还给她,一切就会各归各位了。

“我图你啊!”傅明月飞快的探身亲在了他的脸颊上,笑意盈盈的开口,“叶知秋,你喜欢喜欢我吧,你喜欢我,我的人,我的钱,我都给你,每天都只要多喜欢我一点点就够了,每天一点点,一年之后你肯定就舍不得离开我了!”

“小朋友,现实一点吧!”叶知秋把她的手用纱布包好,将余下的药水和纱布重新装进塑料袋,放在了她的腿上,“好了,我送你回家,手上的伤自己多注意一点,不要沾水。还有……这种越界的举动,以后不要有。”

傅明月瘪了瘪嘴,抓了水瓶递给了叶知秋,“不给亲亲,那帮忙开个水总行吧!对了,你什么时候带我去见咱们儿子呀?我礼物准备好了!”

搞不定大的,那就先搞小的,到时候挟天子以令诸侯,看他到时候还舍不舍得赶她走!

叶知秋开了水递给她,眉目低沉,“我们之间的事,没必要牵扯到他。安安以前没有妈妈,以后也不需要有。”

与其得到了再失去,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给他希望,安安很脆弱,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再有任何会伤害到安安的人和事出现在他面前。

傅明月生来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也注定成为不了一个世界的人,所以保持现状井水不犯河水的到合约结束就是对他们而言最好的结果。

“那我要和你住在一起!你看看是你搬过来还是我搬过去。”见他脸色阴沉,傅明月也没有再坚持,立刻让步,打量着他的脸色弱弱的小声开口,“说好了是做一年的夫妻的,夫妻住在一起天经地义,这个……你不许拒绝!”

“好”叶知秋启动了车子,“安安的医院离我那边近,你如果愿意可以搬过来,只不过房子又旧又小,你自己考虑清楚。”

傅明月托着下巴满足的笑笑,“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哪里都行!天涯海角,我都跟着你。”

叶知秋轻勾了勾唇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完全不过大脑的话,也就她这种不识人间疾苦的大小姐说得出吧,只是不知道她的热情的又能持续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