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10. 第10章

10. 第10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第十章

老婆?

二楼窗边的人是顾珏!

唐眠揉了下眼睛,再去看楼上,顾珏已经不见了。

难道昨天老婆逃跑后还是被金郁礼的人捉住了?他都在小纸条上那么明示了,金郁礼对他图谋不轨,顾珏是不可能自己主动来的。老婆进了金家庄园,这里处处都是金郁礼的人,他接下来可要怎么逃脱?

唐眠脑子嗡嗡响,脑海里控制不住浮现出老婆被金郁礼和金潭父子压在金家庄园角角落落欺负的画面。想到老婆现在就身处在金家,金郁礼和金潭随时可能强迫他,唐眠顿时血气上涌。

他冲出玻璃花房,快速跑进主楼。上了楼梯,找到玻璃花房正上方的房间。正要敲门,门从里面打开了,顾珏身上穿着白色丝绸质感家居服,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看上去像是刚洗完澡,身上带着冰冷的水汽,额发也随意地垂落,微微遮挡住他深遂的眼眸。不知道是不是金郁礼特意给他准备的睡衣,唐眠觉得他真的很适合白色。顾珏的肤色是近乎病态的白,与瓷白的绸布一个色调。上衣是衬衫的版型,但是设计是最上面少了两个扣子,衣领向两边敞开,露出一截诱人的锁骨。

左边锁骨的颈窝里有一颗朱红色的小痣,漫画就曾多次给这颗“朱砂痣”特写。

一片白之中露出一点红,瞬间给清冷的美人增添了几许性感。

唐眠盯着顾珏的红痣咽了口口水,恨不得把自己身上的衣服脱下来给他套上。

他快速扫了眼四周,见附近没有人,便立刻抓住顾珏的手腕,推他进门,自己也挤了进去。

门关上,唐眠将顾珏推在门后,自己堵在他身前,仰头小声问他:“怎么回事呀,你被捉进来怎么不和我说?”

顾珏低头,漆黑的眼里没有任何的温度,他不答反问:“那你是金家养子的身份有跟我说过么?”

唐眠一下子被他问倒,支支吾吾地回答:“我、我的这层身份不重要,没必要……”

顾珏抬手不费什么力气就推开了他,冷声打断道:“我和你非亲非故,也没必要告诉你我的事情。”

唐眠转头看他,心脏有一瞬间揪疼,但他理解顾珏。任何人在两周内破产加失去双亲都会难以承受的,对所有人抗拒和不信任是他们自我保护的表现。

唐眠张了张嘴,安慰的话还没有说出口,顾珏忽然捂住他的嘴巴,眼尾扫了下门,对他轻声说:“嘘,有人来了。”

唐眠眨眨眼,慌了。

他和顾珏的关系不能让任何金家的人知道,否则以金郁礼和金潭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他肯定会在这个世界里被强制提早下线!

顾珏快速环顾房间,拉开柜子门,将唐眠藏了进去。

下一秒,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唐眠蹲在柜子里调整呼吸,发现喘气声还是很大,于是抬手将口鼻紧紧捂住。

没有超出唐眠的预料,来的人是金郁礼,不过是披上人皮的金郁礼。

金郁礼手里拿了一套衣服,鹰隼般阴阴鸷的眼神在顾珏大开的锁骨处划过,最后落在美人疏离的眼眸中,他微笑着说:“阿珏,昨晚还睡得好吗,在叔叔这儿住着有任何不舒服的地方你都可以跟我提。叔叔会代替你父母照顾好你的。”

“嗯,谢谢金叔叔。”顾珏神色疏冷道:“我有些冷,可以现在就换了睡衣么?”

“当然可以。”金郁礼将手中的衣服缓缓放在顾珏怀里,离开前,食指状似无意识触碰到了顾珏的手背。

顾珏一阵恶寒。

“那你快去换吧。”金郁礼温声道:“换好了就出来,叔叔带你去庄园里走一走,以后你就把这里当家。叔叔在门口等你。”

唐眠在心里愤愤不平道,老婆说要在这里安家了么!老婆以后会和我有自己的家!

唐眠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还有衣料摩擦的细细簌簌声。他透过衣柜中间的那条缝隙悄咪咪往外看,鼻子猛地一热。

老婆在换衣服!

顾珏背对着他,慢条斯理地解开睡衣扣子,从上往下,唐眠看到Q弹的睡衣绸布晃啊晃,他的心也跟着飘飘晃晃。然后碍人的上衣轻飘飘滑落到地上,美人精瘦紧致的后背就这么明晃晃地暴露在唐眠面前。

肤白若凝脂,腰肢纤细但一点儿也不显得羸弱。唐眠感觉正在看一场视觉盛宴。他不是没有看过别人身体,以前他画艺术画时也偶尔会看别人的裸体,但从来没有一具身体有顾珏这般合他的审美。

区区一个后背已经看得唐眠面红耳赤了。

他忍不住想看更多。

顾珏的手放在了裤腰上。

唐眠微微睁大了纯真的小鹿眼,贴近柜门。

顾珏忽然停下手中动作,猛地转头,朝他走过来。唐眠还没有意识到什么,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啊啊啊啊的尖叫,因为他看到了顾珏的腹肌:薄薄一层、紧实的八块腹肌!

老婆那么瘦,竟然还有腹肌!肯定很好摸!

虽然顾珏的身材让他这个肚子上只有软肉的正牌攻有些挫败,但不妨碍他觉得性感。

趁老婆还没有穿衣服,他要多看两眼!

结果,顾珏把换下来的上衣挂在柜子上,完全挡住了他的视线,还凶巴巴地敲了一下柜门,暗含警示意味。

唐眠撇撇嘴,心道,反正你以后会是我老婆,我总归能大大方方看到摸到的。

顾珏换好衣服,就出门和金郁礼逛庄园了。唐眠在顾珏的房间里过了好一会儿才偷偷摸出来,他回到自己的卧室,躺上床想眯一会儿。从穿过来到现在他二十五个小时没合眼了,困。

熟悉漫画的他知道金郁礼的这层人皮还会再披一段时间。越喜欢一个人,就越希望在他面前表现出好的那一面,大概是这种道理。所以他暂时不担心顾珏被欺负。

事情的发展还是没有脱离原漫画的轨道,唐眠有些无力,但他不会放弃的。睡醒后,他会继续想办法让老婆脱离苦海。

唐眠是被巨大的踢门声吵醒的。

他在床上抖了一下,意识逐渐明晰,不情不愿地从被窝里出来,下床开门。

“哥哥,你一点儿也不厚道啊。”一米九的金潭靠在门框边,斜眼看唐眠,眉眼压着一股暴戾之气,“父亲有了新宠你都没告诉我啊。”

唐眠现在一看到他条件发射地想起摩托车,想吐,他尽力忍住了。

“金潭。”唐眠仰头看他,神色淡漠,懒得跟他装兄友弟恭了,“告诉你了你又能改变什么?”

金潭仿佛被这句话激到,面色狰狞起来,“你就不怕我——”

“不怕!”唐眠直勾勾地盯着他,神色毫不畏惧,“我去月色消遣这种小事,父亲不会在意。他都不管你,还会管我?”

金潭舌尖抵了下脸颊,冷笑一声转身离开。

不一会儿就到中午了,佣人们在古典的一楼餐厅布菜。唐眠等在餐厅门口,他要等到其他人入座后才能坐下,这就是养子在金家的地位。

金郁礼带顾珏逛回来了,唐眠用余光瞥到金郁礼脸上温和的笑。俩人之间保持着一臂的距离,金郁礼目前对顾珏还算规矩,很好。

顾珏走过唐眠身边时,唐眠感觉他有意无意地看了自己一眼。

看来自己在老婆心中有存在感了!

两人上桌,过了两分钟,金潭也来了。金潭踩着马丁靴,身上皮衣和寸头相得益彰,一出场就表现出不好惹的气质。他坐下后,唐眠才在桌尾寻了个位置坐下。

“阿珏,我帮你介绍一下。”金郁礼下巴微抬,指向唐眠,“这是我领养的大儿子,叫唐眠,你以后有在金家有什么问题,除了管家和佣人们,也可以找他。”

顾珏眼眸微动。唐眠对上顾珏略微同情的目光,忽然有些难堪。

“这是我二儿子,金潭。脾气秉性顽劣,以后或许要让你看笑话。”

唐眠瞥见金潭无声地扯了扯嘴角。难怪金潭越长大越扭曲,就金郁礼这种育儿方式,多败儿。

顾珏朝唐眠和金潭点点头,冷淡道:“我是顾珏,麻烦了。”

唐眠还是要在金郁礼面前表演一下,他摆摆手,热情说:“不会的,以后在金家有任何问题随时找我。”

金郁礼补充道:“阿珏辈分和你们一样,你们要喊他哥哥。”声音低沉强势,不容抗拒。

“哥哥啊,我怎么又莫名其妙多出来一个哥哥。”金潭歪头看着坐在他旁边的顾珏,疑惑的语气听起来十分不怀好意。被侵犯领地的小野兽预备攻击了。

顾珏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金郁礼则脸色发沉,气氛剑拔弩张起来。

来了,《危险关系》第二话的剧情开始了。唐眠低头夹菜,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金潭像是看不到金郁礼隐隐发怒的脸一样,下颚线收紧,眼里翻涌出浓烈的厌恶情绪,皮笑肉不笑地盯着顾珏说:“哥哥长得这么好看,会不会很快变成我的小妈?”

顾珏抬眸看他,黑沉的眼眸依旧平静无波,没有金潭预料中惊吓的反应,他惊愕地发愣,然后脸就被扇歪了出去。

金郁礼就站起来一巴掌扇在金潭脸上:“放肆,你说什么混账话!给我滚出去!”

不遗余力的一巴掌,现在餐厅里好似还回荡着巴掌打脸的声音,饶是有心理准备的唐眠也被吓一跳。

金潭嘴里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他用舌尖舔了下洇血的嘴角,布满血丝的眼睛对着顾珏弯了起来,眼神却毫无温度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