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30 章

第 30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你知道一瞬间天堂,一瞬间地狱的感觉吗?

在傅明月看到他那封苍白无力的分手信的时候,她就是这样的感觉。

放下了页面正开在母婴论坛的手机,傅明月看着自己记了一整张纸的笔记,看着购物车里已经放好的那一堆的婴儿用品,自嘲的笑笑,突然就冷了心。

那个说了要对她好一辈子的人,终究还是食言了,不论是因为什么,那个曾经紧紧握住了她手的人,也松开了手。

“Lucy,给我一杯咖啡。”傅明月踢掉了那平平无奇的平底鞋,从一旁的小柜子里拿出了心爱的黑色高跟鞋,自然的踩进去,果然还是她习惯的感觉。

Lucy端了一杯牛奶一杯咖啡进来一同放在了桌上,只是在傅明月伸手的时候紧紧握住了咖啡杯摇了摇头,“傅总,咖啡对孩子不好。”

“可我喜欢。”傅明月挑了挑眉,秀美的食指勾住了咖啡杯的手柄,抬头似笑非笑的看向这位跟了自己几年的秘书,“Lucy,你僭越了。”

Lucy收回了手,可想想这几天看到的她宝贝这孩子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开口,“傅总,身体是自己的,孩子也是自己的,你要是有什么不痛快,别和自己过不去啊!”

“错!”傅明月握着咖啡杯轻晃了晃,“我没和自己过不去,我做让我自己开心的事,算什么和自己过不去呢?”

如果不是因为爱他,她干嘛要在意宝贝一个每天折腾得她食不下咽又头晕眼花的小怪物,因为它,她不能穿喜欢的高跟鞋,不能吃喜欢的冰淇淋,不能熬夜追剧,不能喝红酒助眠,这束手束脚的才是和自己过不去吧!

也别和她说什么女人天然就有母性,对不起,她没有,她只知道因为它,她的腰粗了一指,再穿喜欢的裙子会被勒成麻花,原本喜欢的食物如今一闻到都会恶心得不行,每天吃不好睡不下,还要被迫在夜里满身冷汗的重温从前的噩梦。

一个女人愿意承受这些,是因为她爱那个男人,他们深爱彼此,想要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他们相爱最好的证明,而一个在她怀孕的时候想要离开她的人,他配吗?

“傅总,你别说气话,要是和老公吵架了,那就回去和他作和他闹,夫妻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可就你现在的月份,宝宝可是脆弱得很,别一时冲动伤害到了它,那之后可真的是后悔都来不及。”作为过来人,Lucy一眼就看出了问题所在无奈的摇了摇头,说话间不动声色的把她的咖啡又换回了牛奶。

到底还是年纪小啊,若是正常人,她这个年纪大学都还没毕业,自己都还是个孩子,根本就不定性,哪里能够负担起另一个生命的重量呢?

可就算是已经走进社会许久的傅明月,在工作上或许老练,可想想她的过往,感情世界真的是一片空白,根本不懂得付出和索取如何平衡,生怕少爱了对方一分,又不肯让对方少爱自己一分,小孩子一般的毫不吝啬得燃烧自己却又对对方的爱意锱铢必较。

Lucy看着她又是轻叹一声,他们这位霸道的傅总其实也还是个任性的孩子,自以为征服了爱人,可从头到尾喜怒哀乐都是被叶知秋牵着走的,还真的是谁先动心谁就输,但她那性子又哪里肯服输呢?

只希望叶先生这十二岁不是虚长,成熟稳重些,能慢慢的陪伴引导她不要太过冲动极端,教会她按照正常人的逻辑方式处理问题吧!

傅明月看着她的动作没吭声,算是默认,过去了刚刚的气愤,喝了口牛奶,又默默穿上了被Lucy捡回来的平底鞋。

看在宁宁和安安的份上,她先暂时再给他一次机会,不生气不生气,万一那是他以前写的,只是误发呢?

这样想着,傅明月挨到了中午就提前回了家,吃了点之前买回来的水果和坚果,爬上床睡起了觉。

叶知秋到家时,刚刚好遇上来送外卖的小哥,看着那自己提前好久就订好的周年纪念日的蛋糕,红着眼笑了出来。

看看吧,所有的一切都是这样刚刚好,开始在一年前,结束在一年后,完完整整的一年,竟然真的和那份合约一点不差,早知道是这样,他当时也该行使权利的改一改合约的,把一年改成一生,多好!

知道她在家,叶知秋并没有上楼,安安静静的坐在了客厅,仔仔细细的看着这间熟悉的房子。

沙发上的抱枕是他们一起买回来的,一共买了两对儿,一对儿在这里,一对儿在她衣帽间的沙发上,她很喜欢,因为这个抱枕可以录音,她当时可是哄着他录了好几段表白的话,他到现在都记得她那狡黠的小样子。

厨房的冰箱里其实也放了啤酒,虽然她不喜欢他喝,可因为在老房见过,去超市的时候她总会时不时的替他拿上一提,但其实冰箱里的酒他一口都没动过,只是都用来做了她喜欢吃的鱼。

家里的阳台很大,那里摆了一个大大的白色吊篮,休息的时候她很喜欢就穿着睡裙窝在那里,看日出看星星,有些时候自己把自己晃睡,还要他抱她上楼。

不过这吊篮其实他也喜欢,还记得情人节那天安安睡下后,他们两个就是在这里胡闹,小心又紧张的克制着自己不敢出声,尽兴又刺激。

楼上……他不敢看,那里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回忆太多,多得可以把他淹没,他怕看到那一切,他本就不够坚定的心会被动摇得彻底,怕他忍不住反悔。

傅明月睡醒下楼时,叶知秋正端端正正的坐在他以往坐的位置,一切的一切好像都和往常一模一样。

“解释一下吧!”傅明月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将信息调出来放在了他面前的桌上,看也不看他的抱着手臂微扬着下巴,等着听他的回复。

叶知秋舔了舔嘴唇,眸光微沉,甚至根本不敢抬眼看她,声音干涩,“没什么要解释的,契约到期了而已。”

傅明月讥讽一笑,“你自己信吗?只是契约而已,那你亲我睡我的时候心里也都只有契约吗?叶知秋,你敢说你不爱我?你骗我,就让我不得好死!你敢吗?”

“月月,别说这种话!”叶知秋慌张的抬头,对上她的眸子,一句原本打算说的谎都说不出口。

他不敢,真的不敢!

见他那紧张的样子,傅明月拿过了桌上他准备的契约在他眼前痛快的撕了起来。

纸张破碎的声音清脆悦耳,一声,两声,三声……叶知秋不知道她究竟撕了多少下,只记得那从他面前飘落撒了他满身的一场小雪。

“叶知秋,从现在开始没有契约,你我都是自由人,你要我,我们在一起,我给你生儿育女,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你不要我,今日之后就是永别。我的底线你是知道的,最后一次机会,你自己想清楚。”

说完,傅明月起身上楼,麻利的收拾起了行李箱,早早准备好的文件袋被她从抽屉里拿出来放在了桌面上。

这间公寓已经被她过户给了安安,算是她给安安提前准备好的成年礼物,不仅仅是这间房子,还有一笔创业基金,靠山山倒,靠水水流,只有钱才是永远不会背叛安安的倚仗。

她这么自私的一个人自问不敢保证有了宁宁还能把一碗水端平,所以能给安安傍身的东西,她都要提前给他。

看着她拉着行李箱从电梯出来,叶知秋下意识的起身,虽然控制住了自己的步伐,可目光却没有一刻能够离开她。

“叶知秋,我真的要走了。”傅明月走过他身边时还是忍不住定住了步子。

“嗯”叶知秋木讷的应了一声,双手紧握成拳努力的克制着想要伸手拉住她的冲动。

傅明月微微抬眸轻笑一声,“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或者你现在抱我上楼,或者……我们再也不见。”

叶知秋的手动了动,紧紧的抓住了她行李箱的拉杆,两个人僵持了很久才开口,“月月,你等等我,行吗?”

“我等累了。”傅明月微微勾唇,从他手里抢过了拉杆,拖着那空荡荡的拉杆箱头也不回的离开,声音无悲无喜,“房子已经过户给了安安,给他的东西你无权拒绝,往后……你就自己好好照顾他吧。”

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背影,叶知秋在原地站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拔腿追了出去,“月月!”

傅明月看着后视镜里追上来的人,将油门狠狠的踩了下去。

可有可无的爱,她从来就不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