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安喜 > 17. 第17章

17. 第17章

小说:

万人迷美人受把我攻了[穿书]

作者:

安喜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07-02

第十七章

顾珏起身,顺道把唐眠拉起来。

他问:“还麻么?”

唐眠点点头,小腿酥麻酥麻的。

顾珏叹了下气,低头认命地想去给他揉腿。小家伙都怪自己把他压坏了,他还能不负责么?

唐眠懵了一下,意识到顾珏想做什么,他倏地后跳一步,伸手挡在身前。

他是攻,他才不娇气!怎么能让娇娇老婆给自己捶腿,怜香惜玉的他第一个不接受!

“我没事了。”唐眠装作正常地抬腿走了两步,实则脚底板如同踩在仙人掌上一样地刺疼。

“哥哥你快去睡吧,我不打扰你休息了。”唐眠脸色皱巴巴地走完,伸手去推顾珏。

天色是挺晚的了,外面风大夜凉,顾珏隐约能看到唐眠鼻尖被冻得微红。

他点点头,踩上阳台的边缘,轻松地跨到隔壁卧室。

进房间内室前,他转头看了唐眠一眼。

唐眠立刻露出笑脸,朝他挥挥手轻声道:“哥哥晚安,我明天还会来的,哥哥今晚记得梦到我哦。”

顾珏当晚真的梦到了唐眠。梦里迷迷幻幻的,他上一秒好像在看穿得精致的少年坐在画室画画,画上的人生了一张和他一样的脸,下一秒他就出现在隔壁仓库房的阳台里,身下压着的少年楚楚可怜地看着他……

直到醒来,唐眠那双水润的小鹿眼仍在顾珏脑海中挥之不去。

——

白天是绝无可能逃过保镖的火眼金睛混进二楼的,所以白天唐眠都在房间里作画。

虽然目前还没有人找他画商稿,但他相信随着自己账号粉丝数的增加,一定会有人赏识他的。

他现在都是在给未来积累财富。

原主的绘画材料不出两天就被唐眠耗完了,他踹上手机背上书包打算出门选画材。

金家司机候在门口,管家拎着精致的便当盒和保温杯和唐眠前后脚走出大门。

唐眠听到管家的手机铃声响起,他接了电话后脸上轻松愉悦的表情瞬间变得焦躁,直觉让唐眠第一时间加快脚步离开管家的视线。

“大少爷!”

然而还是被管家给叫住了。

“大少爷您要去哪儿?”管家脚步匆匆走到唐眠身边问他。

唐眠只好转身,顶着乖巧天真的脸蛋道:“我要去画材市场买颜料。”

闻言,管家露出欣喜的表情,他道:“那儿和二少爷的学校很近。大少爷您能顺路帮我去金利私高给二少送点东西么?先生临时给我派了任务,我抽不出时间把这些给二少带过去了。”

唐眠看向他左右手中的便当盒和保温杯。金潭是要去郊游了?好耶,最好能在外面玩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

唐眠低着头窃喜,心想渣攻二号一走,他也能稍微松口气了。

这几秒钟的沉默落在管家眼里却是唐眠在抗拒的意思。

确实,二少爷对唐眠的态度不算好,唐眠抵触二少在他的意料之中。

“大少爷您就帮帮忙吧。别人家的孩子出去玩都有父母嘘寒问暖,你也知道我们二少是怎么孤零零长大的,您过去也能给他长长脸。二少年纪小不懂事,麻烦大少爷您多包容他一下,谢谢!”管家一边劝说一边将手里的东西强硬地塞给唐眠。

其实他还有另一层心思。金郁礼现在对唐眠的态度比以前好了很多,唐眠和金潭交好或许还能帮忙缓解一下金潭和金郁礼僵硬的父子关系。

亲儿子总不能比养子还不受重视。

唐眠唇角弧度上扬,点头应道:“好呀,我去送。哥哥关爱弟弟是我应该做的,管家爷爷不用跟我道谢的啦。”

唐眠的表情语气都格外真挚动人,老管家脸上的皱纹动了动,苍老的眼尾竟然有些湿润。

唉,唐眠是个好孩子,以前是他太小心眼了。

——

金利私高。

大草坪上,一群穿着昂贵定制校服的高中生散在各处,耳边都有父母在唠叨。

一年一度的团体旅行要开始了。私高的老师特意联系过学生的家长们,希望他们能在孩子休假的时候给他们多点关爱,比如:接送他们旅行,亲手制□□心便当等小小的行为。私高的家长们普遍是名流,最不济也是事业有成的企事业家,工作都忙碌得很。

金潭和江妄、孙坚其两人站在树荫下,明目张胆地拿着手机组队打游戏。

“无聊。”金潭在游戏间隙抬头望了眼不断涌到草坪里找孩子的家长们,冷着眉道。

江妄也嗤笑道:“就是,郊个游还需要爸爸妈妈亲亲抱抱啊,又不是三岁小孩子!”

他说完,目光随意扫过人群,忽然顿了一下。

“老妄你怎么不动了,快杀啊!”孙坚其急躁地盯着手机,用手肘撞江妄。

“操,我妈竟然来了,她不是要去欧洲出差两周么。”江妄惊叹出声,然后拍了拍金潭的肩膀抱歉道:“阿潭我先过去一趟,我家母上大人凶得很,迟到会被暴揍的。”

游戏界面其中一个小人退了出来。金潭眉眼压着戾气,抬眸看他一眼:“滚。”

江妄藏起手机,脸上堆出乖儿子的笑容去给他母亲捶肩去了。

江妄被他搞得玩游戏的兴致都减了很多,他皱着眉命令孙坚其,“快点结束这局。”

然而孙坚其的游戏小人就在他话刚说完的时候就消失了。

孙坚其晃了晃父亲来电的手机屏幕,非常小心翼翼又渴求地道:“阿潭,我爸也来找我了。”

金潭盯着他看了两秒,抬脚踢了他一脚,冷声道:“你也滚吧。”

队友全部退了游戏,现在就剩金潭的游戏小人和对面三个人激战。金潭杀起来比之前更加凶猛,但终究是以一打三,被对面的三个人联合起来攻击。

血条飞速下滑,小人被重击倒地,散成一地灰尘,金潭立体俊冷的脸笼在阴影里。

“金潭同学。”面前忽然来了一个同学,他走到距离金潭两米的地方就不敢靠近了,只朝他递出手中的便当盒和保温杯:“有人托我给你的。”

金潭懒懒抬眼,瞥见他手中的东西,不太感兴趣地问:“谁给的?”

男生摇摇头,只是边回忆边痴迷地笑着说:“和我们差不多大的男生,没穿校服,长得很可爱漂亮。”

金潭脑海里瞬间浮现出唐眠的脸。

“别痴心妄想。”金潭夺过男生手里的东西,冷冷地撂下一句自己都不清楚意味的狠话,快步走进人群之中搜索唐眠。

唐眠本来都已经走到校门,朝着金潭走过去了。可是远远瞧见金潭眉眼压着怒意的样子,他脚尖一转,在门口捉住一个同学,让他帮忙将管家托他带的东西给金潭。

阴晴不定的暴躁少爷现在心情很差,他绝对不会往枪口上撞的!

快逃!

转身走回校门口,唐眠似有所感回头看了一眼,就在人群之中看到了寻他而来的金潭!

视线对上之前,唐眠秒转身钻进金家的私家车中。

金潭只看到了唐眠一闪而过的背影。他捏着三层便当盒的拎手,低头翘起了嘴角。

树荫底下,江妄和孙坚其勾肩搭背地回来,一路上商量该怎么给金潭消气,见到金潭抱着便当盒坐在树下一脸闲适宁静的样子,俩人对视一眼,脸上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阿潭越冷静他们越害怕,金潭就是上一秒微笑下一秒发飙的疯子,阴晴不定。

江妄弯腰试探着问:“阿潭……要不要再打几盘游戏啊?”

“不打。”金潭拿掉耳机,睁开眼,“我有点渴了。”

江妄和孙坚其呆愣了一下,口渴和打不打游戏有什么必然关系么?

孙坚其立刻掏包,“我这里有水,给……”

话还没说完,金潭已经拧开了他手边的保温杯,动作缓慢而优雅地喝了一口,然而嘴角带了些微的笑意,嫌弃道:“汤煮咸了。”

江妄皱脸疑惑,心道,咸了还喝?他去孙坚其包里掏水,递给金潭等他接。

孙坚其已经从金潭的表情中品出一丝不同寻常了,他抢回来孙坚其递出去的那瓶水,笑着问金潭:“阿潭,这是哪个美女送的汤?”

金潭不悦地睨了他一眼,正色道:“不是美女。”

他说完,又就着保温杯喝了一口山药排骨汤,左手不经意地放在怀中的便当盒盖子上面,晃了晃手指,吸引了俩位朋友的注意力。

江妄问:“这也是那人送的?”

金潭“嗯”了一声。

孙坚其憋着笑意,做出羡慕的表情,夸张道:“哇塞,阿潭的追求者不仅给你煲汤,还专门给你做了便当啊,他肯定很喜欢你!”

不是追求者,但金潭也懒得纠正了。他挑了下眉梢,仿佛孙坚其的话对他很受用。

“不是美女的话,阿潭应该不会喜欢的。”江妄自觉对金潭很了解。他在金潭身边蹲下,盯着便当盒,眼巴巴地问:“阿潭我能吃两口吗?我妈都没给我带吃的来。”

金潭手一紧,正要打发他走,孙坚其就先把江妄给扯起来,跟金潭挥挥手:“阿潭,我们俩先去便利店买点吃的,要出发了喊我们一声。”

他们走后,金潭低头打开便当盒。唐眠煮的汤勉勉强强能喝吧,不知道便当做得怎么样。要是不能吃,他扔还是不扔?扔了的话,唐眠那个小可怜应该要伤心。

便当一共有三层,第一层是鲜嫩的草莓和樱桃,第二层是日式寿司,第三层是做成海绵宝宝外形的鸡蛋卷搭配生菜。

金潭盯着海绵宝宝的鸡蛋卷看了好久,忽然舍不得吃。他小心合上下面两层,只从最上面那层拿了一颗草莓,咬进嘴里。

鲜嫩多汁,酸酸甜甜的草莓让他瞬间回想起唐眠那红润的唇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