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6. 第 6 章

6. 第 6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爸爸,今天漂亮姐姐不来看安安吗?”

“爸爸,你是不是惹月月姐姐生气了,她明明答应了要来看安安的,爸爸你是男孩子,要大度一点,你去哄哄月月姐姐叭,安安想她了!”

“爸爸,月月姐姐是真的还在忙吗?她真的在赚钱给安安买糖吗?那安安不要糖了,要她,可以吗?”

连续三天,傅明月都没有出现,只是在那一天的争吵过后,将一个粉色的纸袋放在了进门处的架子上,袋子里是一盒精致的棒棒糖,十二生肖,活灵活现,显然也是精心挑选过的。

从安安口中得知了他们两个小秘密,叶知秋也明白了这一盒糖到底是什么,那是她按照诺言准备给安安的最后的礼物,可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和安安开口说傅明月不会再来的事实。

安安很喜欢她,是真的很喜欢,他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心心念念一个人,甚至连她买来的那束已经干枯的花都舍不得让他扔掉。

那一袋她用来兑现诺言的糖果,**为什么并没有代为转交的勇气,甚至每一次看到它,他的心都在隐隐的刺痛。

他好像伤害了很珍贵的东西,可……他更怕所有的一切彻底失控。

“爸爸,月月姐姐为什么不来看安安了,她是不是也觉得安安是小拖油瓶,因为安安连爸爸也不喜欢了?”在傅明月没有出现的第四天,安安一整天都很安静,在叶知秋下班后来陪他吃晚饭时才突然问出了这样让人意外的一句话来。

“为什么会这样想?”叶知秋给他夹菜的手一顿。

安安拿着小勺子一下又一下的轻戳着小碗里的米饭,“爸爸,安安知道一个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对另一个人好,月月姐姐对安安很好,所以她一定也是爱屋及乌,对吗?”

对上他干净清澈的目光,叶知秋只觉得一瞬间喉咙干涩得说不出话来,也,爱屋及乌,这轻飘飘的几个字从安安嘴里说出来实在是让人心疼。

“不是的”叶知秋强扯了一抹笑容出来,“她很喜欢你,喜欢你超过喜欢我,只是姐姐真的很忙,姐姐也有自己的生活。”

安安感受到他的难过,放下了勺子伸着小手轻轻握了握他的大手,“爸爸,那你别伤心,也别吃醋,安安虽然也很喜欢月月姐姐,但安安永远最喜欢爸爸!”

“臭小子!”叶知秋的无力感被他天真的言语冲散,笑骂了一声,又夹了一块肉放进了他的碗里,“人不大,懂得还挺多,快吃饭吧!”

“哦”安安乖乖应声,用勺子盛起了那块肉,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叶知秋,“所以,月月姐姐什么时候会来看安安?”

“应该很快了。”叶知秋眸光微敛,看着拿着小勺子认真吃饭的安安若有所思。

那一日的不欢而散过后,傅明月和叶知秋默契的避开了这个话题,饭桌上的言语也变得有些小心翼翼。

傅明月在努力收回倾注在安安身上的感情,而叶知秋有时想要说些什么了看着埋头吃饭的她,又默默将话都咽了回去。

清闲了两天,局里又接到了大案子,是一起恶性的重大连环**案,一个电话,叶知秋又忙得脚不沾地,连着两三天都没有回过家。

他在忙,傅明月也在忙,她早早就看好的一家公司因为项目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有了收购的希望,整个总裁办也加了整整两天两夜的班,只等着收购成功好大赚一笔。

接到医院电话的时候,叶知秋正准备带队实施抓捕行动,正要关机就接到了安安高烧不退的消息。

擅离职守,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可想到安安一个人可怜兮兮的躺在医院,他实在是无论如何都放不下心来。

犹豫再三,叶知秋还是拨通了傅明月的电话,他现在能托付的……真的只有她了。

“傅总,收购企划书做好了。”

傅明月摆了摆手示意秘书安静,捂住了话筒,听到安安高烧不退的消息,立刻拿了外套和包包准备出门,“你安心工作吧,休息安全,安安这边交给我。”

女孩原本甜软的声音因为熬夜有了些许沙哑,可听在叶知秋的耳中莫名的有些心安,“那安安就拜托给你了。”

“嗯,你注意安全,我和安安等你回家。”在他打电话过来的时候,傅明月大抵就猜到了他应该是有任务,如果不是这样,安安不舒服他不会不亲自过去。

冷静了这几天,仔细想想,他担心得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安安缺乏安全感,他怕有一天她会离开安安会难过也很正常,再说,安安的身体情况确实不好,他不放心一个没有经验的自己也没什么错。

有关那天的事,其实也是她有点无理取闹了,他又要工作又要照顾安安已经很累了,她还抓着些莫须有的事闹,也是挺不应该的。

好了,她就大人有大量的原谅他了,冷战其实也挺没意思的。

“Lucy,帮我联系一下陈院长,我想让他帮我儿子看一看。”傅明月站在电梯前继续交代着工作,“企划案电子版发我邮箱,公司里有什么急事直接给我打电话,另外陈院长的联系方式也记得发给我。”

“好的”女秘书将文件夹抱在胸前,“那原本定下的明天上午的和那边的谈判,您看?”

“另外约时间吧!”也不知道安安到底是什么情况,又不知道他那边什么时候能结束,她还是得守好安安把人好好的交回他手里才好。

秘书犹豫了一下,“可是傅总,想收购云腾的公司不仅仅是咱们一家,改了时间,怕就不好再约了。”

傅明月走进电梯,脸色平静,“没事儿,我傅明月想要的东西,只能是我的,你去办吧!”

电梯缓缓下行,秘书看着飞速跳转的数字叹息了一声,傅总是被人下了**药了吗?又不是亲生的孩子,结果就为了去看发烧的便宜儿子扔下了几千万的大生意,这也太恋爱脑了吧!

一路油门飙到医院,见停车场没有车位,傅明月只得将车子听在了站着交警的不碍事的路边,踩着细细的高跟鞋从大越野上跳了下来。

“小姑娘,快把车开走,停这里我可是要开罚单的!”交警大叔大声的吆喝道,当了交警这么多年,他是真的没见过这么嚣张的,还是说……她真把自己当成停车场保安了?

傅明月打开钱包抽了一沓钞票放在了车的前盖上,“大叔,停车场实在没地方了,我急着进去,罚单您随便开吧。”说完,拎着小包包头也不回的快步走了。

看着车前盖上的一沓钱,刚刚买了玉米做晚饭的交警叹了一口气,抽了一张红票票又拿出本子开了一张罚单,又在罚单背面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而后一丝不苟的夹在了雨刮器上。

这些小年轻啊,真是不懂事,这会儿甩钞票甩得阔绰,等交医药费的时候可就知道又多头疼了。

“那小姑娘阔着呢,愿意多给你就收着呗!”一旁卖煮玉米的大妈羡慕的盯着那红红的票子,似是对他的行为有些不解。

交警大叔摸了摸大越野的前盖,“咱们啊,不能拿那昧良心的钱,该多少就是多少,大姐,等看到她回来你知会她一声,让她联系我啊!”

人生在世,都不容易,各有各的难,就算做不到雪中送炭,至少他也不干那落井下石的缺德事。这姑娘急成这样,也不知道家里是什么人病了,也是可怜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