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古典言情 >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打僵尸 > 奇迹鹅鹅

奇迹鹅鹅

小说:

魔尊的爱宠叕死了

作者:

打僵尸

分类:

古典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8-18

司云绯万万没想到圣僧见她第一句是此鹅与我佛门有缘,第二句就直接断言她活不过二十天。

这话让原本对圣僧充满了好感的雪花白鹅顿时好感度-20,觉得果然人不能貌相。

同时她特别想伸出自己的翅膀、对着那圣僧精神地忽扇几下,好让这个圣僧看清楚明白她到底是不是病入膏肓的模样。

不过大魔头却还是死死地压着她没让她动,司云绯有点不高兴,却很快就发现周围的不对劲——

她透过大魔头的手指缝隙看到街道两边的那些修者们好像一个个脸上都露出了受到了巨大压力的痛苦的神色,甚至还有人因为承受不住这种无形的气势压力直接召唤出了自己的法器兵器。

但效果却几近于无。

司云绯忍不住想到第一天她突然到这里的时候那漫山遍野趴了或者跪了一地的人的画面。

“嘎嘎嘎!”

她这回改用羽毛翅膀去拍大魔头的手了,说好了出来逛街的这才多久就要暴露身份了吗?!

只是大魔头大概是陷入了被人挑衅抢爱宠的怒火之中,并没有半点要停止的意思。

在司云绯以为这次逛街就要到此为止的时候,她又听到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阿弥陀佛。道友,不可如此嗔怒。”

随着圣僧的这声叹息一道淡金色的、带着净化破魔之力的光芒就以这圣僧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开去,然后和莫不闲释放出的魔压无声的撞在了一起,抵消了大部分施加在这条街道上的修者的压力。

到了这个时候,虽然大魔头还没有掉马,但亲身感受过那可怕的压力的修者们都明白他们遇到了可怕的隐藏大佬——

浮屠塔无尘圣僧那可是百年来佛门先付最强修为最高的佛门圣子,是浮屠塔下一任掌门的不二人选。

而能够面对无尘圣僧还这么嚣张不给面子、甚至还会张口骂秃驴的,这个带鹅的修者绝不可能只是他表现出来的金丹后期的修为而已!

嘶——

等等!

这人带着鹅、身上的气息是魔修的气息、还骂无尘圣僧是秃驴……

稍微机灵一点的修者几乎立刻就想到了某种惊悚的可能,他们恢复行动力之后连多看一眼前面那对峙的两人的胆量都没有,直接祭出最快的法器念出最快的法决跑了个无影无踪。

造孽啊!

他们刚刚是不是在劝魔尊大人亲自卖鹅?!

不不不,更造孽的难道不是魔尊大人和圣僧竟然看上了同一只鹅,争着抢着要那只一阶的雪花白鹅当灵宠吗?!

天!

那只鹅到底有什么神奇的魅力,把天底下最难搞的两个男修都给迷住了???

逃走的修者们开始在心里各种脑补雪花白鹅没有被世人发现的奇特之处,而这个时候发脾气被打断的莫大魔头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变得有些疯魔暴戾了。

大战仿佛一触即发,就连早已经预料到这种可能的无尘也控制不住的皱了皱眉头。

他与莫不闲是旧识。

甚至在百年之前他们可以算得上是互相欣赏的好友。

那时的他们还都只是刚刚展露头脚的正道大派修者的后起之秀,同时被长辈们寄予厚望。

可后来莫家灵山一夜被平、莫氏一族数千人尽数被屠。

莫家血脉只有莫不闲一人活了下来。可他却因为莫家的“圣骨血脉”而几乎被整个真灵界追杀。

不分正与邪、对与错,只要心中有贪念之人,对待这仅剩的圣骨血脉都是竭尽全力的追杀、**。

那时候的整个真灵界都仿佛充斥着让人作呕的邪念恶念杀念等极致邪恶的负面之力。

浮屠塔虽然没有参与对莫不闲的追杀,但却也并没有对那完全没有错误的无辜之人给予庇护。

在他带着他重伤的仆人和灵兽求到他们这里的时候,大僧正也未曾慈悲。

他那时不理解师父的决定,甚至还为此和师父来了一场禅辩。

但师父却态度坚决,至今他还记得师父那时的言语——

此人心怀灭族之仇、有灭世之恨。他不成魔、则死无葬身之地,他若成魔、则必成天地杀劫。

如若是你,做何选择?

无尘当时沉默了许久。

他明白师父的选择了。

师父选择了苍生,放弃了那个无论成不成魔都不会有好结果的人。

无尘想,他能理解师父的选择。毕竟浮屠塔更重苍生。

但在他的心中,每每想到此事便会横生一股郁气。哪怕至今莫不闲已经如师父所担忧的那般成了这天地间最可怕的那个人魔、哪怕他入魔之后凭一己之力屠了仙圣山,造下了巨大的杀孽,无尘依然无法释怀那轻易放弃生命的选择。

这也是他见到莫不闲主动退让、试图好好和他交流的原因。

毕竟,整个真灵界都知道仙圣山与莫家的灭族之仇。而莫不闲虽然以圣古血脉献祭、用最可怖凶残的方法堕魔,但他最可怕的行为就是屠了圣人、杀了当年追杀他们的人。

除此之外,至少在他复仇之后的十年内,巫云九重山的修者和他本人也没有再大肆杀戮、行作恶之事了。

这样的一位九阶魔修让整个真灵界的大能修者都异常警惕戒备,但对于普通的中阶和低阶修者来说,不随意滥杀的魔尊和他的九重山修者,有时候甚至比一些正道大门派的弟子还好一些。

无尘原本想这样的还算理智的莫不闲应该是还可以再撑一些时间、不会轻易的被嗜灭魔气吞噬神智变为彻头彻尾的魔。

但此时看着对面双眼隐隐发红、魔气越来越盛的莫不闲,无尘却开始在心中叹气了。

他每年的三月三都会来到九重山**,为的就是近距离探查判断莫不闲这个修为已经到达九阶渡劫的魔修的真实情况。

若莫不闲还能控制体内的嗜灭魔气,那他便再等一年。

若魔尊已无法控制体内的嗜灭魔气、有神智崩毁的迹象,那便是他出手的时候。

以他现在的八阶修为虽无法和九阶的莫不闲抗衡,但浮屠塔的光明慈悲之力却是各种邪气魔气的天然克星。若他舍了己身、以一身修为和天生佛骨与莫不闲同归于尽,那莫不闲也不能在彻底魔化之后危害苍生覆灭世界。

他原以为莫不闲今年也能撑下去的。

但看他现在这般容易暴怒、一言不合就要以魔气伤人的样子,无尘觉得,怕是要到他舍身的时候了。

这样想着,那身穿白袍的圣僧周身也逐渐凝聚起了越来越清晰浓重的圣佛之力。

光明与黑暗逐渐**,那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恐怖之气也让整个二重山上的修者感到了不对劲。

“……怎么回事?如此惊人的佛光灵力?!”

“还有那滔天的魔气!是哪家的魔修和佛修打起来了吗?”

“……与其说是打起来……我怎么觉得……这、这像是要同归于尽啊?!快、还是快离开这里吧!”

在修者们因为心惊而忍不住想要逃离的时候、在九重山的第二重山的管事也察觉不对极速向着这条街道而来的时候,一直被大魔头按在怀里的司鹅云绯觉得自己已经忍无可忍了。

一直按着她的脑袋不让他抬头看就算了、冲动的要和和尚打架几乎暴露了身份就有点过分了,但最过分的是打架就打架男人嘛总是喜欢打架的,可这黑色的魔气和淡金色的佛光越来越盛、越来越恐怖算是怎么回事?!

就算是魔道和佛道不合,也不至于一上来就拼个你死我活吧?!

最最最重要的是,这事情好像还是由她引发的。

这算什么?

一只绝美白鹅引发的**吗?!

她只是一只想要咸鱼养老逛街的普通鹅,并不想当祸国妖鹅好吗!!

于是在无尘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周身的气势不断的随着莫不闲的嗜灭魔气而疯狂攀升的时候,他忽然看到那只身带着功德金光的白鹅拼命地从莫不闲的怀中挣了出来。

为此它竟然还狠狠地叨了好几下魔尊的手!

圣僧忍不住微微瞪大了双眼。

觉得这个鹅十分胆大。

但这还没结束,圣僧竟然看到那只鹅在挣脱出来之后、踩着八阶的雪流云王直接窜到了莫不闲的面前,直接举起了翅膀就对着莫不闲的脸扇了过去!

这已经不是胆大包天可以形容的了。

无尘已经做好了超度鹅的准备,然而他却看到那表情神态无一不凶、已经隐隐露出魔像的魔尊瞬间就散了气势,伸出双手分别抓住那白鹅的两只翅膀,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无奈的神情。

“好了别骂了别骂了,我没打算要同归于尽大开杀戒。我只是看那和尚不顺眼,想单独揍他一顿而已。”

“嘎嘎嘎嘎嘎嘎!!!”

看看你心虚的表情!不敢和我直视的眼珠子!!还有不以为然的嘴角!!这话你自己信吗?!

无尘双眼看着前面的那仿佛在激烈交流的一鹅一魔,忽然眨眨眼,下一瞬竟笑了出来。

一只身带功德金光的鹅。

一只敢叨魔尊还想扇魔尊耳光的鹅。

它竟然活到了现在。

简直就是个奇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