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7. 第 7 章

7. 第 7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傅明月到的时候,护士正在给安安喂饭,瘦小的安安靠在床头小脸烧得通红,看到她开心的裂开小嘴笑了笑,似是想要下床迎接她,又被护士要求躺好。

“月月姐姐~”安安向着她伸出了小手,傅明月忙快步上前拉住了他滚烫的小手,“我来了,我来了,不过我来了,糖可没来。”

安安紧紧的拉住了傅明月的手指,“不要糖了,我要月月姐姐就够了。”

小护士冲傅明月挑了挑眉,放下了手里的热粥,默默的关上门退了出去。

傅明月接手了给安安喂饭的工作,将大大一盒蔬菜粥喂他吃完了一半,陪他一起看动画片的功夫又切了小半个苹果切成小块给他,摸了摸他圆滚滚的小肚子,这才开始给小团子洗洗涮涮。

安安靠在傅明月怀里将小脚丫泡在了温热的水中开心的轻轻踢了两下,拉着她的手眷恋的呼吸着她身上的淡淡香气,“月月姐姐,你这几天怎么都不来看我呀?”

“你爸爸怎么和你说的?”傅明月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试了试温度,轻轻的伸手将他圈在了怀里。

“他说你很忙,是真的吗?”安安好奇的开口问道。

傅明月点头,“是真的呀!我不努力工作怎么赚钱给你买玩具和好吃的呀?”

不过,叶知秋怎么知道她忙呢?他一天都不着家的,难道……家里装了监控?

给黏人的小家伙讲了讲这几天的工作,又在他湿漉漉的目光里许诺了会天天来看他,困得睁不开眼的安安终于安心的打了一个小呵欠,“姐姐,安安困了。”

“那我给安安讲故事睡觉吧!”傅明月给他把小脚丫擦干,又端了水来让他漱口,把安安安置好,这才拿着熟悉的故事书坐在了床边的凳子上温声念了起来。

安安抱着小熊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在故事念到一半的时候就睡了过去,傅明月给他拉了拉被子,这才踮着脚尖退了出来。

“医生,安安到底是什么情况?”出了病房,傅明月第一时间的去找了安安的主治医生,前几天突然有生命危险,今天又开始高烧不退,她现在实在是怀疑这家医院的医疗水平。

“你是……?”

傅明月就拉开椅子坐了下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安安的妈妈,今天来找您是想具体的了解一下安安的病情,如果可以的话还想要再和您聊一下有没有什么可行的治疗方案。”

“安安的情况就像我和您爱人之前说过的一样,最好的办法是找到合适的配型,这一点一般而言血缘关系亲近的亲人配型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也是大多数被治愈的白血病儿童采用的治疗方法。

再有,就是现在的治疗方案,但这些放化疗虽然能延续安安的生命,但其实也在不多杀死他身体内的健康细胞,所以安安的身体会越来越虚弱,并不是长久之计。”

听到这里,傅明月皱了皱眉,“没有第三种了吗?或者第二种方案有没有技术更成熟的医疗机构呢?如果国外有,也是可以的。”

医生思考了一下,“其实,如果你们夫妻可以接受的话,再生育一个孩子有可能就能够配型成功。但如果不接受这种办法的话,治疗方案其实大差不差,不过中心医院那边应该是做了一些针对儿童的方案调整,医疗环境也会更好一些,不过相应的治疗费用可能也要更高一些。”

傅明月瞬间接收到了最为重要的信息,中心医院,没错了,就是她原本想要商量给安安换过去的医院,只要能对安安的病情有帮助,治疗费用后面到底有几个零其实也根本就不重要。

回到病房,隔壁床那个叫甜甜的小姑娘还在看着狗血偶像剧,是八百年前那种又蠢又无脑的霸道少爷爱上灰姑娘剧情,外放的音量不算小,吵得安安睡得有些不踏实。

“可以拜托你女儿把声音关小一点吗?”傅明月轻轻拍了拍抓着被子的安安,好声好气的小声和张丽商量道。

“好的好的,不好意思。”张丽虽然应下,可甜甜却并不愿配合,“这才几点啊,我才不要睡觉呢!谁要睡谁睡,别打扰我看电视剧!”

张丽有些难堪的看向傅明月,莫名的觉得自己矮了半截,对上傅明月那冷冷淡淡的目光终于伸手从甜甜手里抢下了手机,可随后就是刺耳的哭闹声。

本就睡得不安稳的安安被吵醒,紧张的看向床边,见到了熟悉的身影,立刻伸出了小手,“月月姐姐。”

“没事了,我们去换一个单人病房。”傅明月用被子把安安紧紧的包好,有些吃力的把人直接抱了出去,被吓醒的安安乖乖的趴在她的肩膀上,瑟缩着小脑袋尽可能的不去听身后的争吵声。

“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安安今天不舒服,你少看一会儿电视剧会怎么样吗?”

“他不舒服怎么了?他活该!他自己没有妈妈就抢我的,凭什么!”

“甜甜,你怎么变得这么恶毒了?妈妈是怎么教你的?安安小,他爸爸又不在,妈妈同情他,之前你不是还说要妈妈多照顾一下安安的吗?”

“都是借口,你就是喜欢叶叔叔,想给安安做后妈!”

“你再说一遍!”

“就是!”

……

听到了那母女俩的争吵,再看看抱着安安手臂一直在发抖的傅明月,护士立刻按照她的要求帮忙把安安换到了单人病房,那种环境……确实是不适合安安养病。

不同于小病房的狭小,费用几乎是普通病房二十倍的单间果然有它贵的道理,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浴室,又空调和电视,还有一个小沙发和陪护的人可以睡的小床,破有几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感觉。

躺在新床上,安安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终于在护士出门后,小心翼翼的拉住了傅明月的衣角,有些局促的开口,“月月姐姐,这个病房很贵吧?”

“不贵,安安放心睡就好了。”傅明月给小家伙又测了一次体温,见他仍然发着热,又打了热水浸湿了一块毛巾,给他擦起身来。

擦过了身体,本就困意未消的安安很快又有了睡意,傅明月熄了晃眼的灯,只留下了床头一盏灯光微弱的小灯轻轻的拍着安安哄他入睡。

没有了恼人的噪音和刺眼的灯光,安安的呼吸很快就平稳了下来,傅明月也终于有了打开邮箱处理公务的时间。

每隔半个小时给安安测一次体温,夜里他体温两次走高,傅明月又拿了酒精给他擦了手心脚心和心口后背,给他喂了两次药,折腾到半夜他的体温才慢慢降了下去。

把最后一封邮件设置好定时发送,傅明月又给安安换了额头上的毛巾,这才疲惫的用手撑着头歪在床头柜上靠一会儿。

抓捕行动结束时已经是晚上,把人带回局里再把各项事宜交接完毕,等叶知秋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

没有在房间里看到本该在的两个人,叶知秋的心一下子就慌了起来,一瞬间各种不好的事情在脑海中闪过,心力交瘁不堪重负的身子微晃了晃,好在值夜班的小护士认出了人给指了路,不然怕是铁人叶队也急昏过去。

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入,借着微弱的灯光,他刚刚好能看到那手拉着手睡得昏沉的一大一小。一瞬间,心软得一塌糊涂。

小小一只的安安躺在大床上睡得很香,侧着身子两只小爪子紧紧拉住了傅明月白皙的手放在了自己枕边。

傅明月的右手被安安霸道的拉着动弹不得,左手手臂垫在桌子上充当着她临时的枕头。那张明艳的小脸上有了些显而易见的疲惫,眼下也是显而易见的淡淡青色。

脱下外套小心的给她批上,饶是如此,傅明月还是瞬间惊醒了过来,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探安安的额头。

“没事,安安不烧了,你也去睡一会儿吧,我守着。”叶知秋压低了声音,一惯冷硬的声音染上了几分难得的温柔。

傅明月揉了揉眼睛,偏过头来看向他,把人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仍旧有几分担心的问道,“没受伤吧?”

“没有。”也许是今晚的月色太温柔,又或许是那手牵手的一大一小太过温馨,叶知秋鬼使神差的摸了摸小姑娘的头,“你也去睡吧!”

傅明月愣了一下,随即又主动的探着小脑袋在他掌心蹭了蹭,像只讨好主人的小奶猫,“我不生你气了~”

“我知道。”

想了半天都没有想明白我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意思的傅明月晃着浑浑噩噩的小脑袋打着呵欠晃晃悠悠的趴到了一旁的小床上,她快三天三夜没合眼了,真的困得要傻了。

入睡前,傅明月用尽了最后思考的能力半闭着眼睛迷迷糊糊的叮嘱道,“每半个小时要给安安测体温,温度超过38度5要擦身体,我手机定了闹铃,你记得叫我。”

叶知秋把那一串的闹铃通通关掉,将她的手机放回了她的手边,她啊,是真的困傻了,这话说的可真的是驴唇不对马嘴。

把她的高跟鞋替她脱掉,又从她枕头下拿出被子给她盖上,叶知秋这才安心的坐回了安安床边,小家伙似乎是做了什么美梦抱着他的小熊开心的笑出了声。

安安身体虚弱,盖着厚厚的棉被倒是喜欢,可被叶知秋塞进了被子里的傅明月被热得一身汗烦躁的踢了被子翻了个身骑了上去,还不肯罢休的又扯起了衣服。

单薄的雪纺衬衫领口的扣子被她扯掉,露出了脖颈处一大片雪白的肌肤,叶知秋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她捣乱的小手,无奈的拿了扇子轻轻的在她身边摇了起来。

果然,欠人家的总要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