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贵宾待遇

贵宾待遇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雪花白鹅用迎着阳光的白鹅亮翅打破了金角对于她活不过今晚的错误判断,然后她就受到了整个巫云九重山顶层三人组最隆重与热情的对待——

兽百万又塞给了她许多高品阶的东西,因为昨天晚上她差点被东西埋了却没有可以收纳那些东西的随身小包,兽百万干脆就把自己的二号储物袋连同他觉得鹅一定会喜欢的灵食、法宝一并送给了司鹅云绯。

这只脑子时灵时不灵的猫妖男还根据她至今还套在脖子上的魔尊的小辫,想到了一只鹅携带储物袋的方法——脖子挂包。

于是,在魔尊大人的装饰防御小辫子项链之后,鹅绯的脖子上又挂上了一个看起来就非常贵的、用破空蜘蛛的蛛丝炼制而成的超大保鲜随身口袋。

司鹅云绯低头看了一眼那个还算漂亮精致的储物袋,最后点点头接受了这个不错的赔礼和欢迎礼物。

兽百万见到司云绯戴上了他的储物袋,储物袋还和他家老大的小辫子挨在一起,就非常愉快的上蹿下跳。表示以后司云绯这只雪花白鹅就是他的鹅兄弟了。

“这储物袋上有我的印记!能让你在高阶灵兽嘴巴里保命、在中低阶灵兽里横着走!”兽百万十分得意,不过他还是提醒了一句:“但是只限于不能修炼的那些灵兽啊,你可不要自己作死往妖修面前跑。那些家伙就算被我打了也都不听话。”

兽百万之后就是金角。

作为一匹有着特殊血脉和疗伤能力的天马,金角送给司云绯的是一只她进阶脱落的灵角,用金角的话来说就是她的角没脱落的时候能够破世间邪煞、洞穿最坚硬的铠甲。而一旦金角脱落,虽然没有了破除邪煞的力量,但却依然是八阶高级的攻击和防御法宝。

“……小鹅你力量较弱、防御能力也不怎么强,虽然在我们九重山之上你是绝对安全的,但若是出了九重山怕是安全难保。”

“我便把这金角做成项链给你,只要佩戴着我的金角项链,元婴修为以下的修者无法动你分毫,便是元婴、化神期的中高阶修者,这金角也能让你在他们的攻击下撑个三日。”

“而这三日时间,足够我跨越真灵界去救你了。”

于是司鹅云绯的天鹅颈上又多了一条被金角炼制且刻意缩小的漂亮的金角挂坠,司云绯低头的时候,都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脖子上原来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哪怕实际上没有一点声音。

这个时候,独眼钟良带着他慈爱如老爷爷一样的笑容和眼神走来了。

司鹅云绯抽了抽嘴角忍不住去看这独眼大叔的手。

什么都好,千万别再给她脖子上挂点什么了。就算她现在没有手不能穿衣服也没有口袋,但她真的不想让自己成为一个行走的挂勾好吗!

好在这位独眼大叔并没有再送东西,他只是要履行自己的工作职责。

“呵呵,坚强的白鹅小友你好,我是巫云九重山的总管钟良,你可以在内心称呼我为钟叔。我负责帮少爷管理家里的事情。

昨夜鹅友在关键时候用……咳,特别的方法帮助少也度过了难关,鹅友就是我们巫云九重山最尊贵的客人!”

“我见鹅友好像十分喜欢精巧舒适的住宿和景色宜人的花园?今早我已让人去星月湖边建造一座最漂亮舒适的鹅屋,所有的一切用度都会比照我们少爷。”

“当然还有湖边专属的小花园、晾晒台、以及铺满灵石的珍兽园全通小路,一定会给鹅友宾至如归的感觉!”

“不知道鹅友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需求?如果有的话鹅友可以随意表达,虽然我们无法用言语交流,但鹅友是我见过的最聪慧机灵的雪花白鹅,我自认为灵感也不弱,一定会努力理解鹅友的每一声叫声、每一个动作的!”

钟良大管家低着头微微弯着腰,特别诚恳地给司云绯说明她这个“可能救命鹅”的待遇的提升。

那样子差点就让司云绯觉得自己不是只鹅,而是真正的贵客了。

只能说这位独眼大管家的段位实在是高,和这位独眼管家一比,她前世的那些金牌管家大概都要退上几百里地吧。

毕竟大概没有一个管家可以为了他家少爷去努力学“鹅语”的。

司云绯原本以为独眼管家说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她已经做好了要看看大魔头要送自己什么礼物的有点略微兴奋的心理准备。

结果还没等她把脑袋转向大魔头,独眼管家的话就又响了起来,这次他竟然开始介绍巫云九重山了!

“既然鹅友已经来到我们九重山,那自然该简略的介绍一下我们这地方的。

巫云九重山是真灵界七大极地之一。是真灵界最高、同时也是灵气最浓郁纯净的地方。”

“整个巫云九重山分为九层,每一层就是每一重山。九重山各重山的高度不同特色也不同,就比如在第九重山可以收集到真灵界最精纯的日光月光星光以及云露,而八重山则有最澄澈的流云冰晶。”

“七重山有一眼温泉,六重山多奇珍药材、五重山盛产罡风陨铁,六重山是生机谷的医修都想来逛逛的地方,而五重山则是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剑修试图偷偷潜入挖矿。”独眼大管家说到这里骄傲又不屑地扬了扬下巴:“但这些家伙想得美!没有我们九重山的允许,他们谁都不得进入五重山以上!”

然后独眼管家忽然又换了一副特别和蔼的表情看司云绯:“当然只要鹅友想去,整个巫云九重山都会对鹅友敞开大门!”

司鹅云绯觉得这个时候她应该表现的很感动,但她微微地挪了挪屁股,思考这位大管家是不是已经自动忽视了她是一阶雪花白鹅的事实,以至于同样忽视掉对于一只正常的雪花白鹅来说,他刚刚说的一切话语都是听不懂的废话。

然而大管家说的十分起劲,那认真的态度让鹅绯都不好意思中途打断他。

她又忍不住地动了动翅膀鹅掌歪了歪脖子,希望独眼大管家赶紧把话说完。

她自以为自己这个小动作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毕竟屋内只有四个人,排除掉正在自己玩爪子的猫妖男、已经闭眼开始修炼的金角女,最后的大魔头她偷偷地瞥了一眼,这家伙正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犯迷糊呢~

所以,再动一下。

赶紧听完金牌大管家的大本营介绍。

在她扭过头继续听钟良说话的时候,她没看到的是那大魔头虽然闭着眼却慢慢勾起的嘴角。

“巫云九重山五层以上是闲杂人等不得进入的地方,而从四重山以下,就是我们莫家的家仆、门客、弟子等居住生活的地方了。”

“第一重山的斗法练阵广场鹅友在第一天就已经看到了吧?那里灵气纯净充沛,又不至于过多难以吸收,是修炼比斗的好地方。现在一月之期还没到,现在那里应该还有不少修者在打坐修炼。这是我们少爷心善,给真灵界那些散修修炼的机会。”

“可见就算我们少爷被称为魔尊,形式作风也比那些什么仙啊圣啊只有表面仁慈的伪君子强的多!”

“咳,最后就是三重山的炼丹炼器区和二重山的交易区了。

因为三重山有山核地火易于炼丹炼器,而二重山的灵气比一重山要浓一些,却驳杂不均,就直接开辟几个区域建造些商铺也好和外界交流、不至于断了联系与消息。”

说到这里独眼钟大管家的九重山介绍终于说完了,他说完之后便把身板挺的笔直、下巴微扬、目光灼灼地看着司云绯,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

司云绯:???

司云绯:…………

司云绯歪头思考了五秒,终于明白大管家的意思,她立马从自己的软垫上站起来,伸开了她雪白的翅膀,开始海豹鼓掌。

“嘎嘎嘎!”

老铁六六六!说的真仔细真好!连我一只鹅都已经明白九重山的牛逼了!!

然后钟大管家就露出了一个十分满意的微笑。看着雪花白鹅的眼神更加慈祥了。

“好了,介绍完毕我就要去处理其他的事情了,鹅友就交给少爷啦。”

“鹅友放心,少爷虽然昨夜的模样可怖了些,但那只是少爷受到的魔气反噬,平日里我们少爷就是天底下最潇洒温和的公子、最善解人意的友人!”

大管家说完转身就走了。

留下雪花白鹅坐在垫子上有点傻呆呆地看着那撑着脑袋假寐的男人。

一分钟过去了。

潇洒温和的公子没睁开眼睛。

三分钟过去了。

善解人意的友人还闭着眼。

一刻钟过去了。

连兽百万和金角都已经无聊有事的离开了,大魔头的姿势却还一动没动。

司鹅云绯:“……”

“嘎嘎嘎嘎嘎!”

司鹅云绯猛地又举起了她的大白翅膀,一翅膀就向着大魔头的那张完美俊脸扇过去。

你以为你闭着眼本鹅就不知道你在装睡了吗?!

这就是你对待救命恩鹅的态度?!

然后,雪白的翅膀就被修长的手指稳稳抓住。

假寐的男人睁开双眼,那双漂亮的凤眼里带着揶揄的笑意。

“别着急,你说我给你起个名字怎么样?总不能救命恩鹅还只是鹅鹅鹅的叫。”

司鹅云绯瞪着眼低头看了看自己脖子上的宝贝,又抬头看看大魔头。

看看我的脖子再说话,你的救命之恩就值一个名字是吗?

莫不闲大笑起来:“那起名之后,我带你下山看看?”

“一直待在九重山,你也无聊了许久了罢?”

雪花白鹅的黑豆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她举起另一只大白翅膀,两个大翅膀再次一个拐弯抵上了她的鹅脑袋,给魔尊大人比了个心。

果然是善解鹅意大魔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