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虽然前一晚被木讷的叶知秋气得委委屈屈,可一觉醒来看到了桌上的早餐时,傅明月便又立刻开心了起来。

叶知秋走得很早,等到她醒来的时候小灌汤包已经冷透了,汤汁凝固后有些微微的油腻,而杯中豆浆也没剩下多少温度,可傅明月还是坐在桌前认认真真的吃了起来,满眼都是幸福满足。

“谢谢老公,很好吃~”

编辑了一条信息配上可可爱爱的小颜文字发过去,不多时就收到了叶知秋的回复,“包子和豆浆是街口的早点店买的,要是不够吃,自己再去买。”

傅明月呆滞的把这一条信息看了两遍,他……会说话吗?还不够吃,他买了多少自己心里没数吗?把她当小猪喂吗?

虽然这样吐槽着,可傅明月到底还是看着手机默默的把他买回来的早餐努力吃光光,撑得直揉肚子。

吃过了早饭,傅明月开车回了一趟自己的公寓,将一早准备给小朋友的礼物放在了后备箱里,又去超市买了零食和水果,在去见安安前还特意找了医生确认了这些东西到底生病的安安能不能吃,实在是用了十一分的心。

安安的病房在楼层最角落的位置,僻静小巧,因为比其他的病房要小,这一间病房里只有三张病床,瘦小的安安安静的躺在中间的那一张床上,羡慕的看着旁边床上正在被妈妈喂苹果的小女孩。

“安安,今天你爸爸会来吗?”坐在女孩身边的中年女人拿着水果刀一下一下的把苹果切成了小块喂给了抱着洋娃娃的女儿,见安安看着自己,又切了一大块给他。

“谢谢张阿姨”安安乖巧的道谢,接过了苹果小口小口的啃着,目光又落在了门口的位置,又失望的收了回来,“爸爸最近好像很忙,他……今天应该不会来了。”

女人的笑容淡了淡,“没事,你爸爸不来,还有阿姨和甜甜陪你。”

小女孩凶巴巴的看了安安一眼,轻“哼”了一声,推开了喂到自己嘴边的苹果,翻了个身背对着安安,那排斥的意味很是明显。

安安抿了抿唇,也默默的侧过身来将被子扯高了些,把半个小脑袋埋了进去。

傅明月在门外看完了这一幕,鼻子突然就有些泛起酸来,回忆起那种被她刻意忽略了十四年的希冀和无助涌上心头,她看向安安的目光也越发温柔起来。

他们同病相怜,没人比她更清楚一个等爱的孩子有多孤独,也更没人比她清楚在一个人的世界里让人的温馨亲热到底能把他们刺得有多疼。

轻轻敲了敲门,傅明月带着温柔的笑容推门而进。

“请问你找谁?”一旁的女人见到傅明月立刻起身,两个孩子也齐齐看了过来。

“我是来看安安的,我是他爸爸的朋友。”傅明月说着直接向着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了安安床头的桌子上。

对上安安惊讶的目光,傅明月诚恳的点了点头,“真的,你爸爸有点忙,所以就拜托我来给安安送玩具和小零食了。”

“你骗人!爸爸才不会让我吃零食呢!你是坏人!”安安听到了她的说辞,眼中的光瞬间暗淡了下去,因为他的病,爸爸根本就不许他吃那些零食,而且……爸爸也很久都没有给他买过玩具了。

听到这里,原本坐回了女儿身边的张丽立刻又站了起来,“你到底是谁?叶哥的同事我见过一些,也没听他说有朋友要来,你赶紧走,再不走我要喊人了。”

这并不是第一次,安安以前也被人骗过,叶知秋是刑警,又是个办案无数抓捕了无数穷凶极恶之徒的刑警,也不是没有想要报复他的人,之前就有人打着他朋友的名义想来抓安安威胁他,好在当时安安隔壁床位上那个大一些的男孩发现了那人带了刀,在安安被带走后立刻去找了护士,最后保安出其不意的把人制住,安安才没出什么大事。

“我真的是叶知秋的朋友!”傅明月也没想到她正正常常的来探病还会被当成坏人,无奈的拿出手机拨通了叶知秋的电话递给了安安,“让你爸爸自己和你说,这样总可以了吧?”

安安将信将疑的接过手机,看到手机上的备注时眸光微闪了一下,小手紧紧的抓住了被子,小心翼翼的的把耳朵贴在了手机上,“喂,爸爸,是你吗?”

“是我”叶知秋起身走到窗边,遥遥的望向了医院的方向,“安安,是爸爸,今天有漂亮姐姐来看安安了对吧,安安不用怕,她是爸爸的朋友,不是坏人,你可以和姐姐一起玩儿。”

“那爸爸今天会来看安安吗?”安安两只小手紧紧的握着手机,期待的问道。

“安安,爸爸最近有点忙,等忙过了这一阵,爸爸带安安去吃肯德基,可以吗?”听到安安那紧张又期待的小奶音,叶知秋拳紧了紧又缓缓松开,放柔了语气,“安安乖,你先把手机给姐姐,爸爸有话和她说。”

安安想要他的陪伴,他又何尝不想好好的陪一陪安安呢?

可他的工作很忙,加班一整个通宵更是常有的事,几乎每个早晨,他都会来医院呆上一会儿,或许只是陪安安吃一顿早餐,或许只是坐在他的床边给他讲一个故事,或许只是短短的停留,可这已经是他在忙碌奔波中用尽全力留给他的温柔。

安安需要他,可安安治病更需要钱。

局里人都觉得他是无所畏惧的铁人,是一心为公能解决局里各种棘手案子的王牌杀手锏,可其实……他比谁怕死,也比谁都更功利。

他不能出事,万一他出事了,安安就真的没了活路,所以任何一桩案子一次行动他都会三思再三思,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而他愿意夜以继日的扑在工作上去对付那些最可怕的敌人,也是因为越是这样的穷凶极恶之徒,奖金越多,而且有时会有加班费。

他知道是他对不起安安,让他一个人躺在冷冰冰的病床上,让他只能羡慕别的小朋友和爸爸妈妈的欢声笑语,可……他真的没办法了,他尽力了,真的尽力了!

“好”安安乖乖的应了一声,脸上的失落显而易见,却还是双手举着手机递给了傅明月,“姐姐,爸爸要和你通电话。”

傅明月爱怜的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把电话接了过来,认认真真的听起了他的叮嘱,“嗯……好……我知道的,我会照顾好安安的,你放心。”

被突然摸头的安安像是受惊的小兔子瑟缩了一下,又偷偷的打量起了傅明月。

他刚刚又看到她手机上给爸爸的备注,是……老公,所以说……爸爸是又给他找了一个新妈妈吗?

放下了电话,傅明月自然的坐在了安安床边的椅子上,剥开了一个橘子分了一半给安安,又放了一半到自己嘴里,瞬间被酸得眯起了眼睛,“你现在相信我是你爸爸的朋友了吧?”

“不信,爸爸的朋友我见过很多,里面没有你,你是我爸爸的女朋友吧?”安安语出惊人,呛得傅明月瞬间咳嗽了起来,“谁……谁告诉你的?”

被吓了一跳的不仅仅是傅明月,坐在一边的张丽也被惊得将手里的苹果掉在了地上,紧张的看了过来。

安安接过橘子放进嘴里,“我看到了你手机上给我爸爸的备注,所以……你是他的女朋友吗?”

“不是!”傅明月回答得斩钉截铁,她答应了叶知秋的,不能和安安说他们的事,说到就要做到,不然他以后肯定都不会再相信她了。

“哦”安安安心的点了点头,庆幸的同时又忍不住有些微微的失落,虽然害怕爸爸会被抢走,可……他也想要妈妈,只要对他有张阿姨对甜甜一半好就可以了。

其实漂亮姐姐如果真的和爸爸在一起其实也挺好的吧,那样有一天他也像小哥哥一样去天上做小天使的时候,爸爸就不会是孤零零的一个人了。

见安安没有刨根问底,傅明月长舒了一口气,忙拿了提前准备好的玩具给他,“要我陪你玩儿小汽车吗?”

“姐姐可以给我讲故事吗?”安安把小汽车放在了一边,从枕头下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故事书,小汽车他一个人就可以玩儿,可……他的故事书需要人来讲。

爸爸说,只要他好好的听医生的话,那么等她给自己讲完这本故事书的时候,他的病就会好,他就可以回家每天和爸爸在一起了,可故事书好厚,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讲完。

傅明月拿过故事书,从折页的位置开始慢慢的读了起来,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甜软,只是大抵是因为她看惯了财务报表却是第一次念故事书,流畅之余到底少了些绘声绘色,节奏快语速慢,莫名其妙的就哄睡了食困的安安。

阳光温柔的午后,病房里的两个孩子都在安然午睡,张丽提了水壶出去打水,傅明月也拿了水壶轻手轻脚的跟了上去。

她刚刚那一声叶哥,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张姐姐,安安之前真的多亏你照顾了。”傅明月接着开水,轻声细语的道起谢来。

张丽轻笑笑,“没什么,安安挺乖的,刚好叶哥忙,我守着甜甜顺便帮一把而已。”

“可不是嘛,他是真的忙,忙得都不着家。”傅明月轻叹一声,无声的宣示着主权。

张丽的笑容一凝,“对了,我还正想问呢,你是怎么认识叶哥的?之前安安差点出事后,也有叶哥的朋友过来看安安,但我没见过你啊!”

傅明月甜蜜的轻勾了勾唇,“我啊,我很小的时候他就救过我,还答应了等我长大就娶我,之前我一直在国外,去年才回来北市的。”

“你是他女朋友吗?”张丽忍不住又问了一遍安安问过的问题,看着傅明月的表情甚至忘记了关水。

“不是。”傅明月好心的替她关好热水龙头,又关了自己的面前的这一个,慢条斯理的将壶塞塞好,又扣上了盖子,这才缓缓开口,“我们已经领证了,就是前几天的事,因为领得急,都没来得及告诉安安。”

这一声领得急听在耳中,张丽下意识的看向了傅明月的肚子,急,急什么,这不是明摆着吗?

只不过,她也认识叶哥这么长时间了,实在是没听说他还有个女朋友啊,要不是知道他身边清净,她也不会动那温水煮青蛙的心思,现在倒是好,让人家捷足先登了。

“张姐姐,就因为我年纪小,他就总觉得我不会照顾自己,都不让我来照顾安安,你说他是不是不讲道理!”傅明月仿佛遇到了知心大姐姐一样小声抱怨道,“哼,他其实也没有很会照顾人嘛,给我买的早点买那么大份,我要是吃胖了就怪他!”

傅明月那侍宠生骄的样子实在是看得人牙根直痒痒,张丽只觉得心堵得厉害,也顾不上作全面子劝慰她几句,拎着水壶急匆匆的走了。

傅明月看着她的背影随意的勾了勾唇,在她面前秀和叶知秋相熟,就这种段位的茶艺她小学就会了,真的是没什么挑战。

不过,她的老公太优秀总有其他女人觊觎也真的是挺麻烦的,这肉叼在了嘴里不算厉害,吃到了肚子里才算稳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