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42 章

第 42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傅明月带宁宁回北城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傅明旭结婚,作为妹妹,她自然不能缺席哥哥的婚礼。

傅明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妹妹,明艳美丽仍旧一如往昔,只是少了几分过去的稚嫩和果敢,多了几分成熟的温柔,眉目间也带上了淡淡的疲惫。

对哥哥,傅明月一向是报喜不报忧,肯和他说的多半都是又投资了什么什么项目,挣了多少多少钱,而对宁宁的身体却是绝口不提。

宁宁被傅明月养的很好,很精心,虽然体弱多病可看起来白嫩嫩胖嘟嘟的,很是讨人喜欢。尤其那一双明亮清澈的杏眼看过来,实在是没有几个人能不心软,哪怕是一开始对宁宁没什么感情的傅远和钱莹,抱到小团子之后都不愿意撒手。

宁宁真的是个小鬼灵精,特别的会讨好大人,咿咿呀呀的冲着你笑,还会用小爪子抓着喜欢的人的衣服不松手,就这么扯了傅明旭几次,愣是把自己扯成了个小富婆。

五官张开了的宁宁越发的像叶知秋,不过不是他斧凿刀削的那种锋利,而是一种糅合了傅明月妩媚的灵动秀美,像是一朵刚刚从天上落下的小雪花,纯净又脆弱,让人忍不住心生爱怜。

宁宁好像很喜欢北城,从回来开始,小姑娘就格外的活泼,无论被她抱着走到哪里,那一双黝黑明亮的大眼睛都会不住的四下张望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一般。

他们之前生活的城市四季如春,很适合宁宁养病,而北城已经开始飘雪,细碎的如柳絮一般的雪,雪花轻轻地飘落,小团子就兴奋的手舞足蹈,伸着小爪子去抓,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隔着玻璃带着她看了会儿雪,傅明月到底没有拗得过那个向往着门外世界的小团子,抱了她去院子里,陪着她去感受故乡的冬天。

北城的冬天和其他任何地方的都不一样,或者说,在她记忆中,北城的冬天是最特别的,北城的冬天有冰有雪,有冬天特有的清爽美丽,可北城的冬天不像其他同纬度城市那样冷,北城的冬天……是暖的。

北城冬天的温度是那个人怀里的温度。

“啊……啊!”宁宁伸着小手指着被摆放着门边的玫瑰花篮,兴奋的扭动着小身子,傅明月无奈的抱着她过去扯了几瓣给她,小团子才总算是心满意足的老实了下来。

宁宁很喜欢这样热闹又漂亮的场合,因为身体的原因,在宁宁还小的时候,是真的体弱多病,三天两头的感冒发烧,还动不动就上吐下泻,吓得她甚至请了家庭医生一直守在家里,根本就不敢带她出门。

过了百日,等到她的身体状况好了些,她才敢那天气尤其晴朗的时候,带小姑娘出去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晒一晒太阳,被圈久了尤其寂寞的小团子就格外喜欢人多的地方,哪怕只是听着那些小家伙根本就听不懂的话,她也总是开开心心的支起小耳朵。

宁宁是个会让人开心的小开心果,那些一个人带着小家伙的日子虽然辛苦,可傅明月却觉得很幸福,宁宁依赖她离不开她,每天睁开眼睛就在找她,要拉着她的手才肯乖乖睡觉,是个粘人的小粘豆包。

但宁宁并不磨人,相反的,她实在算是个天使宝宝,拉了尿了或者饿了就轻轻的哼哼两声,绝大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哭,就算是哭了,只要她抱在怀里哄上几下也立刻会止住哭声,又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笑。

照顾宁宁真的是一件很治愈的事情,她亲自抚养宁宁才,明白了抚养一个孩子究竟是怎样的辛苦,好像对那介怀了许多年的抛弃也有了几分释然。

那一对夫妻其实也已经给了她很多,远比许许多多的人给她的还要多,是或许是因为她曾经太深的期盼过在意过,所以哪怕只是小小的伤痕,都会被无数倍放大成绝望的恨意。

而现在,她不再是需要父母关注的小孩子,她有了宁宁来爱她陪伴她,她的生命里有了新的精神寄托,她真的不想怨,也不想恨了。

虽然同父母退步和解,但傅明月还是拒绝了他们让她留宿在老宅的邀请,带着宁宁住进了提前订好的公寓,习惯了一个人占有自己的领地,她实在是不愿其他人强闯进来。

然而白日里吹了风玩了雪,等到晚上睡觉的时候,宁宁就已经有些没精神,照例给宁宁测过体温,看着体温记忆上惊人的数字,傅明月立刻抱了小团子出门直奔医院,又毫不客气的喊了负责北城分公司一应事务的云腾帮忙联系司机和医院。

“叶队,嫂子带宁宁回来了,宁宁生病了,嫂子一个人带她去的医院,你快去找他们吧!”听到了枕边人的电话,韩倩倩立刻拿出了手机通风报信。

没错,她现在已经是云腾学弟的女朋友了,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又瘦又小又黑又矮的丑小鸭会变成今天帅气的大总裁,又有谁能想到分明她最开始和云腾交往密切只是想帮叶队打听小嫂子的消息,最后却反而被套路回了家,做了他的女朋友。

所以说事实在无常,还真的没有人可以预料到下一分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谁与谁又会是怎样的相见与重逢。

接到消息,叶知秋又惊又喜又担心,想也不想的立刻让她发来了地址赶了过去。

前一秒有多激动,后一秒就有多心痛,看着瘦弱的她吃力的抱着宁宁,哄着那号啕大哭的小家伙,扎着头皮针的宁宁哭声可以传遍整个走廊,听得人揪心。

而因为急诊人多,她就穿着拖鞋靠着墙抱着宁宁,大概是因为抱得久了纤细的手臂都在微微颤抖。

“月月,我来抱吧!”叶知秋快步上前,伸出了手,想要从她怀里接过小团子,就好像是加班迟到的丈夫终于赶到了独自带孩子看病的妻子身边,而根本就没有这半年的分离。

傅明月没有再逞强,虽然安安还小,可真的抱着这小团子抱上许久,她也是真的抱不住,实在是怕摔了她。

把宁宁放进叶知秋怀里,叶知秋立刻小心的抱住了小团子将她紧紧的贴在了胸前,温柔的轻轻拍了拍,“宁宁乖,没事了,不哭了。”

他没有照顾过这么大的孩子,可他这动作却是出人意料的细致入微,大概是血缘天性,原本哭红了小脸的宁宁伸着小手抓着他衬衫上的扣子,泪眼朦胧的盯着他的脸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

叶知秋被她抓着,鼻子突然就一酸,他以为离开了他,她们真的会过的很好,不会再被他这个扫把星牵连,所以哪怕是想他们想到发疯,他都不敢去找过去,只能隔三差五的靠着云腾发给他的她们的照片继续撑着。

可被宁宁小小力道的拉这一下,感觉他真的再也狠不下这个心了,眼前的是他的妻子,是他的女儿,宁宁想要他,月月也需要一个能够依靠的肩膀,或许她们身边仍旧有他的位置。

傅明月看着他们有些动容,明明在为国外的这半年,她一个人带着宁宁也可以过的很好,明明她一个人也可以坚强的面对小团子大大小小的病,可是真的回到了这个地方,他又出现,好像她所有的坚强都变得不堪一击。

她又开始委屈了,明明早就打定主意要一个人带大宁宁,明明早就打定主意,把他们两个人的生活彻底分割开,可是看着他走向自己抱起宁宁的时候,她还是会感觉到一种无比的安心。

宁宁在叶知秋的怀里,很快就睡着了,叶知秋稳稳的抱着宁宁,低头爱怜的轻亲了亲她的额头,过了退烧针,小团子的温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依偎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

吊又完了一小瓶的药水,护士轻手轻脚的过来拔了针,宁宁被惊醒又哭了两声,是有了精气神的小团子磨起人来是越发的厉害,无论两个人怎么哄,始终是不肯停下,那萌萌的小奶音都哭的有些沙哑。

“她可能是饿了。”傅明月看着不停的往自己胸前拱的小奶团子,脸色微红的开口,“我找个地方先喂喂她吧。”

叶知秋的表情顿了一顿,立刻将宁宁接了过来,裹好外套抱在怀里,“开了车过来,我们先上车吧!”

将窗户关紧,傅明月盖着他的外套解开了衣服熟练的喂起了宁宁,饿坏了的宁宁咕噜咕噜的大口喝着奶,小手小腿兴奋的动来动去,叶知秋坐在驾驶位上透过后视镜看着后排的两个人,心好像一下子就被填满了。

“月月,我来抱宁宁吧!”叶知秋接过了宁宁让她打理自己,立起了宁宁的小身子温柔的给她拍着奶嗝,宁宁的身上原本带着一股淡淡的奶香味,刚喝过奶,越发的像是个小奶球。

叶知秋爱不释手的贴了贴宁宁的小脸,把她抱在怀里,小心翼翼的亲了又亲,怎么也亲热不够,太多的照片也带不来这一颗小团子在怀里的感动和幸福。

将自己的衣服记好,傅明月立刻从他手里要回了宁宁,“不早了,宁宁也该睡了,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拜托你送我们回去。”

叶知秋的手放在钥匙上,却迟迟不愿发动汽车,“月月,和我回家吧!”

“你是想和我抢宁宁的抚养权吗?”傅明月反问道。

叶知秋听懂了她的言外之意,只是他真的没办法再一次看着他们就是在自己的面前,他等这一面等了整整半年,而这一面之后,如果真的放他们离开,他甚至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下一面。

真的过够了现在的这种日子,每天漫无目的的让自己忙得像个陀螺,回到家里,想要好好的陪一陪安安和他说说话,可真的坐在一起,在饭桌上又是相顾无言。

他和安安之间有太多话题,不能提起,一旦提起,就是两个人的神伤,甚至安安的班主任还专门找过他,询问家里的情况,起因是安安的美术作业——我的一家,可一幅画有一半的纸都是空白的。

他和安安在那一张画纸的两端中间隔了一整个世界,他知道中间那两个位置是留给月月和宁宁的,他也知道有些时候自己那些别扭在无声的伤害着安安,和他真的过不了心里的那一道坎。

月月让他知道了什么是爱,可是她的离开又带走了他爱人的能力,在那一片灰暗之中,他已经没有心力去温暖其他人,而只有看到她们,他才能听见春天花开的声音。

他知道自己也许是病了,而月月就是他的那味药。

对她,他一惯是没有什么办法的,不过山不来就我,那就我来就山,按照她的意愿把她和睡着的宁宁送回去,叶知秋却是磨磨蹭蹭也不论如何都愿离开。

一会儿说是怕她饿给她煮夜宵,一会儿忙前忙后的给宁宁换尿布看她睡觉,是怎么的真的像是换了个人一样,死皮赖脸的,无论她怎么说都不肯走。

她怎么就信了他说口渴怎么想要一杯水的鬼话放人进了门,进了门她就管不住了,如今的他可是一点都不客气拘谨,巨大的变化让她实在好奇这半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起来他们两个的关系也是相当的微妙,说是分开,可面对彼此的时候,还是会自然而然的迁就和纵容,若说在一起,小姑娘却又没有了尝试的勇气,他想让宁宁拥有一份健全的父爱,可他又害怕他会从他身边抢走宁宁。

相隔千里的时候,她忙着自己的事业,忙着照顾体弱多病的女儿,腾不出什么时间来想这些,可回到了这里,见到了他,她又能感受到自己不死心的蠢蠢欲动。

记吃不记打,这话或许说的就是她吧!

在他身边的时候,她感觉难过,尤其是一想到宁宁的身体,她就心痛又自责,连带着迁怒于他,哪怕知道了他为自己为宁宁做过的那些事,可她还是没有办法去直面这一切,她不需要那个公道,她只需要她拿命换来的女儿健健康康。

离开了他,好像想起他的都是那些好,是他为了怕夜宵冷掉捂在胸口烫红的那一大块,那个被她压麻了身子都一动不动给她当人形暖宝宝的傻憨憨,那个在撞车时下意识会把方向盘往右打的男人。

叶知秋真的不是一个浪漫的人,知道他已经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他笨笨的,从来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哄她,可她知道叶知秋是把她当成小公主在宠在纵容。

半年里,许多时候宁宁三天两头的不舒服,小团子难受的直哭,她有的时候也忍不住跟着哭,偶尔打开手机,看着那堆积成山的信息,她就哭的更凶了。

她一个人好累,真的好累,身体上很累,精神上更累,甚至宁宁两三个月大的时候,她身体还虚弱,一整晚一整晚接连不断的做噩梦,那个时候她就忍不住拿出手机把他的声音一遍一遍的听。

很多次她都想拨通那个电话,问他为什么不在?而从情绪中醒悟过来,又突然发现他们已经分开,是她自己选择了一个人抚养宁宁,是她放弃了他。

分开的时候会放大一个人的好,而在一起的时候,只会想到那些曾经的鲜血淋漓,云腾和她联络的时候,有时也会劝她回来看看,给她讲一讲叶知秋的现状,尝试着劝他们复合,说他们没有必要这样相互折磨。

她犹豫过,心动过,可看到宁宁的时候,又瞬间冷静下来,当前,她孑然一身可以义无反顾孤注一掷,而现在,她好像再也不敢赌了。

生活并不是总按照她想象的方向发展,就好像她对他们的感情那样有信心,可叶知秋相信了爸爸的话放开了她的手,就好像她曾经以为回到他身边之后,他们会一家四口过的很幸福,可最后,她的宁宁成为了牺牲品,曾经所有美好的幻想都变得面目全非。

有些东西之所以美丽,值得怀念,或许是因为没有得到,而不是被现实打磨成了满地鸡毛。他们就这样保存着在彼此记忆里最好的模样,或许就是最好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