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6 章

第 26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见到傅明旭未婚妻的瞬间,傅明月有些恍然,那个女孩……真的好像澄澄。

或许没有人知道,那个天之骄子傅明旭有过一段无疾而终的初恋,他也曾打着给妹妹买奶茶的名义投喂着那个笑起来眼睛像是小月牙儿的女孩子。

傅明旭喜欢澄澄,是后来她才知道的事,那个扔掉了无数情书的人书架最上方的那一本书里夹着一张已经褪色的粉色信纸,是她再熟悉不过的笔迹。

澄澄喜欢哥哥,哥哥也喜欢澄澄,他们到底发展到了哪一步她并不知道,或许他们牵过手,或许澄澄也披过哥哥的外套,可年少的他们却连一个道别的机会都没有。

客厅里,衣冠楚楚的商人们觥筹交错,贵妇人们讨论着宝石和保养,傅明月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带了叶知秋安静的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吃着小蛋糕安静的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

傅明旭走过时,傅明月终于有了反应,“哥,我有话想要和你说。”

傅明旭把手里的酒杯放在了侍从的托盘上,立刻走了过来,傅明月也把手里的小盘子移交给了叶知秋,起身跟了上去。

寻了一个安静的无人处,傅明月才拉住了傅明旭开口,“哥,她不是澄澄,你是真的喜欢她吗?”

“月月,我们两家要开展合作了,所以我们现在宣布订婚很合适。”傅明旭平静的阐述着事实,近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无悲无喜,没有订婚的喜悦也没有提起故人的伤感,仿佛只是一个冷眼旁观的局外人。

看着这样冷静又麻木的哥哥,傅明月轻皱起了眉,“哥,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才会幸福,你真的要把自己一生的幸福当成筹码放到谈判桌上去吗?他已经那么有钱了,为什么还是贪心不足呢!”

“月月,别那么说爸,是我愿意的。”傅明旭摸了摸她的头,“她人挺好的,也不在意我心里有澄澄,我们是真的很合适,反正我终归要结婚的,与其辜负一个人,倒不如这样简简单单的各取所需来得好。”

就在兄妹俩谈话的功夫,叶知秋也被侍者请上了楼,看到那个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男人,叶知秋的心态完全不同从前。

曾经他觉得自己配不上他皎洁的小月亮,而现在,他觉得再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月月。

出人意料的,傅远的态度很奇怪,没有之前的尖锐刻薄,也没有接受他的温和平静,他们的谈话开始于一声长长的叹息。

“孩子,我首先为上一次的无礼向你道歉,但……作为月月的父亲,我还是不能同意你们在一起。”

在叶知秋疑惑的目光中,傅远拿出了一张叶逢春的照片递给他,“这就是月月喜欢的人,我承认之前反对你们是因为过大的贫富差距,但现在……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有一段正常的感情。

其实仔细看看,你和你哥哥真的长得很像,也难怪月月会认错人。月月喜欢的人其实是你哥哥,从她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就喜欢,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而是那种近乎疯狂的崇拜和依恋。

她小的时候因为地震被埋了很久,是你哥哥救了她,而当初因为余震不断,我们也被迫撤了出来,所以在她心里认为所有人都放弃了她,只有你哥哥对她好,在她心里他就是她的保护神。

因为创伤后遗症,月月有些偏执和疯狂,她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哥哥身边才是安全的,也对他产生了一些不太正常的占有欲,甚至把嫁给他作为了人生目标。

这些是我因为你们的婚姻调查你时偶然发现的,我也没想到你们之间会有这样的渊源。我真的很感激你哥哥救了月月,所以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其实我并不会反对。

可现在和她在一起的是你,你真的就不奇怪她为什么突然找上你,突然发疯一样的爱上你吗?因为她把你当成了你哥哥,她在你身上寻找她需要的安全感,可这其实不是爱。

或许你可以接受,你也觉得你们可以日久生情,你可以让她爱上你,可她现在其实是处于一种病态,你觉得她是怎么找到你的?她一定也调查过,也知道了你哥哥的死讯,只是她模糊现实的让自己短暂的得到安慰,长此以往,她的精神也会出现严重的问题。

所以,作为一个父亲,我恳求你,不要让她越陷越深了!

你现在可能觉得这是我用来拆散你们的手段,但你可以自己去了解这件事情,选择权也在你手中。而且你可以放心,就算你离开了月月,我还是会保证安安可以得到最好的治疗,这是我欠你哥哥的,我会补偿,保证安安一生衣食无忧。”

傅远说完走到桌前拉过他的手,把那一张照片放在了叶知秋手中,开门下楼继续的去迎接起了来客,而叶知秋拿着照片却是心乱如麻。

傅远的话,他其实是信的。

月月六岁那年,哥哥确实被征调参与过救灾,去的地方就是月月的家乡,而她来见自己的第一面就说了救命之恩要以身相许,他当时只当是戏言,可按照傅远的说法,所有的一切也就都说得通了。

是啊,哪里有无缘无故的爱呢?所以……他就只是哥哥的替身吗?那他们那些甜蜜又温馨的过往又算是什么呢?

那些耳鬓厮磨,那些言笑晏晏,那一夜又一夜蚀骨缠绵,那些曾经的甜现在都仿佛是一块涂了**的糖,让他明知道会见血封喉都舍不得放下。

一遍一遍的想着傅远的话,越想越是痛苦,或者是她故意的将自己当成了替身,或者她真的将自己当成了哥哥,可不论如何从头到尾,她爱的都是另外一个人,而他……只是一个鸠占鹊巢的小偷,贪婪的在霸占着不属于自己的爱。

恍恍惚惚的回到花园,傅明月正在找他,见他过来,立刻迎了上去,“老公,你去哪里了?我找了你半天了。”

“怎么了?”叶知秋下意识的将照片往身后藏了藏放进了口袋,“没什么,就是四处逛了逛,又去了一趟洗手间。”

“我哥的未婚妻我也见过了,我们回家吧。”她真的不想看哥哥和那个酷似澄澄的女孩逢场作戏,她替哥哥难过,也替那个女孩委屈。

叶知秋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想要向她求证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

开车回家的路上,傅明月说起了傅明旭和白澄的往事,又谈及这位未来的嫂子,言语间皆是惋惜,“老公,我好心疼我哥,我以前都不知道他原来那么喜欢澄澄,念念不忘了这么多年,那当初……他得有多痛苦啊!”

叶知秋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是啊,天意弄人,多痛苦啊!”

将傅明月送去了公司,叶知秋回了局里,只是坐在办公室盯着面前的文件许久,实在是半点都看不下去,只好起身出了办公室。

在被叶知秋叫住的时候,韩倩倩愣了一下,在听清楚他的问题后,韩倩倩彻底懵了,“叶队,咱们队里是又有了什么大案子了吗?可什么案子和替身有关系啊?双胞胎互换作案?”

“没什么,就是听说了点事,想着你是做心里分析的,想看看你能不能分析一下人物心理,也算是为以后的案件积累一点经验吧!”叶知秋神色平常,让人看不出什么端倪。

韩倩倩点了点头,“叶队你看过电视剧吧,剧里是不是感觉替身和男主都能he,可事实上对因为对前者的执念而寻找替身就说明了很多事,替身终究是替身,假的成不了真。

就像之前有一个案例,中年富商包养了一个和自己初恋特别像的年轻女孩,起初的几年为她花钱如流水,可新鲜感褪去后,连带着私生子都被他扔在了一边不管不问,而本人却离婚和初恋在了一起,开开心心的替人家养起了假女儿。

不过,也不排除会有日久生情的案例,这个是多重因素决定的,不过这一类的案件还好,一般都是感情**,民事调解和起诉就能解决,应该不用我们,不过叶队你是怎么突然想到这个方面的?”

“没什么,突然想到而已。”叶知秋举起已经空了的水杯掩饰着自己的不自然,“你先忙吧,人物画像和报告后天前交给我就行。”

越听越是胆战心惊,替身,这两个字反复的在他的脑海中翻来覆去乱撞,撞得他的头实在是疼得厉害,叶知秋揉了揉眉心,实在不知道回家后要如何面对傅明月。

下班前,见几个小伙子吵着要去喝酒,叶知秋也出人意料不急着回家打算和他们一起,他们一杯一杯的喝,叶知秋就站在门口一根一根的抽着烟,吞云吐雾可眼前却仍旧是她的小脸。

“叶队,来喝点吧!”小李招呼着他。

叶知秋回身摇头拒绝道,“你们安心喝吧,我等会儿送你们回家。”

月月讨厌酒味,不能喝。

灯下,他颀长的身影被拉得单薄。

小李看着捅了捅身边喝得上头已经红了脸的同伴,“叶队今天是不是怪怪的?”

“怪可爱的!”

小李无语默默低头吃肉,土味情话谁不会似的,还在他面前炫耀,别忘了他可是有女朋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