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在恋综和暗恋对象谈恋爱 花酒三百 > 第 22 章

第 22 章

小说:

在恋综和暗恋对象谈恋爱

作者:

花酒三百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11-24

公主抱带来的奇怪的眩晕感一直持续到了他们一行人离开露营基地。

本来的计划是最后一天去攀岩,但是遇上了不好的天气,早上雨停了一会儿,他们吃完了早餐趁着雨停收拾了帐篷,没多久又开始断断续续的开始下了雨。

攀岩场地在室外,沿着山壁开凿的线路,为了大家的安全最后经过多方商议决定放弃这个项目。

拍摄计划改变,他们提前下山,直接拍他们入住小屋。

将离之际,无论是节目组工作人员还是嘉宾都在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白雪歌正在整理自己的行李箱,总是止不住的思绪乱飞,刚才的事感觉像做梦一样,现在她还在怀疑真实性。

虽然就是个游戏,以前也不是没玩过类似的,但却是第一次紧张得无法自控,僵硬得仿佛石块。

想想最后陈静言还对她说:“可以把手放开了,我放你下来。”

糗死了。

所有的煎熬也在那句话落下后结束,却没有完全结束,她总是心飘飘然,时不时就会想起当时情景。

陈静言好像也不是那么讨厌她,她想着。

磨磨蹭蹭的,她落到了最后。

到停车场的时候其余人已经在放行李箱。

这一次,节目组只准备了两辆车,而不是1v1的三辆。

而且还是自由选择。

白雪歌到的时候正看到陈静言在放行李箱,不过那行李箱看起来就知道不是他的,他旁边还站着冉西柠,两人正在交谈。

她脚步一顿,眸光低垂。

幸而另一辆车旁狄隽沣看到了她还跑到她身边热情的招呼:“这两辆车都放满了,我帮你放到其他车上去。”

“多谢了。”白雪歌说着,跟着他一起走向了其他车。

“不用客气,为美丽的小姐服务我感到很荣幸。”狄隽沣道。

如此一来,白雪歌自然而然就上了狄隽沣开的那辆车。

本来走向车子的路上她转念想着要不要厚脸皮去陈静言那辆车好,只是想法都没有成型就遇到了冯宣雅,被冯宣雅拉着上了狄隽沣的车,想法作罢。

经过陈静言他们那儿的时候她余光扫了一下,陈静言不在,冉西柠正坐在副驾驶上低着头不知道在看什么,一向爱跟着冉西柠的金昱宽一个人坐在后座,表情看着是有些郁闷。

白雪歌微微含笑想着她要是有金昱宽这样的勇气就好了,人与人真是不相同。

白雪歌和冯宣雅到了旁边的车那儿,一起选择坐在了后座。

等待的时间里无聊攀谈。

“你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气味很好闻,之前就想问你,我还挺喜欢的。”冯宣雅开启了话题。

“我朋友给我的,好像是她认识的一个专门调香的朋友调的。”白雪歌道,“我也不太清楚,我去问问今晚上告诉你。”

“那等你去问了告诉我。”冯宣雅道。

“好,就是白天她比较忙,不然我现在就可以问了告诉你的。”

“不用这么急。”

在车旁不远处抽了烟刚回来打开驾驶位车门坐进来的狄隽沣看着她们俩笑问:“在说什么?”

冯宣雅抱臂靠在位置上,美眸微挑,道:“香水,难不成这个你也懂?”

白雪歌听着这话顺嘴跟着说:“懂很这么多嘛!可是好像也没闻到你身上有香水味道。”

狄隽沣微转着身体,望向后座:“我不用香水,但香水我还真的了解一点儿,早上和我通话的就是一位很知名的调香师。”

白雪歌听着他的形容感觉很微妙,她记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好像就听狄隽沣说过他姐姐,那时候她以为他姐姐是怎么了,今早上看他对他这个姐姐态度也很奇怪。

真是一对奇怪的姐弟,她想着。

“雪歌的这个香水味道是很好闻,馥郁甜香,又不失典雅,后调还有几分神秘感。”冯宣雅说完又状似无意地问狄隽沣,“那位调香师是你姐姐?”

狄隽沣转头,看着前方,看不见他的表情,只听到他说:“是。”

看得出来他不是很想谈起这个,启动了车子,说着:“咱们可以走了,就要离开这个美丽的地方,还有点儿舍不得。”

白雪歌从车窗往外面望去,感叹道:“是啊,除了昨晚,前两天在这里待着真是感觉好舒服,每天都呼吸到最自然清新的空气,好久没有这种感觉,整个人都觉得放松。”

“昨晚你也睡不好是不是,”冯宣雅说,很是头痛的样子,“我也是睡不好,半夜被雷雨声吵醒,早上又被吵醒。”

狄隽沣听着两人的话,非常贴心的提议:“那你们在回去的路上可以睡一觉,醒来了可能就到我们的住处了。”

白雪歌和冯宣雅一开始还推辞,说着也没那么困,一路上说说话比较好。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人都双双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白雪歌是猛然一个惊醒,醒过来后回想可一下自己是怎么睡着的发现一点儿印象也没有。

她本就是靠着窗户缩着身体,一睁眼就看到了外面的场景,还没到他们的住所,到了服务区,看样子就是去露营基地的时候她曾经短暂停留的那个服务区。

回头看了看车里,驾驶座是空置的,旁边的冯宣雅还在睡,睡姿可比她端庄太多,双手交叠放在膝盖上,靠着微微仰头,没有往左右歪着。

这一觉睡得可真是有些沉,养足了精神,疲倦感跟着困意离去。

观察着冯宣雅的状况,轻手轻脚的打开了车门下车。

又走了几步后才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

过了一会儿就看到了狄隽沣和陈静言、冉西柠、金昱宽一起往停车这边走过来。

因为很快就要离开,只简单打了个招呼,除了狄隽沣外的其余三人走向了他们那辆车。

白雪歌看着陈静言上了车,回头就听到了狄隽沣的声音:“醒了?”

说起这事是在是感觉惭愧,她不好意思的说:“都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开始的时候她还说一路陪聊,谁曾想聊着聊着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想着冯宣雅还没有醒过来,她动作有些滑稽的指着车,放低了声音说着:“宣雅还没醒。”

狄隽沣往车内瞟了一眼,懂事的走到了白雪歌身旁才说,从购物袋里拿出了一个面包:“买了面包,你要不要吃一点,回去应该也没那么快能吃东西。”

“不用了,现在我不太饿。”白雪歌拒绝。

“那先放着。”狄隽沣无所谓的将东西放进了购物袋又把整个购物袋放在了引擎盖上。

忽然问白雪歌:“你喜欢开车?”

“很喜欢。”她诚实回答,暂时没有想通狄隽沣怎么问她这个,望着他等他继续说。

“那接下来的路程交给你?之前听他们说你开车很酷,感受一下。”

“……”

十分钟后,狄隽沣坐在副驾驶上面无表情的正襟危坐。

白雪歌一派闲适,依旧按着她的习惯开着车,稳还是稳的,冯宣雅都没有因为换了人开车感觉不同而醒过来,然而野也是一如既往的野。

陈静言正专心开车,余光看到一辆超了自己的车,感觉熟悉。

瞥了一眼,眉头微蹙。

暗叹还真是死性不改。

继而想起白雪歌那自信的样子又觉得在可控情况下这样开车也不是不可以。

车窗外景色不断变化,最后变成了高楼大厦的样子。

车队进入城市,汇入忙碌车流,白雪歌也不再像还在高速上时把车速提到很快,跟着广大群众一样老老实实的遵循着属于城市的交通规则。

他们这次的目的地是A市一处花园别墅区。

上一季已经去过海边别墅,他们这一季没能再享受同等待遇。

车子跟随着节目组的头车进到了别墅区,在A市这寸土寸金的市中心还能有这么一片地方没有高楼植被覆盖率还高的地方是很不容易。

节目组租的别墅是独栋,还远离了里面的其他别墅,在一片更像是森林的地方。

别墅前方有一个人工水池,而旁边都是花团锦簇,周围各种盛放的鲜花看起来都是经过精心打理,而不是杂乱无章,花墙花房花门……一下子让人仿佛进入童话世界。

一行人进入别墅,一个个的都惊叹出声。

别墅只有两层,但是空间极大,进了里面需要走一会儿才到客厅,客厅正对着小湖湖面。

侧面稍微有点儿隐秘的位置还有一个很大的游泳池。

白雪歌往那边看的时候看到狄隽沣已经到了那个位置,金昱宽紧随其后。

冉西柠蹦到了白雪歌身边,叹道:“这里也太漂亮了,特别是刚刚下过雨,把那些花花草草都洗涤了一遍,不比山上差唉。”

“我刚才就看到那边那个花房,好漂亮。”白雪歌说着,往那个方向还指了指,只是她们这里只能看到一角。

“我也看到了,超级喜欢。”冉西柠兴奋说着。

冯宣雅站在楼梯口看着她们俩笑,看她们停下来,才出声问她们:“我们上楼看房间吗?”

冉西柠抓着白雪歌就要往楼上去:“对唉,走走走,去看房间。”

刚才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陈静言从门外回来,去看游泳池的狄隽沣和金昱宽也回到了客厅。

听着他们的话,狄隽沣走到了还摆放着行李的那里,说道:“帮你们搬上去吧。”

冯宣雅扶着木制精雕的楼梯扶手,毫不客气的说:“那就麻烦三位咯。”

金昱宽一把提起了冉西柠的行李箱,笑道:“没问题,你们先上去看好了,行李回帮你们都搬上去。”

冯宣雅和冉西柠已经打算上楼,白雪歌看着自己的两个行李箱突然就想起了她带的咸肉。

该死,她真的是把这个东西给忘记了,房车跟着节目组的车回来,但是没有跟着到别墅这里,不知道那咸肉跟着房车是去了哪里去了。

总要去问问才死心。

白雪歌急匆匆要去别墅外找节目组的人。

“你们先上去,我有个东西忘了我去问问。”

陈静言还现在客厅走向门的必经之路上,看着白雪歌这急忙的样子在她经过自己的时候问了一句:“什么东西?”

白雪歌皱着脸哀嚎:“我带的咸肉!”

随着她的声音消失,人也消失在了门外,陈静言看着已经关上的门,一个你的音刚冒出来就没了下文。

他无奈地回头和金昱宽、狄隽沣把行李搬上去后没跟着他们继续观摩女生的房间,直接下了楼。

白雪歌去问了一圈,说是没人见到过咸肉,估计还在房车冰箱里,可是房车是租的,已经还回去了。

刚和工作人员说完,她垂头丧气往回走,恰好碰到了节目导演韩骁。

“怎么了?”韩骁问她。

“韩导好,我的咸肉好像忘在房车里了,我去问一下找不找得到。”白雪歌丧丧地说。

“房车已经还回去了,那有点儿麻烦,什么样的咸肉?我去问问,帮你追回来。”韩骁道。

“刚才有个小姐姐已经说帮我去问了,不用麻烦韩导了。”白雪歌说。

韩骁正想说不麻烦肯定能找回来就听到背后陈静言喊了一声白雪歌。

他摸了摸鼻尖说着自己很忙后以最快速度离开了现场,都不带迟疑的。

陈静言看着白雪歌,说道:“刚才想跟你说你的咸肉放厨房冰箱了,你跑太快没来得及和你说。”

“……”

白雪歌眼睛放光:“不在房车里?”

陈静言耐心解释:“临行前旁边拍摄的摄像小哥跟我说那是你的东西我就顺便去拿了放进车里,又听他说是放冰箱的回来就拿去放进了厨房冰箱,本想接完电话回来就告诉你,急冲冲就出门了。”

听完这一段话,白雪歌呼着气:“拿回来了就好,那我可以给你们做腌笃鲜了。”

说着话很是自信的扬了扬头:“我是用我妈妈的独家秘方做的,做出来的味道肯定和你们吃过的不一样,你们肯定会喜欢。”

陈静言应着:“嗯,你厨艺很好,不会差。”

白雪歌听了他的赞扬,整个人又莫名娇羞起来,含蓄笑着表达一下谦虚:“在家里我厨艺是最差的,经常被我爸妈吐槽,他们都不让我进厨房。”

“你们家对厨艺要求这么高?”陈静言问道,以他算是比较挑剔的饮食习惯来说白雪歌的厨艺是可以称得上上佳的。

白雪歌道:“是呀,没天理呢,他们口味刁钻,一点儿不合心意就觉得咽不下去宁愿不吃……”

一下子忘记了播出时很可能被父母听到她这话,还没把想说的说完白雪歌就醒悟过来闭了嘴。

“嗳,不说这个。”她道。

陈静言在一旁看着,抿了点笑,说着:“回去吧,外面有点冷。”

“嗯。”白雪歌应道。

从他们现在的位置回去和从停车场走到别墅的路不通,从这里回去要经过一片花圃,花丛中只有一片蜿蜒的草地间用石板铺了一条小径。

两人一道走着,白雪歌低头看路的时候才发现她的长裙飘过草尖已经湿润了一截裙摆。

她还在想着一会儿得换一身衣服就看到有两只鸟从花簇中飞了出来。

一时感觉不对她忘旁边站了站。

谁知道它们就是冲着她来的,离她很近了之后就开始啄起了她的头发。

惊得她左躲右躲的,可那两只鸟还一直跟着,她只好把旁边的陈静言当成了障碍物绕着圈躲鸟。

两只鸟久久不离,她被骚扰得崩溃,一边躲一边喊着:“这是什么啊,怎么回事啊!”

陈静言一时之间都没太反应过来,一切发生得太快,他只来得及帮着白雪歌一起赶鸟。

那两只鸟太执着,最后陈静言把白雪歌护在了怀里,一手虚揽着,另一只手防着那两只鸟啄白雪歌头发。

白雪歌举着双手也没有完全靠近陈静言,左右观察着那两只鸟飞走没有。

旁边的摄像小哥跟着一起赶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把那两只鸟赶走,摄像小哥看着终于飞走了的鸟叹道:“终于飞走了,好像是两只喜鹊。”

陈静言望着几乎埋在他怀里的白雪歌,轻声说着:“已经飞走了,没事了。”

说完连他自己也没有太意识到他的手已经抚上了白雪歌的脑后,安抚的揉了一下她的头发。

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后他怔住了一瞬,很快放开了白雪歌。

白雪歌惊魂未定压根没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发现喜鹊真的已经不在这里了才松了口气,一边理着头发一边说道:“谢谢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