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上头的皇帝陛下 八月薇妮 > 4. 第 4 章

4. 第 4 章

小说:

上头的皇帝陛下

作者:

八月薇妮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09-20

轿子里没什么声响,小七爷愣了愣,看向旁边那白脸的内侍,似乎想讨个主意。

内侍也有些诧异,微微躬身轻声启奏:“监国,王升已经带到了。”

顷刻,轿子之中淡淡道:“问他。”

“是。”内侍低头,转身望着那太监:“王升,你可知罪。”

王太监鬼鬼祟祟地望着那轿子,方对那白脸内侍小声狡辩道:“奴婢、奴婢但凡行事都是遵循太后跟皇上的意思,从不敢胡作非为,不知、不知有何罪。”

小七爷也嗤之以鼻,轿旁的内侍揣着手哼地一笑:“你不必拿太后跟皇上出来当挡箭牌,你做的那些事,太后跟皇上未必知道,可瞒不过监国的耳目。劝你还是从实招来,免得难看。”

王公公把头一扭道:“我实不知是为何事!”说着往殿门口看了眼,道:“皇叔是否误听了人言,错怪了奴婢?”

小七爷眉头皱起,就要上前动手,王公公忙后退半步:“我毕竟是宫中之人,你们无凭无据要抓要拿,莫非是不把皇上看在眼里?”

话音刚落,就听到轿子里“嗯”了声,轿子边上的那白面内侍跟小七爷等一起躬身,不多时,轿子中那人道:“无需多言,掼杀吧。”

“奴婢遵命。”白面的内侍脸上的笑更浓了几分,向着旁边两个侍卫使了个眼色:“还不动手?”

那王太监听见“掼杀”两个字,早变了脸色,来不及多想,转身向宸安殿跑去:“皇上救命!皇上……”

才叫了两声,小七爷纵身一跃,脚尖在他后心上重重一踹,王太监往前翻到,被两个侍卫赶上,抓着手脚举了起来!

王太监叫的都岔了声:“皇上,皇上!”连叫了几声大概是看出了不对,改口道:“……皇叔饶命!”

正在这时,宸安殿中,小皇帝急匆匆地走了出来,见状叫道:“且慢,这是为何!”

王太监看见皇帝总算露面,才又急忙叫道:“皇上救命,奴婢是冤枉的!”

皇帝赶到轿子旁边,直到此刻,轿子旁那白脸的内侍才躬身将明黄缎的轿帘卷起,轿子之中端坐着一人,却并未起身。

小皇帝走到轿前,惊急地问道:“皇叔,为何要杀朕的近侍?”

轿中端坐之人,恍若而立之年,头戴无毓玄冕,玉带王服,凤眼微挑,甚是贵雅风流,正是当朝监国皇叔楚直,字希正。

他微微抬眸看向轿外,淡淡一笑:“皇上年幼,容易被奸人所欺,臣此举不过为清君之侧,请皇上自回寝殿,以免惊扰。”

皇帝回头看了眼王太监:“可王升向来办事妥帖,就算有罪,也要细审再判,这又是为何?”

楚直呵呵,笑里却透出几分冷意:“无他,只为杀鸡儆猴罢了,免得叫宫中邪祟之人,变本加厉,耽坏皇上。”

末尾一句,语气微沉,旁边的内侍即刻听出,便对那两名侍卫做了个手势。

侍卫们举着王公公,不理他大声喊叫,径直来到玉阶之前,向着栏杆外用力把人丢了出去!

小皇帝看的清楚,伴随着被掼死的王公公的惨叫,他也跟着大叫一声,竟是昏死过去,旁边的太监们急忙过来抢救。

皇叔身边的内侍道:“王升欺上瞒下,假传旨意,罪该万死,如今皇叔宽仁,只究首恶,你等以后且小心行事!勿要再犯!”

其他众内侍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轿子里的楚直面不改色,慢慢地把身子往旁边一靠,手背支着腮,合上了双眼。

外头轿帘放下:“监国起驾。”

皇叔的轿子出宫,在御街上行了片刻,轿中楚希正唤道:“奉恩。”

那白脸的内侍奉恩忙转身:“主公有何吩咐?”

楚直道:“前日命你去找的那位神医,可有消息。”

奉恩笑道:“本想回府之后再禀告主公,已经有消息了,最迟明日就能带人返回。”

“明日……”楚直好像并不很满意这个答复。

奉恩忙道:“那位顾神医是有名的萍踪浪迹,居无定所,亏得小五最擅长追踪,才在翼城找到……偏又是个别扭性子,小五用了点手段,才又耽搁了。”

楚直哼了声:“但愿不是徒有虚名之人。”

奉恩笑道:“这位顾神医名满天下,料想是有些真才实学的,不至于让主公失望。”

轿内,楚直看着手臂上那一道浅浅痕迹:“那可未必。”

两人说话的功夫,小七爷在旁边竖着耳朵,听轿内没了动静,便转过来,小声问:“三哥,主公为什么要找那顾神医,京内这许多名医,还有御医怎么不用?”

奉恩使了个眼色:“多嘴。”

小七爷道:“我也是关心主公之意……是不是跟前日主公梦中惊醒有关?”

奉恩咳嗽了声:“不该你知道的别瞎打听。别仗着年纪小,主公宠爱,你就没个顾忌。”

小七爷耷拉了脑袋:“什么事都不告诉我,还叫五哥去找人,五哥都知道的事我还不知道,就瞒着我……”

“小五去找人而已,谁说他知道什么了?”奉恩瞪了他眼。

“五哥也不知?如此机密……”小七爷惊讶地瞪圆了眼,想了想,紧张地说道:“三哥,主公没大碍吧?”

奉恩呵斥:“住口!再敢多言,以后你别跟在主公身旁了。”

小七爷欲言又止,到底是忌惮他的,便低了头,无精打采地走开了。

奉恩看着小七怏怏地,知道少年心里不舒坦,但身为王府总管的自己也是有苦说不出,因为奉恩也不知道宣王究竟患了何疾。

但奉恩心里有个猜测,宣王急着传召神医顾雎,应该的确跟先前那次“梦中惊醒”有关。

那天晚上,子时过后,安寝的宣王突然惊醒,仿佛做了噩梦,可令人惊疑的是,在宣王的手臂上,竟多了几道鲜明的伤痕,可是屋内屋外皆有侍卫,而且王爷也并未跟人动手过,这些痕迹简直不知从何而来。

此事并无外人知道,所知者也无非是宣王身边的奉恩跟女官辛姬而已。

宣王楚直,是当朝天子的皇叔,先帝驾崩前,因皇帝年幼,亲命楚直监国辅政。

多年来楚皇叔看似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其实早就凌驾于天子之上,这自然招致许多的不满,什么刺杀等等,也是司空见惯。

对于训练有素的宣王府侍卫而言,皇叔身边连一只嘴长的蚊子都靠不近,又怎会无端端令他受伤。

宣王回府,辛姬领着诸宫婢伺候更衣,王爷手上的伤痕已经浅了,自然不是致命伤,但这伤势来源之神秘,却简直令人骇异。

事发后,辛姬跟奉恩两个仔细将当晚值夜的宦官,宫女以及侍卫细细筛了一遍,处死了几个有些可疑的,但他们心知肚明,真正“凶手”绝不在这些人之中。

宫女奉了汤饮,辛姬跪了奉上:“这是妾新调的百合桃露,主公且尝尝是否合口味。”

宣王接过,金盏内黄桃百合枸杞,颜色鲜明,他吃了一勺,微微歪头,眉心便浅浅地蹙了起来:“甜中又有些微苦。”

辛姬忙道:“兴许是雪燕跟桃胶的气味,若主公不喜……”

宣王道:“孤并非责怪,这甜中的一丝微苦却是正好。”又吃了几勺便停了,辛姬忙上前接过。

正这时奉恩从外进来:“主公,御史赵旭求见。”

辛姬捧着汤盏退了下去,门口处看到小七爷站在那里探头探脑,望着她捧着碗出来,便小声笑道:“姐姐又做的什么好东西?”

辛姬笑道:“是桃露汤,给你留了一碗,回头叫人送去你房里。”

小七喜欢道:“姐姐对我最好了。”

辛姬刚要走,忽然道:“今日主公进宫如何?”

小七说道:“没什么,就是掼死了一个太监。”

辛姬“哦”了声:“怪不得赵御史亲自登门了。”

小七惊诧:“姐姐说什么?掼死太监,跟赵旭登门有什么关系?”

“难道你没听说……”辛姬忽然止住,抿嘴一笑:“回头你就知道了。”

辛姬前脚才走,奉恩亲自扶着一人进了门,那人形容枯槁,像是大病之中,走的极慢。

正在这时,门口宣王也已迎了出来:“赵大人,既然是病中,有什么事叫人来说一声罢了。”

赵旭看见宣王亲自出门,忙撇开奉恩的手,竟是向着宣王跪拜下去:“皇叔……”

楚希正来至跟前,亲自扶住:“御史乃国之重臣,又是病体违和,何必行此大礼。”

赵御史被他扶了起来,眼中含泪,羞惭道:“若不是皇叔为某雪耻,赵旭此命休矣。”

宣王一笑,扶着赵御史的手向内,和颜悦色地说道:“孤当是何事,原来是为了这件,此事不足提及。”

赵御史摇头道:“宫中宦官,因皇上年幼,多有谄媚误君之处,这也罢了,只因下官并不顺从他们之意,他们记恨在心,这次假借皇上旨意,下毒手折辱于我……下官欲求皇上主持公道,反而被那些人反咬一口,说是臣图谋不轨等等……贼咬一口,入骨三分,”他垂头滴泪道:“实在想不到,皇叔竟不念旧怨……”

宣王引着他来到客座,请他落座,敛了笑正色道:“孤承先帝旨意,辅佐君主,以定天下,自然是日夜不敢怠慢,国中大小之事,也都在希正身上,赵御史之前跟孤虽有不合,但孤心知肚明,御史也是忠心体国之意,岂会怪罪?而朝廷重臣无端受小人折辱,孤又怎会袖手旁观?”

一番话,说的赵大人越发热泪盈眶。

此刻奉恩献茶,看了眼宣王,小声道:“皇叔今日听闻大人受宫奴折辱,义愤填膺,乃亲自带我等进宫杀了王升,想来从此之后,宫中无人再敢如此胡做妄为小看大人了。”

赵御史感恩戴德,含泪连连点头,又挣扎着起身给宣王磕头。

奉恩见状,悄悄退出。

楚直为监国以来,处事独断,大权在握,自然招致许多重臣不满,这御史赵旭就是其中一个,先前曾多次上书弹劾宣王,有数次确实惹了楚直不快。

但不管如何动怒,宣王竟也不曾为难过赵旭。

赵御史本做足了死在宣王手中的准备,谁知宣王如此大度,而他,也在阴沟里翻了船。

宫中一些太监,仗着皇帝年幼,每每肆意妄为,也并不把朝臣放在眼里,只因赵旭曾经上书弹劾过一次,他们记恨在心,竟趁机假传天子之意,传赵旭入宫,实则是里外配合,把赵御史晾在宫道之中,夜深露重呆了半宿,回头便病倒了。

赵御史扶病上书申诉,谁知皇帝听信谗言,以为赵旭无礼,几乎治他的罪,如此黑白颠倒,差点把赵旭气病而死。

就是在他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的时候,本被他视作“国贼”的监国皇叔楚直,却不由分说使出了雷霆手段,替他雪了此耻。

从此之后,赵御史自然就从宣王的死敌,成为了皇叔一派的人。

命人亲自送了赵御史回府,宣王自进房中歇息。

屋内是他素来喜欢的沉檀香的气味,他歇息的时候,向来不喜欢有人在身边打扰,所以侍从婢女等都在门外。

看着手臂上的那道伤痕,楚希正以手抵住额头,陷入沉思。

他要传神医,确实跟那夜的梦中惊醒脱不了干系。

那夜发生之事,楚直本以为是一个过于逼真的梦境,谁知手上竟留下了真切的伤口。

他第一反应,自然是觉着又有人意图刺杀,只不知用的是何种手段,从种种迹象看来……有点像是巫蛊之类。

巫蛊之术向来棘手,而身为监国皇叔,他的一举一动也自被许多眼睛盯着,而他也信不过宫中御医,所以才宁肯去寻那神医顾雎。

本来是怀着聊胜于无之心,但此刻,楚直却有些迫不及待了。

因为方才在乘坐轿子进宫的时候,他做了另一个“梦”。

确切地说,是他在清醒的状态下所做的“梦”。

他明明是在宽阔明亮轿子之中,却感觉人在温暖滑腻的泉水里,甚至连埋头在水中、那喘不过气的感觉都那么真切。

当时他在轿子里咳嗽了几声,外头小七跟奉恩等以为他是有意为之,殊不知那是他真的几乎“窒息”。

他明明是万万人之上的监国皇叔楚希正,堂堂的九尺男儿,但在那一瞬间,他的身体,竟是个最多只有十三四岁的女孩儿。

最令人骇异的是,他还能跟那个女孩儿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