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9 章

第 29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云腾,余下的会议,你来主持一下。”傅明月把电脑推到左手边,飞快的拿起水喝了几口,压下了那一阵又一阵的恶心,深吸了一口气,又强打起精神撑着昏沉沉的头听完了整个会议。

一场会议,傅明月喝了二十多次水,喝得作报告的经理都有些慌,他该不会是说错了什么吧?

傅总总是喝水这是实在听不下去了吗?

他会不会被解雇啊?

会议结束,看着傅明月难看的脸色,众人都抱起文件夹抬腿就走,好像生怕被人抓住扣下一般,傅明月撑着桌子起身,因为那瞬间的晕眩踉跄了一下,被云腾扶了一把才站稳了身子。

“没事吧?”云腾关切的问道。

傅明月揉了揉太阳穴,轻摇了摇头,“没事,就是最近休息得不太好,可能是睡眠不足,有点头晕恶心。接下来的事,你来跟吧,要我签字的来找我就好了,我得先回去歇歇。”

“打电话让你老公来接你吧,或者我送你?”看着她那样子,云腾实在是有些不太放心,生怕她真的要去当个马路杀手。

说话的功夫傅明月又是一阵反胃,忙拿了水喝起来努力的将那感觉压下去,半晌才眼泪汪汪的开口,“他出差了,我自己回去就行。”

“你可算了吧!”云腾把夹在腋下的电脑放在了桌上,“我送你!你说你这婚结的,有老公和没有一样。”

“他忙。”傅明月听他说叶知秋,立刻反驳了回去,“没有警察叔叔的付出,会有你现在的安稳生活吗?他这是舍小家为大家,这境界你不懂!”

“行行行,你老公天下第一好行了吧!”云腾无奈的撇了撇嘴,伸手拉住了她的手腕,“有吧,我先送你回家……等等,傅明月,你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身上这么烫啊?”

闻言,Lucy也忙伸手去摸傅明月的额头,确实有些热,却不是高烧的那种烫,Lucy的目光微变了变,犹豫了一下还是趴在了傅明月耳边低语了几句。

听她说完,傅明月眸光一亮,“真的吗?”

“嗯”Lucy点头又附在了她耳边小声开口,“我怀我女儿的时候症状和你现在差不多,要不你还是先去医院看看吧,万一真的是有了,好多药都不能吃。”

“你们嘀嘀咕咕说什么呢?走不走?”云腾看着莫名其妙的两个女人满脸都是疑惑。

原本不想让他送的傅明月立刻改变了主意,“走走走,送我去医院吧!”说着,傅明月主动的伸了手出来,“云腾,你扶我一把,我穿了高跟鞋,怕摔。”

Lucy一提醒她才想起来,虽然他们一直都有做措施,可也不是没有擦枪走火弄破了套套的时候,他们本来也不排斥再生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宝宝,所以她也从来都没有去吃过事后补救的药。

算一算日子,傅明月越发肯定了Lucy的说法,她上个月的例假好像真的没有来,只不过因为她一向不准,上一次更是忙着出差谈生意,只以为是压力大又水土不服,现在想想……可能真的是小宝宝来报到了。

宝宝,好温暖的一个字眼啊,是他们的小宝贝啊,他知道的话应该也会很开心吧!

想到这些,傅明月小心翼翼的护着肚子坐上了后座,又认认真真的扣紧了安全带,双手交叠的放在小腹上,眼中满是温柔如水的笑意。

“傅明月,不带这么欺负人的,真的把我当司机了!坐前面来!”云腾不满的控诉道。

傅明月好心情的没有和他杠,轻勾了勾唇,“你好好替我管理公司,我就让我女儿认你做干爹了。”

“干爹什么干爹……等会儿……傅明月……你……你……”一边起车一边心不在焉的应着她的话,等到反应过来的瞬间云腾惊得立刻又熄了火回头,“不是吧,你别吓唬我啊?”

“应该就是。”傅明月顽皮的眨了眨眼,“你到时候好好替我管理公司啊,等我女儿周岁……不不不……等她上了幼儿园我就给你放长假,双薪的那种。”

她的小宝贝,一定要在满满的期待和爱中长大,叶知秋忙没关系,那就她来陪伴它,他们曾经期盼却又求而不得的一切,她都要好好的补给它。

“你做个人吧!”云腾虽然吐槽着她,语气中却也带上了笑意,“不对啊傅明月,你重女轻男啊!思想有问题,你老公知道吗?”

傅明月得意的翘了翘小尾巴,“他知道啊,他也想要女儿啊,说像我一定可爱,不过,其实儿子也不是不行了,你想啊,他那么帅还聪明,这么好的基因浪费了多可惜啊!”

被秀了一脸恩爱的云腾默默闭嘴,是他这只单身狗不配,他为了他干女儿还是好好打工吧,这样或者可以找他们把孩子借来回去应付家里?

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拿到检查结果的时候傅明月还是激动得不得了,说不出话来,眼泪却是不听话的往外涌,看得医生只以为她是失足少女,甚至已经轻车熟路的给她推荐起了流产方案。

回过神来被那两个字刺激到了傅明月像是炸了毛的猫,护着仍旧平坦的肚子用气愤而尖锐的目光看向了医生,“谁说我不要的,好好的孩子为什么不要?这就是你作为医生的医德吗?胚胎就不是生命吗?它们就不会疼吗?你有什么资格在它的父母还没有做出决定前去诱导他们放弃一个孩子,因为你这种行为,会有多少原本可以在阳光下快快乐乐长大的孩子最后变成了一团模糊的血肉,你的良心都不会痛吗?”

“对不起对不起,医生你也知道的,刚当妈的女人都比较敏感,听不得有些话,对不起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啊!”云腾握着傅明月的肩膀连连道歉把反应有些过激的傅明月带出了诊室。

被他拉出来,傅明月烦躁的甩了甩肩膀,“你拉我做什么?我说得不对吗?上来就认为我不会要孩子,推荐什么手术方案,她是医生还是刽子手啊!”

云腾哭笑不得,“祖宗,你看看你自己的年纪,二十一,正常人大学都还没毕业,你又哭成那个样子,正常人谁认为你能有能力生养一个孩子啊?人家真的劝你要有母性才是找事吧!”

“是这样啊,那个……之后替我送束花过来吧!”傅明月有些不好意思的咬了咬唇,又找补一般的看向云腾,“还不都是你,长得就是靠不住的样子,要是我老公在,医生肯定不会误会的!”

“对对对,你老公天下第一好,所以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云腾好脾气的给她顺着毛,他可见过嫂子怀孕的时候情绪有多不稳定,原本文静的一个人是真的那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又可能突然一个人开始生闷气,对孕妇就得哄着顺着些。

傅明月拿出了手机,拍了一张黑乎乎的B超图,轻摸了摸图片上还看不出什么的小豆子,幸福的弯起了嘴角,喃喃自语道“他肯定会很高兴的。”

打开聊天窗口把图片发送过去,傅明月又立刻把宝宝的第一张照片撤了回来,这种事……其实还是亲口告诉他才比较好吧!

感受到手机的振动,正在开会的叶知秋偷偷的打开了聊天界面,见到已经被撤回的消息犹豫了一下,到底没有追问,又默默的把手机放回了桌边。

“你怎么又把消息撤回了?”云腾疑惑的问道。

傅明月握紧了手机,“他在忙,不能让他分心,这种事等他回来我再说也一样,不过你……嘴巴严实一点啊,这件事他应该第一个知道。”

云腾无语:“那我呢?已经知道了,我不会把我灭口吧?”

“你不算人。”傅明月淡定开口:“你就算是个工具人吧!”

云腾:“……”我谢谢你了啊!

“妈妈,喝牛奶。”

“谢谢安安。”傅明月接过牛奶摸了摸安安的小脑袋,“你怎么想起来给我热牛奶了呀?”

安安挤在了傅明月电脑椅的边边上坐了下来,“因为爸爸说他不在,安安是小男子汉,要替他照顾妈妈,还要提醒妈妈早点睡觉。”

看了一眼表,傅明月最后看了一眼只看到一半的报表,合上了电脑。是啊,要早点睡觉了,她不睡,宝宝也要睡,他不在的时候,她就要照顾好两个宝贝啊!

“安安,今天爸爸不在,你要不要和妈妈一起睡?”傅明月把杯子里的牛奶一饮而尽,对着穿着小恐龙睡衣的安安发出了邀请。

安安忙不迭的点头,“要!”

关上了晃眼的灯,给安安盖好被子,傅明月借着床头灯温暖的光温柔的给安安念起了故事,一只手轻轻的搭在小腹上,好像也在哄着那颗小豆子一起入睡。

不对,他们的小豆子是有名字的,它叫宁宁,是它爸爸一早就取好的名字,宁宁,安宁的宁。

他们或许都不是在父母的期待中到来,但安安是,宁宁也会是,它会有最勇敢最厉害的爸爸,最温柔最可爱的妈妈,还会有一个期待着它的哥哥,他们的宁宁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小朋友。

讲完了故事,安安虽然困得迷迷糊糊可还有几分清醒尚存,傅明月撑着头看着他到底还是控制不住那些心底里的喜悦,趁着安安注意力不集中轻声问道:“安安,你喜欢弟弟还是妹妹啊?”

“要妹妹。”安安打了个小呵欠,伸了伸小腿翻了个身睡了过去。

傅明月关了灯躺下,在脑海中勾勒着女儿的样貌,幸福的弯着唇角不多时呼吸也平稳了下来。

不同于母子俩的好梦,叶知秋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实在睡不着,又走到了阳台上抽起了烟。

吹着冷风,看着整个城市逐渐熄灭的灯火和刺眼的霓虹,长长的叹息一声,抬头望向了天际。

今晚是十五,没什么云,高悬的明月圆满皎洁,月色虽然清冷却也难得的带了几分温柔,像极了他的小月亮。

傅明月,负明月,不忍辜负,却又偏偏要辜负,叶知秋拿出手机来反反复复的修改着那一封分手信的草稿,可多少理由都骗不了自己,想来也骗不了她。

看着那一整页违心的话,叶知秋实在是不知还能说些什么,而更可悲的是他要用能被她一眼看穿的谎言去欺骗她作为分开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