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现代言情 > 酸嘢 久桑 > 第32章

第32章

小说:

酸嘢

作者:

久桑

分类:

现代言情

更新时间:

2022-09-14

适逢大晴天,阳光正好。

林菽见花藤有探出院子的趋势,用剪子稍作修饰,剪除过于茂盛的枝条。

“汤圆”在一旁的猫架上上蹿下跳,体重较先前有所轻减,动作也敏捷了许多。

这时,有两只小手握住铁门的栏杆,透过缝隙往里头看,与林菽对上视线后,圆溜溜的眼睛倏得瞪大,他露出甜甜的笑,嘴角的虎牙若隐若现。

“小舅妈~”

林菽放下剪刀去开门,陆子茗拖着一个行李箱,站在门口,林菽往他身后看了一眼,空无一人。

她蹲下身子和陆子茗大眼瞪小眼,“你怎么来啦,谁送你过来的?”

陆子茗热情地搂住林菽的脖子,“我过来陪小舅妈玩儿,妈妈送我来的。”

“那你妈妈呢?”林菽接过行李箱,牵着他往屋里走。

“妈妈把我送到门口就走啦,她要回家陪妹妹,”陆子茗一进屋就撒开林菽的手,跳着躺倒在沙发上,“小舅妈!陪我看动画片。”

林菽把东西收拾好后,在他身旁坐下。可陆子茗没看一会儿,又坐不住了。他把脚枕在林菽的膝盖上,一晃一晃,“小舅妈,好无聊。”

陆子茗来了不到半小时,林菽已经感受到了疲惫,但她也只能耐心地问:“你想玩儿什么呢?”

陆子茗屁股一挪一挪,跳到地上,小短腿“噔噔噔”地跑到行李箱那儿,从里头抱出一盒玩具,“小舅妈,陪我拼积木吧。”

他伸手去拆包装,半天没抠开,林菽刚要去帮忙,就听到“哗—”得一声,零件洒了一地。

林菽感到太阳穴突突跳了跳,她深呼吸,蹲下与陆子茗平视,“我们先把它们捡起来好不好,要不然等会儿找不到。”

“好。”

林菽和陆子茗趴在地上一粒一粒地捡零件,按颜色分类,装进盒子里。收拾好后,林菽往地板上铺了一张垫子,陪他在上头拼积木。

陆子茗动手能力很强,小小年纪已经能按照说明书操作,林菽不用管他,拿了一堆零件拼汽车的引擎部分。

顾怀楚回到家就看到这一大一小盘腿坐在地上,在他们面前是一辆初具雏形的赛车模型。

林菽听到脚步声抬头,看到他后明显松了口气,“你回来啦。”

顾怀楚看她的神情就知道被折腾得不轻,他轻笑一声,上前揉了揉林菽额前的头发,“你们饿了吗?”

“小舅舅,”陆子茗听到声音,抬头,向顾怀楚展示他手中的半成品,“你看!”

“厉害。”顾怀楚夸赞,陆子茗开心得“咯咯”笑。

“我去做饭,你们拼着。”顾怀楚捏了捏林菽的后颈,起身脱掉外套,他解开衬衫袖扣,把袖子往上挽,露出线条分明的小臂。

宽肩窄腰,双腿修长。

林菽帮他系上围裙,顾怀楚趁陆子茗低头,单手揽过林菽的腰,唇划过她的耳畔。近些日子为照顾林菽的情绪,两人的身体接触仅停留在拥抱,方才她主动靠近,惹得他起了心思。

林菽三两下就打好了结,往后退了一步,避开他的吻。

顾怀楚眉梢微挑,作势要去拉她的手,被林菽轻轻拍开。她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把顾怀楚往厨房推,“快去做饭吧,等会儿小朋友都饿了。”

这是近些天,林菽第一次笑。

看着她嘴角的弧度,顾怀楚的心快化成一滩水,他暗暗松了口气。

顾怀楚按照楚芝给的食谱煲汤,他往乌鸡的肚子里塞入药材,用砂锅炖煮,火候差不多后加入香菇干和陈皮去腥,最后加入少许调味料。

他调成小火慢炖,厨房里飘散着中药的苦香。

陆子茗吃饭很积极,见菜上桌后他拉开椅子乖乖地坐下,正要动筷子时瞥见顾怀楚的眼神,心领神会,把碗往前一推,“小舅妈,我不想吃。”

“怎么了呢?”林菽也没什么胃口,但顾及到陆子茗还小,得好好吃饭,就在一旁陪着。

顾怀楚默默地盛了两碗汤,端到他们面前。

陆子茗捧起汤碗,嘟囔着说:“我在家吃饭都是一人一口的,小舅妈,你能先吃一口吗?”

他直勾勾地盯着林菽,睫毛浓密,眼神中带着请求。

“好啊。”林菽答应,看在你可爱的份上,她暗想。

林菽舀了一勺鸡汤,放在嘴边吹冷,她喝了一口,嗯,健康的味道……

陆子茗有样学样,“呼呼”吹了几口,把勺子往嘴里送,眉头瞬间皱在一起,但他还是乖乖咽下。

林菽一口,他一口,汤碗和饭碗都逐渐见底。陆子茗吃完最后一勺,一脸期待地看向林菽,让她继续。

“我觉得你吃饱了。”林菽看了一眼他面前干净得连米粒都不剩的碗,默默放下筷子。

陆子茗摇摇头,“没吃饱。”说着就把碗递给顾怀楚,让他帮忙盛饭。

“那你自己吃吧,我饱了。”林菽的碗也空了,这是近期她吃得最撑的一顿。

“好吧。”陆子茗一脸遗憾。

顾怀楚又盛了一碗饭,在递给他时悄悄比了个“赞”,陆子茗见到后嘴角翘起,心底充满自豪。

饭后,他发现楼道里有一架钢琴,兴奋地坐上去敲击琴键,发出“叮叮当当”的动静。

“小舅妈,你能弹给我听吗?”陆子茗往旁边挪了挪,给林菽让位置。

“想听什么?”林菽坐下,把右手放在琴键上。

“都可以。”陆子茗一脸期待。

林菽想了一会儿,双手起势,琴音从指尖倾泻而出。她弹的是《水边的阿狄丽娜》,曲调和缓,宛若波光粼粼的水面,清澈中带着梦幻。

顾怀楚站在窗边接电话,听着耳边传来的琴音,嘴角不自觉地上扬。

“顾总,上次顾太太订的项链已经完工了,需要给您邮寄吗?”

顾怀楚沉吟片刻,低声说:“先放你们那儿吧。”

“好的,那您定制的手链呢?”

顾怀楚回头,看到林菽弹琴时嘴角浅浅的笑,轻声回复,“过两天我过来取。”

他挂掉电话,往楼道走去,单手抱起陆子茗,让他在一旁站着。

“《一步之遥》会吗?”顾怀楚坐下后,用右手弹出一小段旋律,随后加上左手,音符缓缓流淌。

林菽默契地在几个跳跃音处加入,与他四手联弹。两人的手交织在一起,琴声追逐,仿佛在合跳一支舞,带着耳鬓厮磨的暧昧与浪漫。

日落与琴音相伴,晚风袭来,凌霄花轻轻晃动,摇曳生姿。

陆子茗洗完澡后跳到床上,硬是要挤在林菽和顾怀楚的中间。

“睡中间会热。”顾怀楚抱起他,试图让他睡到外侧,结果陆子茗缠住林菽的胳膊不放,“不热,不热,睡外面我害怕。”

“你一个男孩子,怎么这么胆小。”顾怀楚一脸无语。

陆子茗“哼”了一声,默默地拉上被子,佯装已经睡着了。顾怀楚看着横在他和林菽之间的“阻碍”,恨得牙痒痒,但也只能无奈地关上灯。

半夜,他被噩梦惊醒,梦中看到林菽躺在血泊中,面色苍白……心脏被倏得捏紧,强烈的不安向他袭来。

顾怀楚抱起陆子茗,把他放到床的外侧,睡到林菽身边,将她拥入怀中。他深深地嗅了一口,是熟悉的橙花香,感受着怀里的温度,心中的不安渐渐散去,只是噩梦罢了,他心想。

翌日,阳光透过纱窗洒进室内,林菽被光线晃醒,意识逐渐清明,她感受到腰间缠绕着一只有力的手。

林菽回头,顾怀楚棱角分明的脸映入眼帘,睫毛细密,鼻梁高挺。

他怎么睡到中间来了?陆子茗呢?林菽一脸困惑,微微起身,看到陆子茗四仰八叉地睡在最右侧,再翻个身就能滚到床底。

林菽轻轻地拨开腰间的手,准备起身帮陆子茗挪个位置,结果胳膊箍得更紧了。

顾怀楚缓缓睁开眼,浅色的眼眸中带着一丝困意,他开口,声音低哑,“起来做什么?”

林菽小声说:“你怎么跑中间来了?你看看陆子茗,都快滚地上去了。我去把他抱到里侧来一点。”

“不用,”顾怀楚的头在她腰间蹭了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下,“床不高,摔了不疼。”

林菽没理他,轻手轻脚地走到陆子茗身边,抱起他,让他睡到中间,小朋友睡得熟,硬是没发现一晚上被搬了两次。

陆子茗跟在林菽屁股后面呆了两周,期间他闲不住,让林菽陪他干这干那。得益于此,林菽没有空闲的时间用来伤心。再加上吃饭秉持一人一口原则,她的气色也比先前红润了许多。

顾怀楚目的达成,准备关门送客。顾思俞看着一旁被“扫地出门”的儿子,忍不住笑骂:“顾怀楚,你是把我儿子纯纯当工具人了是吗?利用完了二话不说就要送走。”

“两周,够久了,睡觉中间夹个小孩太热。”虽然一睡着就会被他抱到一边,顾怀楚默默地想。

顾思俞挑眉,“有本事你以后别生,要不然迟早会有这一天。看把你腻歪的,我之前怎么没看出来你是这种人呢?”

“陆子茗不是在学网球吗?私教费我包了。”他默默地做出“请”的手势,意思很明显。

“这还差不多,”顾思俞很满意,她牵起陆子茗的手,调侃着说:“回家吧,小工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