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第 38 章

第 38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小秋,安安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安安等不了了,小春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真舍得让他后继无人吗?小秋,你听姐说,都说七活八不活,这孩子提起生下来也不是不能活,再加上小月有钱有人脉,你们好好的养一养没事的,你看当年李顺也不是足月出生的,可现在不也好好的吗?

你要是觉得对不起小月,你之后好好对她,好好对宁宁,你要是张不开这个嘴,姐去求她,小秋,安安是咱们家的根啊,这个根不能断!”给安安喂完了饭看他睡着,叶菲立刻跟了叶知秋出门,想要赶在他去找医生前说服他。

听完这老生常谈的一段话,叶知秋实在是连反驳都懒得反驳了,没有意义,他真的说了太多太多次了,他不论如何都不会同意的。

什么根不根的他根本就不在意,什么男孩还是女孩的他也不在意,他只知道他们那种可怕的想法绝对绝对不可以!

前脚离开医院,后脚叶知秋就被堵在了傅明月的公寓楼下,他那位曾经的大嫂仍旧是一如既往的喜欢用眼泪来请求一切,只是如今……任她声泪俱下,他却好像也没有了同情的心力。

余姚也怀孕了,月份比傅明月小上两个月,才刚刚开始显怀,在她拦住叶知秋又一次跪下请求的时候,周围人都在指指点点的时候。他没什么感动和同情,也没什么愤怒和难堪,只觉得疲惫。

他也想救安安,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是一个想要剥夺安安生命的恶人一般?好像他想要保护自己的妻子和女儿就是在和所有人作对,就是他灭绝人性禽兽不如。

所有人都觉得对他们而言,那一点小小的代价无关痛痒,可如果现在他们站在他的位置,他们真的还能说出一样的话吗?不过就是针没扎在自己的身上不疼,慷他人之慨无所谓罢了。

余姚也怀孕了,甚至她的孩子和安安点位吻合的可能性还会比宁宁更大,可她不仍旧还是只会挺着肚子来求他,她心疼她那个和弱精症的丈夫经过几次试管才得来的孩子,甚至连一个检测都不愿去做,可却又心安理得来要求他们。

凭什么?

他也是一个人,一个完完整整有自己生活的人,前三十二年他把能给身边人的都给了,任他们索取,步步忍让,哪怕被亲生母亲和祖父都放弃了的安安他都欣然接纳,辛辛苦苦的养大,他自问对得起哥哥了。

可先如今所有人都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来要求他放弃他好不容易才拥有的爱人和家人,这又是凭什么?更可笑的是,安安用着最昂贵的药,有最好的医疗团队在研究他的病情不断的调整方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小姑娘在一力承担,而他们还是嫌不够。

在围观者谴责的目光中,叶知秋头也不回的穿过了人群,扔下了一句绝情的不可能,连扶她起身都不肯。

买好了小姑娘昨天偶然提起的水果,又买了新鲜的鸡蛋和蔬菜,叶知秋整理好了心情才走进公寓上楼,努力的把那些不好的情绪留在她的世界之外。

“你回来了,你看这个小连体衣,可不可爱?到时候把宁宁塞进去,小白兔子,白白软软的一团,一定很好玩。”傅明月扯着刚刚收到的快递惊喜的展示给叶知秋看。

“可爱,不过这样的衣服会不会穿起来不舒服啊?”叶知秋担忧的摸了摸那小小的连体衣有些显而易见的担忧。

“不会的,这个我看过了是里面是纯棉的,我们洗好就会很柔软,不会让宁宁不舒服的。”傅明月将小衣服贴在脸上轻蹭了蹭,被可可爱爱的婴儿用品萌得有些陶醉。

叶知秋默默的收拾了被扔在一边的快递袋和纸箱,这才坐在了她身边组装起了她一见钟情的小木马,情绪低沉的脸上也有了笑意。

和心爱的人一起为迎接他们的宝宝做准备,真的是一件很幸福的事,那种粉嫩嫩的小裙子,鹅黄色的小被子,还有放在一起都没有他手掌大的虎头鞋,看得人心都快要化了。

她偶尔一声小小的嘀咕,或者左右为难时喊他来帮忙做选择,又或者托着下巴等着支使着他去捏核桃,和她在一起时这些琐碎又温柔的一切都能把他从那些阴郁里拯救出来,

吃完饭,一起散步,一起给宁宁做胎教,她嫌弃他把意境优美的诗词读得支离破碎,可听着那舒缓的音乐也是直打呵欠,果然他们两个啊,是真的都没有什么艺术人文的细胞。

不同于之前一个人时的小心翼翼,有了叶知秋之后,小姑娘倒是不再担心卫生间地滑的问题了,他放水,他扶着她出入,甚至还包揽了给她吹头发的任务,让她可以放松的靠在他的肩头享受那细致又温柔的服务。

“你还不回去看安安吗?”傅明月枕着他的手臂,微眯着眼迷迷糊糊的偏了偏头问道。

叶知秋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再陪你们一会儿,等你睡着我再走。”

“那……你给宁宁讲一会儿故事吧,我好困,可她一直在动,我睡不着。”这种半梦半醒真的太折磨人了,好像睡着了在做梦,又好像没有,整个人飘飘忽忽的,头也昏昏沉沉的。

把小姑娘安顿好,叶知秋一边拿了寓言故事放轻了声音慢慢的念着一边打着扇子哄她入睡。夜半,叶知秋才又回到了安安身边,可不知道为什么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看着已经睡熟的安安,他又有些没有勇气进门。

他可以不被其他人的话语所打动,可真的看到从来没有任何要求的安安的时候,他反而会愧疚得有些动摇,或者说……他们都在动摇。

小姑娘有心事,那些睡梦中的呓语他能够听清,她以前说她是个自私的人,可其实……她最无私,安安看病那一次一次钱的掏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还有那什么创业资金和豪宅,和那一条以他的名义修在村里的路,她辛辛苦苦赚来的钱,其实都花在了其他人身上。

他们爱宁宁是本能,可对安安,他们也一样视若亲生,在默契的回避那个话题之外,他们其实也都忍不住在反复权衡如何能够两全其美。

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坐了半夜,叶知秋终于忍不住一大早去找了医生,“我想请问您,以安安现在的情况……他还能撑多久?”

“很难说,他的很多身体机能都出现了衰竭,其实站在目前的角度,我建议你们提前进行剖腹产,用新生儿的脐带血来对他进行救治,所有点位都契合,这真的是一件相当难得的事,再者一般来说胚胎到七个月后基本发育完全,提前剖腹产获得的脐带血效果也要更好,这个是我站在医生角度的建议,您可以回去和家里人商量商量。”

了解过了他们这复杂的家庭关系,医生的话只能浅尝辄止,一个是侄子,一个是自己,亲生女儿,亲疏远近一目了然,虽然看他们这不遗余力的样子显然是想救人,可在这件事上,绝大多数人应该都不会选择正常逻辑。

还来不及等叶知秋再仔细考虑,局里又接到了大案,大到近乎几个中队全员出动,他也不得不暂时放下这纷乱复杂的家事投入到工作里去。

叶知秋离开了整整五天,忙得天昏地暗,布局,盯梢,联合其他中队一起撒网,除却每天给小姑娘发一条信息报平安,偶尔能抽出片刻听一听她这一天的动态,实在是再没心力去关注其他事。

可他实在想不到,等他回过神来,突然一切都变得物是人非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