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3. 第 3 章

3. 第 3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虽然听过了叶知秋说房子又破又小,甚至也看过了他挂在二手网站上的图片,可真的见到那低矮的小楼时,傅明月的心还是狠狠的疼了一下。

那是一栋灰色的小楼,小楼只有六层高,小楼的窗户还是上个世纪那种会掉皮的铁窗,古老的单元门上大半的漆都已经掉光,露出锈蚀的红棕色,楼梯间只有一个极小的窗户,整个楼道都黑乎乎的,楼梯也又窄又陡峭。

提着箱子费力的挪到了三楼,花了五分钟用那把崭新的钥匙打开了门,傅明月握着行李箱把手的手紧了紧,心头的酸涩越发重了起来。

这间房子,真的不大,大概四十平的样子,明明都已经小得可怜,可仍旧是空空荡荡的,没有空调,没有电视,没有洗衣机,连冰箱都是会嗡嗡作响的老古董。

两间卧室都很狭小,小一些的那一间放着一张古老的双人床,一张床,一个掉漆的床头桌和一个廉价的衣柜就填满了它。

而大一些的那一间,被刷成了浅绿色,一张铺着蓝色小狗床单的单人床,一张小小的儿童学习桌,还有被好好的收纳在塑料箱里的玩具和摆在小书架上的儿童故事书,显然是用心布置过的,可已经落了厚厚一层灰的桌面昭显着主人久不归家的事实。

这一处房子,窄小得甚至不如她的衣帽间大,一应家具电器也都仿佛是上个世纪的东西,她不知是该说他俭朴还是清贫,可她只知道他过得应该很不好。

暖瓶里的水早已经冷透,冰箱里也只有半打啤酒,他扔在了一边的家居服破了一个小小的口子,那双墨绿色的拖鞋也有些微微的开胶。

这个家,真的不像是家,所有的一切都带着淡淡的冷清又衰败的味道,或者说,她看不到生活的温度。

她见过其他独居男人的家,哥哥也是一个人住,可水壶里永远有热水,冰箱里永远有新鲜的水果和牛奶,鞋架上的拖鞋永远都是整洁柔软,踩上去仿佛是踩在云朵上,阳台上还会有一排胖嘟嘟的小多肉努力的向阳生长。

他……一定很累吧,用尽了全力去活着,却没有了好好生活的心力。

傅明月将箱子拖进小房间,将行李箱里的东西默默安置好,看着自己的衣服和他的挂在一处,牙具和洗漱用品都成双成对的躺在一起,忍不住满足的笑了笑。

将他晾晒在小阳台上早已干透的衣服收回来放好,又拿了小抹布把家里上上下下擦过一遍,傅明月腰酸背痛的坐在了小朋友的学习桌前。

抬眼正看见桌上小书架立着的相册,相册表面已经落了薄薄的一层灰,干脆也拿了下来,拿了一张纸轻轻的擦了起来。

一页页的擦过去,一页页的看过去,看着一个小朋友从被墨蓝色襁褓包裹的小团子长成能看到他眉目缩影的小少年,每一张照片的背后都有用黑色墨水留下的龙飞凤舞的字迹。

安安满月,安安百天,安安周岁,而中间夹杂着几张笔记不同的照片,再之后的照片背面都再没了标记,数量上也只剩下了寥寥几张。

傅明月将相册小心的放回了原位,默默走出了那间房。

如果说,她曾经愿意爱屋及乌,那如今她心里的那一点芥蒂也放下了。

安安不是他的孩子,登记的时候她就见到了他的户口上写的是未婚,当时她在想会不会是他和安安的妈妈没有结婚就生下了安安,可见过了那笔记,她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满怀爱意的把家里打扫干净,又开车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回来,破旧又没有什么人气的家里瞬间便柔软了起来。

老旧的餐桌上摆上了精致的小玻璃花瓶,瓶中是一朵开得正好的红色玫瑰花。

空荡荡的冰箱被新鲜的果蔬填满,冷冻的格泵里也放入了各式各样的鱼肉和速食。

吱嘎作响的沙发上被放上了松软的抱枕,玄关处并排摆上了一白一黑一大一小两双带着兔耳朵的拖鞋。

叶知秋回家时已然是夜半,大抵因为是个阴天了,天上没什么星星,月亮也隐在了云后,黑云压得很低,街角的烧烤摊已经关了,整个街巷都空无一人,只偶尔有几声若隐若现的狗叫声。

一路把车开进来停好,叶知秋疲惫的解开了安全带向后靠在了椅背上,额角沁出了丝丝缕缕的细汗,左手死死的按住疼得钻心的胃,半晌才缓缓吐出了一口浊气。

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自家的那一栋楼,待看到一片漆黑中三楼那唯一一扇还亮着灯的小窗,叶知秋愣了一愣,瞬间想起她说要搬过来,想要打开车门的手一顿。

深吸一口气开门下车,一路拿着手机照明上楼,还不等叶知秋那钥匙开门,门就已经从里面被打开,傅明月兴奋的给他拿着拖鞋,“你回来了~”

“嗯”看着似乎有些什么不太一样了的房间,叶知秋不大自然的轻应了一声,换上了她新买回来的白色兔耳朵拖鞋,“谢谢。”

傅明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上黑色的兔耳朵,嘴角不禁轻轻翘起,一双满是星光的眸子温柔的看向他,“你吃饭了吗?”

“在局里吃过了。”叶知秋脱了外套挂好,下意识的又捂住了胃,“你早点休息吧,以后也都不要等我,我有时候可能不回来。还有,你一个人在家的时候,门不要随便开,楼上有个酒鬼,你自己小心点。”

“没事,我喜欢等你,你回家多晚我都等,如果你不回了,发个信息或者打个电话告诉我一声就好。”傅明月见他的动作,立刻转身去兑了半杯温水出来,“你胃不舒服吧,先喝一点温水,我去给你煮点热汤面,你多少吃一点,好吃药。”

叶知秋接过了水一饮而尽,“你别麻烦了,我洗漱一下吃了药就睡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打开了喷头,看着洗漱台上的洗发水瓶,叶知秋懊恼的轻敲了一下额头,该买的东西又忘了买了,碰运气一般的随意按压了几下,掌心瞬间盈满。

快速的洗漱好换了衣服出来,正看见傅明月端了碗出来,见他洗好了立刻招呼他道,“你洗好了,正好面也煮好了,你快过来吃,不然要坨了!”

见面已经煮好,叶知秋也没有再同她推拉客气,径直过来坐下接过了她递过来的筷子,面已经煮了,他坚持没有意义,浪费东西不说还为难自己的胃。大不了,今晚吃了面,明早他早起一会儿给她买些早点就是了。

叶知秋在吃面,傅明月也倒了小半杯牛奶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上坐下,双手环着玻璃杯安静的看着他吃东西。

傅明月的手艺真的很好,明明只是一碗简简单单的清汤挂面,可吃在嘴里软硬刚刚好,面汤也不知放了什么神奇调料竟然还有几分鲜美。

叶知秋将面和汤一起解决掉,一直在叫嚣的胃安静了许多,他紧绷了一整天的神色也慢慢放松了下来,“谢谢你的面,很好吃。”

“你喜欢的话,我天天都可以给你做的!”傅明月听到这一声赞许,立刻笑弯了眉眼,喝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口牛奶起身准备收拾餐桌。

“我来吧。”叶知秋也站了起来,伸手拿过了傅明月手里的玻璃杯,抢先进了厨房,看到被罩好的饭菜,一时有些怔然。

傅明月也不和他争,把两个椅子恢复原位后,站在门后探出了一个小脑袋,乖乖的看着他洗碗刷杯子的动作。

已经被洗到起球的长袖睡衣袖子被挽到小臂以上,露出他小麦色的手腕,那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抓着百洁布一丝不苟的洗刷着瓷质小碗,那个冷硬的男人好像瞬间就温柔了下来。

“我今天……看到安安的相册了。”傅明月小心翼翼的开口试探道。

叶知秋抬头看过来,目光瞬间严肃起来,“所以呢?”

“没什么,就是觉得他挺可爱的,想去看看他。”傅明月用清澈的眸光看向他,真诚的开口,“他是你的孩子,所以我一定不会去做伤害他的事情,真的只是想去看看他,你忙,那就让我替你陪陪他,好不好?”

陪陪他,听到这两个字,安安每一次在目送他离开时那湿漉漉的眼神瞬间在脑海中浮现,和他说着“爸爸,你去忙,安安会乖”的放他离开,却又会在他走后一个人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

安安的生日愿望分明那么简单,只是想要自己陪陪他,可最后局里一个电话,他就又不得不扔下他离开。

陪伴,对他而言真的是一个太过奢侈的字眼了。

“如果你怕我以你妻子的身份出现会伤害到安安,那只是朋友,作为你的朋友去看看他,这样可以吗?”傅明月再一次小心的请求道。

叶知秋眸光微闪,“我会把病房信息发给你,不过,我希望你不要给他任何不可能实现的期待,安安……真的受不了刺激。”

“好”傅明月欣然应允,“嗯……真的不早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当真的认识到这个休息的含义时,叶知秋现在自己的房门口,实在也是迈不动步子,他真的没想到她说的搬过来……是这样的搬过来。

提前洗漱好的傅明月已经换好了睡衣,盖着被子乖巧的靠在了床的里侧,微微卷曲的长发松散的落在乳白色的丝绸睡衣上,似是等得困了,她还偷偷的捂着小嘴打了一个呵欠。

听到他的脚步声,傅明月坐直了身子主动把身边的被子掀开了一角,“我床都铺好了,你快过来睡吧!”

“我……我去隔壁睡。”叶知秋目不斜视的抱起了床上的枕头,几乎是落荒而逃,“你也早点休息吧!”

他答应的搬过来分明只是一人一间房的搬过来,想让她看到这里真实的样子,看到他那沉重又看不到的未来,让她滤镜破碎知难而退,而不是让她这样突然的彻底的入侵他的生活。

可……那些太过伤人的话,对着她亮晶晶的眼睛,真的莫名就变得有些说不出口。

“别走!”傅明月眼疾手快的拉住了他的手腕,“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什么的,真的只是睡觉。”

这话,叶知秋是信的,小姑娘穿的睡衣是极保守的款式,甚至还是长袖长裤,显然并没有想要动什么歪心思。可……就算如此,同床共枕也是越界了。

她枕边该躺的是真的要和她共度一生的人,事已至此,他能做的只是守好他们之间的界线,不该有的亲密半点都不要有,这样等她遇到对的那个人的时候,他也能坦坦荡荡的替她把一切解释清楚,把这一桩契约婚姻对她的影响降到最低。

“今天我去隔壁睡,这两间房你挑一间,选好了告诉我。”叶知秋将枕头换了一只手拿着,用力把手腕从她手心硬抽了出来,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另外,女孩子……还是自重自爱一点比较好。”

说完,立刻走出去反手关好了门,留下傅明月愣愣的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心,又气又委屈的拉过被子蒙住了头。

她真的真的没打算勾引他!!!

不过,这好像也是个办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