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鹅鹅鹅鹅

鹅鹅鹅鹅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司云绯站在九重山珍兽园的星月湖边对着水中的大白鹅倒影沉默不语。

她非常不能理解,为什么她一个有着十世功德的大好人、明明被天道承诺虽然横死但换个世界一定能当一条富贵咸鱼好好生活的“生活”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没来之前她是大种花国的一个普通打工人。工作是宠物摄像师,是个又可爱收益也不错的好工作。

她和所有在这个世界里生活的人没有什么不同,如果一定要找出一点儿不同,就是她大概总比别人多了一点儿小幸运。

体现在上学食堂大妈一定不会抖勺、走在路上从不堵车、买彩票总是能中五十块的小奖等等小小的地方。司云绯原本还觉得她这点小幸运也勉强能算是世界的小小小小宠儿了。

但世界在生命中的最后一秒踢她了一脚,告诉她你想得美。

她跳河救了个孩子,并不是冲动也不是自不量力,她水性极佳、身体倍儿棒、从小无病无灾、还在暑假加入过夏季防落水民间救援队。别说那看起来七八岁的小孩子了,成年人她也是救过的。

所以司云绯对于自己下河救孩子特别有把握,可事情偏偏就那么寸——

谁能想到她竟然被水蛇咬了一口呢?!更稀奇的是那还是条品种稀有找不到相对应血清的淡水毒蛇。

在淡水蛇大部分都无毒的概率下,她能被一条有毒的水给毒死了,说出去都能上个轶闻报道。顺带还能得个见义勇为奖吧。

司云绯长长地叹了口气,随着她的动作那湖水中的大白鹅子也怂头耷脑地长长叹了口气。

然后要死的她就听到了“世界”的声音,那声音告诉她,她是九世功德之身,也就是连着九辈子都做了对世界有大功德的人。原本这一辈子寿终正寝就能成仙了。

可惜死在了第十世的半道。

司云绯当时听到这话就表情扭曲纠结,她天真地询问能不能让她用之前的功德回个魂什么的,却被世界毫无感情的拒绝。

“那能让我直接成仙吗?”

当时她又天真地问了一句。

得到了【科学世界无法成仙】的回答。

司云绯当时就想,那这世界还逼逼什么?!干脆直接让她去死好了!

结果世界绕了一圈终于说到了正题:

【吾可送你往另一世界重生。】

【凭你之前九世功德,定可在那里安稳成仙。】

司云绯在这个世界的亲人已经相继离世,倒也没有无法割舍的留恋,在死了还是成仙的选择之中,傻子也知道要选后者。

于是司云绯就带着成仙的小激动接受了她的世界的好意。

她认为这一定是她人生巅峰的开启。

谁知道她的人生一点儿都没起呢,一睁开眼就落落落落落圈里了。

有什么比这人生只落不起更惨的吗?

当然有。

“人生”变“鹅生”,还他妈不能说话只能嘎嘎。

淦!

从被那看起来就像个魔头的家伙拎着脖子提溜上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很久了,司云绯不知道在脑子里和心里骂了多少遍贼老天,并且试图用自己愤怒不屈的意念和这个“世界”取得联系,让世界给她个说法。

然而那送她过来的“世界”就像是最狡猾的人贩子,把她扔过来之后就再无声息了。

只在她的愤怒和郁闷达到顶峰的时候,她才隐隐感觉到了那种无法宣之于口的“世界意念”。

总结就两点——

第一,这个世界和那个世界不是同一个世界,她就是个走了世界关系户的家伙。最好老实点儿不要乱跳,毕竟这里不是老家。她九世的功德也不是这个世界的。

第二,鹅怎么了?鹅也是可以成仙的!这是一个修仙的世界!别说鹅了,花鸟虫鱼搏一搏,单车也能变摩托呢。

司云绯感觉到世界意念之后假笑。

要不是她听到窃窃私语,知道她现在只是一只最低阶的雪花大白鹅、活到死都不可能修炼成仙的话她就真信了世界的鬼话。

在司云绯怒而准备找死的时候,她终于又得到了一点可怜的、关系户的福利——

她只要能够寿终正寝的活过这第十辈子,不用从鹅修炼,死后就可以直接成仙。顺带还能得到世界赠予的无垢灵身,重点是人形、原貌。

直到这个时候扑腾的大白鹅子才算是勉强接受了这落落落落的鹅生事实。

“……嘎。”

虽然不能说话、品阶低下、最厉害的攻击就是用翅膀扇出一道凉风、最值钱的就是身上的鹅毛可以用来做下品防御披风,但、

至少雪花白鹅寿命平均只有十年。

她只要混吃等死十年,十年之后就能立地成仙了!!!

在这个动辄就要修炼几百上千年才能成仙的真灵大世界里,她混吃等死十年就能成仙,说出去估计也能让人羡慕掉眼珠子吧。

“嘎嘎。”

“嘎嘎嘎嘎嘎嘎!!”

羡慕个鬼啊!

不然还能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猛地,河边的大白鹅子愤怒地嘎嘎叫着以头砸水,那带着小黄帽的鹅脑袋和修长的天鹅颈,就像是个愤怒的戳子,一下一下的戳着水面的倒影。

画面看起来……颇为魔性。

珍兽园的其他珍兽:“???”

珍兽园的守卫和御兽师:“……”

处理好事情来这边看今年唯一一个入园灵兽的魔尊大人:“……”

莫不闲看着那个用自己的头和脖子使劲戳水的雪花白鹅沉默片刻,转头看向在旁边不停抹汗的御兽师:

“雪花白鹅的习性如此?”

以一人之力就能和御兽宗半分天下的七阶御兽王者兽百万:“鹅不是,鹅没有,老大你别瞎说!”

“我熟知真灵界五百种鹅系灵兽的各种习性,啄人、聚集、撒丫子飞奔等等,就是没有这种会对着湖水照镜子半个时辰、照完之后还疯狂用脑袋啄水的习性的!”

“这鹅子不太正常,我觉得吧……”

莫不闲扬眉,周围几人都竖着耳朵听。

头上顶着两个黄色尖耳朵、大包子娃娃脸的兽百万笃定开口:

“这鹅一定是被老大你的魔气给刺激坏了脑子。”

莫不闲:“……”

“简而言之就是,它傻了。”

金角女一脚就踹到了兽百万的屁股,旁边独眼大汉更是一巴掌拍到兽百万的后脑勺上。

“不知道就不知道,你这个蠢猫怎么能把祸因甩给少爷?!”

兽百万摸着后脑非常不忿:“怎么就是甩祸了?!之前被老大的魔气刺激傻的灵兽没有一千也有一万,老大的噬灭魔力别说是低阶的灵兽了,就算是那些修为等阶稍低的修真者,承受力弱和心志不坚的也会痴傻疯魔!

所以这鹅傻了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而且咱们收这些灵兽又不用管它们到底脑子好不好使,只要能用不就行了吗?”

兽百万说着还瞪着自己的圆眼看向莫不闲,那意思仿佛是让他赶紧说两句公道话似的。

结果他这话出口之后独眼大汉和金角女的表情都是一变,有些紧张和不安的看向了莫不闲,生怕他因此而受到了什么刺激。

莫不闲没有发怒也没有发疯,扬起的眉稍已经落下,又是一脸冰冷凉薄。

不过他垂在身侧的手指却微微动了动,然后便一步一步向着湖边的雪花白鹅走去。

此时的他明明已经收敛了一身魔气,脚步也没有丝毫声音,但他所过之处珍兽园中的灵花灵草都像是被风吹雨打一样地蔫吧了好几分、而在珍兽园中那些等阶较高的灵兽也在看到他的瞬间目露惊恐的向反方向逃开。

肉眼可见的花憎兽嫌大魔头。

然而此时等阶低下毫无力量的司·鹅·云绯还在发泄一样的用自己的脑袋戳着水面毫无所觉,专注于戳水,仿佛她戳的并不是自己湖中的倒影而是这该死的世界和贼老天。

人形的阴影笼罩了她。

一只大手从天而降直接掐住了她修长的天鹅颈。

“嘎?!”

啊?!

“嘎嘎嘎嘎嘎!!!”

怎么回事是哪个不要命的家伙掐住了她命运的喉咙?!

那弧线优美羽毛洁白的雪花白鹅开始在半空中疯狂的挣扎扑腾、张开的翅膀还徒劳地打出了几道不痛不痒的小凉风。

“本事不大,脾气不小。”

司云绯听到了那有些沙哑却微妙的悦耳的男声,瞬间就认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那个之前提溜着她一路飞上山的、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的大魔头。

她扑腾的身子在瞬间就僵硬了下来,只不过由于惯性那黄色的鹅掌还向下蹬了一蹬,然后才彻底不动。

造孽啊!

她刚刚只是在暴躁要当十年不能说话只能嘎嘎的大白鹅,怎么就忘了她还有个名义上的喜怒无常的“主人”啊!

这主人从头发丝儿到脚后跟儿浑身上下都看不出一丝善茬儿,现在她才惊觉,她要纠结的不是她要顶着雪花白鹅的身子活十年,而是她能不能安安稳稳的活到十年啊!

司云绯用她仅剩的理智和缩小了的脑子思考了三分钟,得出了一个恐怖的结论——

她或许连当个混吃等死的鹅都很艰难。

然后,司鹅云绯缓慢地抬起她的鹅脑袋,眨了眨她圆溜溜的黑豆眼,在魔尊大人不可言说的恐怖威压和魔气之下,颤颤巍巍、鼓足勇气地弯了弯脖子,用自己漂亮的小黄帽和光滑的白色羽毛脑袋,蹭了一下魔尊的手腕。

“……嘎。”

你再看看,真没有比我脾气还好的大白鹅子了!

堕魔之后就被所有活物嫌弃恐惧到死无一例外的魔尊大人感受着手腕上那一触即消的顺滑和温热,指尖微动,心头一跳。

他再看那歪着脖子眨着黑豆眼的雪花白鹅,竟然从那亮晶晶的圆眼睛里看出了几分讨好和……

无限的求生欲。

魔尊大人轻嗤一声:“呵。”

“怂货。”

司云绯·鹅:“嘎!!”

姐姐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拳打劫匪脚踢流氓,可甜可盐、可美可飒,是名副其实的姬圈天菜宅男女神,只是从心了一点,这怎么能叫怂呢?!

而且,求生的事情怎么能说是怂呢?咱俩调换一下,是你你也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