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他携月色来 繁花如锦 > 12. 第 12 章

12. 第 12 章

小说:

他携月色来

作者:

繁花如锦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0-29

被傅明月那突如其来的一个吻乱了心的叶知秋抱着安安僵硬的躺了许久实在是没有半点睡意,看着阴沉沉似是快要下雨的窗外又忍不住默默的分析起案情来。

然而以往可以轻松理顺的逻辑,今晚也不知怎的大脑一片混乱根本没办法思考,一想正事就是她那耍赖的小样子在脑海里晃来晃去。

傅明月就是个妖精,他就没见过她那么大胆的女人,不仅胆子大还没羞没臊,随随便便的就亲他,根本就让人防不胜防。

正想着她,手机就可以亮了起来,看到小李打来的电话,叶知秋立刻起身出门,“怎么了?是案子有了什么进展吗?”

“叶队,第三个嫌疑人出现了。”

“具体是什么情况?”

“按照你之前说的继续寻找被害者的共同特征,我们发现受害的几个人都和六年前的一起案子有关,是一起复仇案。对了,叶队,你看好嫂子,我们怀疑……他下一个要下手的对象可能是嫂子。”

“带人直接过去我家,家里只有她一个人。”叶知秋的拳瞬间握紧,立刻下楼,“别挂电话,把情况说清楚。”

“就像你说的,受害人们本身并没有很的共性,但被杀害的方式都是同一种,且最后都是衣不蔽体被割掉了舌头,虽然大家一开始都认为凶手是变态杀人狂,但如果把所有的一切串联起来,也可以有另外一种解释。

两个已经被捕的犯罪嫌疑人都是因为家里急需用钱而参与犯罪,一个家里有久病的妻子,一个儿子欠了赌债,而第三个人……是一位律师。”

叶知秋启动了车子,“说下去。”

“他的女儿长期受到校园暴力,后来被侵犯后跳楼自杀,而现有的五位受害者,其中有三个是校园暴力的参与者,同时受害的两个则是当时那个侵犯他女儿的男生的女友和妹妹。”

看着卷宗,小李的语气突然低沉了下来,他不知道该为谁而心痛,五个女孩可怜,可那个被校园暴力逼迫至死的哑巴小姑娘,其实也才只有十六岁,却把生命永远停留在了花季。

那个他们认为的穷凶极恶的杀人凶手其实也只是一个用错了方法想要为女儿讨回公道的父亲,他曾经也是业内有名的辩护律师,战无不胜,可独独在自己女儿的案子上一败涂地。

他的女儿痛苦至死,却没办法喊出一声救命,而那几个罪魁祸首见事情闹大立刻主动自首,因为侵犯的女孩的男生不到十六岁,且几个人都认错态度良好,最后的判决结果是从轻处罚。

他一路上诉都是维持原判,通过法律程序得不到想要的成果,于是他开始策划自己的复仇,那近乎有一整套流程的作案手段带着一种近乎执念的疯狂,仿佛是想要她们也体会到女孩当初的无助和痛苦。

叶知秋看着堵在前面的车,烦躁的连按了几下喇叭,“那这件事和傅明月有什么关系?”

“他的女儿被校园暴力和嫂子的哥哥有关,傅明旭以前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六年前受害自杀的女孩最开始被针对就是因为在她生理期的时候傅明旭给了她一件遮挡的外套,之后她又流露出了对傅明旭的仰慕,自觉男神被玷污的几个人就开始了对她的霸凌。”

听到这里,叶知秋立刻慌了,以这个人前面的行为来看,他极有可能会通过伤害傅明月来报复傅明旭,家里的门窗都极为老旧,壮年男子未必不能破门而入,而且那个小傻子总是听着他的脚步声就跑过去开门,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后果……他想都不敢想。

“小李,你们到哪里了?”被堵在回家路上的叶知秋只能寄希望于队里的人能够及时赶到。

小李听出了他的焦急,一边指路一边仔细的观察起了周围的情况,看到那个仍旧亮着灯的三楼时,心咯噔一下,“叶队,我们马上就到。”

挂断电话,一遍又一遍的电话打给傅明月,可始终没有人接听,狠狠的一把拉住了手刹,叶知秋立刻下了车,对身后的骂声和鸣笛声充耳不闻,穿过拥堵的车流抄小道直接往家里的方向跑去。

千万别出事!

她千万别出事!

坐在餐桌前,傅明月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扔在了一边,拿着自己温热的牛奶慵懒的小口呡着,仿佛半点都感受不到自己此刻身处的危险。

坐在她对面头发花白的男人看着这淡定的小姑娘,将手中的小刀也放在了桌上,浑身的冷厉和疯狂有一瞬间的消散,“你就不怕我也杀了你吗?”

“你不会。”傅明月轻轻笑了一声,“白叔叔,澄澄在天上看着,你怎么会忍心伤害我呢?”

听她提起女儿,白峥的神色瞬间和缓了下来,温和的看向了眼前的女孩,虚虚的伸出手又颤抖着收了回去,“是啊,我……只是想来替她看看你。小月,我昨天梦见澄澄了,她说想你了,有时间替叔叔去给她送束花吧,要小雏菊,她最喜欢了。”

“好”傅明月点了点头,起身从背后轻轻的拥抱了白峥一下,将下巴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仿佛是长大的女儿一时兴起的同爸爸撒娇,“叔叔,我也梦见澄澄了,她让我替她……抱抱你。”

白峥将干枯的大手轻轻的搭在了傅明月细嫩的小手上,紧紧的攥住,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好,真好!”

如果那个时候她在该有多好啊!

听到楼下的警笛声,白峥松开了小姑娘手,又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小月,你好好的,好好的,知道吗?”

傅明月轻“嗯”了一声,温热的泪水滴在了他的脖颈上,“叔叔,等你出来,我陪你一起去看澄澄。”

她的好朋友死在了十六岁,在她出国交流的三个月里被经历了这世上最恶毒的一切。

澄澄从楼上张开翅膀飞下来的那一天,她就抱着从国外给她带回来的小水晶球走在那条小路上,他们之间只有那短短的距离,可她来不及跑过去,来不及阻止她,甚至连那一声“不要”都哽在了喉咙里。

那个午后,她逆着阳光看到了澄澄的泪水,看到了她紧紧的攥着自己被扯破的衣服,看到了她那绝望的笑容和无声的话。

她说,她脏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澄澄倒在了她的面前,满地都是血,好多好多的血,而她最后能为澄澄做的只是给她盖上一件衣服,保全她最后的体面。

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告诉澄澄她不脏,没来得及告诉她自己拿了奖给她买了礼物。

那一天,她不记得是怎么回的家,也不记得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甚至他们都没有允许她去最后送一送澄澄。

她只记得她的好朋友白澄是个漂亮又善良的小天使,她不爱说话可是很爱笑,笑起来眉眼弯弯像是月牙儿,她喜欢小动物,放学后会拿着从家里带来的猫粮去喂被遗弃在后巷垃圾桶旁边的瘸腿小奶猫。

白峥被带走时没有任何反抗,平静的带上了手铐,露出了解脱的微笑。

六年了,他的女儿终于可以安息了。

再一次听到手机响起,傅明月终于接起了电话,在小李震惊的目光中模糊了声线,用虚弱的语气断续着开口,“叶知秋,如果我死了,你会遗憾吗?”

听着她那游丝一般的声音,一路跑回的叶知秋双腿一软,踉跄了一下又提起腿继续熟悉的小巷里跑,“你撑住,傅明月,你得给我撑住!”

电话的另一端突然没了声音,叶知秋的大脑突然一片空白。

他想过很多次她会离开,甚至猜测过她离开时的场景,可他真的没想过,她……会用这样的方式离开。

她那不着边际的“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的豪言壮语言犹在耳,都还没做过他的人,做什么要去做他的鬼啊?

抛开一切,抛开所有在生与死面前都变得那样微不足道的障碍,抛开他那些没有意义的权衡和挣扎,好像一切都变得简单了起来。

他喜欢傅明月,是骗不了自己的那种喜欢。

或许他也不知道是喜欢多一点还是感动多一点,可他可以确定因为她的出现,他一潭死水一般的生活有了更多值得期待的东西,他期待着的是有她的生活。

可他明白的好像又晚了。

将手机静音的傅明月阻止了打算给叶知秋打电话汇报工作情况的小李,“别和他说我的事啊,我还想多听他和我说几句好话呢!”

小李为难的挠了挠头,“嫂子,我们叶队真的为你快急疯了,这样不好吧!”

“不用你说谎,就让他上来就好,知道我没事,他肯定又去忙了,我就是想让他多陪我一会儿!”

傅明月这样一说,原本还有些犹豫的小李立刻偏向了她,他们叶队确实是为了工作忽略了小嫂子天天泡在局里,人家想要他陪一会儿,都要耍点小手段了,这也太可怜了!

小嫂子这么好看,叶队也不上点心,万一被人家拐跑了怎么办?案情收尾他可以代劳,但陪媳妇儿这事儿还是得叶队亲力亲为!

自觉要帮助叶队维护家庭和谐的小李在被叶知秋抓着问傅明月的情况时,悲痛的看向了楼门,“叶队,嫂子在楼上。”

“你们先回局里,我想……先上去看看她。”得到了最不愿听到的答案,叶知秋却是出乎意料的平静,进门上楼,只是在转角处那掉了钥匙几下都捡不起来的狼狈瞬间暴露了他并不平静的内心。

看着自家队长那没了一惯沉稳的模样,原本有心一起看好戏的队员们都有了几分于心不忍。

“叶队好像是真的慌了,咱们这样吓他是不是太缺德了?”

“这是什么,这就是铁汉柔情啊!”

“叶队真的是关心则乱,那么多不对劲儿的地方愣是一点都没发现。”

“没看到吗?没开车,跑回来的,这是真的急坏了,行了咱们撤吧,回去结案归档了。”小李摸了摸熬夜熬出了胡茬的下巴,羡慕的抬头看向了那亮灯的窗户。

这甜美的爱情,什么时候能轮到他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