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穿越架空 > 壮哉!猫猫军团 喵不可失 > 第 18 章

第 18 章

小说:

壮哉!猫猫军团

作者:

喵不可失

分类:

穿越架空

更新时间:

2022-12-07

属于谷崎润一郎的魂压住三叉戟制造出来的力量气旋,无形如同刀刃一般的气旋化作春风抚过他身上的伤口,寸寸裂开的皮肤开始愈合,浪花样的神纹在他眼下勾勒而成。

少年死死压着三叉戟不敢松开分毫,他甚至没有睁开眼睛看一眼,察觉自己已经压过河神权柄上的势,暂时取得河神的信仰力量。

“起来,”中原中也踢了踢他的腿,面色不改且毫不意外道:“把你的力量分一半给她。”

这个人类小子的魂获得信仰力量的认同,三叉戟会输给他并不奇怪。

“我成功了吗?”谷崎润一郎恍恍惚惚起身,依靠在他背上的直美松开环住他脖颈的双手,身体软软向下滑落被他及时接住,无措问道:“我要怎么把力量分给直美?”

握住三叉戟的时候,他确实可以感受到一股澎湃强大的力量,可要怎么驱使这股力量,以前从来没有修炼过的少年毫无头绪,更不知道如何分出力量。

见谷崎润一郎没有被河神的力量迷惑并且一口应下分出自己辛苦夺取的力量,中原中也暗暗点头,难得分出些许耐心指点道:“跟着吾念,此身彼身,共此一心,以吾之神名……”

“此身彼身,共此一心,以吾之神名……”

谷崎润一郎抬眸看向中原中也,急切等待着后文,得到中原中也一声低啧,没好气道:“念你自己的名字。”

看他做什么,又不是他要分出神力。

醒过神的少年连忙补充道:“哦哦、谷崎润一郎。”

“哼、起誓神位与神力分于吾妻、吾心、吾爱,共享神明之尊荣,辱吾爱者等同辱神,必受川河百倍之怨恨报复。”中原中也面无表情念完后面的神誓。

从他知道神明誓言的那一刻就没想过自己会用上这东西。

要不是谷崎润一郎是个半路出家的河神,没有获得关于神明的知识,他也不需要一字一句带着他起誓。

“此身彼身,共此一心,以吾之神名谷崎润一郎起誓,神位与神力分于吾妻、吾心、吾爱,共享神明之尊荣,辱吾爱者等同辱神,必受川河百倍之怨恨报复。”

最后的话语落下,出现在谷崎润一郎眼角下的浪花神纹褪去一边,重新以新的形态出现在直美的眼角之下覆盖住泪痣一般的血点,促使她不断出血的伤口快速愈合,苍白的脸色慢慢好转变为健康的红润。

“唔、润一郎?”她缓缓睁开双眼,恍惚靠在谷崎润一郎怀里,问道:“我们没死吗?”

气旋风刃不断划开她的皮肤和伤口,再次因为失血过多晕过去的时候,她真的以为他们要死在一起。

“直美,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吗?”少年止不住惊喜,扔开握在手里的三叉戟,紧紧把差点失去的恋人抱在怀里,脸埋在她的肩窝吸了吸鼻子。

直美轻眨了几下眼,轻轻回抱住他道:“润一郎是在担心我吗?真是让人开心。”

美丽的眼眸垂落,扫过扔在地上的三叉戟,她缓缓闭上眼靠着谷崎润一郎安抚着拍拍差点哭出来的未婚夫。

窃取神明力量的凡人就算成功活下来也会遭到诅咒,灵魂无法转世……

没关系,这样就很好了。

至少他们都能活下来,没必要去想死后能否转世的事。

“小点心在哭吗?”弥弥抖了抖耳朵,好奇问道。

中原中也不冷不热哼一声,道:“真是不像话。”

就算成功窃取河神的力量也没有把自己当做神明,为了个女人哭哭啼啼的男人。

“红鲤之事已了,如今你们成为这方水土的代理河神,要谨记神明之职,不可报复苛待村民使用神力作恶。”他知道谷崎润一郎他们是被村民强行献祭送给红鲤河神,要是心存仇恨报复之意也不是不可能,但利用神力肆意妄为的神明迟早会落得跟红鲤一样的下场,“否则吾会像除去红鲤一样除去你们。”

出于某种补偿的心态,中原中也告诉他们窃取神力和神位的办法,面对冒犯神明之尊的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若是他们再像红鲤一样利用河神操控天象的能力祸害村民,他不会再余下什么仁慈之心。

邪祟鬼魅,尽皆诛杀。

荒霸吐以武力为名,虽不是眼底容不下丝毫沙石的神明却也不会放任恶神在眼皮底下作恶。

“感谢神明大人的点拨之恩,”直美轻推谷崎润一郎一下,颇懂人情世故先开口道:“妾与外子必不负嘱托,爱护怜惜这方土地上的村民。”

即便谷崎润一郎已经成为河神,她也算是河神之妻,跟他一起掌管着河神之力,但直美没有把自己真的当做神明放在荒霸吐神同等高度的位置上。

“若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帮上忙的事,请神明大人万不要客气开口。”她语笑盈盈,态度恭敬又不带谄媚,看着比谷崎润一郎更加得体明理。

中原中也轻颔首,收回笼罩着宫殿的结界道:“你倒知机许多,使用分水之法送我们上去吧。”

属于荒霸吐神的结界一经收回,宫殿外的河水疯狂向内涌入,谷崎润一郎下意识又要屏住呼吸,地上的三叉戟颤动几下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他连忙把三叉戟捡起来,惊讶发现自己可以自由在水里呼吸。

获得神明之力以后,他们的身体也算是一半的神躯,虽不能像红鲤一般化出巨大原型,但在水下呼吸却不是什么困难之事。

谷崎润一郎拿着三叉戟半天不动,略带尴尬回头问道:“神明大人,请问分水之法要如何使用?”

“……你们自己的能力不要问我,”中原中也忽觉头痛揉了揉额角,道:“不管你们谁,尽快掌握河川之力收回外面还在下的雨。”

即便红鲤已除,可他在外面布下的雨水和法术却没有撤去,需要谷崎润一郎他们亲自动手解决降雨的法术。

他突然觉得担心谷崎润一郎他们变成恶神作恶是很没有必要的事。

这小子不仅心态没有转变过来,连怎么使用神力都是懵懵懂懂的样子。

“分水之法?”安静窝在他怀里的弥弥抬头问道:“是分开水的意思喵?弥弥可以学吗?”

猫猫不喜欢弄湿毛发的感觉。

要是可以学会什么分水之法,岂不是不用再担心毛毛都水打湿。

中原中也撸过她的脑袋,随口应道:“你学什么分水之法,你又不是河神的信徒。”

分水之法除了河神,只有神明身边的童子可以学,而且威力也不如河神那般可以直接分开整条河川。

“弥弥可以去做小点心们的信徒喵?”她甩甩脑袋把被中原中也撸翻过去的耳朵抖回来,欢快说道:“当了小点心们的信徒就可以不怕水喵!”

“你这个笨蛋!是要当着神明的面背弃神明吗?”中原中也差点被她气笑。

他养这只小猫鬼这么久,喂她这么多神血,这只没有良心的猫居然还要当着他的面去投别的神明。

白喂她喝这么多血,养她这么长时间。

“不可以喵?”弥弥勾住他的衣服爬到肩膀的位置,舔舔他的脸真诚说道:“弥弥学会分水之法就回来喵!”

等她学会不怕水的招式回来,把法术都交给手下的小猫崽子们,这样神山上所有的猫猫都不会怕水了。

“谁教的你这么胆大妄为,不敬神明?”中原中也气得嗤笑出声,手一抬捏住她的后颈皮把黑白花的小猫提面前,脸色不善道:“吾岂是什么信徒都会收的神?”

背弃过荒霸吐的信徒再想回来,他也不会收下背信者。

弥弥努力抬起后腿想蹬掉中原中也抓住她后颈的手,可惜腿太短抬了几次都没够到,她不解问道:“为什么中也不要弥弥喵?”

她这么可爱的猫猫,一直喜欢中也,他还有什么不满。

连血都是最喜欢中也的血,其他人或是神的血都没有中也的血让她喜欢。

“当然是因为你要转投别的神,”中原中也冷冷哼一声,道:“心思反复不定的信徒,无论什么神都不会垂怜于他。”

要是弥弥真的信了河神,他就把神山上的猫全给她扔出来。

“垂怜是什么意思喵?”弥弥晃了晃尾巴,疑惑问道:“中也有垂怜过弥弥吗?”

中原中也脸色一僵,松手把猫撒开,哼道:“不过一只猫鬼还妄想得到神明的垂怜,别妄自揣度神明了。”

突然腾空的猫咪没有立刻砸落地面,反而因为涌进宫殿的水飘飘荡荡浮在中原中也面前,她滑动几下四肢凑近过去,问道:“垂怜是喜欢的意思喵?中也喜欢弥弥喵?”

相当不安分的黑白花小猫绕着中原中也游了几圈,喋喋不休问道:“中也是喜欢弥弥喵?喜欢喵?”

“烦死了,”他一手扣住四处乱游的猫把她往和服衣襟里塞,冷着脸沉声道:“你们还想我呆在这里多久?快点掌握河神的力量。”

莫名其妙好像被迁怒的直美和谷崎润一郎对视一眼,“喏。”