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公主切 春风榴火 > 19、逆转

19、逆转

小说:

公主切

作者:

春风榴火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1-11-27

("公主切");

夏桑走出【异度空间密室逃脱】店门。

风一吹,
她眼底又涌来一阵酸意。

已经尽力了。

她不是周擒的女朋友,连朋友都不是,为他做到这种程度,
正如明潇所说,
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她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天空,
感觉那黑沉沉的云也压在她的心头,密不透风,无力挣脱。

她偏头,
望向了身边的宋清语。

宋清语裹着白色的兔绒围脖,脸上妆容精致,每一根睫毛都仿佛经过了精心的梳理,漂亮得像个洋娃娃。

她对着天街的霓虹灯,
伸个长长的懒腰:“我好久没这么开心过了,哈哈哈,许茜,之前你非要叫我来,
不惜威逼利诱。我还想说你是不是有病呢,这破密室有什么好玩的啊,
没想到真这么上头。”

许茜冷哼一声:“单线都让我做了,你当然好玩。”

宋清语似乎察觉到了夏桑略带绝望的目光,回头和她对视了一眼:“你这样看着我干嘛?”

夏桑嘴角勾起一抹苍凉的笑:“宋清语,
你今天真的玩得这么开心吗?”

“是啊。”

“那你用谎言毁掉一个很努力挣扎的男孩原本就没多少光明的未来,
是不是也同样觉得很痛快?”

夏桑虽然在笑着,
但她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藏着一只凶猛的兽。

她想要放出心里的猛兽,
让它剥开她伪善的外衣,撕咬她的灵魂。

脑海里残存的理智,还是制止了她,
没有说出刚刚那句话。

还不够,只是尽力了,她还没有全力以赴。

她从来未曾像他一样全力以赴,所以她永远只能屈居第二。

哪怕只有一次,夏桑也想绝地反弹,拼尽全力去做好这件事!

她平复了心绪,说道:“我请你们喝奶茶吧。”

“现在吗?”宋清语看了看手表时间:“但是我得回去了,爸妈让我天黑前必须到家。”

“一杯奶茶,不会耽误太久,我们就在这附近买。”

夏桑说着,用眼风扫了扫许茜。

许茜虽然不知道夏桑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为了年末的圣诞音乐会,她也得舍命陪君子啊。

“我早就渴死了,正好啊,夏桑难得主动提出请客,走走走,喝奶茶去!”许茜挽着宋清语的手,拉着她朝电梯走去。

宋清语不情不愿地嘟哝:“那得快点啊,司机都在停车场等我了,不能耽误太久。”

夏桑进了电梯,颤抖的指尖,按下了二楼的按钮。

“叮”!

电梯在天街二楼打开了门。

夏桑已经看到不远处“七夜探案馆”的黑红色招牌,在阴沉的天空下,越发显得压抑而诡谲。

“去哪家啊?”宋清语问道。

“就近吧。”夏桑道:“二楼应该也有奶茶店。”

徐铭提议道:“我看到一楼商城入口有家喜茶啊,要不我们去那里吧。”

现在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夏桑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她用力瞪了徐铭一眼:“那种网红店,现在下单,再去看场电影出来应该能取到。”

徐铭挠挠头:“呃。”

“喜茶人太多了,我可等不了这么久。”宋清语拿着手机,不耐烦地说:“就随便找一家吧,别耽误时间了,司机都在催我了。”

“前面好像有。”夏桑领着他们,大步流星地朝着七夜探案馆的方向走了过去。

脚步越来越快,心跳也越来越快。

祁逍迈着大长腿,慢悠悠地跟在夏桑身后,望着她的背影,眼底露出几分复杂难解的神色。

这是他第一次从沉默温吞的夏桑脸上…看到“迫切”两个字。

她在着急什么?

夏桑经过了七夜探案馆,但她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没有看那招牌一眼,而是径直路过了这家店。

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她回头的一瞬间,非常确定地看到,宋清语的脸色变得很难看。

不安,焦灼,还带有一丝闪躲。

她故意移开目光,仿佛“七夜探案馆”那几个字像烧红的烙铁,会烫眼睛似的。

“前面到底有没有奶茶店啊,没有的话,我要回去了!”宋清语终于受不了,抗议道:“我不喝了!回去了!”

夏桑回过头:“真的不喝了吗?”

“不喝了不喝了!”宋清语转身便走,也不等他们了:“你们慢慢喝,我必须得回家了。”

许茜看了看面前的店面,鬼使神差地来了句:“哎,夏桑,这不是我们之前来玩过那一家吗?”

“是啊。”

“哇,这家比我们今天玩的恐怖得多啊,他们那个校园主题…太吓人了。”

夏桑看到宋清语脚步放慢了,她努力控制着心跳,故作淡定地回应道:“是啊,那个在墙上爬的贞子姐姐,真的太吓人了,我后来问了工作人员,说那个姐姐是男孩子,全是自己练出来的身手。”

许茜道:“这一看就是男孩啦,那么高,你傻不傻啊,看着人家戴长头发的头套,就小姐姐小姐姐地乱叫人家。”

“他人很好哎,陪我走完了全程。”

宋清语终于控制不住胸腔里喷涌而出的情绪,她转过身,大步流星地走进了七夜探案馆。

“哎!”许茜见她进了探案馆,喊道:“宋清语,你进去干嘛?还玩啊?”

宋清语头也没有回,径直朝着大厅的茶座留言板走了过去。

夏桑全身的血液奔涌着冲向头顶,全身一阵阵地哆嗦着,怔怔地看着她的背影。

全然没有察觉到,此时此刻,祁逍那双漆黑的眸子,也正凝望着她。

……

几分钟后,探案馆里爆发出宋清语的哭声,几个男孩连忙冲进去,以为她受欺负了。

“你怎么了!”

“我去!你哭什么!”

“谁欺负你了!”

宋清语抱着膝盖,蹲在角落里,号啕大哭着,仿佛有止不住的悲伤将要发泄。

这一场变故,连许茜都惊呆了,蹲下来关切地问道:“宋清语,你没事吧!你怎么哭了!”

宋清语一言不发,却只是颤抖地哭泣着。

所有人都不知所措地看着她。

只有夏桑,视线移到了留言板上花花绿绿的便利贴,中间靠左的那一张——

你真的很喜欢你,是你无法想象的那种喜欢。

我知道,但我不配。

留言板旁边的衣钩上,挂着周擒的羽叶项链。

柔和的灯影下,银制的叶片宛如羽毛般,脉络泛着润泽的光。

宋清语站起身,摘下了羽叶项链,又看了看便利贴,越发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仿佛辜负了他的“一腔深情”。

……

柜台边,明潇抱着手臂,倚着墙,眼底化着烟熏妆,嘴里叼着一根未燃的烟。

面无表情。

夏桑经此一役,已经快要站不稳了,全身一阵阵虚软。

她转过头,和明潇视线相接。

俩人眼中都有劫后余生的惊魂未定,也都在极力的压制着,掩饰着,谨防被人察觉……

“啪”的一声,明潇叩响了手里的打火机盖,低头点了烟,懒懒的烟嗓道——

“妈的,哭丧啊。”

*

两天后的傍晚,残阳如血,冬日里鲜少看到这般热烈的日落。

夏桑站在生活阳台的水池边,面前摆着橘黄色的小盆,夕阳的暖光照着她的侧脸。

她磨磨蹭蹭地搓着内裤,耳朵已经飞到了隔壁覃槿卧室的阳台上——

“宋清语自己去警局改口供的?”

“是不是被威胁了?如果是被威胁了,那一定要彻查当事人…”

“没有被威胁?不是…之前不还斩钉截铁地说打电话的人就是周擒本人吗,怎么一下子又改口不是?”

“什么叫记不清楚了!之前还说得板上钉钉。”

“这孩子…不知道这是多么严重的指控!她怎么跟闹着玩儿似的?”

“这一来一回地翻供,对她自己、对学校声誉都会有影响。”

“警方已经查清楚了吗,人已经放了?”

“行吧,我会让学校心理咨询部的老师再好好和她聊聊。”

覃槿挂了电话,看到对面生活阳台上懒洋洋的夏桑,没好气地说:“你这条内裤都搓了二十分钟了吧!”

夏桑赶紧倒掉了小盆里的水,说道:“多清洗几次。”

覃槿催促道:“赶紧搓完去琴房练琴了,练完还得写作业,你现在时间很充裕吗!还在这儿发呆。”

“就去了。”夏桑打开书龙头放水,漫不经心地问覃槿:“你刚刚在说宋清语的事情吗?我听同学说,她是不是改口了?”

覃槿提起这个就来气:“你们这些孩子,一天到晚心思没放在学习上,才多大点儿年纪,知道什么情情爱爱,弄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夏桑赶紧问道:“所以,那个男生是清白的吗?”

“谁知道她怎么又改口了,真是鬼迷心窍。”覃槿避开了事件的真相,说道:“即便跟他没关系,也不能说明他就是什么好学生,十三中的…能有几个好的。”

夏桑松了口气,倒了盆里的水,匆匆回了房间。

五分钟前,明潇给夏桑发了一条信息,说道:“刚刚接到擒哥了,真是…人都瘦了一圈。”

“没事了就好。”夏桑指尖快速编辑这短信:“对了,那个群,群里的消息一定要清空啊!别让他知道了。”

“放心。”明潇又说道:“不过周擒又不是傻子,宋清语在局里哭得稀里哗啦的,一个劲儿给他说好话,他多少也能猜得出来。”

“便利贴的事肯定瞒不住,随便你们怎么说啦,反正别提我就好。”

明潇:“不是吧,你可是大功臣,我们还想着攒个局,让他请你吃个饭、好好感谢一下呢!你这是要做好事不留名啊?”

夏桑:“潇姐,你得答应我,这事儿千万别让他知道。”

明潇知道夏桑有自己的顾虑,所以应道:“行,我答应你不会说。”

“谢谢潇姐。”

夏桑放下了手机。

这件事之后,桥归桥、路归路。

她会步入自己生活学习的正轨,好好练琴,高考争取考上一流大学。

大概…也不会再和十三中这些男孩们产生任何交集了。

2("公主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