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28 章

第 28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叶队,这是你要的有关心理方面的书。”,韩倩倩抱着一厚摞书走进了叶知秋的办公室,把书放在一边的桌上,忍不住开口问道:“叶队,你这是打算专攻犯罪心理学了?”

“没,就是随便看看。”叶知秋起身拿了一本翻了几页,轻皱了皱眉,“小韩,有没有和日常的心理稍微相关一点的书啊?比如有关创伤后遗症或者臆想问题的书。”

“啊?”韩倩倩愣了一下,关切的开口问道,“叶队,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你创伤后遗症了?”

不能吧!大魔王那么强大的心理,应该不会出问题吧?

叶知秋忙摆了摆手,“没有,就是随便看看,真的就是随便看看。”

虽然这样说,可叶知秋这一整天却是坐在了桌前一动都没动,看着那一本又一本的书,眉头锁得越发紧了。

用了几天看完了那些书,叶知秋又开始状似无意的找队里懂心理学的人聊天,甚至还专门约了心理医生做咨询。

而对于他无中生友出的那位朋友的情况,大多数的建议都是让患者逐渐的认清事实,傅明月有良好的思考能力,她不是那种严重臆想症的患者,她的执念,她是可以慢慢走出的。

朝夕相对,叶知秋越发的确定傅明月并不是在刻意的把他当成谁,也没有想要把他改造成任何陌生的样子,一切的一切都仿佛她爱的就是他,一个真真实实的叶知秋。

可她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心痛,越是为难,每次看着她那双满是爱意的眼睛,他就不知该如何是好。

他鸠占鹊巢的占有着不属于自己的爱,虽然明知道是错,但那颗给出去的心付出去的情都已经收不回来了,所以他想一错再错,错一生,贪这一世的欢愉。

可这样对月月不公平!

她那么要强,怎么可能接受被欺骗?

不是没想过试探着告诉她真相,可每次听她一口咬定就是自己救了她时,叶知秋都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他倒是也希望是自己救了她,可他没有,真的没有。

那一年,他确实也到过那里,和哥哥一样被抽调过去救灾,可那个时候作为先头部队,他的任务是去勘察能够进出震区的道路。

他没能从废墟中救出他的小姑娘,哪怕他们曾经真的靠得那么近,可那咫尺却也是他永远鞭长莫及的天涯。

抓住她,他怕有一天她会恨他,假的终于做不成真。

放开她,两个人一起撕心裂肺的痛一次,换一个残忍的真相,真的就是他想要给她的故事结局吗?

叶知秋只觉得自己仿佛快要被扯成了两半,一半叫嚣着去抱紧她,她已经是你的妻子,她爱你,你答应了要对她好,就要好一辈子。

而另一半则是反反复复的重复着那三个字,对她好,对她好,所以你不能那么自私,你要真的为她好。

他第一次知道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难的一件事,比他处理过的任何案子都要难,比他做过的任何一样训练都要难,难得让他甚至不敢去面对他的小姑娘。

看着她,他的心就在疼,替她疼,也替自己疼。

队里的所有人都发现了继爱看心理问题相关书籍后,叶知秋最近格外的爱抽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烟蒂茫然的吞云吐雾,可眉间的愁色却不见半分缓解,急得众人轮着班的陪聊劝慰,甚至局长都亲自来开解了一番。

他们局里的顶梁柱啊,可得稳稳的立着!

为了不回家去面对这些,叶知秋又开始了主动加班用工作麻痹自己,没有工作就坐在办公室里拿着手机一张一张的看她做好的相册。

她在闹,他在笑。

如果不是亲眼看见,他都不知道原来他也会笑得那样憨气,那样幸福。

他不想放手,真的不想,她是他苦涩生命中唯一的甜,他真的真的舍不得放开。

冷静了想了几日,叶知秋又变回了之前的样子,他不想为了一个未知的可能就放弃月月,他们走到今天不容易,有生之年,他都不想放开她。

叶知秋又开始早早回家,队里的人也松了一口气,加班的日子真的不是人过的,虽然叶队没要求他们加班,可上司在加班,你好意思下班吗?

或是顺路带上一小束花,或是特意在下班后绕路去买她喜欢的甜点,或是在周末带小姑娘去看电影抓娃娃,叶知秋努力的给着她自己能给的全部浪漫。

一个接一个的小惊喜,那一段日子傅明月过得很开心,只是原本精力旺盛活蹦乱跳的小姑娘也同时变得有些苍白,夜里还总会做着噩梦哭着醒来,他哄上许久,她才能再次入睡,只是始终睡不安稳。

睡前,给她热好一杯牛奶看着她喝下去,再用低沉性感的嗓音给她哼上一段摇篮曲,傅明月依偎着他睡下,他便努力的一动不动,生怕打扰了她难得的好眠。

“救命……救命……”傅明月微微的发着抖,呼吸急促小声的呢喃着。

叶知秋睁开惺忪的睡眼,忙伸手轻轻的拍哄起她来,“月月乖,没事了,我保护你,睡吧……睡吧。”

傅明月梦魇,先倒下的却是叶知秋,每天都睡得极轻,她稍有动作他就立刻惊醒过来,没几天局里的人就发现了大魔王眼底乌青,原本精力充沛的人午休时也开始趴在桌上午睡。

隐隐约约感受到什么的小李拜托了父母从老家邮寄了些特产过来打算助自家师父一臂之力,然而……看到鹿茸的时候叶知秋脸上的平静终于破碎了,一脚把某个熊徒弟赶出了门。

还送鹿茸,他已经一身火没地方泄了,小姑娘睡不稳消瘦又苍白,他哪里舍得再折腾她,就算被她惹出了火他也都是偷偷的去冲冷水澡自己解决,再让他壮阳,这徒弟怕不是想要活活燥死他了。

陪着小姑娘折腾了一个多星期又在冬天洗冷水澡,铁人叶知秋终于也倒下了,因为怕传染傅明月和安安,叶知秋一个人住回了老房。

傅远找他,是他住过去的第三天,打开房门,看完了傅远拿出的那一本又一本资料和那本治疗方案,叶知秋的手都是在抖的。

“答应我,暂时离开她,等她好起来,你们想要在一起,我一定不会阻拦。”傅远言辞温和。

叶知秋将那一本资料放回桌上,轻摇了摇头,“一定还会有其他办法的,我不能离开月月,她会难过的。”

傅远的话打破了叶知秋最后的期待:“这是根据月月情况和之前她的病历会诊之后的结果,她的情况复杂,我们不能贪图那个侥幸,小叶,我是她爸爸,我比你更不想我女儿难过,可长痛不如短痛,你真的看不到她的偏执和情绪化吗?就不怕她走向极端吗?难道你就不希望有一天她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爱上你?”

叶知秋心动了,爱上他,让月月单单纯纯的爱上他,他怎么可能不想,可……她说过放开了她的手,那便是永不原谅。

傅远语重心长的又道:“小叶,你应该明白什么才是对她好,爱是成全,不是占有,我觉得你应该明白这个道理的,而且还是老话,就算你离开了月月,我也不会亏待你和安安,算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想通了打我电话。”

傅远走后,叶知秋将头埋在了掌心,挺拔的脊梁第一次我无力的弯了下来,一颗心仿佛在被凌迟,疼得他甚至没有了思考的能力。

打开抽屉,那一纸契约还在,看着那个日期,叶知秋出神了很久,一年,还有一个星期就刚刚好一年,好像冥冥之中,有些东西已经注定。

拿出手机,叶知秋拨通了一个电话,“刘局,下个星期,我想公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